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你家漏水啦

    更新时间:2018-05-03 15:32:37本章字数:4451字

    医院的戏拍了一个多月,终于要回上海了。临走之前素素把之前买房子剩的几万存在原来香港的户头,全给了舅舅,嘱咐他不要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拿了钱的舅妈眉开眼笑地答应着。

    又回到了充满竹炭味道的新房子,一切都和一个多月之前一模一样。只是浴室墙上的水纹渗得更加厉害了,还没进去就听见滴滴答答的水声。

    是时候去找楼上那个住户问问情况了。入住之前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这里的户型又比旁边的楼座小一些,在素素讨价还价之下原来的房主才便宜一点卖出去的。

    “叮咚叮咚。”

    这家人的门铃还有点可爱。

    门铃摁了好几遍,正当素素打算下楼找物业的时候门打开了,竟然是李林甫,平常的大背头塌了下来,刘海湿答答地贴在了额前,乖巧的像个小孩子,身上却穿着高级灰黑色丝绸面料的中老年浴袍站在门框里面,深V型的浴袍领似有还无地遮盖着着林甫的胸肌。

    “你怎么……”

    “你家漏水啦!”素素刚才准备好了的客套话全部都收了起来。

    “啊?哦!对。”

    林甫领着素素走过一片黑白灰的世界,来到一个装修比楼下素素的浴室豪华几万倍的王之浴室。浴缸里的水溢出了地面,泡了几厘米深,流下来的水溅开水花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

    “哦,我忘了,洗着澡呢,想起歌就写起来了。”

    素素知道,再离谱的事他都做过。

    “我下面的墙都被你家的水泡得掉灰啦!”

    素素趟着水过去把塞子拨开,拧紧水龙头。却发现他家水龙头拧不紧。

    “你家水龙头坏的吗?”

    “嗯……你会修?”

    素素无语地看着他,“工具拿来。”

    “自己看。”林甫不知道哪里拿来一个工具箱,工具齐全被保养得很好的工具箱。

    素素拿起改锥和剪刀,让他去关总闸。

    “啪!”浴室里的灯全灭了。

    “是电闸!不是水闸!你用脑子想一想行吗?”灯又亮了起来。

    “不知道!”

    生活白痴吗这是。

    素素放下工具自己找水闸关上了。

    “你就这样别动好了,有什么需要的就叫别人帮你,别把你在粉丝眼里的形象弄崩了,答应我好吗?别让别人知道你是个白痴好吗?”

    “你才白痴。”

    素素还参观了林甫的家。除了看到很多AMANI、SELVA等等奢侈品牌之外,素素还发现他的家里很多东西都是两份的。牙刷和杯子是两份的,拖鞋是两份的,碗筷也是两份的。

    在香港生起的一些喜欢,又被压了下去。

    第三者,素素不想再当一次。

    “你家墙怎样。”

    “我明天找师傅弄吧,不用你操心了。”

    素素赶紧走了,才发现自己就穿着米奇老鼠的睡衣和一双从商品楼那个格子拿过来继续穿的残旧一字拖出现在一个男人的家里不是很妥,特别是这种非单身男人的家里。

    “咔啦。”

    正在素素走出门口的时候,林甫家的门从外面开了。

    碰个正着吗?

    素素无助地向后望了望要送自己的林甫。

    “小苏?”

    怎么是个男人的声音……嗯?!!!!

    “高飞?”

    娘亲啊,刚刚合作完的男演员,和李林甫。

    “回来了?”

    林甫的声音变得好温柔。

    真的吗?这是真的吗?李林甫和高飞?!!!!!

    素素不敢相信,但是他们两个的确挺有夫妻相的。

    “小苏,你怎么在这?”高飞的脸好红,是害羞了吗?

    “额……我……只是,我住楼下,来打个酱油的。”素素故作镇定地从他的侧身旁边走过,灰溜溜地回去了。

    这个惊天大秘密,两个著名男艺人出轨了。

    素素尊重同性情侣,但是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打击。

    李林甫应该是个腹黑攻,高飞这么温柔又是撩妹界的注孤生直男,素素突然觉得他们两个人真的好配。所以那些双人的东西才那么男生,那个工具箱的工具肯定是高飞保养的。没想到他们两个都同居了,大概接下来就是去哪个国家结婚了吧。李林甫都25了,大概结婚了吧。传说李林甫和他爸爸关系很僵,应该是因为这件事情吧。

    翌日清晨。

    “叮铃铃铃……”

    吵得要死,素素迟早要换了这个门铃。

    “早啊……”素素还没洗脸就来给上门打理墙面的装修工人开门。

    “早。”

    装修工人后面竟然跟着林甫。

    “你怎么来了?”

    李林甫一出现,素素就想到高飞。

    “来看看。”

    林甫不喜欢女人。怪不得他对那些女孩子都保持着距离。

    “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方框?”

    逛到画室的林甫看到了墙上的裂痕。其实素素在刷墙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

    “嗯?”

    林甫稍用力,那方形裂痕就打开了。

    里面是一个满是灰尘的小汽车。林甫觉得有点眼熟。

    “哇,大黄蜂吗这是?”

    那辆车竟然能扭动。

    画室的墙开始移动。

    天啦噜,是一个密室么这。

    是个阁楼,有一个长长的木梯延伸上去房顶的位置。

    素素推着林甫进去,画室里投射进去的光让她摸到了灯的开关。

    阁楼的上面是一个小平台,有一个箱子,还有一扇门。

    素素扭动门把手,那门是往里面锁的,“咔嗒”开了。

    “林甫?”

    还在研究箱子的林甫望了过去。

    “这是你家吧?”

    根据这个高度,似乎是。

    “老板,这边弄好了,你过来看一下?”

    素素听到师傅的召唤,赶紧冲了下去。

    墙壁已经弄好了,送走了师傅之后,素素回到阁楼去。

    阁楼上的箱子已经打开了,里面是几本书和一些盒子,旁边林甫坐在地上,抱着一本东西哭得像个小孩子。这还是素素第一次看见李林甫哭,这样冷漠的一个人竟然会哭。

    素素也不知道怎么办,最怕男生哭了。只好默默坐在旁边,翻看着那些书。

    那些原来不是书,是某个人的手记。

    好像乱翻别人的手记不太好,素素又住手了。

    “可以看。”

    林甫止住了哭,没有啜泣地站起来,想要把箱子挪到外面那个房间去。

    外面的房间,是一个客房,床头的矮柜子上面放着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陌生男人和一个长得很像林甫的女人。那女人生得特别好看,大概是他的妈妈吧。

    素素就静静地坐下来,看起了那些手记。

    上面记录着林甫出生之前就开始的每一天的变化,妈妈的感受。箱子的那些盒子里,是林甫周岁落发的胎毛和胎毛笔、林甫上幼儿园用的书包,还有好多份生日礼物。林甫一个一个地拆,每一个礼物里面都有一张妈妈写的卡片,从3岁到28岁。

    那些手稿,记录的也是从他出生之前开始产检到三岁每一天的情况,越到后期的几个月,字写得越来越潦草。

    林甫看完这一切,止住了哭,呆呆地望着天花板。

    很久之后,素素终于打破了沉默。

    “你的妈妈,很爱你。”

    林甫怀里紧紧攥着那份妈妈在最后日子写的手稿,用哭红了的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素素。

    “你听吗?”

    “你说说看。”

    “不说爱。”

    “谁呢?”

    “他。”

    ……

    林甫的表达很吃力,讲的故事也很平直,没有什么修饰词,逻辑还断断续续的,和他的歌词一样,有些跳脱。素素还是很耐心地艰难地听懂了。

    林甫的母亲在他三岁的时候就因为生他的时候拉下的病根子去世了,父亲因此而对林甫特别苛待。父亲的爱很冷漠,母亲的爱很遥远。林甫从不感到被爱,因为害怕失去,所以渐渐自认为不需要爱而拒绝所有人的关心。情感的缺失让他语言表达能力低下,保姆的存在让他生活自理能力也很缺乏。出道后不久的一次记者会上,一位记者的嘲讽让他无地自容,自此对外说话只回答三个字。

    大家都觉得他那样子很酷,公司也就这样包装了。

    成为明星,也是因为他对于粉丝们表达的爱意的喜欢吧。

    一点一点,他把所有一切都告诉了素素,讲的累了睡着了,怀抱里那本手稿却被紧紧抱着。眼角有泪珠挂着,大概是梦见了妈妈吧。

    那爸爸呢?

    素素想找个办法让他们解开心结。毕竟,这天底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吧。

    “亲爱的李爸爸,我是您的儿子李林甫先生的超级粉丝……”

    素素鼓起勇气,给林甫的爸爸写了一封信,尽诉衷肠。和他说林甫的近况,和他说林甫有多爱他,和他说林甫有多值得让他骄傲。

    信一封一封地写,大概写了一整个学期吧,那些信都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而素素和林甫的上下层关系渐渐融洽起来,偶尔他在她画室里画画,偶尔她在他书房里看书,林甫的书特别多,素素最爱看的就是万历十五年了。偶尔两个人在阁楼里弹琴,那间小小的阁楼,被改成了乐器室。

    这个学期,可算得上是风起云涌,各种纷纷扰扰的流言蜚语,各种乱写乱编的标题,让两个人的关系弄得越来越兄弟化。

    “苏轼东李林甫归港见家长”

    这个爆炸性新闻之后,两个人公开澄清了一次,说是好朋友,李林甫还空降粉丝群澄清。

    然后是对轼东的各种猜测,林甫新专辑的MV官方公布了以后,就更多花样百出的新闻了。“音痴苏轼东不敢上快乐周末”、“苏轼东李林甫MV”、“李高飞表白苏轼东和李林甫公平竞争”、“徐诗琪李林甫因苏轼东拍MV疑似分手”、“第三者苏轼东”

    文章大多都是杜撰的,轼东的名字却成为了流量冠军。那张专辑专辑,很多首歌都是轼东和他一起写的,词人曲人,“欧阳素素”的名字与“李林甫”的名字赫然在列。从未被如此肯定过的素素,真的很感激这位兄dei。

    网上多了很多喜欢轼东的人,因为轼东只有一个微博小号用来旁观,海源又没有开苏轼东的经纪官博,所以很多人盗用轼东的名字开了一些高仿号,出了很多让人哭笑不得的事。

    轼东还是不肯开,怕受到攻击。

    紧张的期末又结束了,在面试完实习回家的路上手机响了。

    “暑假……有空么?”海源来了电话

    “我可能不能去远的地方拍戏,暑假要去医院实习。”

    “可能……仁心上不了卫视。”

    “什么?”

    “文秩和我说的,不过卫视的网络平台可以播,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谈到了你帮忙上他们台的也是网播节目的话,平台就能播了。就是时间有点赶,明天就要进组。”

    “明天吗……”

    “文秩好不容易谈到的,你知道,他很少这样低声下气地求别人。”

    “我知道……那部戏对他的意义,可是……”可是她从没有上过这边的综艺。

    “你听我给你讲……”

    “上吧。”

    素素简简单单两个字,海源就知道她依然是当年那个义气的欧阳女侠。

    录制开始前,场务带她在场地四周逛逛熟悉环境,顺便介绍整套规则。

    这是一个侦探类型的室内明星真人秀,明星角色扮演,推理出作案凶手是谁。

    推理类的游戏,看过这么多侦探小说的轼东最擅长了。场务介绍了要口播的广告,轼东发现广告投资还可以,还有她很喜欢的剪辑大神路哥和仰慕已久的京圈名嘴宁致在组。紧急找到轼东的原因是原来的女MC徐诗琪录了一期之后突然解约了。录制节目要一整天,听说后面还要半夜录,而且是侦探类节目,有时气氛会比较诡异。

    徐诗琪这样的千金大小姐,的确会吃不消。轼东却觉得,找东西的游戏,最好玩了。

    “这是我们的常驻MC毕云毕老师。”

    毕老师,很出名,是快乐周末的主持人,他们家卫视的名嘴,轼东这样没有看过快乐周末的人都了解的人物,身高一米七左右不算高,但是长得很秀气,笑容很温柔。

    “毕老师好!”轼东轻轻点了一下头报以微笑。

    “你好你好,轼东是吧,久仰大名啊!”毕云说起话来,让人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你的每一部戏我都很希望你来我们快乐周末。”

    轼东有点疑惑。

    “你不知道吗?每一次你在的剧组上来宣传新戏的时候都会提到你,丹青啊,青戒啊,还有林甫出新专辑的时候,太多了,大家都会提到你,搞到快乐周末的主持人都开始追你的剧,毕老师一直很期待你来快乐周末呢。”场务姐姐笑着说。

    “啊?这样吗?”轼东有点紧张的小手握得更紧了。

    “那是宁致老师。”

    远处走过来一个翩翩公子,已经换上了录制时候穿的古装,轼东想到他写的字,他的文采,他主持的时候那个器宇轩昂的样子,心里就乐开了花。

    “宁致老师好!”轼东的脸开始红起来,感到背上渗出了汗。

    “哟!这不是桃花仙子吗?”

    走近的逗比和轼东心目中那个才高八斗的宁致差的有点远。

    “东哥?”

    和宁致一起走过来的还有一个才高八斗的男孩子。

    “高飞?”

    没想到高飞也在,这让轼东想到了林甫,拘谨的小手终于放松下来。看到傻里傻气的大口之后就更加自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