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丹青

    更新时间:2018-03-31 23:40:58本章字数:3239字

    “听到吗?”

    轼东的额头有种冰冰凉凉的感觉,意识逐渐清晰起来,睁眼看见刚认识的李林甫蹲在自己前面,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冰袋,另一只手……好像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我……”

    “中暑了。”

    声音很温柔,声线也很棒,如果去唱歌的话,应该很会用男中音吧。

    “嗯,谢谢你。”

    “不客气。”

    “那……”

    “我去拍。”

    “好的。”林甫说得很简单,素素却竟然鬼使神差地听得懂他说去拍定妆照。

    “待会你。”

    “好,我在这里等着。”素素又听明白了他说等他拍完就到轼东了。

    这么温柔又帅气的男生让素素忍不住想起了李林帆。名字里,都有林呢。素素皱起眉头甩了一甩脑袋,告诉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等脑子缓过来之后,轼东开始活动身体,这个时候Sofia过来帮她补妆,然后有一位穿着白色衣服貌似助理的人就过来指引轼东过去拍摄。

    “对,看镜头,非常好,非常好。手拿笛子可以再帅一点别后面去,诶,对!来换一个表现一下人物性格的,free一点没有关系的,搞笑也可以哈!”摄影师只拍了三四张就探出头来,挥手说道,“好,现在男女主角需要拍一张合照的定妆,女主角过去男主角旁边好吗?”

    林甫走了过去,本来拍摄很自然的轼东变得紧张起来,手心开始冒汗。

    “男女主角摆一下pose好吗?这样子的。”摄影师和摄影助理开始示范,轼东有点惊慌,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烂片拍摄经验丰富的轼东仔细想了一想,和一个男生这样亲密的举动,轼东竟然还没有尝试过……又想起以前的一个专访,说自己最希望拍的戏是和方庭的吻戏,哇,真是,好羞耻。

    “对,两个人再靠近一点,诶,偏了偏了”林甫在一步步靠近轼东,而她却在一步步后退,在摄影师的催促之下,林甫只好退一步,然后把轼东一下子搂过来,轼东猝不及防地抬起了头,两个人视线不小心交汇。接下来的这一秒,世界好像静止了。轼东只听到自己心脏快要跳出来的声音和另一个平和、沉定的心跳声。轼东面前这双眼睛,深邃得仿佛快要把人吸进去,眼睛上面的剑眉竟然温柔得没有一点攻击力,然后是……素素没有办法挪开眼睛去观察鼻子和嘴巴,因为李林甫的一双眼睛实在是太让人着迷。不得不承认的是,素素心动了。

    “对!男生头再低一点点,对,”摄影师的声音钻进了轼东的耳朵里,然后,面前的这个人竟然这样听摄影师的话,向自己慢慢靠近,“好!非常好!现在女生看镜头男生望着女生!”于是轼东也乖乖地转过头去,慢慢放松下来看向镜头,才感觉到自己原来两颊已经笑僵了。

    “好,接下来拍女生头靠在男生肩上很伤心的样子,然后男生皱眉头那一张哈!来!”轼东听到这句话以后整个人呆住了,于是就有一只手把自己的头摁在林甫的胸口,如果轼东没有猜错的话,那还是林甫的手。按照导演的指示,轼东三秒钟之内就憋出了两行眼泪,在场的灯光和摄影师都惊住了,但摄影大佬还是本能地拍到了轼东泪珠滚滚而下的一幕。

    拍完已经是下午5点,文秩来了。

    “拍得怎么样?”

    “很好啊今天!”摄影师助理都快哭出来了,拉着文秩去一边小声说道,“你找的演员可真厉害,刚刚调好光呢,眼泪就唰地下来了。”

    “那是当然的。”

    “还有一件事我都吓到了好么?”

    “什么事?那个李林甫发飙了吗?啊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还想见识一下呢。”

    “没有!刚刚那一个小时竟然一次不拍也没有说过!就是这样我才吓到!”

    “哇,那真是新闻呢。”

    “对啊,而且老费叫他做什么动作就做什么动作,反而那女演员有点害羞呢!可能是刚出道紧张是吗?”

    “应该是……”文秩挥手示意轼东,“轼东,快来!这是摄影助理方宇晨,小方。”

    “小方你好!刚刚真是辛苦你了!”

    “你好你好。不辛苦呢,应该的,应该的。”

    两个人握手之后,文秩就拉着轼东,“小方,我们要去吃饭了,你们吃吗?”

    “我们回酒店一边修图一边吃,甭跟我客气了啊!”

    “那我们先走了。”

    文秩把轼东带到一个围坐着一个茶色矮饭桌挤了二十来人的地方,给轼东一一介绍。

    “这是灯光的志森,大宝,小黑姐,服装的组长菲儿,道具的阿力,大头,小肥,花花,冬冬,这个冬冬是冬天的冬,还有我的助理,那个穿红衣服的,小婷…(此处省略一些不重要的人)…这是女主角苏轼东。”

    “大家好,初来乍到,请多关照,我是苏轼东,叫我小苏就行……或者东东,我是东南西北的东。”

    “哟,那不就有两个东东了嘛,哈哈。”

    “那我们还是叫你小苏吧!”

    “行吧,我再带她去演员那一桌哈。”

    演员还好,现在第一场加上轼东只有五六个演员,刚刚轼东记人都记到头有点缺氧了,还好现在面对的是一些之前就在几部电视剧上见过的演员,但是,嗯,还是不太清楚本名,而且,李林甫,这个名字轼东真的没有听过,毕竟大陆明星,轼东还不是特别熟悉。

    吃过饭以后,雅丽就挽着轼东的胳膊要去搭好的桃园对戏了。

    “小苏,你是北京人吗?”

    “不是啊,怎么说?”

    “没有,我就觉得你说话很字正腔圆啊,有一种播音腔的感觉,听着很舒服,还以为你是北京人。那~你一定是中戏或者北电的吧?”

    “嗯,都不是啊,我是香港人,不是科班出身的。”

    “哇,香港人啊?香港人说普通话竟然一点口音也没有呐!好厉害!其实我也不是科班出身,我是横漂走过来的。”

    “横漂,是什么意思呢?”

    “嗯,你听说过横店吗?”

    “听说过,一个很出名的影视城啊。哦!横漂就是和北漂一个道理是吗?”

    “对啦,不过也不一样,北漂是奋斗什么工作都有,而横漂就是横店专职跑龙套的。”

    “跑龙套……就是临时演员的意思吗?”

    “对对对,你们香港人是不是叫K什么的?K了发?”

    “哈,不是了,是叫K咧菲。”

    “哦哦哦对,就是这个,哈哈哈。”

    “你是横漂,我现在算是上海漂了,我还在上海读书的,那我们都是漂漂一族了,哈哈。”

    “你还在读书哇原来,我93的,都毕业好多年了。”

    “我98的,那应该……应该叫您丽姐?”

    “别别别,还是叫我雅丽吧,可别把我叫老了。”

    “哈哈哈……”

    说话间,就来到了桃园。工作人员还在铺桃花瓣,做着桃花飞舞的效果。轼东和雅丽在廊下走来,远处一棵很大的桃花树下面站着一个翩翩公子,手执玉箫,茕茕独立。光束柔和地打在他的侧颜,映出好看的轮廓,眼睑轻闭,鼻梁高挺,就像是天上来的仙子。

    “好!Cut!”

    那个翩翩公子将眼睛睁开,轼东才发现那是李林甫的眼睛,林甫将玉箫放下,萧声却还在继续。

    “来了是吗?”轼东将目光移到文秩的身上,文秩将身边的录音机关掉,萧声停了下来,“庆哥,教一下雅丽行礼的规矩,然后让新哥去拍她的镜头。”文秩转过身去望着轼东,“唐素素准备一下。”

    “来了!”

    “待会你就背着画板在这草地上从这里走到这里,然后和秦子墨对视。懂吗?站在这个位置,这里一个花瓣圈这个位置。听我指令然后开始讲台词。”

    “懂。”

    “来我们开始,灯光准备!”

    ……

    在一个鼓风机和一大麻袋桃花瓣制造的一片桃花纷飞之间,唐素素和秦子墨相遇了,每一次的眼神交汇,轼东都能让自己本来冷却的脸庞泛起绯红,一直红到耳根,这也是轼东一个绝活,可以控制脸红与否,甚至是脸红的程度。所以李玉清前辈曾说她是为演戏而生的奇才,可惜开窍太晚,落得烂片女王的称号。试一条拍一条保一条,虽然每一条两个人都顺利完成了,但是文秩能发现秦子墨的眼神一条比一条深情。

    “对,秦子墨保持住现在这个看着唐素素的眼神就非常好,记住这个感觉!”

    这一刻,他是秦子墨,她是唐素素。她却以为是误入了桃花仙境,遇见了桃花仙。

    “你……是桃花仙子吗?”

    “我?”秦子墨颦眉一笑,“我吗?”

    “嗯?可是,仙子怎么是个男的呢?嗯!是个男的也有可能。有男仙子和女仙子才能生出小仙子啊!”

    “哈,在下可不是桃花仙,姓秦,名子墨,字玄霜,只是一个江湖侠客,见此处桃花正盛,因贪图一时景美,忘情生曲来。若打扰到了姑娘,万望勿怪。”

    “哦~”素素显得有点失落,这竟不是她朝思暮想的桃花仙子,“刚刚那个曲子真是好听,你能再吹一遍吗?”

    “当然可以。”子墨闭上双眼再奏一曲,素素便欣欣然将背上的画板取出,素纸一张铺于板上,墨汁一壶倾于画盆,深浅清浊皆可调试,另起朱砂点染,执笔画起这人间仙境来。

    ……

    画画的时候,倒不用工笔老师换画题词,轼东自己拍了几条,竟把桃花林的美景画了出来,文秩还拍下了轼东题词的笔画:争花不待叶,密缀欲无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