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组织来人

    更新时间:2018-03-26 11:19:51本章字数:1861字

    画商拿给牧野的是一幅人物肖像画,画的是一位妙龄女子:红润的肌肤显得丰盈而富有弹性,宝石般的大眼睛似是在散发着青春的神采,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秀气的鼻子挺立着,两只耳朵被乌黑发亮的秀发遮掩了大半。

    女子的虽美,但还并不足以让牧野动容,而让他心惊的却是此画中女子胸前佩戴的首饰。在画中,女子胸前佩戴的是一个正方形的饰品,饰品上还有奇怪的纹路,看似不规则乱画,而又像是某种特殊的图案。

    眼前这看似不起眼的小饰品却和牧野曾经在桃花岛的资料库里看到的一模一样,此时牧野脑海里回忆起在资料库内有关此物的介绍是:灵族的魂盒,见而避之,迅速禀告。这是资料库里为数不多的几件只有名字,却没有信息说明的物品,正因如此,强烈的好奇心反而让牧野忘不了其样貌。

    周平看牧野正盯着这幅画出神,便笑道:“小兄弟,这女子很美吧!看你两眼放光,都不愿离开这幅画片刻呀。”

    牧野听到周平误以为他喜欢这画中女子的美丽,便想借此打听这画的卖家情况:“是呀,这女子真是太美了!不知道这卖家是否认识这女子。”。

    周平笑道:“怎么?你还想见到真人?哈哈哈,这画还没鉴定过年代,说不定别人骨头都化成土了咧!我估计海城那个老家伙也是从别人那里收购回来卖给我的,他眼里只有钱哪会懂欣赏,不然这画也不会到我手里了。”

    牧野附和道:“也是,可我真喜欢这画中女子。平哥能不能把这画卖给我呀?”

    正在将画作放回挎包里的周平抬头对牧野说:“小兄弟,你不知道,赶我们这行的,在没有鉴定出画的价值就进行交易,那是赌博,赔钱赚钱是说不定的,但是我鉴定出来后,那就是拍卖会上的事了。”他顿了一下又补充到:“当然,如果不值钱,我也不会坑顾客,但是赚点跑腿费是要的。所以啊,小兄弟,你要想要,过上几天去南市的画行找我吧。”。

    两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记下了地址,又聊了些关于海城交易行的事,周平并不担心眼前的年轻人抢他生意,毕竟对收藏品的鉴赏眼力不是谁都有的,他还提醒牧野如果要去海城碰运气可要当心被骗。

    牧野见周平提醒,便借此话题向周平讨教一些鉴赏的技巧,周平眼见着年轻人好学,谈得也投机,便教了些常用的方法。当然,真正吃饭的学问是不能随便传授的。

    处于愉快中的谈话,让人感觉时间过得更快。不多时,火车内响起到南市站的声音通知,两人下了车,各自离开了。

    出了火车站,牧野没有选择最近的宾馆住下,而是叫了出租车赶往最近的景点附近的酒店,这样显得出游南市更为合理。进入客房检查一番后发送了今天的任务情况,牧野便倒头睡去。

    牧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查看手机尚未收到下一步行动的信息,这让他产生了疑问:到底是灵族魂盒出现,还是计划另有其他安排,需要这么久的商量时间。牧野知道,很多事情是自己不能过问的,所以他打消了主动联系“信鸽”的念头,因为对方也不一定比他知道多多少。毕竟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个泄露秘密的可能性。

    洗漱过后,牧野下楼吃过午饭,打算到附近的景区逛逛,“像普通人那样去生活,行为举止不要特殊化。”这是出任务的基本要求,也是牧野喜欢的准则之一,每次出任务他都可以享受这些假戏真做的休闲,他甚至有点喜欢上了这样的休闲。

    仙女湖是南市的景点之一,传说曾有位仙女下凡而来进入此地湖泊沐浴,其非凡的神体,让该湖泊和周边的泥土都带有了奇异的能力。某日,附近村民患了绝症之人企图想要投湖自尽,不料被人救起后不治而愈,问起缘故,只因饮其湖水,晬日,村中民众但凡身患有疾者皆前往此地饮湖中之水得愈。此后,便有仙女湖之名得来。

    如今,仙女湖之水不再起到救命功效,但并没有阻止部分人继续相信这样的传说,便将虔诚的心化作供奉的香火,祭拜仙女湖边上的仙女庙。

    牧野对此不感兴趣,并不是他不相信神秘力量,而是他更相信自然伟力的基本法则——等价交换。在他看来,那些祈祷神仙帮忙的人着实可笑,如果两个人是完全对立的并同时祈祷神仙照顾自己,那神仙要帮谁呢?

    中午时分过后,来观赏的人慢慢多了起来,人们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手里拿着各种手机设备拍着照,为避免被照到牧野正想往小山坡上走去,那里都是被人们看得厌倦了的普通树木,没人会对此有多少兴趣。就在此时,有个声音叫住了他。

    “这位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拍张照片?”此人边走近牧野边说。

    牧野只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带着疑惑缓缓转身望去,朝他走来的竟是宇文瑾。没等牧野反应过来,她便递来一个手机,示意牧野拿着。

    牧野忍着内心的困惑,看了下手机,上面有一段字,显然是宇文瑾打好的。牧野接过手机看到:这个万族国加入了公司,信鸽撤退了,组织让我来告诉你,接下来的行动自己做判断,一个月后无论任务是否完成必须离开万族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