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许个愿吧

    更新时间:2018-04-14 23:15:30本章字数:5670字

    “傻蹦儿!”

    正挨着大交椅写稿子的轼东听到一个奶啾啾的声音向她靠过去。

    “安安?”对轼东来说从棚子嘈杂的声音当中辨认出全场唯一一个小屁孩的声音还是很容易的,何况这两个人在这一个多月的玩闹之中已经熟络得不行,“从哪儿学来的这个词儿?”

    安安扑过来抱住轼东的腿,那双无邪的眼睛和那排整整齐齐的小白牙让轼东的脸上也绽开了孩童般的笑靥。

    “傻蹦儿!哈哈哈!”

    “不许再这样叫我了!”

    轼东忿忿地想起了那日与李林甫的对话,只有他才会知道!

    “凭什么嘛!木脸鱼可以这样叫你,我为什么……唔……”轼东赶紧的捂住了他的嘴巴。

    “呀!你不准学我!”

    “唔!……”

    “你不会在木脸鱼面前说我叫他做木脸鱼了吧?!我就说他这几天干嘛古古怪怪的,拍戏的时候故意NG,这是不是你干的!”

    “唔!……”

    轼东才意识到安安的嘴巴被自己捂住了,“我松开的话,你得答应我不准再学我不准和你老哥告状啊!”

    安安温顺地点了点头,还报以眼睛眯成小月牙的微笑让轼东无法招架。在剧中,安安饰演的秦子聪是林甫演秦子墨的弟弟,第二次合作这两个人玩得很好,竟老哥老弟地叫起来。轼东慢慢将捂住安安嘴巴的手移开,安安便迅速挣扎出轼东的怀抱。

    “秦子墨!唐素素欺负我!她说你是木脸鱼!”

    “呀!”轼东望着安安屁颠屁颠跑过去找林甫的样子,怎么也生不起气来了。

    曾几何时,轼东个子也是这样小的时候,也这样肆无忌惮地在片场疯跑,和所有人撒娇骗零食吃。后来渐渐长大,组了组合,出了唱片,长枪短炮就淹没过来了,就像现在不远处那个被人群层层包裹的林甫那样,被铺天盖地而来的喜欢与讨厌压得动弹不得。轼东还记得那个时候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景的时候的心情,是兴奋,第二次遇到的时候,是无助,到了第三次,第四次,那时候的自己慢慢害怕与厌倦这样的生活,更厌倦的是即使多么厌恶还要表现出很感谢大家喜欢的样子,还要说一些感恩的话,还要维持渐渐僵硬起来的笑脸。

    那么现在呢?既然当初这样厌恶,还发生了这样不愉快的事,在人生的第二个二十岁,为什么自己还要回来这个圈子,为什么明明已经逃开了还要一头栽进去做一个戏子,仅仅是因为生活所迫么?

    不是。素素这样回答自己。她的内心有一股劲,让自己拥有了不再惧怕那些无穷无尽的讨厌与喜欢的勇气,至于厌倦,说实话,她是早已麻木。

    那个时候,小鱼发来试镜消息的时候,素素就已经千遍万遍地在心里面问自己。

    那个答案,素素从没有在心里默念回答过自己,但是支持着她坐在这里,背台词。

    “这你的。”一个背包扔在了轼东的腿上,打断了她的思路。

    “这啥?”轼东头也不抬地顾着打开林甫扔过来的包裹,里面有她爱吃的长崎蛋糕,桂花酥,阿尔卑斯糖,还有一个小风扇,冰袋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哇!这里不是四川吗,为什么会有澳门的咀香园?”

    “你不是想吃?”

    “我……”

    “飞扬送的。”

    “可是这些都是飞扬送的吗?”

    “粉丝送的。”

    “啊?粉丝送的你给我?那我不是会被大卸八块吗?”

    “有两份。”

    “为什么?”

    “给子聪。”

    “哦……那就可以吃了,反正他刚刚弄我,哈哈哈。”

    轼东开心地把咀香园的杏仁饼掏出来,撕开圆盒子上的透明胶圈,掀开盖子,杏仁饼的香味就冲出来了。咀香园的杏仁饼是轼东吃过最好吃的酥饼,口感酥脆,入口而化,还嵌着粒粒杏仁肉粒,在闲适的午后坐在绿油油的葡萄架下咬上一口,配上新酵的英国红茶,简直都要飞起来。

    轼东把杏仁饼递到林甫嘴边,林甫马上躲开了。他不爱吃杏仁,也不喜欢杏仁的味道。

    “我不吃。”

    “嗯~好吧!”

    轼东就站起来,打算分给大家。

    “做什么?”林甫似乎看出来了轼东下一步的行动,扯住她的手臂要她坐下。平日里轼东都是有什么好吃的拿到片场就分给大家吃,一轮转传下来轼东都是收回空盒子,一个都没吃到的,“不许分!”

    “有吃的干嘛不大家一起分着吃啊?”

    “是我的,”林甫急了,“分了你吃什么?”

    “好好好!”轼东拿起一个杏仁饼咬在了嘴里,喃喃道,“我吃了再分,这样总行了吧?”

    林甫这才松开手,放轼东去分杏仁饼吃,但他还是有些不悦,这样子素素想家的时候就不能吃到杏仁饼了。

    没一会儿,轼东就拿着空盒子回来,看到原来她坐着那个地方的东西都不见了,就知道是李林甫连桌带椅子搬回了轼东的化妆间。

    “你为什么不回自己的休息室要来我这里啊?”林甫果然在。

    “学习啊。”林甫一边说着,一边把弄着轼东化妆镜前面的化妆工具。

    “哈,怎么,还不死心吗?”

    这几日李林甫不知道为什么抽筋要素素教他广东话,但是素素一直在捉弄他。

    “那你还记得,‘唔知’是什么意思吗?”

    “不知道。”

    “这都不知道,那我还怎么教你?”

    “就是‘不知道’的意思啊,你再玩我看我不锁你喉。”

    林甫举起胳膊就要挽到轼东的脖子上。轼东躲开了。

    “好了好了,我教你。你想学什么?”

    “介绍我。”

    “我叫秦子墨。”

    “鹅啾……”

    “秦!”

    “陈!”

    “子!”

    “子!”

    “墨!”

    “袜!”

    “哈哈哈哈,你这口音怎么有一股味道,哈哈哈陈子袜。”

    “什么什么,你再说一遍……”

    ……

    “子墨!候场了!准备了!”助理小藤在敲门,他已经知道休息间找不到林甫的话他就肯定在轼东这里,叫林甫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叫老板或者林甫哥,要叫子墨才会有人回答他。事实上,为了更加融入角色,文秩定了一个规矩就是所有人称呼演员都要叫剧里面的名字,演员之间有特殊称呼更加要注意。就像子聪要叫子墨做哥哥,只不过闲暇时他们把哥哥弟弟变成了老哥老弟。

    “你怎么回事?”一条对话拍了3遍,文秩开始发火了。

    林甫战战兢兢地望着文秩,眼神里开始发虚,“不对吗?”他的心里这样问自己。

    “林甫,”文秩开始点名了,林甫眼神开始飘忽,心里发起紧来,但这一次文秩的语气好像没了往日那样严厉,在一旁帮上厕所的录音师举麦的轼东心里也抓了起来,“今天状态挺好的,你的部分已经可以了,先去休息吧。”林甫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文秩这是在称赞自己吗?文秩大导演?在表扬自己吗?助理上来搀走呆住了的林甫,文秩则继续骂,“张悦你怎么回事,啊?!我让你愤怒!不是瞪眼睛!不要瞪眼睛好吗?!……”

    上厕所的录音师回来了,轼东马上冲过去林甫的休息室去,准备与林甫分享这份喜悦。走到休息室门前,却看见小藤颤抖地走出来。

    “小藤,怎么啦?”

    “你还是别进去了吧,里面低气压。我真的不知道他现在想的是什么,刚刚一路走过来都不出声,可能是沉浸在角色里了?”

    “嗯……没事,我去看看啊。”

    “那……拜托你了,我今晚能不能睡着就靠你了。”

    小藤小心翼翼地放轼东进去,自己却不敢再踏进去。

    轼东走近休息室,嗯,林甫还在呆着。

    “想什么呢?”轼东坐下来。

    两个人的视线交汇在一起,两个人了然于心地喊了出来。

    “啊!!!!!”两个人站起来叉开腿弓着膝盖相互尖叫起来,一秒又相互捂住嘴巴不敢叫太大声。

    “你快捏捏我!快!”

    轼东捏了一下林甫的手臂。

    “啊!!!!”林甫兴奋又用力地轻声喊道,“真的痛!!!是真的!”

    “是真的!不是在做梦!”

    “他赞我!”

    “我就说你一定可以的!”

    两个人开怀无声地笑着,小藤隔门听着,却没有听到一点点响声。

    “啪。”门开了,轼东忍住笑,对小藤说:“他说今天晚上你不用叫外卖了。”

    “他连饭也不吃吗?”

    “嗯……”

    “唉,我今晚……怎么睡啊!”

    “你先去小食堂吃饭吧,我再劝劝他,套套他想吃什么。”

    “嗯,你套了他话就发短信息给我,谢谢你了!”

    “不用,你去吧。”

    小藤耷拉着脸去吃饭了,轼东便示意乔装好了的林甫出来,两个人溜出去成都街头吃麻辣烫。嗯,要是林甫的经纪人飞扬知道了,大概要把小藤的皮扒掉了。

    作为歌手的林甫,平时不可以吃油腻、酸辣、冷饮等等伤害喉咙的一切东西,偏偏他又是一个无辣不欢的重庆崽儿。而素素呢,一半血统是湖南人,长得温柔如江南水色,却偏爱四川口水鸡,重庆酸辣粉,湖南麻辣子鸡等等重口味美食。

    “嘶……哇,爽!”

    轼东嘴里嚼着毛肚,望着对面大夏天还戴着帽子热出一脸汗的林甫扯着半边口罩咬,忍不住笑起来,却又不敢笑得太大声,只好憋着,本来吃辣就涨红的脸显得更红了。

    林甫也热得满脸通红,但这是他这几天以来吃得最开怀的一顿。没有寡淡无味的土豆泥拌卷心菜,没有难喝到呕吐的润喉茶,只有肉,红油,和辣椒。

    “几……咳咳……”

    “你别吃太急!这会儿呛着了。”轼东递给林甫一杯水,说话也小心翼翼地不敢大声。

    “几点了?”林甫擦着嘴问道。

    “快八点了吧。”轼东掏出来手机,看了一下,“八点零五了。”

    “买单了。”李林甫拉了拉口罩站起来,捡起账单就想向柜台走。

    轼东赶紧把他衣角扯住,摁着他坐了回去:“还是我来吧,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带着墨镜还是有人认出来。”便走向柜台。

    买完单以后,轼东向原来桌子的方向望了望,林甫竟不见了,便走出门去,被离门口十几米远处坐在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台超级拉风的摩托车上的林甫吓住了。

    “你会骑吗?”轼东狐疑地走过去,望着自顾耍帅的林甫。

    摩托车挺高的,坐垫都快到轼东胸腔肋骨的位置了,林甫却还可以一脚蹬在地上,完全是没有别扭的感觉。看见轼东走过来以后,他把另一边搭起的腿放下,扶住车头手柄,把身子一歪,用脚一勾收起脚架,两只腿蹬在地上支撑着摩托车的平衡,挽起挂在后视镜上的黑色头盔,那只穿着黑色破洞牛仔裤的腿显得更长了。

    “看什么,”林甫迅速摘下帽子戴上头盔,“快上车!”

    轼东抠着车边,笨拙地借力想要爬上去,结果都失败了,如果不是李林甫的腿比较有力气,怕是已经翻了好几次车。

    “笨。”黑暗中,轼东没有看到林甫已经翻了几次白眼。

    轼东的手腕被强行拉过去,搭在林甫的肩膀上,然后膝盖被扯着,脚踝搭在了一个支撑架上。

    “啊,原来这里有楼梯可以上的。”

    “闭嘴。”

    轼东撑着林甫的肩膀,咻一声就骑上了摩托车。

    嗯,轼东再也不和别人说自己EQ有130了,大概李林甫是第一个不会相信的。

    林甫的车开得很快,一个急刹让本来扶着车后杠的轼东扑在了林甫的背上。轼东在后面,没有看到林甫那邪魅的一笑。

    等红灯的时候,有一双手把轼东半抱不抱的两只手一扯放在了林甫的腹肌附近的位置。

    “抱紧了。”林甫的声音和风一起,刚好吹进了轼东的耳朵里。

    林甫也看不见轼东在背后错愕的表情和把手搭在他腹肌上面时候的猥琐一笑。

    “我的妈呀,1,2,3,4……”轼东自顾自地小声数着,一声呵斥透过林甫的肺腔传到背部。

    “别乱摸!”

    轼东正在数数的两只小手掌乖巧地缩成了拳头,有点被这穿透力超强的声音吓得整个脑袋弹开了一下。

    又一个急刹,让轼东朝向林甫厚实的背的鼻子撞得好痛。

    “下车吧。”

    一直躲在林甫后面挡风的轼东终于看了一眼静止下来的夜色。他们到了山上。

    “成都,真的好美。”

    轼东一下车就走过去有光的那一边。那是可以俯瞰整个小镇的一个山头,黄色白色的灯光璀璨得让人不住感叹。

    停好车的林甫慢慢走近轼东,“是很美。”眼神却未曾落在那些灯火的方向,而是凝视着眼前这个眼睛里满是星星的女生的脸庞。

    轼东忽然脖子被勒得不行,想也不想就知道是李林甫在扯着自己的衣领往后拉。

    “看这边。”

    林甫将轼东的脑袋扭过去另一边,没有灯光的暗暗的另一边。

    “哇,怎么可以这么神奇,一个山,呀,这是时空错乱还是什么吗?”

    “看星星。”

    “这边的星星为什么会比这边的多呢?”轼东定睛看着黑暗的那一边。

    “黑暗当中,星星才会更亮。”

    那片星空真的很美,比灯火璀璨的那一边要更好看一些。只是人总会被更加光亮的地方吸引着,就错过了去欣赏黑暗中星星的模样了。

    “我更喜欢这一边。那颗,”轼东指着较暗那一面的满天星星之中很闪耀的一颗,“那颗是最喜欢的。哇!是流星!”

    那颗星星越来越亮,好像长出了尾巴。转身过去,林甫闭起了眼睛,双手合十放在额头,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你干嘛?”

    林甫念叨完了以后睁开眼睛,惊讶地望着轼东。

    “许愿呗。你不知道?”

    “嗯?”

    轼东没有想到林甫会这么迷信,嗯,当然,当年她也迷信过。她在大东山上许的愿望一个也没有实现,所以她再也没有相信过流星了。

    “流星许愿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轼东看着又几颗流星飞过。

    “反正我许的愿都实现了。”

    “那是碰巧罢了。”轼东嘟囔着。

    “欧阳素素。”李林甫这样突然地叫了一句。

    这还是李林甫第一次完整地叫自己的名字,素素有点吓了一跳。

    “干嘛?”

    林甫转过来,停顿了一会。

    “我们是好朋友。”

    “神经病。”轼东还以为这样郑重其事是有什么大事情要宣布,结果林甫说了这样一句话,让轼东不知道说什么好。

    “找死吗?”林甫又使出了卡喉功,正准备勒住轼东。

    “呀!我错了还不行吗。”轼东一躲,缩出了林甫的包围圈。

    “这还差不多。”

    “我猜,你许的愿不会是自己的演技可以得到认可吧?”

    其实这是轼东从林甫的唇语当中读出来的。

    “你……才不是。”林甫为了轼东不会嘲笑他,便矢口否认。

    “呵,你呀。”轼东笑着,“明明演技已经进步了,还是会害怕,就像已经拿过第一名的小学生之后一直拿最后一名,就不相信自己可以再拿第一名了。”

    “我……”林甫说不出话来了。

    “这是因为,你习惯了拿最后一名了,就忘记了怎么拿第一名的了。”

    “我,我的演技的确,需要磨练。”

    “对,你需要磨练,但是需要磨练不意味着自卑。你知道这在心理学上叫做什么吗?”

    “什么?”

    “习得性无助。”轼东扶着他的肩膀,“大哥,你不相信自己,也相信一下我这位名师好吗?”

    “呵,你算哪门子名师,最多也就是个助理好吗?”

    “你会不会聊天啊?”

    ……

    接下来的两个星期,轼东的戏份都是满的,天天早上七点起床化妆,晚上九点回到酒店休息。有趣的是每天晚上林甫都有各种理由来找素素,甚至到后来都习以为常不需要借口了,直接开门就进去各种吃东西玩手机。素素也开始习惯了这个人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就算他碰她心爱的老公(就是素素全家最贵的吉他)也不介意,因为这个男生值得素素尊重的一点是除了之前那个晚上以外,他无论多晚都会回自己的房间睡,对素素也没有过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只是渐渐地,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之中,在一场又一场的吻戏中,素素感觉到和这个人之间有某一些说不出来的东西在积聚着。素素找到了这个人很多讨人厌的地方,也从他身上发现了温暖和很多值得她学习的优点,他的身上,的确有着像星星一样闪光的地方。

    轼东和林甫慢慢熟悉起来,和组里面的人相处得也很好。毕竟凭着轼东130的智商和被打磨得圆圆润润的情商,在这一百几十个人里面正常生存还是没什么难度的。直到另一个人的到来,让这个格局有了丝毫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