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一个人

    更新时间:2018-04-16 18:38:23本章字数:2536字

    “大家好哇!”

    刚化完妆的轼东听见外面有一阵异于寻常的嘈杂声,应该是文秩昨天说的那个叫做徐诗琪的女明星进组了。

    “轼东,这你应该认识了,徐诗琪”

    “是我们的女主角小苏吗?呀我的天哪,真的好美啊!你好你好!”

    眼前的徐诗琪和传闻当中的样子一般无二,开朗,大方,热情洋溢,就像一个小太阳一样光芒四射。传闻还说她和林甫是一对金童玉女,要放在香港,是要拿最佳荧幕情侣奖的。

    “你好。”轼东回复了一个客气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但是这个人,一点也不像轼东认知里理解的小太阳,反而很像素素认识的高玲。不是说她们两个长得有多像,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攻击感。

    “林甫常常提起来的那个好朋友就是你了吧?林甫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了,谢谢你这段时间这么照顾我家林甫呢。”

    来了。轼东心里暗想着,了解到了这种攻击感的来源了,是李林甫。她一句话里重复了三次李林甫的名字,这是在宣示主权。

    在刀剑有目的地刺过来的时候,躲避是最无用的办法,因为有第一刀,就会有第二刀。对付这样的人,就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正面交锋直到把剑从对方手里打下来。

    而轼东,没有破解对方招数的方法,只能像以前那样退让着。

    “嗯,大家都是一样的啊,谈不上照顾。”轼东笑笑,“嗯,我先去候场了,到时候对戏的时候见了。”

    “噢……那好吧,再见!”诗琪又散发她天使般纯真的微笑,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微微鼓起的苹果肌下面还有两个酒窝,甜甜的。

    轼东默默走过去片场,回想着诗琪的笑。而轼东的笑呢?

    轼东好像突然忘记怎么笑了,就像在长夜漫漫的黑暗当中忘记了如何入睡一样,她不知道该怎么笑了。她想着徐诗琪的笑,越想着,那个笑便越一点一点夺走了她的笑一样。因为那个笑,实在是太美了。大家都说诗琪的笑很治愈,轼东真正面对了,才发现的确如此。

    轼东不知道,自己在自卑。

    “来,第一条,3,2,1,action。”

    这是一场哭戏,唐素素的祖母去世了。唐素素伏在祖母的身上,由啜泣到嚎啕大哭。

    轼东的哭戏,把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弄哭了。

    而轼东,仿佛被一场哭戏掏空了。这一次和平常练习的时候不一样,拍的时候轼东竟然很悲伤很悲伤,那种悲伤好像是和唐素素的悲伤叠加在了一起。

    她哭得晕过去了。戏里面的确是需要晕过去的,但在现实中她真的晕了,以至于导演喊cut了以后“死而复生”的祖母还推不醒轼东。

    “小苏?小苏?”

    文秩见状不妥马上冲过去抱起了轼东,放到祖母原先睡的床上。

    接下来的几天,轼东对于林甫都是避而不见。当然,林甫是没有察觉的,这几天被诗琪和飞扬拉着去这里出席记者招待,去那里拉赞助。而他们两个人的感情戏也已经全部演完了,那个满是星星的夜晚竟然是两个人的最后一次独处。

    每个晚上,素素回到酒店,心中都不知为何会有一阵落寞感。也许是习惯了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的人没有出现吧,但是一直以来的一个人不是也已经习惯过了么。一个人写歌,一个人画画,一个人挣钱。一个人,也挺好的吧。

    “杀青快乐!”活蹦乱跳冲过来一只一米八的粉红豹把素素搂在怀里,听声音素素就知道是那只蠢鱼。

    “不快乐。”素素真的想这样大喊。

    半个月,自从回了上海的棚,场工、配角都是陌生的,主演们都杀青了,只剩下和徐诗琪的对手戏,所有人对她都是讨好的嘴脸,而面对轼东总是带着不知所起的冷漠,那种冷漠是她就算用尽全身热度去包裹也回升不了温度的冷漠。

    素素踮起脚尖将冼海鱼的那只豹头摘了下来,望着面前他满头大汗微微卷起的棕色头发中间那一抹可爱的大男孩的笑,素素把话咽了回去。她还是随着他笑成了褶子的逗号眼睛把眼睛弯成了月牙,牵起刚刚因拍照而僵住了的嘴角。

    “谢谢你能来啊,大忙人。”

    “怎么样啊,我给你介绍的这份暑假工还好吧?”海鱼一把将素素的脖子搂进自己的臂弯里,“赚了我可是要提成的啊。”

    “好好好,十顿麻辣烫嘛,等我工资发下来了慢慢请你吃。”

    “来,我看看。”海鱼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环住素素的手臂一屈,将素素整个人正面朝向拽到自己怀里。

    其实这是两个人很经常做的一些打打闹闹的动作,素素在这个熟悉的拥抱中感到安乐,却因在那个怀抱的缝隙当中瞅见的一撇凶神恶煞的眼神而感到无所适从。

    “看吧。”素素马上轻轻推开了海鱼,慌乱的眼神最终还是落到海鱼的眸中。

    “呀,你怎么,左右脸不对称了?”小鱼弯下腰,那双有着像睫毛刷那样浓密睫毛的眼睛就要贴过来。

    昨天早上那场戏,诗琪把推搡的戏码改成了掌掴,NG了好几次,把轼东的脸都打肿了。要不是文秩及时来了,大概小新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任由诗琪把轼东口腔里微微渗出血的伤口打到裂开。

    “没什么啦。”素素尽力撑开五只手指的右掌把海鱼下半边脸包住,将它与自己的脸颊推远了些。

    “你是这里肿了吧?”

    “嘶!”戳过来的手将素素本就薄透的被粉底好不容易遮住的淤青弄得生疼,“要死啊!”

    “哦,好好好,不弄了不弄了。”海鱼看着,也露出疼痛的表情。

    “小苏?”耳边响起的温婉的声音,刺得素素的左脸颊更疼了,“呀,这是你男朋友吧?”

    “额?”

    还没等素素回答,她的手就被一双冰冷刺骨的手牵起,紧紧握着,握得生疼。

    “我来呀,是向你道歉的。你的脸还好吧?对不起呢,昨晚和他喝酒今天早上就头疼了,所以早上的时候脑子有点短路,打了那么多遍,你不会介意吧?”

    “没事,没事。”不然还能说什么呢,让她跪下道歉吗?徐诗琪总是这样,明明是故意给别人难堪还要别人当众说不介意。素素眼神躲避着站在诗琪旁边的那双恶狠狠的眼睛。

    “啊!真的是你吗?”鱼的惊叫把素素吓了一跳,素素抬起头去看那个花痴的傻鱼,手上冰冷的东西却被抽走,“你比电视上真的瘦很多!”

    诗琪马上把手缩回去,脸上却掩盖不住炫耀的愉悦感:“是,粉丝啊原来。”

    “我……我可以和你合照一张吗?”鱼掏出了裤袋里的手机递给素素,“快,给咱拍一张。”

    素素很想把白眼翻上天,随便给两个向着镜头比心的戏精很随便地拍了一张。

    “谢谢!谢谢!”鱼还给她鞠躬,那个阿谀奉承的样子素素真的很想一脚踹过去,“那我们先走啦,玲花姐!我真的超喜欢你哦!”鱼继续勾着素素的脖子,大踏步地往前走。

    素素大概永远也不会忘记徐诗琪那个气到脸绿了的表情,这大概是她两个月以来见过的诗琪最真实的表情了吧。

    “你猪吗?这是徐诗琪,徐演员!”

    “啊?是吗?”

    素素忍住笑望着他背过身去以后挂在脸上的狞笑,刚刚那些因他点头哈腰而起的怒火全都烟消云散了。

    冼海鱼啊,还是那只站在她这边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