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我只相信他

    更新时间:2018-05-12 08:57:24本章字数:5370字

    录制开始了。轼东有点后悔没有提前看一下第一季的节目预习,刚开始的时候对于节奏的把握有点不好。

    还好有毕老师,帮了她好多。大口也好好笑,带着她玩得很好。

    轼东将上个学期选修的刑侦课上学到的知识运用得很好,最后还指认出了凶手,只不过整个组只有轼东和高飞投对了,其他人都投这期比较反常的高飞。高飞这一期很爱说话,又把作案过程推理了出来,所以很可疑。轼东却根据证据说话,依据所有人的信息一个个排除了大口、毕老师、宁致和高飞。剩下了大家心目中最不可能作案的另一个女MC姜月月,轼东和高飞都选了她。

    这一期大家都玩得很开心,现实中的宁致和轼东心里的形象落差有点大,轼东有点失望但是又觉得这样的宁致让轼东也很喜欢,只是崇拜之情少了几分。

    场记姐姐被轼东和大口两个人逗得不行,整天吵架。

    月月也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是里面的找钥匙大王,特别搞笑的台湾腔把轼东的港普带了出来,因为只有两个女孩子,所以两个人迅速成为了好朋友。

    高飞本来在节目中说话很少,但是被大口带着开始能聊了,轼东来了之后就更加多话说,因为之前仁心那个剧组里面几个年轻人玩得就很好。轼东发现高飞的脑洞超棒的,又很有想法,看见了一个不一样的高飞,让轼东觉得他和林甫越来越配了。

    还有毕老师真的是一个情商超级高的蓝孩子,有时候月月和大口玩得有点过了,毕老师会很有技巧地化解两个人的绳索,还很会调动现场的气氛,Hold住全场的那种感觉。

    轼东有点崇拜他,还答应了如果仁心能上网剧的话就上快乐周末宣传。

    节目一期一期地录着,第五期的时候就开始播出了。

    为了宣传,轼东终于开了一个大的微博号养粉丝。

    这个微博号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相信,就算节目组的官微、毕老师、宁致老师、高飞、月月、大口、陆媚等等所有轼东认识的明星全部关注了,甚至轼东都发自拍了,粉丝们还是不相信。直到李林甫的微博转发了那个自拍,轼东学会了发微博故事之后,粉丝们才开始相信这是真的,然后轼东再一次上了热搜。

    轼东都不知道自己的粉丝量这么多,一个晚上就升到了八百多万。

    节目播出的反响很棒,轼东高达百分百的命中率被网友们封了一个“福尔摩苏”的称号。

    轼东的仁心也上了,虽然是网剧但是播出5集点击率就破亿了,轼东在里面顾思杏的白衣天使角色深入人心。

    大四一整年,素素都在很努力地学习。每天泡在图书馆,沉浸在实验室里。要保升三了,如果今年的绩点被拉低,就只能得个本科证,还要准备很多东西考研。

    “下个月抽一天时间出来,要去录快乐周末。”

    “还有谁?”

    “就高飞景生他们啊。”

    “好。”轼东想起了对毕老师的承诺。

    “好下一位,东东来,介绍一下自己吧!”毕老师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了,“为什么这是你第一次上我们快乐周末我却有一种你常来的感觉呢?”

    “大家好我是东东苏轼东!”轼东鞠了一躬,“在仁心里面扮演的是外科医生顾思杏。”

    “欢迎欢迎!”

    “东东,今天我们导演知道你要来之后,特地叫你最爱的路哥剪了个视频给你看哦!”

    “哇,来都来了还带礼物,真的好客气哦。”

    “请看VCR~”

    大荧幕上,是往期快乐周末的内容。

    “几个人当中最搞笑的一个?”

    “剧组里最贪吃的一个?”

    “剧组里面最让你暖心的一个?”

    “我可以说今天没有来的苏轼东吗?”

    “轼东超级暖的,而且她是个医科生,不仅会给我们把脉看病,还可以进行心理辅导。哈哈哈。”

    “轼东吧,她吃的很多,不是她自己吃东西很多,是她有很多吃的,总是分给我们吃。”

    “对,林甫粉丝送的东西有时候会给轼东,轼东都分给我们吃了,哈哈。”

    “如果是轼东的话大概会整个行李箱是药,哈哈。”

    “我们剧组的导演,苏轼东啊,哈哈哈哈哈。”

    最后一句是毕老师说的,“所以大口这一次怎么还不cue轼东?”

    ……

    视频一边播,轼东一边流眼泪。她没有想到自己的一些举手之劳竟然这样让人记得。

    个人介绍完了之后是玩游戏的环节,有一个环节的名字叫做“爆数”。爆数的规则是主持人给出一个题目,游戏者在题板上写出数字,每队cue对方的某一个成员亮题版,题板上数字相加达到爆数的组就要接受惩罚。

    第一题的题目是:近五年来和爸爸妈妈单独出去旅游的次数。

    这一题对于轼东来说,是一道难题。

    “轼东你怎么还没写,是太多了么?”

    “我……我之前一直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轼东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写完之后,对面的徐诗琪马上就cue轼东。

    轼东亮出题板,竟然是0。

    诗琪压抑住脸上露出得意的笑,终于找到了轼东的弱点。不孝顺。

    “轼东你怎么是零?你们家是没有旅游这个概念的吗?”

    “嗯……我刚刚就是在纠结,如果是爸爸妈妈的话……我是……”轼东咬了咬嘴唇,“我爸爸妈妈在很我小的是时候就离开了,我的养父母是舅舅舅妈,然后他们的话我是平均每年都会有一两次和他们还有表哥表姐去旅游的,因为我还在读书,所以也没有说每次都带着他们去旅游这样子,请过一两次吧有。”

    在场的人都沉默了,诗琪脸上有了羞愧之色。毕竟她每一次出去旅游都是问爸爸妈妈拿钱的。

    “啊,那这样也算是有了,有一两次这样子,就写个2吧。”

    毕云主动上去拍拍她的背,帮她把零改成2。

    录节目的间隙,毕云就偷偷地和轼东说对不起。

    “嗯?”

    “就是,刚刚我们真的不知道你的父母不在了,所以出到这样的题目。”

    “没有关系,是我处理得也不好,应该当成养父母就好了。”

    “爸爸妈妈是很小就去世了吗?”

    “我妈妈是单亲妈妈,在我三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所以两个都算离开了吧。”

    “抱歉……”

    “真的没有关系,真的,在我长大的一路上我遇到了很多爸爸妈妈,所以感受到很多爱的,所以没有关系。而且他们在我的认知里面,没有那么强烈地存在,情绪方面我能控制好啦。谢谢你,毕老师。”

    “不客气……”

    世人总用怜悯的目光看待轼东,但是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多可怜。有很多人的关心和爱护让她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自己养活自己,所以轼东一点也不觉得孤儿有多么悲哀。

    节目录完之后,是记者招待。

    “请问对于李林甫吸毒这件事你怎么看?”

    “吸毒?”

    素素脑子里嘶啦一声划过一道白痕。是自己听错了吗?吸毒?李林甫吗?

    “不好意思我们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请各位有序离场。”

    海源在一旁指挥着,把轼东送回休息室。

    “李林甫那个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吗?”

    说是李林甫的行李箱在下飞机的时候检查出冰毒被扣住了,警方到场的时候林甫精神状态很不好。昨天晚上九点发生的事,视频、照片都出来了,话题过去24小时,还在膨胀。没有一个人,他的公司、朋友,没有一个人出来澄清。徐诗琪在记者的采访里面被问到这个问题,只说了模棱两可的一些话。高飞甚至人间蒸发,没有出现过,录节目也没有来。轼东打了好几个电话,只想听他说一句他没做,一直没有打通。

    电视台楼下很多记者围堵轼东。

    “李林甫吸毒这件事,作为他的朋友请问你有什么看法?”

    “徐诗琪作为他最好的朋友都没有出来帮他说话,这是不是因为她知道李林甫本人真的在吸毒呢?”

    “证据确凿了之后,你会和李林甫绝交吗?”

    “李林甫现在在哪里?”

    “照片和视频都出来了,你还会相信李林甫的清白吗?”

    轼东站在人群当中,身旁的保镖快要顶不住了。

    轼东走到一个小花基旁边的时候停住了脚步,站在花基上面。

    “我不相信我现在看到的,也不相信我现在听到的,我只相信他。我也相信我自己,相信自己对于李林甫这个人的判断。他是一个有原则有底线的人,所以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现在只是协助警方调查,希望各位真正关心他的人能相信他。”

    说出这样一番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在所有人都说着官方的回答的时候,只有苏轼东,这样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她的这番话,可想而知会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捏造成什么样子。

    “苏轼东支持李林甫吸毒”

    “李林甫吸毒苏轼东力挺”

    这样的诋毁人的标题,会让海源崩溃。但是海源还是很支持她,说出这样一番话的人,才是海源认识的欧阳素素。

    “亲爱的李爸爸,你也是会相信林甫的对吗……”

    素素给林甫的爸爸写信,她也知道没有用,只是单纯想要写。

    写完信,放进了邮箱,接到了高飞的电话。

    “东哥,来一趟机场。”

    原来这24小时里面,高飞都在帮林甫找真相,所以才没有去录节目,没有出现。

    “怎么样了?”

    “找到了这个……”高飞给轼东看一段游人拍下来的视频,上面拍到了林甫的行李箱和一个男人把一包东西放进去行李箱的画面。但是很模糊,只要找到了那个人,并且证明这段视频不是伪造的,还有那个人的口供就有希望把林甫救出来。

    “你认识比较权威的视频分析机构吗?”

    “视频分析机构……”轼东想起了垃圾豪,“你等等,我现在去联系。”

    联系过垃圾豪之后,轼东想了想,比起让分析机构发公告证明,还不如将视频流到网上,然后垃圾豪发一段技术分析贴,买水军安利。

    经过商量之后,高飞派人去跟进。

    “现在是这个视频上面的男人。连警方都识别不出来他的样子。”

    “可以把警方的分析图给我看一下么?”

    轼东之前在刑侦课上学过模拟画像,可能用得上。

    根据模糊的影像,轼东看了几十遍才慢慢画出了一些面部特征。画完已经是凌晨两点。

    轼东跟着高飞去交画像,看了一眼警方搜查到的冰毒。由于不能走近看所以看得不真切,但是轼东能马上分辨出这是纯度很高的冰毒,这种只有在黑市上才买得到,现在能生产这种高纯度毒品的地方,大概只有墨西哥和哥伦比亚,中国的话大概只有学校的实验室能制出来。而冰毒制作对于环境要求很高,在上海根本不会有这样的地方。那么很可能就在黑市上面贩卖的,视频上的男子衣着普通,连鞋子都是帆布鞋,不可能买得起这样高纯度的冰毒。那么说明,这个人只是一个二线工作者。这个人有老板,但是看了航班之后轼东排除了男子放错行李箱的这个可能。

    当天的航班,和林甫一起的只有一趟飞墨西哥的和一趟飞长沙的。而墨西哥的毒品,一般来说只有输出,很少输入。

    所以,剩下栽赃陷害这个可能了。

    轼东的画像虽然不是很细节但是对破案有很大帮助。十三个个小时之后,警方就找到了那个嫌疑犯。

    嫌疑犯是一个当地的小混混。逼供之下,说出了自己受人所托将冰毒藏在林甫行李箱并在他手环上弄药将他的精神状态弄得萎靡的全过程。

    但是他的确不知道给他1000块钱的人到底是谁,连样子都不知道,捂得严严实实。

    最终这场闹剧收场。轼东的建议很好,网民们看到技术分析贴之后舆论开始转了风向,越来越多人关心林甫的冤案,更有甚者说这是徐诗琪分手之后的恶性报复。

    轼东却认为,如果是诗琪,大概受到攻击的是轼东才对。

    这个事件,让轼东再一次成为了热搜话题。

    “义气女侠苏轼东”

    “真正的好朋友应该是像苏轼东这样的”

    “李林甫三生有幸”(三生有幸是轼东写的一首歌,林甫唱)

    如果这件事没有得到妥善解决,轼东那时候说的那句话,将会成为再一次把她打入深渊的错子。舆论就是这么绝情,那些不想让你好的人就是这样冷漠。轼东已经看惯了,但是她没有后悔过,说出那样的话。就算再怎么顾忌,再怎么防备,总会有讨厌自己的人,总会有不见得别人好的人。

    让素素意外的是,林甫被无罪释放之前的那一天,素素收到了来自李爸爸的信。这封信很长很长,厚厚的一叠差点让素素以为是照片集。没有想到是李爸爸厚厚一叠的文字,全是文字。

    李爸爸的字迹苍劲有力,写得很认真。

    素素花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把信粗略读完。

    这位素未谋面的父亲,被素素这一年来每天都写的信感动到了。李爸爸的信写的大概都是对于林甫的愧疚。因为林甫长得太像妈妈,而李爸爸对李妈妈的爱实在是太深,所以不得已冷落了林甫,没有想到自己以为的找个人照顾他竟然让他性格变得乖僻,父子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漠。

    李爸爸还在信上答应素素会试着对林甫关怀,最近还去看过他,只不过两个人之间起了一点小冲突,希望素素可以帮忙解决。

    素素读到这里,还真的有一点惊讶。

    可能这就是男人吧,不苟言语但是内心温柔。

    看完了信之后,素素坦白了自己的身份,并提出可以帮忙制造机会化解。

    父子之间,哪有隔夜仇。

    这是广东话一句俚语。

    在素素的安排之下,李爸爸来到了素素的家。

    这是素素和林爸爸的第一次见面,两个人一见面却好像认识了好多年一样。林爸爸看到素素,有一点惊到了。素素看到林爸爸,发现他这样和蔼,和想象当中他冷冰冰额形象出入有点大。

    素素带着林爸爸上了阁楼,带他看林妈妈遗留下来的手稿,带他去林甫生活的地方。林爸爸从来没有去林甫的家里住过,可林甫还是给他留了一个房间,床头放着一张父母的照片。

    “林甫的心里,还是希望你能来的。”

    林爸爸一直听着素素说的,默默没有说话。

    “你和林甫……是情侣关系吗?”

    林爸爸冷不丁这样问,让素素惊了一下。怎么会这样问呢?难道他不知道林甫和高飞在一起吗?

    “我……我们就是好朋友。”

    “好朋友……嗯,在网上我也看到,你为他说话,你相信他,很好。”

    “嗯……我带您再看看这边吧。到时候林甫回来了,您可以……”

    放下林爸爸之后,素素就走了。林甫回来了以后,不知道会怎么做呢?他那个口嫌体正直的性格会不会气走林爸爸呢?

    男人……素素真的不是很懂。

    晚上的时候,来了个电话,是高飞。

    “东哥吗?你是怎么做到的!”

    “嗯?”

    “林甫和爸爸和好了啊。我回家的时候都吓到了,林甫竟然和爸爸没有吵架待在一起这么久,我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爸爸和这样的林甫。”

    “爸爸?”

    “对啊,我们爸爸。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爸爸这么温柔对我哥的,我一看就是你干的,爸爸有没有我们家钥匙,只有你那里可以上来了。”

    “你哥?”

    “我哥李林甫啊。”

    李林甫,李高飞。

    素素一直忘了这两个人同姓。但是不应该啊!兄弟不应该是……名字比较相近的吗?

    “喂?东东?你有听我在说话吗?”

    “啊……哦,对,他们两个人和好就好。”

    “你真厉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