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火车上的画商

    更新时间:2018-03-26 11:17:05本章字数:2059字

    还没等牧野回过神,那女人忽然跑了起来,而就在这神秘女人跑动瞬间,牧野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借着门头上灯笼的烛光,牧野依稀看到从他身边跑过的两人:身材高大,穿着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平头短发,带着口罩。

    牧野还是没有动,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假装接起了电话,并在周围走动起来。

    两分钟后,牧野坐到了一座房子的石阶上,挂掉了电话,系鞋带的时候再次环顾了四周,就在起身那瞬间,他把鞋底下的某件东西牢牢的拽在手里,随即顺势将其和手机一起放进背包。

    被牧野放进包里的东西,正是神秘女人跑动的那一刻扔在角落里的,牧野自以为已经完成此次任务,却不知这看似合乎情理的情报和物品线索,竟是巨大阴谋里的小小陷阱。

    找到座位坐下后,牧野没有马上打开背包去检查今晚拿到的东西,他不能保证这趟夜里开往南市的火车是“安全的”。

    等车上的人不再随意走动的时候,他便开始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争取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并用只有自己看得懂内容的方式记录到一个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这是船长教他的东西:“记忆有时候是会骗人的,在没有其他工具记录现场情况的时候,你要尽可能早的把事情的经过不带主观感情和判断的记录下来,这是日后最真实的证据。”。

    “先生,这座位没人吧?”,正在牧野专心记录的时候,来人的问话打扰了他。

    牧野转过头来,他看到一个约莫三十出头的男子,肩膀上挎着一个大背包,右手拿着一瓶矿泉水,左手拿着一个平板电脑,正对牧野笑着,眼睛里透出一股机敏人特有的神气。

    “到现在为止,这位置还是空的。”,虽然牧野做记录被打断,但他还是礼貌的告诉这位突然到来的提问者。

    此人道了声谢后便坐下了,待他坐稳后,小心翼翼的把挎包放到地上,还将其移动到两腿这间,然后将平板电脑放在座位的小桌子中间位置,这才将地上的矿泉水拿起来喝上一口。

    许多人闲下来的时候,往往会对周围的人在干什么感到好奇,当然也是因为专注完自己的事情后,多余的精力无处消耗,反倒无聊起来。这个陌生人开始好奇的打量起牧野来,但是他看到牧野正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的,也不便于打扰,只能强忍着自己的好奇心等对方写完。

    牧野是知道对方在时不时看一下他,但是他并不担心自己写的东西别人能看得懂,就算他能看到一点什么也没关系,对只有单一个例且无规律可寻的东西,人们往往束手无策,因此他才会放心的在这列车上进行记录。

    “你作家吗?”,这陌生男子看到牧野收起笔记本,便开口问到。

    “不是,我只是在写写笔记。”,牧野回答到。

    “哦,很好的习惯呀!”,陌生男子夸赞到,“我叫周平,在南市开画店的,你可以叫我小周。”

    “周先生你好,我叫牧野。”

    “你这一叫先生,让我有点别扭,哈哈,平时大家都叫我老周、阿平的。”,周平笑到。

    “那叫你平哥吧。”

    “可以可以,听你口音不是这地方的人,出来旅游的吧。”

    “是的,出来看看世界,呵呵。”

    “从海城那边回来的吧,我今天也去那边了,还真挺好看的,还让我卖到了宝贝,要不要看看!”,周平得意的说到。

    “好啊。”,牧野心想:这商人难不成也是来搞推销的?如今在车上推销产品的可不是少数,牧野本想拒绝,但是出于礼貌还是先让对方做出什么不当的行为再做回绝为好。

    周平说话间,已经利索的从地上拿起那个大挎包,他把挎包放在两腿上,打开挎包的拉链,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幅已经装裱了的画作,递给牧野。

    牧野拿到跟前,他看到这画上面画的是高深、流水、茅屋之类的组合,是典型的中国水墨画,画纸周围还有些破损了,因为不是专业鉴赏家,他不能判断出这是什么年代的画作,毕竟现在作假的技术连同判断年代的技术一样难以捉摸。

    没得牧野仔细看完这一幅画山水画,周平又递过来一幅,而这一幅就像地图一样,画纸上面画满了密密麻麻的房子和弯弯曲曲的道路,而且这是一幅残缺的画作,可以看到被人撕裂过的痕迹。

    “怎么样?”。周平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牧野的评价。

    “平哥,我可不是行家。”,牧野说到。

    “没关系没关系,行家有行家的审美,大众有大众的欣赏。我干这行这么久,总结的经验就是:凡是沾上艺术都是件奢侈的东西!普通人才不愿意去理解什么艺术不艺术的,生活过得舒服了才会舍得消费所谓艺术的服务,获得精神上的享受,无论是画作,还是小说,还是音乐。所以对比我们生活中要应付的那么多事,艺术就是足够奢侈的了。”,周平看牧野像要听下去的样子,便继续说到:“而干这艺术这一类活的人要过生体面的生活,就大多数人而言名气、市场追捧远比他们自身的技术重要得多,所以你们消费者是真的上帝无疑。”

    牧野听到这里,有点怀疑周平也曾经是个得不到赏识的画家,但是这样的事情是不便于询问的,牧野便告诉他自己看到这两幅画作的感觉如何,周平听完牧野的回答,表示出满意的表情。

    “如你所说的,第一幅是普通的作品,没有印章也没有落款,第二幅确实就是一幅地图,但是你不知道的是,这是海城的古地图,我看到过另一份,这些地图对于研究海城历史的人来说,可是求之不得。这两幅画都是当做搭配卖给我的,海城做生意的人可是精明得很。”,周平说着伸手进挎包里,“真正值钱的只有这幅!”。

    说完,只见周平从挎包里拿出了一幅较小的画递给牧野,牧野一看暗自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