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试镜

    更新时间:2018-03-27 19:13:11本章字数:2572字

    “各位导演好,我叫素素,今年十九岁……”站在文秩面前的这个女孩,一袭学生装束,化着淡妆,还扎着可爱的丸子头。和站在她身边那些串过几场大片有些许眼熟的涂着精致妆容的六七线明星相比,唐素素,这是文秩脑海中唯一能想到的词。

    “不错,这么快就进入角色了?”懒懒地挨着转椅的副导演小新身体成150°仰卧,惬意地随意翻了翻面前的几份简历。

    “我的本名叫欧阳素素。”

    “哦?”猛地夹成60°,椅子和地面不情愿地刮出尖锐的响声,其他面试者都捂住了耳朵,素素只皱了皱眉头,副导稍低下头,将眼前的墨镜滑下鼻尖,看了看文秩手里的那份,“哈……”还没等小新看清,正襟危坐的文秩就收起了简历。

    “今天的题目很简单,3秒落泪。”对面的十个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倒数就已经开始,“准备,3……2……1”

    “啪嗒”话音刚落,静得连回声都像被吞噬了的影棚就响起这记清脆利落的泪滴声。

    所有人都怔住了,一秒回神,有四处张望好奇的,有还在努力应试的,有呆呆还想等着下一道题的……文秩抬起了头,目光锁定在泪滴的主人身上。

    “终于等到了。”文秩暗想。

    “叫后面的人都走吧,面试结束了。”

    “不是,这才轮了一半呀!后面还有好几个昨天约好了的大牌儿呐!”

    “已经找到了就不用浪费别人时间了,你,留下,”指了指素素,“其他人可以回去了,这是我们最后要找的角色了。”

    “不是,你这样,灿星文化那边我可怎么交代啊?人家诗琪推了好几个广告来试镜的!还有陆媚也是拍着戏呢都请假来试镜,你可别让我难做啊!”

    “我相信你的外交能力啊!去吧去吧,帮我好好安抚那些被你伤透心的大牌去,啊!”

    小新看看正在给他点头致谢的素素,无奈地叹了口气,耷拉着脸挪出了试镜棚。

    “你的简历上没有附经纪人信息,你把你现在的经纪人的联系方式给我吧。”文秩递过茶杯,他们面对面地坐着,素素愣了愣。

    “我,没有经纪人……”

    “没有经纪人……那你看看这份合同,如果没有异议的话自己签名吧。”

    “还有我想提出一个要求。”

    “说吧。”

    “我想演员名单上用艺名……”

    “好,还有其他吗?”

    “叫做苏轼东。”

    “嗯?”

    “苏东坡的苏轼,苏东坡的东。”

    文秩顿了顿:“可以。你在合同最后那一栏空白行上填上你的要求,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修改一下。这是我的名片,你签好了就打电话给我我让助理来取吧。”

    “不用,我在这里签就好了。”素素接过合同看了几个关键的点,在合同的空白行写下一行工整有力的字,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欧阳素素。

    “下周进棚,马上就要去九寨取景,电视剧不同电影,棚里的日子很长伙食也不好,还很多哭戏,你确定可以?”

    素素低头沉思了几秒,抬头:“可以!”莞尔一笑。

    “好,收拾收拾,下周见,我会派人去接你。”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来,174很方便的!”

    “不是专程接你的,是整个剧组一起飞成都。机票我们会寄到你填的住址上,你……确认一下你的住址……”文秩的目光扫了一下她的简历,露出疑惑的黑人问号“写字楼?”

    “嗯。”素素凑过头去看简历上的住址,“对,没错,浦东区沂源写字楼,写欧阳素素收就可以了,如果您不方便的话我可以过两天自己来取的。”

    “没……没事,嗯,这是剧本,外景要拍的都在上面标记了,取景的顺序也标在上面了,你回去好好琢磨吧。”

    “知道!”

    坐着174穿过凌乱的大街,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当中,素素突然有一种久违的安全感。暑假终于有了不回去的理由,这样,就绝对不会再碰到那个人了吧,还可以尽快攒到黄埔那套房子的首期。可是,拍电视剧的日子会是怎样呢?听说九寨是大陆一个很出名的旅游景点,但去那儿肯定不会像旅游那样轻松自在吧,也许还会有刁钻的导演和坑爹的对手,还会有各种宣传期,还可能会被认出来……不管了,只是要存够钱买房子而已,那些事,来了再说吧!

    “文昌路——站——到了,有需要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上车的乘客请往后面靠拢……”素素双手交叉十字,紧紧抱着背到前面的书包,习惯性地顺着流动的人群挤下了车。来到上海的这一年,每一天,都是这样,从文昌路站出发,穿过川流不息的车辆到达每一个兼职的地方,工作到深夜。

    回到那个陌生又熟悉的不属于自己的几平米大的,可以说是叫不上房子的房子,素素几乎不需要开灯就可以完成一切睡觉之前需要完成的事而径直躺到床上,正式舒缓自己因疲惫而变僵的身体,和灵魂。

    准确来说,房子只有15平米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进门的左边就是小厨房,拉开帘子就是床,床边摆着画板和电钢琴,床头是满墙的书,上课的书和素素来上海以后一点一点攒钱买的书,素素可以在这里做各种好吃的,写很多自己喜欢的字,画自己喜欢的画,弹自己喜欢的曲子。来到上海一年,素素终于有了一定的人脉,稿子都能卖出去了,勉强还能抵了学费,维持自己的吃穿用度,还存了一小笔钱,对于素素来说其实已经特别幸福满足,可惜还是不够,若是腊月舅舅舅妈上来看到自己住在这么小的房间,肯定会嚷嚷着要给她买房子,表姐就会更加讨厌自己,又会闹起来让舅舅舅妈难受,这是素素不愿意看到的。

    素素用一个星期的时间投进角色当中,把所有的台词都背了下来。其实这对于素素来说不难,再难背的古装戏的台词都背过,这学期期末考试的黄帝内经、伤寒论、温病学和金匮素素也背过,何况是这样简单的二十集现代剧。素素担心的是自己能不能演好,能不能摆脱烂片女王、扫把奖这些丢人的称号。表演课上过,也承蒙很多老前辈的带协素素开始可以控制自己的情感,这部戏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素素也仔仔细细琢磨过,可是……素素心里到底还是虚的。这种心虚也许源于从小无父无母的情感缺失,也许源于在以前受到的网络攻击的心理阴影,每个晚上素素都练习到很晚很晚,对着镜子练习一千次一万次。

    拉开床边的床帘,窗外是上海这座城市夜晚的灯,金碧辉煌地照进素素这个毫不起眼的小房间,这是一幢写字楼里面一格被废弃的夹层,素素用半年把它装饰成一个温馨浪漫的小家,只有这里能让素素晚上弹琴作曲的时候不会被投诉,写字的时候不会被吵扰。素素单薄的身影埋没在黄灿灿的灯影之中,这是19岁的最后一天,过了零点,素素就20了。

    人的一生若能平安康健百年终老,那么二十岁就是一个分界点,是人生的第二个五分之一的开始。舅舅说,如果人是一块海绵,那么人生的前二十年就是像海绵吸水那样吸收知识的最好时段。那么第二个二十年,素素应该怎么度过呢?素素不知道,不知道如何开始,不知道去向何处,不知道目标为何,但是她就这样被时间和生活推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