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迷雾森林

    更新时间:2018-04-01 22:00:00本章字数:2164字

    “当然去!凭什么把财产给他们!?就是到法庭上打官司,也不可能一分钱都不给你姐俩!”徐月华横眉冷竖,带头窜在前面,踩着老房家走过的路紧追不舍。

    娇儿在后面安慰小荷:“你要理解你妈妈,如果在古代,为了争皇位,父亲和儿子都能相残。现代更严重,老人去世,亲兄弟姐妹一起分家产,谁都想多争多得。老人健在的,自家人还要攀比是不是偏心眼儿了,比如买房给小儿子买好的,冷落了大儿子。结婚给大女儿的嫁妆钱多,小女儿一毛不拔。更何况你们这是一栋别墅啊!谁不眼红?假设别墅里有点古董臻品,更是值钱,你们家肯定要争到底的!”

    “我不是白莲花,傻白甜,我是害怕……”小荷叹气连连,“我也知道有钱好,谁愿意当个穷人?谁不想大把大把的钞票随便花,随便买?但是今天的事儿,我真看到了!特别瘆得慌,我心里不踏实,怎么都不相信我呢?”

    “你说你见鬼了?谁能信?”娇儿忍不住笑起来,本来她就长得妖媚,又精通化妆,打扮的再漂亮些,模样更是迷人。

    听见笑声,走在小荷前面的李大磊,忍不住回头望向娇儿,神色1暧昧,贼眉鼠眼间流露出淫1荡的表情,鬼知道他的脑袋里闪现了多么让人作呕的恶心画面。

    进入深山老林,已经看不见老房家一行人的身影了。树叶婆娑,各种千奇百怪的古树映入眼帘,放眼望去,郁郁葱葱,密密麻麻,似乎很久很久都没有人来过这里。

    又走几步,阳光被遮挡,浓雾缭绕,像是滚滚浓烟般漂浮在空中,雾气过大,根本瞧不见周围是何情景。

    “妈?姐?”小荷看不清楚前面的人,她大声呼喊!

    没有人应答,小荷扭头,娇儿和李大磊也不在身边,仿佛所有人都被浓雾隔开了,失去了方向。

    小荷不敢往前走,她怕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迷路。她的双腿开始发麻,双手开始不听使唤,脑袋发晕发懵,喉咙干渴难耐。

    视线渐渐模糊,眼皮沉重的睁不开,身体如同被锁死了般动弹不得。小荷觉得她自己好像中了毒,来不及多想,她就死了似得昏阙过去。

    ……

    再次醒来的时候,浓雾已经散开,空气里弥漫着植物潮湿的味道。雾霾过后,小荷终于见到了家人朋友,他们依次醒来,奇怪的是,房老太竟然与他们昏迷在同一处位置。

    素素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一边和杜奇说:“ 刚刚真的吓死我了!我都不知道你们跑哪儿去了!”

    杜奇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赶紧扶起坐在地上身体肥胖的韩小凤,心急如焚:“妈你没事吧啊?我这要是把你和弟弟弄丢了,我可怎么活?”

    “妈不要紧,你弟弟这不也好好的嘛,儿子不用太紧张,你妈活了半辈子,什么场面没见过。”韩小凤喜欢说话的时候挑眉,挤下眼睛,那意思就是所有的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她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素素失望的低下头,这种尴尬的场面每天在她的家里都会上演,有的时候,素素甚至觉得她是一个多余的人,韩小凤和杜奇杜凡才是真真正正的亲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融入他们中间。

    旁边的房老太也逐渐清醒,恢复意识的时刻,她察觉到四周都是‘敌人’,唯独她的同伙不见了踪影。

    “房玮哥!儿子!你们在哪里?房玮哥!?”房老太扯着破锣般沙哑的嗓子使劲儿喊,一遍又一遍,没有人应答。

    房玮哥众人如同彻底的消失在了森林中,只有房老太撕裂的声音在黑压压的上空回荡徘徊……

    谁也不理睬她,徐月华的心里还有点小小的激动,暗自窃喜:就剩下你一个老太太,根本没有实力和我们争遗产!我赢定了!

    “妈!那里有一栋别墅!”小荷突然大叫。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真在几千米的正前方,绿树掩映之中,宅子沉寂、凝重、肃穆的屹立在深林的正中央。因多年骤雪雨打的侵袭,色彩斑驳模糊不清,僻静又饱经风霜的沧桑感,吸引着所有人去一探究竟,揭开内层的神秘面纱。

    “走吧,总算是找到了……”徐月华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牵引着她向前冲,让她义无反顾的,永不回头的冲过去。

    她觉得,那是金钱的力量。

    素素紧追其后,杜奇杜凡和韩小凤也疾步快行。

    小荷娇儿和李大磊走在最后,让小荷感到费解的是,李大磊故意等着娇儿,还悄悄地在背后叮嘱她:“路不好走,小心点儿。”

    这是男朋友和闺蜜的第一次见面,他们何时像是朋友一般熟悉了?

    房老太左瞧右望,心急如焚。

    “都火烧眉毛了!还找不到人!我绝对不能把遗产让给徐月华母女!”顾不及过多考虑,房老太紧紧地跟着他们,自顾自的嘟囔,“目的是一样的,都要到别墅去,可能我小儿子早就到了地方,正在等着我呢!”

    森林的另一边。

    房玮哥醒来的时候,脑袋晕晕沉沉的。

    “哥们,你看看你选择的旅游地点,太偏僻了,咱们散散心,不至于到这种兔子不拉屎的破地方吧!再冒出来个野兽蟒蛇的能吓死人!”同行的一男人连声抱怨。

    一又高又胖的男人随声附和:“就是的,咱快点走吧,累得都在树林子里睡半天!万一等到晚上迷路,可找不到家了!”

    房玮哥的妻子面露不悦之色:“你们都是我老公最好的朋友,还埋怨他干什么?哥哥刚刚去世几天,我婆婆又紧跟着去世,一连两个至亲的人咽气,谁能受得了?”

    “算了算了,快离开这鬼地方,我身上的汗毛都快立起来了!”

    几个人一边说一边朝着古宅相反的方向往外走……

    “我听说你大哥的前妻和女儿,也不在人世了?真是造化弄人啊!都离婚了,你大哥也没有再娶老婆,他人一走,亲妈和老婆孩子都跟着走。哎,人都是命……”

    房玮哥忽然抡起拳头,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别说没用的,我好像忘记什么重要的事儿,怎么想也想不来!到底忘了什么?”

    “不用想,大哥!这几天你就神神叨叨的,今儿说是散心,结果跑到深山老林里兜风,你快别想一出是一出,饶了哥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