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地下有宝贝

    更新时间:2018-03-27 18:14:03本章字数:2163字

    我赶紧招呼大家退回到了之前的那个土堆后面。端起枪,进入战斗状态。

    “他奶奶的,这又是哪来的龟孙,敢偷袭爷爷!”土行孙啐了一口。朝着枪声传来的地方胡乱放了几枪。

    “我说你这人,还没搞清楚状况你就乱开枪?敌人在哪你看见了吗?什么时候能改改你这冒冒失失的性子?”我一手压着土行孙的枪,责问了几句。

    “这都打到家门口了,还不放几枪试试威?不然这群龟孙子还以为爷爷我好欺负!”

    我不再答话,观察着前方的情况,可那几声枪响之后,却又没有动静了。今天真他娘的怪了,怎么什么事都这么奇怪?

    “福生,前面是什么情况?有什么发现吗?”我问了问旁边的福生。

    “不晓得啊,班长。不过……”

    “不过什么?”我见福生吞吞吐吐。追问道。

    “这几声枪响,好像不是国民党的装备,倒像是……猎枪!”

    经过福生这么一提醒,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的情景,刚才的枪声的确像是普通猎户所使用的猎枪,刚刚土行孙站在最靠近枪声的地方,背对着枪声传来的地方,前面三枪全部打在距离土行孙后脚跟一米左右的地方,所以把他吓了一跳,他才生那么大气。而最后那声枪响,那颗子弹几乎是贴着我的耳朵飞过去的,如果是敌人的话,我和土行孙的这运气也太好了吧?可如果是普通猎人的话,为什么朝着我们开枪?误认为我们是猎物?可为什么目标这么大,而且我们又都站着没动,几枪都没打中,每次又都只差那么一点点?枪法太差吗?难道是?故意的?可为什么……

    “什么情况?”正当我脑子里在转圈的时候,连长带着战士们都赶过来了,估计是听见枪响,以为我们交上火了。

    我把情况跟连长简要的汇报了一下,但是没有说看见那绿光的事情。

    连长听了汇报,带着我们在这儿做好了反击准备,可还是一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前面也再无动静。又让侦察兵到前面侦查了一下,什么发现也没有。

    “撤回营地,估计是当地的猎人,误以为是什么猎物。”

    我们又原路返回了营地。

    我和土行孙坐在营地前的空地上,我问他:“你觉得刚才那几枪真的是猎人吗?”

    “不知道,可我总觉得哪不对劲,可又说不上来。”

    我也觉得不对劲,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我都觉得不对劲,可是又捋不出头绪来。我又朝着我们先前侦查的那山头看了看。那一座山的两个山头还是一样安静的矗立在那里,就像一个戍守边疆的将军一样,一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毛月亮从两座山头的中间照下来,根据方位来看,应该刚好照在我们先前发现的那个地洞附近。我反反复复的回想着那里的场景和那团绿光。以及那洞里那块方形的东西。

    突然,我脑子里闪出了几句话。

    “日正与中贵当位,月正与中贱始退。身披胄,足覆履。明珠应从正间起。”

    对了,我就觉得这个地方好像来过一样,这不正是爷爷那本《玄测序》里写的风水宝地吗?

    看这座山,就像一个将军一样站在那里,山顶是头,山腰是身,山底是脚。月亮从这两个山头的正中间升起来,应对了月正当中。而这座山,山顶和山脚都没有草木,只有中间有,就像将军身上披着铠甲,这就是身披胄。而我们先前所作为掩体的地方刚好凸起,就像是战靴前面的金色靴头,现在看来,那应该不是什么土堆,下面应该是从山体延伸出来的一块坚硬的岩石,这就是足覆履。而从那山头正中间升起来的月亮,就像一颗夜明珠一样挂在将军的帽子上。这样风水绝佳的地方,必有大墓!

    我看了看四周,看见战士们都休息了,就赶紧从我的口袋里拿出我随身携带的那只罗盘,这罗盘是小时候爷爷看我喜欢把玩,所以就送给我做玩具。我没事就喜欢拿出来研究,一直随身携带,除了土行孙,没人知道我有这个东西。

    土行孙见我面色凝重,又拿出了罗盘在那比比划划,知道我是发现了什么。赶紧凑了过了。

    “怎么?有发现?是你家老爷子那本什么序?”土行孙跟我从小玩到大,知道我的家底。

    “对!”我也不看他,压低了声音,一边摆弄着罗盘一边跟他说。“如果我老爷子那本《玄测序》里面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我敢肯定,刚才我们去的那座山,底下一定有个大墓!”

    土行孙见我说的郑重其事,就来了兴趣。凑了过来。

    “快说说看,这是怎么看的,你说这有大墓,这下面埋的谁?那是不是这地下就有很多宝贝?”

    “我只是根据书上说的判断这是风水宝地,能确定这下面有大墓,至于埋得谁,那你得去问问地下那主了,我又没有什么特异功能能看穿这地,这么个风水宝地,应该埋的是个大人物,帝王配不上,但王爷将军那还是绰绰有余的,所以你说的这宝贝嘛,应该不会少。”

    一听到我说宝贝,土行孙更来劲了,一个劲儿的追着我问。我便将我的发现和书上所说粗略的告诉了他,因为讲的太复杂他也听不懂。

    “嗬,听你这么一说,还真像是那么回事儿,真想下去看看这下面这主儿是个什么人物,顺便也顺他几件宝贝玩玩儿,哈哈。”

    “你还记得吗,先前在那个地洞旁边,我问你看见了吗?其实当时我是看见了这洞里突然有一团绿色的光闪了一下,还看见好像洞里有个什么方形的东西。所以我问你看见了没。”我把先前看见那绿光的事也告诉了土行孙。

    “难怪你一直奇奇怪怪,一惊一乍的,我还以为你中了邪呢!你小子原来是发现宝贝了啊。怎么样?是不是准备下去看看?”土行孙阴阳怪气的跟我胡侃着,我知道他是听我说这地下有宝贝所以才来了兴趣。

    “你可别动什么心思了,我们现在随时都可能和敌人交火,再说这下墓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这墓里有什么我们根本不知道,而且我们现在也根本没那条件下去。要下墓,这里面的门道可多了去了。再说,这是损阴德的事儿,我可不愿意干。也就你这孙子能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