• 第二十六章 “绿善”欲来风满楼

    更新时间:2018-04-27 15:00:00本章字数:8521字

    第二十六章 “绿善”欲来风满楼

    业委会在公众微信号上发出了一张统计表,表格中显示,四项议题均获得了97%以上的赞成率。其中270户没有表决的户数显得非常扎眼。跟统计表一同公布出来的,还有一张发给绿善服务集团的函:“绿善服务集团,本住宅区选聘物业服务企业的临时业主大会已经形成决议,选聘贵公司为本住宅区物业服务企业。请贵公司于接到本通知2日内,立即指派专人携带证明文件与业委会接洽并签署《物业服务合同》。为确保物业服务的连续性,请贵公司立即组织各类工作人员,并在《物业服务合同》签署的同时,立即进驻并接管本住宅区的物业服务工作。”这封函件中三个“立即”表现出来的急吼吼的神态跃然纸上。这是马青等人被持有不同意见的业主们质疑了几个月之后,强行冲刺时的急迫心情体现,是一个追赶猎物的狼群终于看到猎物就在不远前方时发出的呜呜低吼。这吼叫声,是急切心情的体现,更是长久等待后的看到成功希望的极度兴奋的表现。

    很快,在公示的第一天,绿善物业就与业委会签署了合同。与此同时,一个“绿善管家”的ID出现在了“官方群”里。绿善管家开始款款深情地向群里的业主们打着招呼,温和而柔婉地回答着那些急切盼望绿善物业进驻的业主们的问题。随后,“绿善管家”煞有其事地发出了第一周的工作计划。自称为“绿善粉丝”们的业主无不欢呼雀跃。一时间,“官方群”的主题变成了对胜利的庆祝和对失败者们的同情。肖晓依甚至都大度地提出来,“不要对那些‘老鼠屎’穷追猛打,我们要团结他们、感化他们,更要理解他们失败的心情”。

    “依法依规群”的主题则变成了质疑中加上了一些失落。虽然,老段仍然坚信绿善物业是无法进驻小区的。但不少大姐们对老段“过于乐观”的质疑,已经渐渐形成主流。这些大姐们虽然不在群里说,但私下里却已经大多数是如此认为了。尤其是林红衣、鲁章宁、谢婉晴、轩郦颜、何采薇等姐妹们,为维权付出很大心血,却眼看无法阻止业委会任性地引入绿善物业,心里尤为难受。

    暖昕也很郁闷,焦躁的她甚至为此失眠了。其实老段何尝不郁闷?只是老段心里对当今法治社会残存的信任仍然没有完全丧失。他知道一定有办法阻止绿善物业就这样明目张胆地违法进入小区,只是还不知道有什么方法能停下业委会所做的一切。老段的焦虑是基于找寻方法的焦虑,而不是丧失希望的焦虑。

    老段正觉得酒难入愁肠之时,从国外回来的杨国发出了“饮酒令”,约好第二天一起到他家中喝两杯。当晚,除了“神雕侠侣”杨国夫妇和老段夫妇外,还有一位瘦高清矍的男子,正是14日晚在北门口与老段相遇的男子。他叫肖毅成,也在散尾竹街区住。席间,杨国说道,肖毅成是领地公馆第一次集体维权的领袖。当时小区业主为了房屋建筑质量问题,一起向金宁饭店集团维权。在正常维权途径无果的情况下,肖毅成带着数十位邻居坐在金宁饭店的大堂里,最终让金宁饭店集团高层和相关政府领导出面,为领地公馆一二期业主解决了房屋质量问题,并获得了相应补偿。老段听了,更加钦佩这位比杨国还年长些的邻居。虽然肖毅成没有提及,但老段也很早就听说包括马青在内的不少“绿善粉丝”都是首次维权的主力人员。肖毅成只是说道,首次维权是一致对外的,所以大家的目标一致,都希望获得金宁饭店集团的赔偿。但这次是小区内部的矛盾,各有立场。他本人看不惯马青等人嚣张跋扈、任性妄为的做法,所以很支持老段等人的行动。但由于之前与马青等人有过一起维权的经历,肖毅成不想直面业委会。但他愿意给老段在事情的筹划、说服业主等方面提供支持。杨国问及老段目前的进展,知道正在进行起诉时,便表态自己也可以聘请律师来起诉业委会,声援大家的行动。听着这位酒友的仗义声援,老段心里倍感温暖。最后议定,杨国的诉讼可以稍缓,等待合适的时机在进行“补刀”。

    任宇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任宇把领地公馆作为投名状,赢得了绿善物业领导层的赞赏。尽管任宇并不是项目操盘手,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虽然是柳依雪与绿善物业最早联络,但离开了任宇的牵线搭桥和幕后使力,绿善物业拿下领地公馆项目几乎没有可能。且不说任宇在离职前就已经向风一歌献计,并为正式接手的赵墩宜埋下了地雷。就说领地公馆目前的物业管理人员的大多数都是任宇过去的下级,且小区内很多业主都跟他关系密切这两条,也足以为他将来回归担任该项目的一把手,添上一个重重的砝码。

    很多人不知道,任宇也隐秘地潜伏在领地公馆的几个主要微信群中,“官方群”自不必言,因为与“风哥”、刘念辰、凌威毅等人都非常熟悉,任宇是第一批进入“官方群”的人。柳依雪当年连续入手三套领地公馆的房子,都是任宇亲自经手办理的,互动也非常多。再加上这几个人对任宇出任未来绿善物业在领地公馆项目的一把手,也极为支持。所以,“官方群”里的任何动静,任宇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在绿善物业内部进行对策研究。这几天出现的“绿善管家”的ID,就是他准备带回领地公馆出任客服部经理的搭档。“实名群”,任宇也在里面。他凭着过去跟不少业主的熟悉程度,悄悄混入“实名群”。“实名群”里的重要情报,大多数是在群里从不说话的杜岚搜集回来的。但说到对物业管理的专业程度和对动态的分析,任宇就显然比杜岚要高一筹了。因此,刘念辰与“风哥”、桑良欣、柳依雪等人开会时,所决策的依据,大多是任宇的分析结果。

    绿善物业虽然在7月14日并没有进入小区,但随着7天的公示时间越来越近,人们的焦躁情绪也越来越浓郁了。这一天,一大批人都在何采薇家商议,如何让严瑟律师组织大家去住建局和街道物业办继续跟进。何采薇一边跟大家交流,一边偶尔翻看一下微信。

    单翅蝴蝶-玉蕗藤22(肖晓依):现在物业公司已经选定了,大家也不用着急上火了。其实都是为了小区好。金宁饭店物业有他们的优势,但绿善物业这样的大品牌才更值得信任,不是吗?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小区在走向国际化的道路上已经卖出了关键一步。大家要珍惜,要团结。

    国际庆-散尾竹7-1(阿庆):是“迈”,不是“卖”。

    假装是医生-绿夷33-2(姚源锋):就是,前面有一些争议也是在所难免,我们还是要团结起来,大家毕竟都是好邻居嘛!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现在我们就把之前的事情翻篇,林大姐和段总都是明白人,也会尊重我们大多数业主们的选择的。

    73条小鱼-玉蕗藤-25(齐姗羽):我们要宽恕,不要计较之前别人对我们的伤害,要看破,也要放下。

    舟小姐-绿夷17-2(俞舟):我们不管别人度量有多大,我们自己要度量大。让时间来冲淡一切吧!

    看到这几个之前骂人的主力居然摆出一副大度的样子来,眼里容不下沙子的何采薇顿时火往上撞。

    布谷鸟-杜若22-1(何采薇):这么多违法违规,政府部门敢给业委会备案吗?没有备案,绿善物业根本进不来。你们别得意太早了!

    宁静致远-金登草21(凌威毅):现在一切已经成定局了,再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祝愿小区里和谐,也祝何行长幸福,希望你的小女儿萌萌能平安、健康成长。

    何采薇并不是认识凌威毅,看到凌威毅提到了自己的女儿,还特意说到“平安”二字,禁不住气得浑身发抖。林红衣看到了赶紧安慰她一阵。紧接着,不少业主都在群里谴责凌威毅的威胁行为。但凌威毅却死活不认。反而是俞舟冲在前面给凌威毅挡箭。

    舟小姐-绿夷17-2(俞舟):连人家给你的好意祝福都接受不了,真不知道该怎样跟你们相处了。

    布谷鸟-杜若22-1(何采薇):我不认识他,他怎么知道我家女儿的名字的?这种威胁的手段,你们不是没用过!居然还有帮着这种人说话的,真是奇葩。

    舟小姐-绿夷17-2(俞舟):什么奇葩!我抱着你儿子下油锅了?!

    一语皆惊。

    如果说“希望你的小女儿萌萌能平安”是一种隐晦的威胁的话,俞舟这样一个女人发出的类似“诅咒”的恶骂就是直白赤裸的切齿痛骂了。群里的人几乎一边倒地指责起俞舟来。“打手群”的成员们看到了这样的咒骂,也都惊呆了,不敢有人为之出头。老段也实在看不下去了,也出头在“实名群”里发声。

    老段-散尾竹6-1(老段):【若犯错无反省,则宽恕没意义】持续几个月的对邻居们的谩骂、攻击、谣言,到今天我们看到的是攻击邻居的要求他人宽恕,却丝毫没有反省。不光没有反省,还继续增加了恐吓、威胁和诅咒。人皆可能犯错,但只要能有反省,能有诚挚的道歉行为,无论是否能赢得宽恕,这样的行为都是令人尊敬的。但我今天看到的,远远超越了无意中的犯错。我看到的是毫无愧意下的恣意放浪、是恶行得逞后的不思悔改、是阴谋将成时的得意忘形。我,不会宽恕。因为犯错的人除了如窃贼般地快意外,没有丝毫悔意。我,不会宽恕,因为作恶的人仍在以作恶为荣。我,不会宽恕,因为阴谋还在进行中。奉告正在欢庆绿善物业“胜利”的各位,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别以为今天就已经是你们成功的彼岸,也许只是丑恶嘴脸曝光的开始。我,我们300户业主,都不会屈从。如果你们错把善良当做了懦弱,那么也许你们杯中的美酒将会变成酸涩的毒酒。请好自为之。

    老段发完之后,“打手群”一看目标已转,马上就冲了出来一通“扫射”。于是,“实名群”里的一通乱战,最终以“打手”们在群里号召要到“少数人”家门口要说法而结束。老段并不以为意,但暖昕、何采薇则有些慌了手脚。因为何采薇的爱人这几天在国外,而老段也要在下午出差,两个女人有些慌了神。几番商议后,老段决定带着老婆孩子,顺带把何采薇母女俩也带上,一并开车出差去,避避风头。

    7月20日一早,暖昕和何采薇两位母亲带着孩子先驾车回到金宁。而老段则因为公务还需耽搁两天。两个女人提前回来,是因为“依法依规群”里的女人们约好,20日下午要去轩郦颜家中的湿地公园小聚。轩郦颜的爱人开发的池杉湖国家湿地公园位于越城市与邻省的交界处,占地近6000亩地,是少有的由私人开发的国家级湿地公园。相熟的业主们早就说要去她家的湿地公园去观赏水生池杉,只是一直未得空组织。眼见着大家情绪都比较低落,轩郦颜便组织业主们一同去参观游玩。这一趟有二十多个人一起前往,晚餐时众人一边议论着小区内的事宜,一边开怀畅饮,抑郁的心情一扫而空,直到深夜才驾车回转。殊不知,池杉湖公园此后成为了领地公馆业主们有象征意义的福地。因为其后几次业委会有重大行动之前,都恰逢这些业主们到湿地公园相聚,大家也恰好借着众人相聚的时机抓紧商谈,实在是有如神助。久而久之,池杉湖国家湿地公园便成了领地公馆业主们欢聚的常选之地了。

    7月20日这一天,马青等人也在集中开会,会议时间很长,人也比往常多。除了核心圈的人,业委会委员中就来了魏京等两三个人。另外,就是增加了两三位小区二次集体维权的主力。华炳天就是其中一个二次集体维权的主力。领地公馆过去十多年里的第二次维权,是因为市政部门对小区正门马路上的花坛进行改造,改造结束后,原来断开的花坛连成一体,就把小区直接通往主干道的路挡住了,进出只能通过先通过一段200米左右的辅路,业主们感觉颇不通顺。这样的做法,当然是欠考虑的。因此,马青等人凭着第一次集体维权的经验,又开始征战。正是在这一次,华炳天迅速成为了维权主力,在维权过程中显得智勇双全,与马青等人结下了“战斗友谊”。后来,改造后花坛,终于给领地公馆留了一个直接通往主路的开口。只是这些二次维权的主力们并不知道,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小区里的一个刚从北京退休回到越城生活的老领导,向省里反映了市政部门的这种做法后解决的。

    后来,华炳天在小区里“名声大噪”,却并不是因为维权,而是因为违建。

    华炳天后来通过马青等人的介绍,进入到了刘念辰的圈子,也参加了瞿大师的“禅修密码”培训。自那以后,华炳天便一幅中式装扮,逢人便讲吃斋念佛之道,然后告诉对方,自己为对方支付了培训费,请对方去参加瞿大师的“禅修密码”培训。“禅修”了没多久,购房后一直没入住华炳天,开始装修房子了。华炳天装修的房子,在小区里极为醒目,是因为在领地公馆这样一个欧式风格的别墅区中,他的宅子居然改建成了白墙黛瓦、高墙围边的徽派印象风格。大门边装饰了汉白玉的台阶、栏杆和高大的门柱。正对大门一两百平米的大片公共草坪,被他悄悄地围了起来,变成了私家庭院。原来草坪靠近路边的地方,更是种起了四五米长的一排细竹墙,使人无法直接看到他家中的门户。精通建筑设计的尹墨宇每每听人说起华炳天家中的装修风格时,总是露出迷之笑容,不肯多说。直到老段问起一位园林设计大师同乡时,才知道了答案。原来,因为汉白玉的石材特质蕴含着“永生永存”的含义,所以汉白玉从其进行建筑领域中开始,一直都是用于宫殿、庙宇、陵墓等居多。如北京的故宫、毛泽东纪念堂、十三陵等,都大量采用了汉白玉。即便有住宅采用了汉白玉元素,也大多以小幅的雕刻为主。这也难怪尹墨宇会有迷之笑容了。毕竟,把大量汉白玉用于家庭装修,的确有些诡异的色彩。

    也许,很难有人理解,为什么原来的维权英雄,今天却变成了公然侵犯小区公共绿地、搞大型违章建筑而“扬名”的人。仔细想来,也不奇怪。正如第一次集体维权领袖肖毅成所说的,涉及到小区业主共同利益的维权,与小区内部利益之间的维权有本质的不同。只有当面对私利的时候,一个人的品质才能经受真正的考验。华炳天侵占了这么大的公共绿地,又大动干戈地搞出了徽派建筑,本来应该尽可能低调、少与人为敌才对。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他参与到马青等人的事情中来呢?原因就是刘念辰的一句话。

    “华总,你的这个房子装修代价可不小啊!万一给人举报了,估计得拆个干干净净,那损失可就大了!不过你放心,只要支持我们,就不会有人动你的房子!”刘念辰客客气气的话语中,隐含的既是威胁,也是诱惑。马青还补充了一句:“那当然,你能给绿善物业进入小区出大力,绿善物业当然会投桃报李,维护你的权益的。”

    找大违建的业主们摊牌,这两句话再有效不过。小区里不少家就因为这两句话而自发地成为业委会的死忠粉,以保家中违建无虞。华炳天更是没有任何犹豫,就投身到“事业”中了。但五十岁的华炳天毕竟的精明老成的。这几个月来的纷争,他只肯躲在幕后出谋划策,绝不出头露面,更加不会在群里呼应那些“打手”们的言论。他明白,得罪人的事情不能做,即便绿善物业进来了。如果因为攻击邻居们而被人盯上,那家中的违建恐怕就不保了。他不像阿庆那样狂妄,他很清楚领地公馆的邻居没有谁是好惹的,所以没必要给自己招惹麻烦。

    今天的会议,从一开始就带着一种战斗的亢奋。绿善物业越城市分公司的经理杨忠利也在场。三十多岁的杨忠利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清秀的脸上戴着一副彩框眼镜,脸上时时露出憨厚的笑容。他今天是来向业委会汇报人员准备情况的。“一百人的队伍早已组织好,随时可以进场!”杨忠利给了马青等人肯定的答复。

    忽然,肖晓依提出了自己的担忧:“现在距离公示结束的时间很短了,你们说,在这期间金宁饭店物业会不会耍什么花样啊?马青,你不是说他们拒不承认投票结果吗?还有那帮‘老鼠屎’怎么说,他们会不会采取什么行动?另外,街道呢?他们怎么表态?”虽然对于会所的经营方案,自己已经论证了很多次了,这个火热的夏天里,她付出了过去很多年都没有付出的辛劳,就是为了绿善物业的顺利进场。可眼瞅着成功在望,肖晓依倒有些患得患失起来。

    马青道:“金宁物业当然不承认了。但我们不管,通知他们离场的函,杜岚已经送去了,他们不愿意也没用。‘老鼠屎’们也就敢在网上喊喊,然后到政府那里告告状,等我们的几十个保安往小区里一站,墨镜一戴,给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龇牙的。至于政府那边,哼哼,先不管了,桑律师说了,我们前面部署得可以,就按照欢乐嘉苑的套路,以既成事实给政府施压,没人好说什么的。总之,咱们都得行动了。我考虑的是,要不要来个出其不意?”

    刘念辰道:“出其不意?你的意思是……?”

    马青道:“他们都认为我们要公示日期满,也就是最早得22日才会安排时间进场。我们干脆就出其不意,公示的第七天,也就是明天,趁着一大早天气还不太热、金宁饭店物业的门岗力量也比较薄弱的时候,一鼓作气进场,省得夜长梦多!”

    有一位业委会委员道:“这个好像不合规矩吧?强行交接进小区,容易出问题,也会给人家落下口实的。”

    阿庆道:“你们就前怕狼后怕虎的,有什么关系!我们就是要生米做成熟饭,先上床后领证!我觉得,晚上12点,就是公示满最后一刻,我们进来更合适,金宁饭店物业除了一些夜班保安和值班人员,白班人员都在休息,这时进来阻力最小!”

    凌威毅和马青眼前一亮,把头转向了杨忠利。杨忠利有些意外,道:“硬干啊?要提前的话,我们的人恐怕到不了那么多,好多人还在外地没集中好呢,我估计最早也得按照原计划的时间,一大早人员能全部到越城市。”

    “那你们制服有没有?”阿庆追问道。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阿庆问柳依雪道:“柳总,你不是说随时可以备100名安保人员吗?如果提前行动,可以吗?”

    柳依雪抬起头看了一眼阿庆,扶了扶眼睛,道:“我说的随时,就是随时。方案呢,你们自己定。我觉得公示期满了,一刻都不等,绿善物业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接管领地公馆!”

    于是,以马青为首的几个人开始认真地讨论起方案来,但几个业委会委员,以及肖晓依、“桃之夭夭”等人都持反对意见。他们认为晚上强行闯入,容易被警方盯上。虽然阿庆说柳依雪能搞定警方,但他们仍然坚持,最早也要明天早上交接。僵持到最后,这几位业委会委员和“桃之夭夭”用提前离开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桃之夭夭”叫司徒晟,经营者一家电力设备企业,去年这家企业还登陆新三板,正是事业发展的新起点。这次参与进来,主要是因为他与凌威毅的私交甚密而被拉进来。他非常痛恨林红衣、老段这些金宁饭店物业的走狗们。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为了物业公司能免除几年的物业费,就要阻拦绿善物业公司进小区。要知道,绿善物业公司可是国内知名的物业公司,显然比金宁饭店物业的规模大多了。所以,对“金宁狗”、“老鼠屎”的痛恨,让他成为了一名主力“打手”。但毕竟工作太忙碌,所以往往一些具体的言论都是凌威毅写好后发给他,由他披着马甲在群里发出来。今天看到阿庆等人满脸兴奋地筹划着当晚要派人冲进小区,他心里开始犯了嘀咕。毕竟这种大规模的群体事件的后果是不可预期的,他的公司刚上市不久,可不想稀里糊涂为这些事件背锅。万一闹一个“三板上市公司董事长参与策划冲击小区恶性事件”的新闻,那就麻烦了。这天以后,他冷静了许多,偶尔在群里发言,也冷静客观了很多。对事实真相的尊重,也恢复到了一个企业老板的理性的轨道上来。

    阿庆仍然极力主张今晚接管,哪怕是凌晨三四点都行,只要趁着晚上阻力较小的时候交接,出其不意,成功率会更高。但几个人的离开,多少动摇了留下的人的信心。尤其是两个业委会委员的反对,让马青也有些压力。杨忠利也早早地离开了。他表的态是,按照原计划的7月22日一早,他们的人员可以全部到位。华炳天看到形势有些变化,于是也建议22日一早进入交接。华炳天道:“阿弥陀佛!事缓则圆,我们别急于这一时半会儿,大晚上的一百多人往里冲,到时候敌我不分的,万一闹出点事情来可不好。我同意马青说的明天早上进场。距离公示期满也就差个十多个小时而已。我们辛苦点,早点起来,分头行动。阿庆,你不是有依维柯吗?还有几个人有大车子,早上七点前你就可以先带进几十个人来。反正你们的车子号码都在车牌识别系统中的,进来还不是容易吗?”凌威毅也认为当晚闯是不妥的:“阿庆,你别热血上头,喝两杯猫尿就觉得自己是总司令了。出了事儿你能兜得住吗?就像华总说得那样,我看你明早就负责先拉人潜伏进来吧,便装进来,找地方换制服。具体你跟杨忠利约好时间地点。”向往宏大场面的马青本来是非常支持阿庆的夜袭计划的,但看大家都反对,自己也就不坚持了。这样,阿庆的“夜袭领地公馆”行动计划就搁浅了。

    7月21日,本该是一个不会有大事发生的日子。但20日这一晚,很多人都却都难以入睡。已经策划好大事的马青、阿庆固然如此,刘念辰、柳依雪也如此,兴奋的心情难以自抑。

    林红衣却是因为心中忐忑而难以入睡。本来,从池杉湖湿地公园回来时已经很晚了。但她一直睡不着。20日的一早,她还不放心地跟陆正德联络了一下,询问罢免业委会的事情如何处理。陆正德回复的意思是,先把目前业委会选聘物业公司的这件紧急事件处理好。而当林红衣问道,绿善物业会不会进入小区的时候。陆正德很艺术地回复道:“按照业主大会程序,公示时间是从7月15日到21日。公示结束后,业委会需要把材料交给我们备案,备案通过了,业委会才能与绿善物业签订合同。签完合同,还需要制定交接计划,才能开始交接。这是标准程序。如果业委会违规操作,我们会及时秉公处理的。”本来,林红衣听陆正德这么一说,似乎绿善物业想要进入小区,至少还得十天半个月的。有了这段时间,街道和住建局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启动业主们提交的罢免业委会的事宜。但林红衣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是踏实不起来,一晚上辗转反侧,直到凌晨两点才昏昏睡去。

    老段也是这样的想法,认为按照程序,就算业委会备案顺利通过,加上两家物业公司关于交接事宜的谈判,绿善物业要进入小区,恐怕至少得一周之后了。想等着一两天出差回来后,开始到街道物业办盯着业委会公示材料的情况,如果需要提供业委会在召开大会的程序中的违法违规事实,他可以随时补充上去。所以,老段心里很踏实。20日的这一晚,他与出差当地的好友把酒言欢,晚上十点便已经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