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重返海城

    更新时间:2018-04-10 16:57:55本章字数:2108字

    今晚夜空下的石村旧址漆黑一片,月光只洒下昏暗的一层,把黑暗处的影子照得更加浓重。对于常人来说,此时进入荒废的石村旧址,除了有夜行动物陪伴,还会多出内心的恐惧来。

    而牧野并不害怕会遇到什么奇怪的生物或者灵魂体,他们相比人类还是要好对付得多,就算要战斗也是正面相对。

    夜视能力是自然赋予在夜间生活动物的天赋,属于一种自然属性的规则,掌握它并不难,但会产生空间能量波动,外出执行任务一般是不轻易使用的。

    而今晚牧野却消耗了一块黄道晶石的能量去使用它,目的就是返回石村旧址一探究竟。

    深夜归来的牧野正坐在刘三的客栈房间里思索着,他今晚还是有收获的,在旧址内的石村书店大土房深处发现残留有炼金师的阵纹,从消失的速度看是今天刻画的,而白天见到的朱贵没有炼金师的特殊标志,听他与刘三的对话看,两人是相识,且都曾在村中居住过,这朱贵和炼金师必然有着某种联系。

    炼金师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听说过出现在均衡岛以外的地方,他们利用交换的原则改变事物的本来属性,很容易在普通人类社会里面占据财富和权利,虽说他们也是靠个人的天赋能力,但是动了社会小部分人的利益必然不会被政权允许,早在传承之战前就已经被驱逐。

    最后炼金师们联合起来,与“公司”达成协议,炼金师生活在均衡岛,不涉足普通人类的社会纷争,可以和国家之间进行贸易往来,可以申请成为“公司”成员国的国民,但是需要在身体安装炼金术控制器,成为国民后禁止使用炼金术。

    不管朱贵和炼金师有什么关系,对牧野来说,他们都是危险的,组织定不会让他与炼金师碰面,如果今天没有刘三一起进入,事情会变成什么样还不一定,任务失败提前回去还是好的,自己被捕获成为战斗的筹码才是侮辱的事情。

    想到刘三,牧野真想马上找他谈谈,对方既然帮助他,那肯定不是敌人,就算他不是自己要找的人,说不定也会对自己有些帮助。可刘三在和他离开石村旧址后便以要去种树的借口分开了,等他晚上回到客栈得到夏雨的答复却是刘三还没回来的消息。

    牧野并不担心刘三的安危,朱贵他们没有当场动手,必然不是简单的在意往日的情分,至于畏惧他也是不可能,就战斗能力来说牧野还是太弱了。而刘三没有出现,只能说明他是有意避开自己。

    既然刘三不出现,也联系不上组织,如今他只能再去海城寻找答案。无论上次组织让他见的线人是不是那个女人,都可以说明白一件事情,内部通信出现了异常。

    牧野到达海城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虽然已经过了假期,但是这里游人依然络绎不绝。因为这个国家人口众多,相同的选择在同一时间里会有很多,人们并不担心没有生意做,门店住宿都像往常那样开着。

    古城展厅里,牧野正跟随着一群人参观,他了解到吾沏茶馆是本地老店,女老板叫田芳,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后来传了她父亲的衣钵当了店里老板,这样说来,组织提供的57号是正确的,问题出在当晚传信的女人。

    那么真正的线人是谁?当晚有没有出现?有没有可能错过了时间?想到这些问题,牧野忽然想起当晚遇到的算命先生。

    173号住宅和这里普通的住宅没有什么特别,不同点在于在其门前的门牌下面还挂着写有“圣苑”两个字的牌子。牧野来到门前,敲了几下,里面并没有人回应,又敲了几下,还是没有人回应。

    “小伙子,你找小江干嘛?”牧野听到身后有个声音传来

    “找他有点事情。”牧野转过身来,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正从对面房子的门口走出来

    “呵呵,找他算命的吧。”老人看到过很多来人都是算命,便以为牧野也是其中一个

    “嗯,是问点事情。”牧野微笑着

    “来这边坐一会儿吧,小江可能要到傍晚才回来。”老人边说边坐到他门口边上的石凳上,同时拍了拍旁边的座位示意牧野坐下

    通过和老人交谈,牧野了解到,这圣苑的主人叫江无鱼,老人退休后在这里才住几年,只知道江无鱼有算命的一套,平日里找他算命的不少,但是他一直按照自己的时间规律做事情,不会在家里等人,自称随缘算命法。

    而老人叫陈升,年轻时候海城经济还没有得到发展,他早早便外出工作,干过工地,做过销售,开过小店,后来知道政府要在家乡开发旅游业,他很看好,便回家开了个旅行社,专门做家乡的旅游,起初几年很难做,老本亏得差不多的时候机会终于来了,景区评选名单出来,海城名列前茅。

    “我现在退休了,想想当时不该办旅行社的。”老人的寂寞是不分谈话对象的

    “为什么?”牧野问到

    “旅行是个谎言。”陈升抽了口烟,继续说到:“我们内心不安,便会向外追寻,企图通过外界获取填补内心幸福感的不足,旅行就是一个向外的过程。”

    “可是体验世界的美好,也是不错的生活啊。”牧野说

    “我当初就是这么想的,我还去鼓励大家匆匆忙忙的赶来,又带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去,然而消耗了精神之后只是降低了感觉的敏感度而不是获得了真正的满足。”陈升叹了一口气

    “这么说不该去旅行吗?”牧野迷惑的问

    陈升对牧野笑了笑:“你知道吗,旅行的意义并不在观看不一样的风景后沾沾自喜的炫耀,而是去感受生活的魅力,可人们往往只是想要逃离不加思考的生活而产生的内心的空虚,对他们来说,或者对我们所有人来说,生活在哪里都一样的。”

    看到牧野只是在听,并没有说话,陈升又说:“我们现在社会的商业行为更像一个游戏,养猴子的游戏,这游戏里猴子并不知道,且养猴子的人也不知道。”

    “陈叔,又宣传您的养猴哲学了啊。”说话的人是江无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