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欧阳素素

    更新时间:2018-04-24 10:54:30本章字数:5248字

    寒假的第一个周末,轼东就到墨致上班了。接的第一个通告,是《仁心》电视剧剧组的试镜。如果顺利,今年的春节,素素又有足够理由不回去香港过年了。

    凭着素素的实力和上一部戏的热度,轻而易举就拿下了女主角的戏份。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剧组要取的第一场外景,竟然在香港。场务小白和她说的时候,轼东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香港吗?”

    “对呀,你家那边,我听菲儿讲的,所以你那份签证我现在才和你说。”

    香港那边的医院设备比较先进,这部戏70%的景都在那边取。

    还好,还好是山里的明德医院,不是将军澳,也不是湾仔,那么就一定不会碰到那些人了。“好的,我会回去好好准备,辛苦你了。”

    坐上飞回香港的飞机,轼东还是坐在靠窗的位置,右边是助理菲儿。海源则因为公司新招了助理缺培训的导师,被留在了上海。素素的心里,很没有底。

    “你是谁?”

    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那个熟悉的墨镜男子,两只耳朵挽着口罩,戳着手上飞机票的座位号。不同的是他今天穿的是很正式的西装。看来是来香港参加音乐节的吧,素素很了解这一次的主办方是TBB,没想到还会请的动李林甫。

    “啊,不好意思,我买错了。”菲儿看着手上那张票,有点自责。

    “没事没事,你过去你的位子吧。”

    墨镜大佬静静地坐下,挨着椅背目视前方。

    “李林甫。”

    “干嘛。”

    “你记……”

    “不记得。”

    “不是,我说你系一下安全带。”

    林甫默默地将安全带咔一声绑上,素素继续戴上耳机低头写她的歌。

    和上一次一样,林甫也默默抓起了平板电脑编起曲来。

    素素面前伸过来一只手,耳边的左耳机突然被扯走了,她下意识看向右边,发现那只耳机戴在了林甫的左耳。

    “音质好。”

    什么呀就这样,莫名其妙的。

    “朋友送的。”这耳机,是月纯送的,素素用到现在。

    ……

    又是长久的沉默。

    因为飞机晚点,所以一下飞机,菲儿负责将行李送到酒店,轼东先自己一个人赶过去太平山拍戏。

    下午的太阳很好,温度也很好,就是空气要比上海湿一点。定妆到拍摄,都进行得十分顺利。她与生俱来的医者感,让导演的镜头很偏爱。重点是剧组里面的人都特别好玩,男主角的扮演者黄景生名气不大,是长得很帅又很幽默的小白脸,而陆媚这一次也有参演,还有同公司的黄雪儿,还有男二号李高飞,都是很玩得开的孩子。

    候场的时候,黄景生和轼东在对着词。

    “欧阳?”

    一个很熟悉,很熟悉的声音,让素素整个脑袋闪过一个炸裂的轰隆声的声音。

    景生分明看到轼东脸上的笑容从惬意渐渐变僵不到0。1秒的整个过程。

    循着声音望过去,轼东的两点钟方向站着一个穿着米白色西服,耳旁勾着高雅的金丝眼镜,笑意盈盈散发着绅士气质的一米八左右的男人。

    “请问你找谁?”

    “欧阳,真的是你吗?”那绅士的眼睛里好像透出了不一样的光亮。

    “顾思杏,就位!”

    “轼东,到你了,快去!”

    “啊,是我认错了人,抱歉。”那人显得有点失望,仍呆呆地望着轼东。

    轼东的戏很好,镇定若如地点头笑了一下,跑了过去。

    这一场戏,是顾思杏医治的一位病人不治去世了,那个人还是她的母亲。这一场戏,轼东的哭戏再一次将在场的所有人感动到流泪了。泪水肆虐在轼东眼眶和脸颊的时候,素素已经分不清自己到底是为剧中人哭还是在为因那段剜心的感情留下的伤疤重新泛起的疼痛哭。

    “你好?”

    休息间隙,李林帆又来了。

    心底的不安感泛起,这个男人的声线,就像一只无形的手,能毫不费劲就扼住素素的咽喉,让她窒息。

    素素嘴巴紧闭着,径直走过不去看他。

    “不签名。”素素突然想起李林甫的话,就那样冲口而出挡住了那个人的去路。

    连冰冷的语气都学得很像,所以林帆有点诧异。

    “大概真的不是吧。”林帆没有再追过去找她,因为月纯的电话来了。

    “呼。”回到休息室,终于松了一口气。

    “被狗追?”

    “哇!”素素被吓了一跳,“你怎么来了?”

    “有狗吗?一副要死了的样子。”

    素素睥睨着坐在化妆镜面前拨弄着化妆刷的李林甫,“找我什么事?”

    “你怎么知道有事。”

    “你再不说我就要走了,菲儿还在外面呢。”

    “她走了。”

    “什么?”

    “我叫的。”

    “我手机还在她手上呢。”

    “在我这。”林甫高举着素素的诺基亚,一副欠揍的样子。

    “给我!”素素做着徒劳无功的跳高。

    “帮我一忙,我给你。”

    “什么?”

    “教我粤语。”

    “你不是会说了吗?”

    “你答不答应?”

    “你给我!”

    “答不答应!”

    “好好好,答应你。”

    “换一台吧,你这手机太out了。”林甫服软地把手放下来,端详着素素这台用了8年的翻盖手机。

    “你管我。”

    “来吧,什么时候教。我后天就要用。”

    “教什么?”

    “先吃饭。”

    “食饭先。”

    “系,我地食饭先!”

    素素就被推着往前走了,“不是学吗?”

    “先吃饱。”

    弥敦道新开了很多餐厅,原来那家大家乐变成了一家法国餐厅。

    “快来吧。”

    没想到林甫竟然会在那家餐厅门口停住了脚步。

    “这里吗?”

    大家乐的前台变成了一个很漂亮的水池,取餐的那个长长的台桌子变成了很有格调的秋千椅和木桌子构成的卡座,原本放餐牌架的那个地方,现在站着一个侍应生。

    唯一不变的是,从前素素消费不起的这个地方,到现在她还是消费不起。

    那是五年前吧,林帆唯一一次带她来这里吃饭,最便宜也要二十多一份碟头饭吓得素素都不敢点。素素还记得是林帆给她点的一哥猪扒饭,那时候胖了好多就把肉全部给他吃了。

    现在身上穿的已经不是当年的白T牛仔裤帆布鞋,身边的西装男也不再和自己格格不入。

    “ Avez-vous réservé?”(法语:请问有预定吗。)

    “oui,je m’appelle lee。”(有,我是李林甫。)

    “bon,Cher Monsieur。”(好的先生。)

    这是一家纯法国餐厅呢,侍应生和经理都是金发碧眼的法国人。

    大概有一些是冒充的吧,说的法文太巴黎腔了。

    林甫订的是包间,不过素素也已经习惯了,他无论穿成怎样,到哪里,都会不知道哪里冲出来一个粉丝要拍照要签名,加上轼东现在也有了一定的人气,就更加不能在厅里吃了。尽管能来这边的都是很有逼格的有钱人,但保不齐其中也会掺杂一两个暴发追星族。

    酒足饭饱之后,素素要上个洗手间解解压,却迷失在了各种长得很像的包间走廊之中。

    “欧阳?”

    又是那个文质彬彬的声音,素素的心开始发紧,双脚不自主地僵硬起来。

    “你是欧阳,对不对?”一股酒精的臭味冲了过来。

    李林帆,五年之后,还是在这里,两个人已经不是手牵手的距离。

    “嘭!”

    素素感觉到背后撞上一个硬梆梆的东西,然后剧痛从背门传来。

    “你神经病啊!”素素乱哄哄的脑子终于被这剧痛弄清醒了些,但是李林帆的手劲很大,素素想要挣脱,肩膀和手腕却被它们固定在了墙上。

    “是你对不对!你不敢认我!还是不愿意认我!”

    “你认错人了。”

    “你当我是傻子么!你的背影,你的声线,我每一天都在听,每一天都在看,怎么可能认错!你知道,”他斯文的金丝眼镜底下那双野兽一般的眼睛和三年前一样盯着素素,就像看穿了她的心,他喘着粗气的鼻腔凑了过来,曾经疯狂地和别人缠绵过的两瓣嘴唇露出了兽性未减的虎牙,轻轻咬着素素的耳垂,“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怎么会是这样呢?他在她脑海里的那些气宇轩昂的样子,全部成了此刻素素胃里翻滚的恶心的味道。刹那之间,李林甫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

    素素厌恶地扭过头去,却被他的额头顶住了自己的鬓角。

    胡渣圈着的嘴唇就要从她的耳垂厮磨到脸颊,然后是嘴。

    “李林甫救我。”素素心里狂想着的这句话快要冲口而出,她闭着眼疯狂地挣扎。全身的力气快要用尽,他身上古龙香水与酒精混杂的气味让素素真想一拳冲过去打爆他的头。

    那双紧扣的双手突然松开,古龙香水的味道也突然消失,素素双腿发软地瘫在了地上,眼睛还能睁着,林甫扯着林帆梳得一丝不苟的西装头出现在视线里。

    林甫对着林帆的下颌又抡了一拳,林帆的金丝眼镜被打飞,鼻梁和眼角的皮肤因镜框的挤压被刮破了一点点,渗出血来。

    林帆平时只练腹肌,没什么力气,几下就被打得眼冒金星。

    “别打了。”

    才住手。

    林帆酒醒了大半,却还是追上去。

    “你到底是不是,欧阳素素。”

    五年前。洛杉矶。

    “啪嗒!”黄豆粒大的汗水滴在舞室红棕色的木地板上,素素耗尽力气,完全用精神在支撑着身体,一遍一遍记忆着身体的每一个平衡点。

    凌晨4点的洛杉矶,素素休息的时间,也要将腿搭在腰栏上拉筋。

    “歇一阵啦!”月纯和当时还是助理的林帆挽着一袋便当进来,大概又是橄榄油拌的蔬菜沙拉。

    “好。”

    比起吃饭,素素更想睡觉。

    “生日快乐!”

    楼下满记的无糖蛋糕上面围着一圈15支蜡烛,这大概是素素半年以来吃过脂肪含量最高的东西了,半年之前那块巧克力跑了素素20圈,那还是三年以来素素得到过最重的惩罚。

    “呼!”

    “来来来,快点上。”

    蛋糕上的蜡烛被尽数拔去,中央的生日快乐被一支蜡烛取而代之。

    “出道快乐!”

    这是公司给练习了三年的素素和练习时长半年的月纯包装的新组合Duo出道的第一天,也是她们发行第一张专辑的第一天,里面的歌大半是素素三年以来的积蓄,词人曲人,都不能标上她的名字。

    Duo这个名字,是她们两个人的姓氏,杜和欧阳的组合,二重唱的意思。月纯是主唱,而素素都是和声。群舞的时候,月纯是主舞,素素从不站C位。MV的拍摄,月纯是女主角,素素只能做女二号。

    很显然,公司的重点,放在月纯身上。

    月纯是天星集团总裁的掌上明珠,6岁就师从维也纳音乐大师普曼,拿过很多国际竖琴比赛的冠军,还没出道就因为参加一档综艺节目被粉丝誉为“天仙下凡”,为了成为明星放弃了留美进修的机会。

    而素素,还没出生爸爸就跑了,三岁妈妈就得病而亡,还因为就医负债累累,被寄养在舅舅舅母家,5岁就被舅母放在剧组当童星。舅母很好赌,过大海赌钱十赌九输。素素12岁那年舅母把舅舅的房子都输掉了只好和当时看中了素素的CCG公司经纪人张智榆签了“卖身契”,赎回了房子。可能是运气好吧,素素遇上当时如日中天的CCG和金牌经纪人张智榆,这个充满智慧的女人。“我们公司的艺人,不可以没有实力,更不可以没有学历。”这是张智榆的原话,给她安排了艺人给上的课程,还给她安排了文化课程老师,这个女人还教会了素素很多事。练习三年,素素除了平时给公司拍一些平面广告,就是练习、打工和学习。在无休止的练习之中,素素其实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李林帆的出现改变了素素的整个思想轨迹,18岁的他出现在张智榆的身边,他说她唱歌很好听的时候,温柔得让素素沦陷。为了他的注视,她第一次那样强烈地想要站在舞台上唱歌。

    半年之前,月纯来到CCG的时候,公司本就安排了给她一个很优秀的搭档Adam,为半年以后的出道做准备。十七岁的月纯,傲气冲天,看不上公司给她安排的搭档,还一个也看不上在场列队恭候她的所有练习生。趁大人们讨论的间隙,上了趟厕所,遇见了刚罚跑完大汗淋漓丑小鸭一样一米六不到的素素。

    “就是她了。”不知道是与之相较的优越感还是同情心,月纯竟一眼选中了她。

    “什么眼神啊。”

    两个人手拉手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Adam很不忿地说了一声。

    的确,在这么多脸蛋这样好看,身形这样出彩,能唱能跳的练习生当中,个子小小,瘦瘦黄黄,皮肤干涩,总是默默不爱说话,存在感极低,每天不见踪影的素素是最特别的那一个,特别配不上高贵的月纯。

    “宝贝,你真的选她么?”

    “嗯哼。”

    没有人拗得过杜月纯的,只要她想要的东西,没人能拿走。

    从那以后,素素就搬到了月纯的宿舍。和原来的宿舍相比,这应该说是一个宫殿了。罗兰紫的墙壁,公主粉的床褥,很多很有名的玩偶堆积在床上,衣柜是玻璃橱窗,里面挂着素素在服装课上学到的品牌衣服,地上铺着纯白色皮绒,头上是晃眼的水晶灯。

    素素每晚就像一个玩具一样被月纯搂在怀里,她从小就希望有个妹妹。给她保养皮肤,给她化妆,穿自己已经不合身的衣服,吃自己不爱吃的阿姨端来的夜宵。

    专辑出了一个月,累计销量就达到了百万。公司开始着手接代言的广告和综艺、电影。所有的光环,围绕着月纯,月纯的天仙形象日渐深入人心,而素素,则是仙女旁边撒花的童子而已。

    在这些被忽略的岁月里,身边默默注视着素素的人,是林帆。素素说想要放弃的时候,是林帆牵起她的手,用温柔的眼睛注视着她,让她无论如何也要留在舞台上。他说他最爱的,是素素唱歌的样子。后来素素才知道,他是整个CCG未来的继承人。

    素素谈恋爱了,她第一个告诉了月纯。那是在换衣服的空隙,所有人都不在的时候。

    “是吗,”月纯并没有很诧异的样子,“你早恋哩!”然后对着镜子继续整理自己的肩带。

    大概是人红了就容易膨胀吧,这在才刚刚成年的娇娇女月纯身上更不能避免的。月纯开始常常忘记张智榆提醒的那些说话的禁忌,开始对记者大呼小叫,开始在声乐课上缺席,开始不去舞室,开始不回宿舍,开始拍戏要吻替,开始在各种发布会上迟到。而和她一起工作的素素只能尽她所能地挽回,她的人际沟通能力就是在那时锻炼起来的。

    慢慢公司觉得月纯不受控了,又碍着集团第二大股东的面子不能把她撕下来,只好一边迁就她,一边捧起了素素。幸而素素也不负所望,把三年来上课所学都运用得很好,综艺感很强,唱歌很好听,跳舞是超级棒,年轻可爱有灵气,参加的综艺收视全线飘红。这也多亏了月纯和林帆,常常塞给素素一些补品吃,让她蜡黄干涩的皮肤渐渐变得光泽红润,16岁的发育期,素素一年竟长了7公分,从159的小矮人长成了落落大方的小美人。而月纯因为总偷懒不去赶通告,人气渐渐比素素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