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盈盈美人

    更新时间:2018-03-24 11:59:02本章字数:7189字

    第一章盈盈美人

    人间,无论经历了多少世,都是一个样。

    蓬莱楼立于九天之下的重鸣海上,终年仙气缭绕,风吹不倒,雨淋不倾。维持蓬莱楼之坚固只靠众仙家是不够的,最重要的因素是借龙女之心,也就是所谓的仙灵珠,镇住海底的狂风浪潮,才得使蓬莱楼在重鸣海上屹立。

    可自五十年前,仙灵珠被一个误入海岛的渔翁给捞了去,从此便销声匿迹。原本长老们想试试没有仙灵珠蓬莱楼能坚持多久,谁知还不到十年,蓬莱楼就开始摇晃起来,众长老惊慌失色,但谁也不想下凡,只得抽签派了一个女仙下凡,未果,人还被凡间的男子给偷了……

    姬灵萼坚定的咬着下唇,她可不能给灵仙丢脸,仙灵珠她势在必得!

    看着热闹非凡的人间大街,她突然想起临行时天白玉如同一个老妈子般交代她的话:“饿饿啊,你去凡间一定要保重啊!上次那个女仙下凡,然后人就没了,你可千万别学她!咱楼上也没几个女仙,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欺负谁呀!蓬莱楼养了你那么多年,你可不能吃里扒外呀,咱看见帅哥有多远走多远,不垂涎美色是仙人的最高修养……”

    刚想到这,姬灵萼的肩膀就被人拍了拍:“客官,客官!”

    哦,原来她坐在人家凡人的客栈里。

    来到这,她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饭店,做事嘛,总得先吃饱。

    初到异地,她很有心机的把自己打扮的很美丽,绝对绝对不能让凡间的女子把她比下去,谁知这地方貌似流行的是素雅风,她这一身红衣似乎有点儿的高调,看着周围的目光越来越集中于她,她心里瞬间无语极了。

    “客官,你想吃点什么?本店鲍鱼龙虾什么都有……”店小二或许见她气场太艳,声音弱弱道。

    “有饼子不?”

    “啊?”小二脸上写着大大的问号。

    是这样,因为千儿八百年都没吃过什么好饭,姬灵萼总觉得花菜饼是最好吃的东西。

    纠结了半晌,她看小二仍旧杵在那儿,她实在饿了,挥挥手道:“也罢。你们店里有什么上什么吧。”

    “好嘞。”店小二应着,转身挠挠脑袋,嘀咕道:“这真是应了师傅那句话了,长得好的都是怪人。”

    等啊等啊等啊等,小二终于开始上菜,兴致勃勃的介绍道:“这是本店的招牌菜,佛跳墙!这佛跳墙可不比其他店里的佛跳墙,我们店里的佛跳墙啊,那可是……”

    不等小二介绍完,姬灵萼便掀起盖子吃了起来,动作之粗鲁,令人咂舌。

    小二愣在哪里,有点后怕道:“姑……姑姑娘你慢慢享用,我我继续上菜吧……”

    “唔……去吧去吧。”姬灵萼口齿不清的继续大快朵颐,看着拳头那么大泛着油光的龙虾,她顿时觉得花菜饼实在寒酸到极点,啧,悲哀了,她竟然这么晚才吃到如此美味的东西!

    渐渐地,桌上的菜越来越多,她也吃的越来越欢。

    掌柜的在角落里观察姬灵萼许久,看她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招手示意小二过来,道:“这女的可真够味儿,都吃了三百两银子了,我看,八成是来吃霸王餐的,她再这么吃下去,万一吃完不给钱,咱们店可亏大了!”

    小二会意的点点头,上前道:“姑娘,吃饱了吗?”

    姬灵萼早就吃饱了,只不过她放不下这一桌美味,感觉不吃完好浪费。

    她抹了抹嘴,“你们家的饭真好吃,谢谢款待,我还会再来的!”她笑得欢畅,刚准备拍屁股走人,小二急忙拦住了她,道:“姑娘,你忘了付钱了。”

    对了,这凡间不比她家,干什么都要银票。可是,可是她好像没准备啊。

    其实用仙术造钱是完全可以的,只不过这人有点多,不好施展。而且也不能在人前施展。

    真是夭寿了,她姬灵萼一世英名,今日却跟人间的凡人为钱财这种铜臭俗物杠上,传出去她的老脸还要不?

    “这样,小二弟弟,今天出门走的急,忘带银子了,要不我先欠着,改天来还?”

    掌柜在一旁摇摇头,他就知道会这样!

    小二为难,“姑娘,这……我也做不了主啊……”

    二人正踯躅之际,掌柜的终于忍受不了了,大步上前,“啪”的一声打在小二的脸上,小二不明所以的捂着脸看着掌柜,十分委屈。

    “废物!干什么都那么磨叽!让开!”掌柜的一把推开小二,板着张黑脸走道姬灵萼面前,道:“姑娘,本店自开张以来都不允许赊账,你还是乖乖的付清钱吧,不然的话,我们官府上见。”

    姬灵萼后悔不已,早知如此,她应该提前变出银子的,现在可好,这么多人看着她,她要如何施展?

    她与掌柜大眼瞪小眼瞅了半晌,最后,她实在懒得再看掌柜那张又坚定又黝黑的脸了,犹豫片刻,伸手将发髻上的神木钗取下来。

    神木钗是初到蓬莱楼时天白玉赠予她的,当时她已轮回百世,会到蓬莱楼实属仙缘。虽说她与天白玉隔三差五的吵一架,吵完之后再打一架,但二人的交情却深似海。

    所谓神木钗,自然不是一般钗子可以比的,虽然它长得实在很一般……它其实就是蓬莱楼仙境神树的树枝,砍下一截可以做成各种小玩意儿,神树和蓬莱楼一样,凡人用肉眼是看不到的,所以古书上记载的误闯重鸣海的渔翁只看到海,其他的,包括神树,他都看不见。

    神树长得与蓬莱楼平齐,可想而知它有多高……树根紧紧的扎在重鸣海底,一般来讲,仙人的等级越高,他住的楼层就越低,比较接地气,懂得也比较多。

    这些神木在仙人眼中是不值一提的,但若是凡人拥有了,即可延年益寿,驱魔辟邪,说是无价之宝都不为过。

    可惜,有人不识货。

    “什么?你要用这破木头簪子抵押?这不可能,你当我不识货呀!”

    你本来就不识货好吗?混蛋!

    姬灵萼憋着气,耐心道:“掌柜的,这虽是……”

    “好了好了!什么都别说了!本掌柜不要你的任何抵押,我只认白花花的银子!”

    “……”

    姬灵萼暗自发誓,以后出门不备万两银子砸死这些凡人她就誓不为仙!

    正愁不知怎么办才好时,邻桌盈盈飘来一位美人,的确是盈盈美人,一袭嫩粉的衣裳,外罩一层白色的美人纱,隐隐遮住纤细的小腰,大大的杏眼水光潋滟,小脸白里透红,圆润可人。姬灵萼不知怎么形容她的美貌,只觉得美呆了。

    “掌柜的,这位姐姐看样子是真的忘记带钱了,您就别为难她了,你看这些够不够?”美人像是不常与外人讲话,有点羞涩的感觉,她身后的婢女将一沓银票递给掌柜的,掌柜的见钱眼开,高兴的捧着钱走了。

    姬灵萼见掌柜的走了,终于舒了口气,见那个帮她解围的美人正偷偷瞟她,大胆的上前来,笑言:“姑娘出手倒是阔绰,真是便宜了那家伙。”

    美人眼睛略带笑意,依旧有点羞涩的回答:“都是做生意的,想必也不容易。”

    “我看他们坑人容易得很啊。”姬灵萼不在意道。

    美人愣了一下,笑了,她身后的婢女却有些不大高兴,嘟囔道:“真是没礼貌,郡主帮她那么大的忙都不知道说个谢字……”话音未完,另一个婢女用手背碰了她一下,示意不要多嘴。

    姬灵萼是仙,听力眼力各方面都比凡人强上许多,当然一字不漏的听到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刚才确实没反应过来。于是她郑重的给美人鞠了一躬,道:“姑娘,刚才未及时道谢真是失礼,今日这笔钱我定会记着,来日我一定会还的,请姑娘放心。”

    美人眼神瞬间慌乱了,红着脸忙道:“不用……不用姐姐还……”然后转身嗔视婢女一眼,小声道:“都怪你多嘴!”

    姬灵萼从美人慌乱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脸,刻意化的艳妆让本来姣好的容颜生生减了几分,但还是难掩姿色。

    她一直以为,自己长的不怎么样的。原来在凡人眼里,她还是美的。

    “姐姐……姐姐真的不用还,举手之劳而已,不用还,不用……”

    看着美人一直红着脸说不用还,她要是再较真下去就真的不雅了,更何况人家还一直管自己叫姐姐。她别扭的笑了一下,“不管怎么说,今天谢谢姑娘了。”

    她把神木钗重新插进发髻里,问美人道:“姑娘的家住何方?”

    美人半天才反应过来,笑道:“不瞒姐姐,我不是中原人,家也不在中原,我是因为要嫁过来,所以暂居京都,到时候又要搬去皇城……”说到这,美人面上露出失落之意。

    姬灵萼啧啧称奇,原来现在凡间的姑娘都成亲这么早啊。

    “恭喜恭喜啊,不知姑娘姓甚名谁,以后你成亲我好去拜访啊,哈哈哈。”她玩笑着打趣。

    美人正要开口,她身后的一个婢女忙拉住她,担忧的连连摇头。

    “姐姐,今日我们萍水相逢也算是有缘,他日若还有机会相见,我一定告诉姐姐所有。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美人看着姬灵萼,眼中竟流露出不舍。

    姬灵萼纳闷,难道她已经有魅力到男女通吃的地步了吗……

    美人说了声告辞,便撑伞离去。

    啧啧啧,姬灵萼再次纳闷儿,又没有下雨,为何要撑伞?若是要遮阳,这太阳也不是很毒啊?

    看着美人的背影,胸口突然灼痛起来,她忙低头看,仙闪鱼鳞!

    是这样的,仙闪鱼是重鸣海里罕见的一种仙鱼,据说是指引她找到仙灵珠的不二法门。走时伊野拿来一片串成项链给她,她见这鱼鳞透明无暇甚是可爱,就挂在脖子上,谁知这会儿,鱼鳞却火红火红的,犹如烫铁!她忙将它取下来仔细查看,这……莫不是鱼鳞给的提示?

    刚才那美女……难道仙灵珠跟那美女有关?想到这儿,她心头狂喜,急忙走出客栈去找那美人儿,天啊,这可是她下凡第一天啊,也太快了点吧!她真伟大!

    伟大归伟大,有一件事她却没料到……人间的街市实在太拥挤了!

    她刚到街上,就被街上的人潮淹没,哪还有美人影子!

    不能气馁!反正她就在这个城里住,早晚会再遇见的!

    事实证明,凡间确实乱。她再一次没料到的事来了。

    “哟,小娘子长得不错呀,有味道!”一个贼眉鼠眼的家伙挡住了她的视线,她吓得一个趔趄退后几步,这人长得咋那么丑?

    “啧啧啧,就她了!把她弄回府,小少爷绝对喜欢!”又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从她身后蹦出来,有没有搞错,一个不行还来一双?

    “两位大哥是?”她一时接受不了这么丑的人,真是摸不着头脑的丑。

    两个丑人朝她逼近,笑得猥琐至极:“小娘子不必害怕,我们只是请你到我们少爷家喝杯茶,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刚在客栈喝了很多水,现在还不渴,恕我先走一步了……呕……”她看着这两张猥琐不堪的脸,胃里一阵翻腾,只想赶快离开。

    她退后,俩丑人逼近。

    她再退后,俩丑人继续逼近。

    “你们有完没完?”后面是湖哎!

    “我们没完!”

    姬灵萼看他们如此执着……的对她五花大绑,心里无奈又无语,这要不是在街上那么人看着,她是一定要将他们毒打一顿的,长得丑不说,还对她无礼。

    马车很软,她双手双脚都被牢牢捆住,嘴巴被一个布团塞住,连眼睛都被蒙住!只剩耳朵还健全,夭寿了,这样她如何施法逃走啊!

    “以前劫了那么多美女,小少爷一个都看不上,这次总该行了吧!”

    “放心,我保证这次小少爷绝对喜欢!”

    “嗯嗯,这小娘子确实美貌,我光看她一眼就有点把持不住了!”

    “你别做梦了,这是送给小少爷的女人,等小少爷一高兴,那好处就太多了!”

    ……

    姬灵萼在马车上听的激动无比,天啊,她要是凡人的女人,不用蓬莱楼追杀她,她一定会自行了断!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了,两个丑人一人抬着她的一只胳膊,她被拖的龇牙咧嘴,娘的!轻点儿会死?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她眼睛上的布条也被解开,映入眼帘的是一座豪华的府邸,接着,她就被逼进了一个房间。

    “小娘子,你可别耍什么花样,我们小少爷喜欢听话的女人,你若是吃了苦头,可别怪我们哥俩没提醒你。”

    “莫急莫急,小少爷和他哥哥去了翠阳湖,马上就会回来,你要是饿了可以先吃点东西。”

    一通无聊的告诫之后,丑人们将门锁住,留她一人在房里。

    “喂!”她忙去拍门,这些凡人,怎么这么没礼貌?竟敢锁她?

    她在房间里转了半天,住在这样豪华的宅子里,想必是个有钱人。反正现在闲着也无事,不如先饱餐一顿,然后搜刮这间房的财产,溜之大吉。

    她边吃着桌子上的水果和糕点,边打量房间里的陈设,啧啧啧,真是够花哨的,还好那两个丑人说是什么小少爷的房间,要不然这红红火火的这么喜庆,她还以为是哪个女子的闺房呢。

    吃够了,她掏出仙闪鱼鳞,这么久了,它还在微微泛红,这玩意儿不会是坏了吧?

    好困啊,她揉揉眼睛,自从下凡来就没有合眼,好在这房间的大床够软,蓬莱楼的木床她都睡够了,这次可以好好享受一下了!

    过了很久很久……

    她是被开锁声惊醒的。

    姬灵萼是仙,仙人的神经要比凡人敏感数十倍,哪怕的开锁这么微小的声音,她都能第一时间警觉到。

    “谁?”她惺忪的从床上坐起,皱眉等待着门外的人进来。

    来人似乎很惊讶,小三小五说的没错,这次捉的女人果真……特别。

    看她的样子像是刚睡醒,呵,在他房里都能睡着,真是有趣。

    她平静的看着他,仿佛她才是这房间的主人。

    看她的样貌,更加特别,面上丝毫粉黛未施,却依然眉如翠羽,肌若白雪,淡淡的唇抿着,乌发上只用一根暗黄色的木簪挽着,他从未见有哪个女子,美的如此含蓄。

    额……除了她身上那身高调的红衣。

    姬灵萼也很惊讶,原来“小少爷”,真的很小啊……

    此人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生得唇红齿白,人畜无害。桃花眼漾漾,衬得整张脸都迷情起来,衣服竟与她是同款……红。

    只是她不明白,还不到弱冠之年的此人,为何有强抢良家妇女的不好习惯。

    “你是小少爷?”虽然心里明了,但还是得确定一下。

    “你倒是镇定得很。”‘小少爷’魅惑一笑,款款朝她走来。

    越走近她越有点纳闷儿,怎么如此年幼之人,看起来要比她还高?是他早熟还是她缩水了?

    “我劝你最好离我远点。”姬灵萼从床上蹦下来,躲到圆木桌子旁边,故作凶狠的看着‘小少爷’。

    “哦?最好?听起来是个不怎么友好的词呢。”

    ‘小少爷’灼灼的盯着姬灵萼,这女人真的有意思,以前捉来的女人总是哭哭啼啼,但见到他之后又如饿狼扑食般令人生厌。而眼前这位,不但镇定自若,还有胆子威胁他,好极了。

    他欲楼她的腰,却被她灵活闪开,他一愣,笑道:“怎么?本少爷相貌堂堂,而且家产丰厚,我看上你,你该开心才是。”

    姬灵萼在心里‘呸’了一声,也不知你发育完全了没,你的相貌没得说,家产也没得说,但是本仙就是看不上你。

    要不是仙闪鱼鳞一直灼热,她早就走了,哪里还会和这小子在这耗。

    果然,鱼鳞又开始亮了。难道,这货也跟仙灵珠有关?

    她皱眉瞥了那小流氓一眼,开什么玩笑?

    ‘小少爷’道:“姑娘刚才那一眼真是愁绪万千啊,是想着如何逃走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还是别费这心了,这里都是我的人。”他暧昧的看着她,温柔道,“你还是乖乖的从了我吧。”

    “切。”她翻了个白眼,欲夺门而出。

    她这人就是这样,别人越不让她怎样,她就偏要怎样。

    刚踏出房门半步,眼前咻的一声,‘小少爷’又出现在对面。看不出来,原来还是个有功夫的。

    他笑得轻佻而又放肆,大胆的搂住她,“都告诉你别逃了,你乖的话,我还可以考虑对你温柔点。”

    “我说……”她对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感到十分无语,奋力挣开他,“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呢?”

    “只是一个女人而已,能够得到我的青睐,是你的荣幸。”他有点不耐烦,上前一把将她扯入怀中,红唇在她耳边吹了口气,“欲擒故纵是不错,但过头的话会让人恼火的。”

    被凡间的男人……哦不,男孩。

    被凡间的男孩抱着,着实难受。她正琢磨着是不是该在他面前秀一下仙法吓尿他然后走人的时候,一只手伸到了她衣领里,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处境不妙,大叫:“你住手啊!你这么小怎么可以做这种事?!”

    他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一脸迷醉的看着怀里的人,“小娘子,你身体好凉,好舒服……”

    她忍无可忍,使足力气踹开他,整理好衣襟,恶狠狠道:“再舒服也不是你的!”

    “怎么会!”他立即过来捉她,她急忙绕到桌子的一边,然后两人就一直绕着大圆桌子绕啊绕绕啊绕啊绕……

    “喂,你放了我吧,不累吗你?”她双手撑在桌子上气喘吁吁,无力的看着还是精神抖擞的某人。

    “太快到手反而容易腻,本少爷比较喜欢猫捉老鼠。”

    这人有病吧……姬灵萼在心里摇摇头,不行了,太累了,还是用仙术逃走吧。

    正当她准备施法时,门却‘砰砰砰’的响起来,外面传来家仆的焦急声:“小少爷,小少爷!你快出来吧!郡主大人来了!”

    ‘小少爷’脸一黑,转而又看向我:“你乖乖的呆在房间,不要给我耍花样,本少爷有事先走了。”

    说完边疾步而走,还对外面的人吩咐道:“看好她。”

    看着‘小少爷’的人又利索的为房门上锁,姬灵萼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了。幸好有人叫走了他,要不然她就真的要在凡人面前施法了……

    话说这仙灵珠是怎么回事?怎么鱼鳞在“小少爷”面前也亮啊?难道仙灵珠还不止一个?

    算了吧,不纠结这个问题了,还是先逃走吧,要不然一会儿他又回来就不好办了。

    消失之前,姬灵萼还很对得起这家人,偷了房里的不少名贵糕点和玉佩,也算是没白来这一趟。

    侯爷府

    知道的都明了,真正的候爷府不在京都。候爷每天都要上朝,自然不会住在百里之外的京都。京都的候爷府只不过是用来震慑京都的百姓罢了。

    粉衣少女被众人簇拥着来到客厅,红衣少年端着茶杯坐在太师椅上,抿了口茶水,珊瑚红的唇更显妖媚,挑眉打量着粉衣少女,声音略有低沉:“原来是路瑶郡主,深更半夜来我府上有何贵干?”

    路遥闻言一怔,从小到大,这个人就没对她客气过。她是父汗亲自许给他的,两人本就没什么感情,只是两个国家联姻的商品而已。

    她十岁被接到中原,说好听点是为了与未婚夫培养感情,说难听点,她就是中原皇帝用来牵制父汗的俘虏而已。

    也许是生来命苦,她从小就患有怪病,不能见太阳,一接触日光便会浑身发热犹如烫铁,而且每到月底,身上就热如火燎。这样讨厌的怪病,中原皇帝又怎肯将她指给自己的儿子呢?候爷府的大公子洛倾常在江湖上走动,父汗又不放心叫她跟在洛倾身边,她只能像个物件一般送来送去,最后送给候爷府的二公子洛城。

    “父汗送来的药吃完了,后天就是月底了,我……我……”

    “所以你大半夜跑到我这儿来,就是想让我跟你父皇通个信,再送点药过来给你?”洛城纤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茶盘,语调漫不经心。

    “嗯……”路瑶低头,这样卑微的求别人,而且还是求洛城这样的人,她除了难为情,还有着不自觉的屈辱。

    洛城睨着她,淡淡道:“你走吧,我知道了。”

    他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路瑶抿唇,说了句“谢谢”便匆匆离去,也不知是走太快还是头忽然晕厥了一下,脚被门槛绊住,差点摔跤,幸得旁边的小丫鬟及时扶住她才不至于出丑,可她明明看到那人嘴角嘲讽的笑意,顿时面红耳赤,咬着下唇拂袖而去。

    洛城看着路瑶的背影良久,突然皱眉对仆人道:“走,去瞧瞧那个小娘子怎么样了。”

    “砰!”房门被大力推开,洛城狐疑的看着小三小五,“人呢?”

    小三小五吓得立刻跪了下来,痛哭流涕:“小少爷,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们一直在这里守着不敢有半分懈怠,没见有人从里面除了呀!更何况门还是锁着的……”

    “全是废物!一个人无端端怎会凭空消失?找!快滚去找!”洛城眼中戾气涌现,这个女人挺有能耐,居然在他眼皮子底下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