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签约

    更新时间:2018-04-19 17:44:52本章字数:4896字

    须臾半年,素素都沉浸在考试和赚钱当中。

    最后一科考试刚刚结束,走在走廊里的素素感觉灵魂都要抽离身体了。

    “欧阳,”坐在对面吃饭的素素原来同宿舍的好朋友路阳神秘兮兮地给素素举来一个手机,那个发光的屏幕上闪烁着似曾相识的场面,“你快看这个,”运动着的画面忽然定格在一个古装女孩的脸上,“是不是很像你?”

    “咦,真的挺像的。”

    路阳的问题很突兀又在素素的意料之中。这一幕的到来,她早已对着镜子排练过无数遍,如何装作不认识这个人,如何装作泰然若素的样子压抑住内心的躁动,她都想象过了无数遍。

    可幸素素从未带妆上课,也可幸在学校逗留的时间不长,学校里面交友的圈子也很窄,一直保持着的低调让素素避开了很多成为焦点的机会。

    这部戏捧红了李林甫。得知这个消息只是因为素素在一个闲暇的午后点开了路阳发到宿舍群上的推送。时隔六个月,她再一次看到这张脸。

    推送上面是他的采访,划到第三个问题的时候,素素怔住了。

    “网上有很多称赞你演技进步的言论,想问一下您是怎么认为的呢?”

    “对,进步了。”

    “那,是什么原因让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演技能够这样突飞猛进呢?听说是诗琪给你传授了不少经验。”

    “苏轼东,教我的。”

    “哦,你是说这部剧的女主角的扮演者苏轼东吗?”

    “嗯。”

    素素的视线定格在“苏轼东”三个字上面。不知为何一股暖流从腹腔涌上胃,素素没有留意到自己的嘴角有了一定的弧度,眼角还啜住了泪珠。

    再往下拉,评论简直爆炸了,有人表白林甫,还有人大赞他演技很棒,让大家收藏了很多表情包。

    “女主的演技也超级赞,好漂亮啊,目测会红。”

    看着这些评论,素素觉得自己得到了肯定。但是她还是不会上微博搜自己的名字,她怕,怕看到那些动摇自己心神的论调,怕自己再一次跌入无尽的自我怀疑当中。

    “叮铃铃……”一个不认识的号码,大概是房子那边刘经理的电话吧。

    “你好。”

    “你好,请问是苏轼东女士吗?”

    “嗯?你是?”素素在房产那边留的名字明明是欧阳素素啊。

    “你好,我是login经纪公司的……”

    “打错了,嘟嘟嘟……”

    猝不及防一个电话,素素仿佛经历了一场噩梦。

    经纪公司?素素赶紧抱出电脑百度搜索login经纪公司。

    很知名的一家公司,旗下艺人陆媚,林放,还有……

    “徐……徐诗琪?”

    原来她们是一个公司的,难怪两个人在一起总是给素素一副面和心不和的样子,特别是诗琪进组以后陆媚还经常说素素和李林甫很登对。都是为了激怒诗琪啊。

    “叮铃铃……”

    “我说了打错了。”素素心绪烦乱起来。

    “这里不是欧阳小姐的电话吗?”

    “啊,刘经理是吗,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怎么样了,那边?”

    “哦,我还以为我存错了电话呢。欧阳小姐,房主这边昨天已经回复我了,今天下午的时间是可以的,真的不好意思,这两天都比较忙没有及时回复您。”

    “没关系没关系,那我们下午见吧,辛苦你了。”

    “好的好的,到时候见。”

    翻开房产证看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刹那,素素的心里才踏实了下来。

    虽然只是付了首期,虽然只是阳光名苑的二手房,虽然红本本上面的存款登时少了很多位数,虽然还要供八年,虽然还有装修管理费一大堆的钱要花,但是一想起舅舅来到上海看到素素买了自己房子的时候那个高兴的劲儿,素素就什么也不怕了。

    只用了五天,素素就把房子布置完,房间是淡淡的粉紫色,床头的上方素素画了好大的一幅Tom and Jerry在上面,厨房和饭厅是浅浅的草绿色,没有钱买油画自己又很喜欢,素素就在客厅沙发的上方涂了一幅The Starry Night。给舅舅舅妈准备的客房是舅舅和妈妈喜欢的天蓝色,房顶天花板上那幅天使图让素素吃了很多墙漆。还有书房,素素把它用在二手市场买到的一个小书架隔开了,素素都能想象到将来它一面是散落满地的画纸,一面是整整齐齐的书橱的样子了。终于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进去,嗯,还是有点空,毕竟原先住的那个小格子就很小,大概就是这里的客厅大小吧。冰箱是空的,书橱的书只放了一层,衣柜的衣服也只放下了一小格,电视机也还没有买,沙发对面很空。但是躺在沙发上,素素真的感觉很舒服。这里的每一片墙灰,每一个家具,都是素素自己买的。

    这么开心的时候,那只笨鱼竟然一个电话都没有打过来。

    素素正这样想着,手机就响起来了。

    “欧阳!你在哪?”

    “在……在学校附近,怎么了?”

    “快点过来宜昌路,江湖救急!”

    “什么呀?”

    “快点!”

    “好吧好吧,我现在过来。”

    一下车,要不是只有一个傻子在挥着手臂吸引到素素的注意,素素真的看不出来那只傻子是冼海鱼。他今天穿得,有点不一样。平时都是很随便的黑白短T校服裤,蹬着一双磨得很老旧的帆布鞋,头发是纯黑色的卷毛,笑起来傻乎乎的眼睛下面还有褶子,让素素总有一种脱口而出喊表弟的冲动。

    而今天,笨鱼剪短了头发,下半发尾的地方铲短了,上面的空气卷发把五官衬得很精致,一袭西装革履和他大孩子的心性是真的不像。

    “你今天……去相亲吗?”素素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人是海鱼。

    “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啊。”

    “在这儿?”素素望了望他的身后,墨致娱乐传媒公司八个大字镶嵌在大楼的墙体上。

    “是啊!你快来!”

    素素迷迷糊糊地被海鱼扯了进去,他说的江湖救急究竟是什么?

    “来来来,我给您介绍一下,林总经理,这是我最近相中的艺人,苏轼东。”

    “啊,是真的吗?”

    素素被推了上来,面前是一个穿着D&G新一季小黑裙笑得很开朗的30岁妇女。

    “你好,你好。我看了你的剧,演技真的很不错,我还想呢,这样优质的女艺人怎么会还没有经纪公司呢?”

    “你好……”素素已经明白眼前这一切是什么,但是太过突如其来,让她脑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一片空白。

    经过和林经理的一番洽谈,素素已经明白了。

    简单来说,冼海鱼就是一个星探,盯上她很久了。

    其实这个公司待遇比以前的CCG好很多,公司氛围也比以前自由,除了工资还有绩效奖金,可以谈恋爱还可以公布恋情,能进来的人屈指可数,是一个实干型公司。而且,素素回忆起海鱼以前提起过这个公司,很有钱,是大陆某个富二代创立公司的子公司,还有专门为艺人设立的各种课程。

    可是素素总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那个像太阳一样灿烂的小弟弟,怎么会是潜伏在她身边老谋深算的金牌经纪人呢?

    “我会回去好好看看这个合同好好考虑的,过一段时间给您答复好吗?”

    素素站了起来,感到有点眩晕。背后被一只手扶了一下,素素下意识地推开了。

    “好的苏小姐,合作愉快。”

    “嗯。”

    素素回过了神,缓缓走出了那幢大楼。说实话,对它的厌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强烈。只是,身后跟着的那个人……

    “你走吧,我不会签的。”

    “你是生气了吗?”

    “是。所以我们以后不是朋友了。就这样。”

    素素头也不回的样子,让海鱼心里紧得一阵一阵的。他以为她会开心,他无数次想象着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以后受宠若惊的样子,他以为她会为自己能再一次成为明星而感到幸福。

    “为什么??!”

    素素不理他一直往前走,二月的春雨开始淅沥淅沥地下起来,满天的阴翳好像把海鱼的话都吞走了。

    海鱼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抓住素素的手腕扯到不远处一个小公园的亭子里。

    “就因为我骗了你吗?”

    素素的头发因为下雨湿透了,两撮本来挺长的刘海粘在了额头上,睫毛上也有一些些小水珠。她的眼睛因为生气瞪得圆圆的,咬着下嘴唇望着海鱼不说话。这是海鱼没有见过的样子。很漂亮,也让海鱼很害怕。海鱼紧紧抓住她手腕的那只手渐渐松开了。

    “你不是也骗了我么?”

    素素的眉头皱了一下,凌厉的双眼慢慢缓和了。

    “你说你没有拍过戏。你骗我了。”

    “你不是也早就知道我骗你了吗。”当下的信息让素素有了这样的判断。

    “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素素沉默了好久,海鱼也沉默了好久。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非是我,比我漂亮比我有能力的人这样多,为什么偏偏是我!我是一个伤痕累累的人你知道吗?被所有人背叛的感觉你能懂吗?如果不是为了快点凑齐那300多万,你以为我会重新重新走进来吗?是你说的,只要换了个名字就没有人认识我,是你说的,只是去打一个暑假工没有人会记得我。现在呢?我的手机号码被传得满街都是,你知道我现在接一个电话号码要犹豫半天吗?你知道我有多害怕被他们认出来吗?啊?!”

    这几天的憋屈,就这样冲口而出。

    “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朋友,没想到我只是你的一只猎物!”

    当年的背叛感又涌了上来。

    雨越下越大,亭子旁边的树因为雨滴的拍打和风的吹动摇曳得沙沙作响。海鱼很平静地看着面前这个向自己吐露一切的女孩子,他知道,只要说出来了,她就没那么生气了。每一次都这样,不是吗。

    “所以我们绝交吧。”

    海鱼无法相信会听到这样一句话,他以为他们就要和好了,那么海鱼就会心平气和地将他的故事说出来,但是没有,他不知道她对于欺骗的抵触有多深。

    “为什么?”

    “你既然很了解我,就知道我被伤的有多深,我不会再靠近这个让我这么痛苦的地方。”

    长久的沉默,雨声渐渐小了,素素转身要走了。海鱼抓住她的手腕挽留她,素素却甩开了手,准备冲进去不大的雨中。

    “你知不知道!你到底知不知道为什么是你!”

    素素感到背后有一个拥抱箍住了她的肩膀,素素挣脱不得,却也不舍得抬腿伤他一根汗毛,毕竟他曾经对自己这样好过,虽然那是计上回报的好,也让素素无力使招。

    这是素素的弱点吧,对她好的人,她会用尽全力地回报。这一次,只是心理上过不去。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为免素素喘不过气,海鱼松了手,素素还是推开了他,但这一次,她转过身来面对着海鱼。

    “我是欧皇!”

    欧皇,这个词,让素素心里咯噔了一下。很久很久,没有听过这个词,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两个字。那些灯火璀璨的晚上,写着欧皇的手幅,灯牌,和拼成欧皇字样的荧光棒,像走马灯那样闪过素素的脑海。

    海鱼分明看到她的眼睛里闪过火花。

    “我是欧皇。从你15岁出道那年我听到你唱的《落落》开始,我就是你的粉丝。你出的每一张专辑我都买了,你拍的每一部戏我都看了,每一本杂志我都收藏了,我的家你还没有去过吧,墙上床头,全是你!可是它们都已经发黄了,海报的设计也已经落后了,你知道我有多希望它们能更新一下吗?”

    “你骗人……”素素嘟哝着。

    “我明白你被李林帆和杜月纯背叛的时候的痛苦,你伤心的时候我比你更心痛!你宣布退出娱乐圈来上海读书的时候,我简直都要疯掉了!可是我们欧皇一句也没有埋怨你,只是很真心地祝福你。因为你,我才下定决心成为一个经纪人,千里迢迢考进CCG,你的一个转身,让我义无反顾放弃在香港升职的机会回来上海,来到离你最近的地方重新打交道,重新处理那些让我棘手的案子,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你能想到重新出道,那个时候我希望是我站在你面前,帮你挡住那些风言风语,让你安心唱歌。你现在知道了吗?”

    素素不知道,也不敢相信自己会这样影响到别人的人生轨迹。

    雨渐渐停了,素素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一大半。手上揉成团的合同也湿透了。

    “回去吧,我们。”在长久的静默之后,素素说了这样一句。

    坐上公交车,穿过那些熟悉的大街小巷。素素有些许头晕,可能是淋到了吧。海鱼坐在她身旁,默默不说话。他在哭,年高马大二十好几的大男人,眼泪簌簌地划在脸上,委屈巴巴的像个小孩子。这么多年的情感,这么多年的委屈,今天一下子爆发出来,有点收不住了。

    洗完一个热水澡,海鱼端过来一碗烫烫的姜水。

    “签约的事,我们就……”海鱼本来想说不再提了,没想到素素把话锋抢了过去。

    “签约的事,我要加条件。”

    海鱼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他更加相信,那天说给她介绍电视剧试镜的时候,在她眼里看到的火花,是真的。

    “什么条件,只要你讲。”

    “第一,行程不能影响我的学习。”

    “这个当然,我们公司很注重艺人在学习方面的成就。”

    “第二,不能炒我以前的事,以苏轼东的名字出道。”

    “这也是我所希望的,不希望以前的事情影响到你。香港那边,最近还传你死了。”

    “还有,”素素看了他一眼。

    “嗯。”

    “你做我的经纪人。”

    海鱼还以为她会谈分红或者缴纳税款那些事,或者是预付工资,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个。其实就算素素不说,海鱼也会当仁不让地把这个位置抢过去,只是素素这样说,让海鱼有了一种被肯定的感觉。

    两个人相视一眼,冰释前嫌。

    “那肯定啊,你以为你这种微博粉丝数还不到20万的十八线会有哪个像我这种等级的金牌经纪人看上吗?”

    “冼海鱼!你是要死吗?!”

    “啊还有,嗯,我真名叫冼海源,崔始源那个源,不叫海鱼,太腥了这名字。”

    “你连这个都要骗我!”素素一个飞腿就要踢过去。

    “不是怕你……喂!很痛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