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心跳

    更新时间:2018-03-28 23:11:27本章字数:2651字

    “嘀嘀嘀,嘀嘀嘀。”七点了。闹钟响起之前,素素就已经整理好了行装,把家里打扫了一遍,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呢,对,还有把舅舅舅妈寄来的那些死忠粉来信的回信带上,下楼的时候放到对面马路的绿色邮箱里。

    素素依依不舍地望了一眼床上的小黄鸡灯,那是菲菲寄给她二十岁的生日礼物,当然还有枕头边垃圾豪送的陪她睡觉的布鲁托,拉着行李箱出门了。

    “王姨,侬早诶切过伐?”(上海话:王姨,您早餐吃了吗?)

    “外莫切,侬那过早起床塞?要且做啥额?”(上海话:还没吃,你这么早起床吗?要去做什么呀?)

    “吾要去上班咯!”(上海话:我要去上班呢!)

    “哦!一切审梨!”(上海话:这样啊,一切顺利!)

    “哦!夹夹侬额关心!”(上海话:好的,谢谢您的问候!)

    二十岁的第一天,也是进剧组的第一天,素素心情很好,和她隔半个楼层的清洁阿姨看起来心情也不差,毕竟素素经常给她送吃的送喝的还和她在北漂的女儿年纪相仿,阿姨特别喜欢。

    素素到达浦东机场的时候八点还没有到,文秩已经站在离入口安检不远处等待了。

    “孙导演早上好!”

    “早。”不像昨天那样冰冷的文秩露出了很灿烂的笑,虽然戴着墨镜,素素也能感觉到他目光里的温暖。

    “来了很久吗?”素素在努力回忆上周他和自己说的到底是七点半还是八点半。

    “刚到。”

    “那我去办登机手续。”

    “一起吧。”

    办完登机手续的文秩和素素走在通往登机口的路上。

    “不用等副导演他们吗?”

    “他们……”文秩刚要回答,手机铃声就响起了,“喂?……嗯……我们已经到了,我和素素……你……全部人吗?……”素素感觉到文秩正在深呼吸并翻了一个白眼,“好,改签吧……你们尽快,场租有限……嗯,就这样。”

    “是副导演吗?”

    “对,他们,塞在内环,”文秩恢复平静以后看着素素,“所以我们两个先过去,先看看场地和机器怎么安排。”

    “那好。”

    上到飞机以后,人很少。素素找到座位以后坐了下来,文秩也跟着素素坐了下来。

    “嗯?导演,您的位置不是……”

    “我们剧组的人都定的这班机,所以没有关系。”

    “哦~”素素只能安安分分地坐在位子上。

    “第一次坐飞机吗?”

    “嗯?不是。”

    “那……”

    “我……”素素慌忙说,“我从家里来上海上学也是坐飞机的。”

    “你是谁。”右上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语气当中透露着敌意。素素抬头望去,是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手上拿着机票。

    “我……”文秩想要解释,墨镜男子指了指手上机票的座次,“真的不好意思,我以为这里没人。”文秩赔笑道。

    墨镜男子没有说话,让文秩离开以后径直坐下,脱下墨镜戴上眼罩睡着了。

    素素向文秩点点头,等文秩离开后,准备从书包里拿出稿子写,耳边又传来刚刚那个声音,“不签名。”

    “嗯?”素素没有听清楚,见墨镜男子动也不动,以为自己是幻听,于是继续拿出稿子和笔,但是东翻翻西翻翻也找不到,于是素素把整个书包翻过来想要把它抖出来,没想到抖得太厉害,素素的笔咕噜咕噜滚到了地上。

    墨镜男子的腿卡在了前面的椅子上,素素尝试跨过去,但是碰到了墨镜男子,“啧!”墨镜男子厌弃地转了一下头,别过去了另一边,素素就不敢再跨过去了,因为想了一想跨过去的时候动作有些不雅,怕让人误会。

    于是素素推了推墨镜男子的手肘,“那个……”

    “我说了不签名!拍照也不可以!”墨镜男子很不情愿地摘下眼罩狠狠地转过头来望着素素。

    “真的很不好意思打扰到您!”素素马上坐正低头认错,“呃……能不能……请问您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帮我……帮我捡一下笔?”

    气氛突然很尴尬,“啊,不是……签……哦,笔啊。”墨镜男子顺着素素手指的那个方向望去,发现真的有支笔在他的脚边。

    “谢谢,谢谢。”素素回想起刚刚墨镜男子和自己说的话,只好低着头和对方说话,不敢抬起头来,心想他应该是怕被别人认得的。

    “不客气。”墨镜男子很不好意思地戴上眼罩继续睡了。

    素素看到手上的谱子,便全然忘记刚刚的小插曲,在脑子里构思起歌词来。

    这个时候,墨镜男子悄悄抬起一半眼罩,满腹狐疑地心中默念着,“不……签名?这……连我都认不出来么?”男子忍不住瞟了一眼素素的稿子,发现她在写歌,不知道为何来了一股冲动跟着拿出一张五线谱纸来也画起了音符。

    两个人就这样默默写着歌,飞机安静地穿过云层,由东经121°的上海飞到东经104°的成都。离飞机降落还有5分钟的时候素素刚填好了《非我不可》,打算收拾好东西做降落的准备。突然,飞机机身剧烈晃动了两下,素素一个踉跄趴在墨镜男子的桌子上,全部歌词都散落在了地上。素素准备去捡,但是机身稳定以后飞机就开始降落了,素素的头开始晕起来。

    如果像往常一样,做好准备的素素还能镇定地坐在位子上抱着自己,但是这一次素素完全没有准备。于是她的心脏开始发紧,脸色发青,气喘不上,身体蜷缩在一起。慌乱之中,有一个怀抱将素素紧紧扣住,素素的耳边传来沉重、稳定的“扑通——扑通”的心跳声,让素素的心率也开始正常起来,嗯,那时素素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安全感,只觉得心底有一股从未感受过的暖流涌上来,让素素耳朵微微红了一下。

    飞机降落稳定后,那个紧扣的臂弯才开始慢慢松开,素素的脸色也恢复了正常。一位空姐走过来,帮他们捡起散落在地面的稿子,文秩也转过身来示意素素离开。素素还是不敢望向墨镜男子。墨镜男子解开安全带以后卷起空姐手上的稿子就匆忙离开了,素素也接过空姐手上的稿子,连忙对空姐道谢,然后随着文秩离开了。

    下了出租,素素穿过古色古香的亭台栈道,就这样毫无真实感地进了摄影棚。摄影棚里只有提前到达的十几个搭棚的工作人员,灯光只为了照明还不是调得特别好,没有架起来的摄像轨道,也没有吊在半空的威亚,没有穿着古装走来走去的工作人员,也没有吵吵闹闹对台词的演员。只有素素,和正在思考着如何取景的文秩。

    “师傅!麻烦你在这上面吊一个威亚!”文秩仰头喊着,又转过身来对素素说,“我出去和师傅说一下,你在这儿随便转转,注意安全哈,这里的设施有些没那么牢靠的。”

    “嗯,好。”

    这下,就剩下素素一个人了。

    “姐姐,姐姐!”有一只不知道什么东西撞到了素素的腿上。

    “嗯?”素素低头,原来是一个古装打扮的小男孩,如果素素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戏里面男主角的捣蛋弟弟。可是这个捣蛋弟弟长得实在是好看,皮肤雪白,一双眼睛水灵灵的,眼睛里好像有星星一样。素素蹲下身去,“有什么事吗,小朋友?”

    “你能给我开开这个东西吗?我劲儿太小了,打不开~”这软绵绵的声线让人难以招架。

    “嗯,可以呀!”素素接过小男孩递过来的糖果罐,刷拉一下就打开了。

    “啊!”让素素始料未及的是糖果罐里面“咻”的一下飞出来一只东西,把素素吓得整个糖果罐都扔掉了。

    “啊哈哈咯咯咯咯!”对面这个小屁孩竟然笑成了鸡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