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巨额遗产

    更新时间:2018-03-31 06:00:00本章字数:2470字

    2010年,古镇。

    平民小区的一处出租房里,收到一份没有寄件人的快递。

    小荷拿着轻飘飘的纸壳晃了晃,一脸疑惑:“姐姐,你在网上买东西了吗?好像是一本书。”

    “没有。”

    “那是谁邮来的?竟然,没写地址。”

    素素瞥了一眼:“你拆开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小荷三俩下就撕开了快递,里面是一打文件,标题处清清楚楚的写着五个大字:遗产继承书。

    “遗产?!”

    小荷惊愕的张大了嘴巴:“姐,这肯定是邮错人了。”

    “拿来我看看。”坐在床上看电视的中年妇女一把抢过文件,脸上的神情由惊讶,逐渐变成了错愕,她拧紧双眉,前前后后翻看了好几遍,最终沉重的叹了口长气,眼神中闪烁着别样的彩色光芒。

    素素放下聊得正欢快的手机,好奇道:“妈,什么情况?”

    徐月华长嘘一声:“唉!这都是命啊!你们的爸爸,去世了。”

    “什么?!爸……爸!?”小荷和素素姐妹俩,几乎是同时惊声尖叫。

    在她们上小学的时候,父亲迷恋上赌博,输光了所有的钱,最后连家里的房子车子,都变卖出去偿还赌债。

    父母离婚之后,徐月华只得带着两个女儿净身出户,回到娘家过寄人篱下,看人脸色的生活。

    十几年了,她们的父亲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杳无音信。

    小荷和素素长大工作挣钱之后,日子渐渐的有了好转,母女三人才从徐月华的娘家搬了出来,独立生活。

    “这是一封律师函,你们的爸爸这些年在外地做生意,白手起家,混得不错。他病逝之后,用全部的积蓄,为你们买下一栋别墅,而且是一座历史悠久,价值不菲的古宅。你们姐妹二人继承了这份遗产,这里面有详细的地址,就在镇子西边的郊区,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

    小荷目瞪口呆:“妈,这事儿是真的假的?该不会是骗子的新骗术吧!我和姐姐继承了爸爸的遗产?”

    “是真是假,我们按照地址去别墅一看,自然就清楚了。”素素提议。

    “应该是真的。”徐月华心中百感交集,缓缓道,“你们爸爸有做生意挣钱的能力和头脑,当年如果不是赌博输的倾家荡产,我和他不至于走到离婚这一步,我真害怕他输红了眼,把你们姐妹卖出去,卖了孩子接着赌。”

    感慨之余,徐月华再次拿起手中的遗嘱:“这上面说,你们爸爸深感愧疚,用毕生努力挣得的遗产,补偿十五年对你们的亏欠,他一直都没有再婚,没有再生孩子,只有你们两个亲生骨肉,他把全部的家当留给你们,也算是一个爸爸的赎罪和父爱的补偿。”

    小荷将信将疑:“妈,我总觉得这事儿不靠谱,就算是爸爸做买卖发了家,难道奶奶和他亲弟弟就不惦记着遗产吗?你还能联系到我亲奶奶家吗?问问他们是不是了解些具体情况。”

    徐月华点点头:“我有你奶奶家的电话,很多年没有联系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打通。”

    说罢,徐月华翻阅着泛黄的电话本,在最末页找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拨了过去。

    半晌,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喂,哪位?”

    “喂……”徐月华刚想叫‘妈’,停顿了下,语气略显尴尬,“姨你好,我是徐月华。”

    电话的另一边沉默了,对方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对过去的埋怨和不谅解。

    良久,冷冷的问:“你有什么事?”

    “姨,打扰了,我想问问,小荷的爸爸……他还好吗?”

    “你还知道惦记着他的死活吗!?”房老太憋足了劲儿,暴怒狂吼,“我儿子有本事的时候,你和他过日子,我儿子没钱没房没车了,你就带着孩子和他离婚,你现在还找他干什么!”

    徐月华被劈头盖脸的臭骂一通,心里很不痛快,她努力克制住想反驳的情绪:“姨,过去是小荷爸爸赌博输红了眼,我为了保护两个女儿和他离婚,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十五年,您何必要这么恨我,怨我呢?我只是最近……”

    徐月华随口编造了一个谎话:“我前几天碰见了一个好多年没见面的老朋友,听他说,小荷爸爸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所以打电话关心下,毕竟是小荷和素素的亲爸,虽然我和他分开了,两个女儿和他的情分还在。”

    “情分!?人都死了,还谈什么情分?早干嘛去了!你女儿挣钱的时候,怎么没想着孝顺她爸爸呢?现在她爸爸病逝了,打电话猫哭耗子假慈悲有什么用!?”

    “真的病逝了!?”徐月华惊诧之余,口吻里竟然透着小小的兴奋,“这么说来,遗产的事情……就是真的了!”

    “什么遗产!?”房老太咆哮一声。

    “没,没什么……”徐月华意识到自己一时情绪激动,不小心说漏了嘴,这种事情不能大张旗鼓的宣传,刚要挂断电话。

    只听房老太扯着沙哑的嗓子,恨不得从电话那边钻出来,一把掐死徐月华:“你做梦!我大儿子的遗产,都是老房家的!那栋别墅是我的,将来我要留给小儿子,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你休想霸占我们家的东西!”

    原来房老太早知道这件事情,小荷爸爸分明是立下了遗嘱,还有律师函明明白白的写着:价值不菲的古宅,是作为一个父亲的补偿,由他的两个孩子继承。

    “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小荷和素素是她爸爸的亲生女儿,血脉相连的亲骨肉,你口中留下的遗产,本来就属于她们,有法律证明,这两个女儿就是合法的继承人。”

    “哼……”房老太冷笑了一声,嘲讽着,“自从你们离婚,我儿子就和你女儿,断绝一切往来!我只有小儿子生的孙子,没有孙女!我儿子的遗嘱中,决定让我拥有他的别墅,也是为了防止你们这三个女人动歪脑筋!你们如果敢争敢抢,别怪我翻脸!死,我都会守住我们家的财产。凭你们三个!?没那本事斗得过我们一家子!做梦!”

    到底还是重男轻女的老思想,徐月华现在都记得,当年房老太得知她生下的是女儿的时候,一脸嫌弃的表情,还有刺耳的话语:

    小姑娘下面的两瓣儿,难看死了,真丢人!小时候都没法看,连个‘把儿’都没有,领出去都嫌磕碜(老太太的方言:丑陋的意思)。

    房老太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徐月华也懒得和她理论,反正她的手里有确凿的文件证明,还怕了一个胡搅蛮缠的老太婆不成?

    “原来遗产是真的,小荷,素素,我们明天就去看别墅,尽早过户到你们的名下。房老太要把财产留给她的小儿子,我们不能让老房家先得手!”

    小荷点点头,总觉得事情蹊跷奇怪。

    她漫不经心的望向窗外……

    猛然间,她看到她的爸爸,站在窗口,朝她阴森森的笑着……

    她的爸爸和年轻时候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头发白了许多,脸上多了几道皱纹,他就那么真实存在的站在窗外……

    “你!?”小荷吓得一身冷汗,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

    她爸爸,缓缓地抬起了一只手,向自己身体方向机械的摆动着,神情诡异,示意她过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