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这是我的

    更新时间:2018-04-02 23:15:40本章字数:2585字

    素素回到酒店洗漱完已经是晚上10点半了,不过还有时间修改一下今天在飞机上写的词。于是素素从书包里面取出谱子,却发现歌谱纸的上方正中央的那个位置赫然写着:《请多关照》,最重要的是,上面根本没有歌词,只有鬼画符一样的音律符号,这根本就不是素素写的歌!

    在脑海里不断地回忆,浮现起那个飞机降落的时刻,那个沉定的心跳,空姐递给自己的一叠纸……唯一的可能就是那叠纸被调换了。素素几乎是要疯掉了,人海茫茫,怎么才能找回那个墨镜男子呢?这个人也写歌,还让别人不要签名,那应该是一个比较红的歌手吧,那,这么拽的当红歌手怎么会看上素素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词人写的歌呢?这下素素那几张纸就应该是会被当做垃圾扔进废纸堆,再也遇不到了,而且不见的是初稿,没有二稿,那些像流星一样一闪而过的灵感,怕是要全部荒废掉了。最糟糕的是,后天就要交稿了。啊,真是……

    素素定睛看了看手上的稿子,要不,用它?嗯,拿起吉他弹了一下,感觉还行,就是有一些不怎么流利的地方,副歌也不是很抓耳,但是旋律她很喜欢,有一种初恋的感觉。于是素素自作主张地在五线谱上作了一些修改,还兴致盎然地填起了词,出于习惯,在右下角注上了自己欧阳素素的大名。大概后天的稿子可以拿这个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填完词已经接近十二点,素素打算要睡觉了,房间突然响起敲门声。

    “谁?”素素从猫眼里看出去,竟然是李林甫,“木脸鱼?他来做什么?”

    素素毫无防备地打开了门,李林甫裹着浴袍冲了进来,让素素着实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素素准备用上个礼拜跆拳道课上老师教的剪刀腿对付他。

    “有狗仔!”李林甫竖着食指抵到素素的嘴唇上,整个身体压了过来,刚洗完澡又只披着一张浴袍的原因吧,林甫浑身散发着热气,很浓的牛奶味沐浴露的香味冲过来,熏得她有点迷离感。

    “有狗仔?那你就更不能进来了!出去!”素素推开李林甫的手指,声音降了几个度。

    “你听我说!”这还是素素第一次听到李林甫除了讲台词以外讲一句话用了三个以上的字,那么他这次大概也已经是是十万火急了吧,“我刚洗完澡听到外面有声音就出去了一趟没想到房门关上了我现在没有房卡没有手机穿成这样怎么可能去找人这层楼全是记者所以我就来找你懂了吗?”

    李林甫说话就好像机关枪一样没有停顿,但是素素竟然在着急忙慌当中听懂了。

    “那……为什么找我?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李林甫望进去素素的房间,指了指床边的吉他,素素循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视线刚好落在了摊开的行李箱最上层的内衣堆上。

    “这我的。”

    “啊?”素素惊了一下,“你变态啊!”匆匆地挪过去把行李箱合上,加上他那个诱惑的浴袍装,半隐半现的胸肌沟壑和萦绕不绝的牛奶味让素素的脑子不清醒地胡思乱想起来。

    林甫无语地也走过去,指着吉他和歌谱。

    “我说它!”

    “哦……”素素松了一口气,瞳孔又再度震惊起来,“啊!你是……你是飞机?”

    “你改了?!”李林甫拿起歌谱来。

    “嗯……那个……我”素素想要解释,李林甫却捂住了她的嘴巴。

    “改得还可以,其实我就是这几个转音处理得不是很好。”

    “嗯?”李林甫说话竟然是会停顿的。嗯,李林甫竟然是会说话的。

    “你的词写得的确挺好的,但是有一些表达我觉得不是特别准确,你是在押尾方面比较吃力吗?”

    “情歌歌词何必押韵,听说过吗?”

    “音韵美是诗词歌赋的加分项好吗?”

    “你不懂,我写得有瑕疵作品才卖得出去。”

    “为什么?”

    “这样总监就可以修改啊,这样就显得他很专业啊。”

    “呵,你自己想不到就是想不到吧!你看这里完全可以改成‘风微凉’,这里也是,嗯,改成‘带着红妆’然后后面接那段rap的flow就会更加自然啊。令我神魂跌宕带着红妆,嘿,初见你的那个早上,白云飘飘还扯着朝阳……”

    “什么啊,我的歌节奏根本不应该这么快好吗?而且那里来的rap了?”

    “我加的啊。”

    “你凭什么改我的歌啊!”

    ……

    “这里最后一句升半key的话会不会好一点。”

    “忘不了的……忘不了的(升key唱)是你~嗯,好像是好一些。”

    “那这里改成‘忘了听忘了停’就四韵了有吗?”

    “啊对对对,可以可以。”

    ……

    时间一点点过去,林甫还是不肯回去,两首歌都弄完了以后,素素床头的闹钟指针已经指向12,素素无可奈何地望着若无其事地悠悠闲闲倒水喝的林甫,突然问了一句。

    “你今晚是回不去了吗?”

    林甫马上放下水杯窜上床裹紧了被子,含着水嘟嘟囔囔地回了句“是”。素素抿了抿嘴唇,鼻孔喘着气上下翕动,气冲冲地走向床边,扯开林甫紧紧压着的被子。

    “你干嘛!”

    “闭嘴!”

    素素用力地在被子里扯出一张薄被单,躺在沙发上盖着闭上眼睛准备睡,但是翻来覆去总觉得刺眼。

    “啪。”素素一伸手把灯全熄了。

    “喂!干嘛关灯!”

    “不关灯我睡不着。”

    “诶!你可别有什么非分之想啊。”

    “神经病。”素素盖着头睡着了,半梦半醒之中,仿佛有双手臂把素素悬在了空中,等素素防御系统启动准备攻击对方的时候,却听见一个熟悉的沉定的心跳声,让素素放下防备继续安心入眠。因为从小就一个人出去工作,素素学了一点防身术。

    素素还在睡着,突然觉得天亮了,过了一会儿,素素就睁开了眼睛。扫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时针指到4,原来是李林甫这个贱人开了灯。素素痛苦地皱皱眉,翻了一个身,看到了一个男人的脸,差点吓出了声。啊,是李林甫。现在素素面对李林甫的这个角度,就是白天拍定妆照的时候两个人对视的角度。但是这一次李林甫闭上了眼睛,素素就可以细细观察他的眉毛,他的鼻子和他的嘴巴了。

    不得不说,这个歌手这样红最大的原因一定是因为他的帅气。素素面前的这张脸,皮肤好得很,一点痘痘都没有,毛孔细致得像上了妆,和刚剥壳的鸡蛋一样滑滑的。额头很好看,一双剑眉很浓,睫毛浓密又直长,从眉毛下方一指半宽处开始挺立的鼻子让整个五官都特别立体,还有嘴巴……“如果是吻戏的话……”轼东竟然研究起剧本来,观察到李林甫斜上45°正对左边脸颊的这个角度特别好看,“那应该是下个礼拜那一场,这个角度的话……”思考着,轼东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就吻了下去,但这一吻在轼东看来索然无味得很,只是当做演戏技巧的琢磨,心中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一点想要笑场。琢磨了几个角度,后来轼东实在太困就又挪回沙发去睡了。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早上7点了,素素发现自己竟然又睡在了床上,而李林甫已经不知去向。

    手机铃声响起,素素去摸手机的时候,摸到了一叠纸,素素抓过来一看,是自己的歌,但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鬼画符在上面,还附着一张便利贴:你手机我打了电话,请设密码。我先走,棚里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