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青川和紫雨的爱情

    更新时间:2018-03-26 11:13:48本章字数:3143字

    牧野和刘三回到客栈的时候,碰到青川正气愤的走下楼来,经过两人身边的时候急促又略带羞愧的说了句:“抱歉。”就径直的出了客栈,两人疑惑的看着青川离去的背景,又相互对视了一下,期待着对方能够做出合理的解释。

    “青川先生和紫雨小姐吵架了,我刚上去让他们冷静冷静不要吵到其他客人,然后青川先生就走了。”刚下楼的客栈前台阿梅像是在向刘三汇报工作的把她知道的经过说了出来。

    “吵架常有的事,忙你的去吧,对了,你让今晚值班酒吧这边的早点开门。”刘三对阿梅吩咐了工作就走开了。

    牧野并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虽然和青川几人一起出去玩了几次,但是他知道,如果对方需要帮助,会主动提出来的,不然那就是还没到时候,牧野自个走向用餐区。

    用餐区这边显得比较拥挤,大家都在这个时候选择来这里吃饭,就算不是住在刘三这里的人也喜欢到他这里吃饭,因为价格比较公道。

    但是人们却不喜欢他的住房,因为显得过于普通,里头没有花俏的装饰和多余的不必要物品,而来这条旅游路线的游客大多是有钱人,他们就喜欢广告上鼓吹的时髦,包括住宿环境如果跟得上某类商业宣传上的描写,那么他们和遇到的环境的自拍照片会很快出现在他们的朋友圈上了。而不能通过仅看外表就获得刺激的东西则不同,好像天生不具备令多数人引以为豪的属性。

    还没吃完饭,牧野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亮了。是青川发来信息:“牧野,有空吗?过来陪我喝几杯,我在客栈的小酒吧。”,牧野看到信息感到疑惑的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一个男人向另一个还没有建立深厚友谊的朋友帮忙。

    生活的难题带来的痛楚常常让人失去理智,人们会去捉住所有看似可以帮助自己的机会,而不管有没有实质性的作用,而理性的可保留多少程度就要看个人精神的坚强程度了。

    小酒吧用隔音玻璃做墙把大厅分割开来,玻璃上还贴上了一层膜,如果不靠近细看,只觉得是一堵发光的墙壁,走近时,隐约可以听到正在播放的音乐。牧野打开贴着“永生”牌子的隔音玻璃门,入眼的是门对面的吧台和女调酒师小青,环顾四周,小酒吧确实小,只够放下几张桌子,一套乐器此时闲置的挨着墙壁摆放,橘黄色的灯箱散落在角落里发出强弱不规则的光。

    刚过晚饭时间,对来这里消遣的人来说为时尚早,牧野毫不费劲的就找到了在角落里的青川。

    牧野走到青川对面问到:“嘿,青川。”

    “啊,你来了,坐吧。”青川示意牧野坐下,又叫服务员拿了杯子和一瓶威士忌。

    牧野想要缓和一下现场的气氛,便打趣到:“你这又拿杯子又拿酒,我可没有故事啊,哈哈!”,他觉得在倾诉者诉苦的时候,自己表现出乐观会给对方带来些帮助。

    “紫雨说要和我分手,我不知道怎么办。”面对眼前这个说话直白而又带着无助语气的男人,牧野想不到要做些什么,没有经历过爱情的他比对方还不知道要怎么办,此时脱口而出的也就是那句引导倾诉者开口的话:“怎么回事?”

    事情经过很简单,紫雨告诉青川自己已经不喜欢他了,要和他分开。这样的话紫雨是说过几次的,青川第一次上当,第二次上当,第三次就学乖了,知道紫雨的调皮,故意跟她玩捉迷藏,成功吓唬了紫雨,算是青川的一次胜利。

    但是这次不一样,从一开始两人出来毕业旅行,紫雨都没有表现出以往出来旅行时候的激情,而且这次提出分手,也算是打破了事先的约定,因为上次紫雨被青川吓唬到之后,两人商量不能再开这样的玩笑。显然,这次是真的了。

    青川当然无法接受不明不白的分手,也就有了傍晚吵架这件事。然而他得到的答复还是不喜欢了这个理由,甚至到他从外面消气回来收拾被扔在房门口的行李时,无论如何敲门都没有得到回应,他又坐在门口的地板上喊紫雨,紫雨没喊出来,阿梅倒是来了,劝他先去大厅坐会儿,等紫雨出来了告诉他。

    青川没有去大厅,而是来了小酒吧。先是自己喝了半瓶后,才想起需要一个听他说话的人,看着手机通讯录,如果打电话给那些羡慕他和女友毕业旅行的舍友,他是不能保证自己的丑闻不会被传出去的,青川丢不起这个脸,也不至于联系忙着做生意的父母,那样会被训斥没出息的,所幸的是他和一起出去玩的牧野还算投缘,便试着发了个信息过去。

    牧野的到来,让青川多少有些安慰,人类是及其依赖情感的动物,最坚强的战士也会在别人的问候下酸了鼻子。

    “年轻人,需要一杯忘情水吗?”不知道刘三什么时候来了,手里拿着两杯调好的鸡尾酒。“请你们尝尝本店新品。”也不等牧野和青川两人缓过神来,刘三把两杯酒放在座子上,随即把旁边桌的椅子拿过来做了下来,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酒杯来笑着说到:“礼尚往来,你们也要请我喝一杯。”,随即给自己加了几块冰倒上半杯威士忌。

    牧野看着青川,毕竟这是青川邀请他来的,让这两人处理是最好的办法。

    “谢谢三哥!”,青川还没醉,这让牧野放心了许多,他向来不愿意看到人们起什么争执,”我听这里的调酒师说,在这里喝酒可以让老板帮算命,三哥,你能帮我算算吗?”,青川带着诚恳的语气问到。

    “可以,但是有三点要注意,心诚则灵、及供参考、德是根本,告诉我你要算的是什么?”,刘三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三枚圆形方孔的铜钱。

    “爱情!”青川看着刘三略带严肃的口吻,顿时有了某种期待,而牧野也对这刘三的算命能力产生了好奇。

    只见刘三将三枚铜钱抛起,让其掉落在桌子上,重复几次后,便说到:“水泽节,哼,苦节不可贞,万物有节。”。

    “什么意思?是好是坏?”,青川着急的问到。

    “可好可坏,看你怎么处理。先说说你的爱情故事怎么样?问题可都在细节处。”刘三笑了笑,说到。

    江湖郎中的忠实客户有两种:一种是不够自信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他们往往选择相信别人;另一种是走投无路者。此时的青川更像是后者,可见他受的伤害不是假的。

    青川和紫雨的爱情故事和一般的爱情故事差不多,因为某件事相互认识,彼此给对方留下了不错的印象,青川的进一步追求也就顺理成章的事了。两人在一起后,青川许多事都顺着紫雨,紫雨也是家境不错的,人也长得漂亮,就是有点小脾气,她喜欢做的事经常要求青川一起去做,青川则是表现得爱屋及乌,放弃了自己看书和玩吉他的爱好,陪紫雨去逛街、玩游戏、看电影、品尝美食等等,连衣服穿着都按照紫雨的要求来,这次的旅游线路也是紫雨定的。

    刘三听完嘿嘿一笑,问到:“你现在是谁?”

    青川感到奇怪,以为刘三不知道他的名字,“我是青川。”

    “你不是青川,你是紫雨的娃。”刘三纠正青川的回答

    “你在说紫雨不爱我吗?”青川略带气氛的说到,毕竟多年的情感体验确实让他感受过多许多幸福的时刻。

    “不,我不是说她不爱你,而是她太爱你,想要把她觉得好的东西都给你,希望你和他一起去体验,享受生活带来的幸福感,但是。”刘三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但是什么?”青川急切的问到,他觉得眼前的算命先生有特殊的能力给他带来帮助。

    刘三看着青川,说到:“但是,你把自己给杀死了。”,看着迷惑不解的青川,刘三继续说到,“紫雨喜欢的是以前的你,是你们最开始交往的时候欣赏的那个你,可是你却把过去的自己杀死了,简单地说就是个性的消亡,你明白吗?”

    听到刘三讲的这些话,青川如遭点击般抽出了一下,便呆呆的坐着,从眼神可以看出他已经陷入了回忆和思考中。

    牧野看着端起酒杯喝酒的刘三,心中暗自佩服,但是又不能说什么话,一方面是不想打断青川的沉思,另一方面是这个时候什么话都不好,赞美刘三会显得自己和青川的愚笨,最重要的是当事人青川的自尊心会受到新一轮的伤害。刘三似乎看出了牧野的尴尬,举着酒杯对他点头点示意,牧野也端起酒杯小抿一口忘情水,水果甜味和柠檬酸味的刺激让他又喝了一口。

    “水泽节,万物有节,凡事顺其自然,做事不要太刻意,德为最高。”刘三看着时候差不多了便又开口,“我的建议:是告诉她你回来了。不是会吉他吗?那边有一把,借给你用用,去练练吧手,谈给她听,阿梅告诉我紫雨明天退房要走了你捉紧时间吧!”,刘三说完,端起酒杯走了。

    音乐又想起来了,是《The Very ThoughtOf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