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蛊毒7

    更新时间:2018-04-06 21:14:22本章字数:2824字

    婆婆等了许久,四周还是没有动静,她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骨笛,木上鱼脸色有些不好,那是婆婆驯养蛊虫的兽笛,那特定的音律会引起这附近所有虫子暴动,到时候她可是跑不掉。

    正在懊恼的木上鱼手里被塞了一把弓,她疑惑的扭头看向黄泉落。

    只见黄泉落笑眯眯的道:“能让你瞬间拥有百发百中的箭术技能,不过需要你付出三个灵魂的代价哟。”

    木上鱼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应道:“好。”几乎是音落下的一瞬间,黄泉落从阿奴的体内飘出,入了木上鱼的身体,弓箭射出,在阿奴身体倒下的一瞬间回了去,然后笑眯眯的一脸亲切的看着木上鱼,道:“哇,好厉害,射中了。”

    木上鱼只感觉刚刚自己一恍惚,手中的箭就射了出去,顿时命中了婆婆的眉心,看着她直挺挺的倒下去,讶异的挑了挑眉头,便听到黄泉落那夸奖的话,总感觉有些怪异。

    幸好骨笛还没有响起,木上鱼也有些庆幸,她这下才抬步走了过去,手中的火把在刚刚那两人出现时,便熄灭了。木上鱼走到婆婆的身边,看着她死不瞑目的模样,捡起她身边掉落的骨笛。

    黄泉落有些好奇:“这是控制蛊虫的万蛊笛?”她可是从书中看过,当年婆婆可是借这东西才力挽狂澜压了木上鱼的局。

    木上鱼有些讶异,不过相信这人从下面而来,自然见多识广。她可不知道,黄泉落并不是见多识广,只是熟知了她的‘前世’而已。“没错。”应了黄泉落的话,木上鱼将笛子收入怀中,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烈酒在院子里浇撒,那三具死尸、以及隐秘的虫窟、蛇窟都不例外,都浇满了烈酒,做完这些,木上鱼一把火抛入院中,燎燎火星瞬间成了燎原大火。

    木上鱼与黄泉落在离火源不远的地方待了三天,避免火烧到了别处,直到火光灭下,木上鱼与黄泉落才再次踏入这处地方,检查了一番,直到没有遗漏,才离开这处地方。

    而此时骑着快马赶往西厢国时,这一路遇上了不少灾民,战争让多少人流离失所,也认多少为了活命的之人恶意行凶吃人,骑着快马衣裳还算干净的她们一路上,已经遭遇三四波灾民准备的陷阱,马蹄被绊三次,从马背摔落,若不是两人都不算是弱女子,早就被人连人带马分食了。

    黄泉落的目光带着怜悯,木上鱼的脸上去是冷漠以及淡然,好似这些惨事都引不起她的愤怒。毕竟在她记忆里,这些事情是她经历的第十世,流离失所,亲人反目成仇,人性之间的各种恶毒她都见识过,若是碧见到此时的木上鱼必会感叹,这姑娘的善心隐藏着心里极深之处,对世人冷漠,又有丝大爱,执着复仇有些急切,被点醒之后又不失冷静,若是好生雕磨一番,必然是接手书行的好人选。

    木上鱼脑袋转的极快,这一路两人的休息路途,她亦是以食物或者有目的性的帮助一些落难百姓,用话语诱导他们,说出死后向她献出灵魂的话语。看的黄泉落是目瞪口呆,她这时才发现这姑娘冷情的厉害,她先前看到木上鱼往事时,对木上鱼产生的善良柔弱都是错觉。

    但是木上鱼又是因为黄泉落帮助了她,又欠黄泉落三个灵魂,这才一路劝服那些人。

    黄泉落都惊呆了,她说的三个灵魂,是打算平定了战乱,木上鱼结婚生子,让她的孩子们献出灵魂而已。没想到这姑娘那么能干,黄泉落都有些想收木上鱼为书行人员了,她的心中蠢蠢欲动。

    这慌忙赶路了十来天,北朔战场的消息也传了过来,西厢的军事战略图泄露,北朔借机坑了西厢两把,大胜两场,君噬天反应敏锐,察觉出军事图泄露之后,顺势暗中埋伏,反败为胜了一把。两方耗损严重,陷入了僵局,一时之间都不敢轻举妄动,便都顺势修养了起来。

    这一场战役,君噬天大刀阔斧的杀了一些有一丝不对的幕僚,宁可错杀不可放过,都被当成了奸细,拖到了将士面前斩首。

    天下局势为之大乱,黄泉落与木上鱼潜入了四国首富府邸,借用蛊虫控制了首富,调动各地粮仓,开仓救民。木上鱼这冷静下来,暂时放下仇恨不那么急切了,便想到藏在了西厢幕后的现国师君噬天的父亲,那些怂恿她当时祭天的巫医以及背叛她的丫鬟们,她现在可是要布大局,要全部一网打尽。

    “祭师大人?”木上鱼见到那首富的大公子时有些惊讶。

    他是因为他爹这刚刚收了侍妾便开仓放粮感到意外,这才设计见到了木上鱼。却是没有想到这小娘竟然认出了她曾经的身份,大公子脸上倒是瞧不出异样,对木上鱼行了一个礼:“都是过去的事情,木姨娘唤我朗庭吧。”

    木上鱼收起异色,不动声色的与试探自己的曹朗庭周旋着,她的心情还是有些复杂的,当年叶琉璃陷入君噬天‘爱’的谎言,无视了祭师曹朗庭的情感,重活多年的她可是看清了,君噬天从小接近自己,培养自己对他的依赖性,诱导叶琉璃主动献身祭天,又怕叶琉璃害怕不敢,便暗中煽动人群,叶琉璃不祭天西厢便会灭国,叶琉璃不祭天便是对不起西厢百姓,靠谬论半强迫的压她上了祭台,可是当年没有识破这诡计的她是自愿走上前的,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些言论。

    曹朗庭总感觉这叫木离的姨娘有些奇怪,所以他总是跟随着她,人来人往的在难民中跑,三国跑动着。虽然局势有些严峻,好在他家的商行还是能利用通道通行,他不知道因为他有意的接触,让木上鱼与黄泉落好生考察了一番,便决定了是他。

    心怀苍生的有志青年,曹大公子的善举美名从难民口中流传了出去,君噬天的种种恶意谣言也开始火速传播,西厢国师君墨察觉到暗中局势的变化时,已经有人想要频频在朝中质疑君噬天征战三国的目的了。

    可惜西厢国皇朝都差不多被架空了。君墨国师一言九鼎,力压下了质疑,开始大刀阔斧的查询谣言的源头了。这第一调查对象便是曹朗庭,几经暗杀的曹朗庭认出了君墨的人手,九死一生逃离的曹朗庭大怒,他都放弃了西厢祭师的身份,这君墨还敢赶尽杀绝。

    这是恰巧,曹朗庭得知自己的美名散播,已经有人推举他成立一国,收天下之名士对抗君噬天。怒火中烧的曹朗庭被木上鱼套话,反应过来时,他那一时失言已经传了出去,正式向君噬天宣战。

    便掀开了曹朗庭曾西厢大祭师的身份,暗指三年前叶琉璃祭天内幕,并宣扬君墨父子收留巫师,蛊师,战场后续使用的龌蹉手段,并在风头正盛之时,揭露一年前的战场数百幼婴祭天壮举。

    声讨声越发的严重了,君噬天隐隐感觉不妙,开始以为是北朔布的局面,后续才发现并不是的,他后院已经失火了,曹朗庭因为粮食充足,收纳了一大堆天下名仕幕僚,招兵买马,那些痛失家人的苟延残喘的人,都被谣言耸动怒火冲天,恨不得跟君噬天同归于尽,便纷纷自愿入伍,有吃有穿,还能复仇。

    虽然凑集而来从未练过的杂兵让曹朗庭一阵头疼,好在人才还是很多,兵荒马乱了一阵,杂兵们勉勉强强出手攻击了君噬天的后方,北朔将军自然嗅觉灵敏,闻风而动,恰巧的配合着里应外合,让君噬天陷入了困境。

    好歹是换了命的‘天命之子’君噬天自然不会那么容易挂,智谋绝佳的他勉强稳住了局面,陷入了僵局,但是长期下去必然不妙。

    这自然百里加急往京都送信,找君墨求援,他的父亲在他眼里是无所不能的。却不想他这份求助信没有落到君墨的手中。

    木上鱼看着手中的信冷笑,这败类现在也开始急了。木上鱼与黄泉落此时正在西厢国都,她们假死甩脱了木离姨娘身份,潜入西厢,再次用蛊毒控制了一干官员,正巧的截胡了君噬天送来的暗信。

    木上鱼的眼里闪过晦暗不明的光芒,那微勾的嘴角看起来分外诡异:“你说,我该给他送点什么惊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