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杨泗庙

    更新时间:2018-04-08 16:55:24本章字数:3790字

    夜晚的献福路101号大院门口,高大的两块门牌上分别写着”宜昌市公安局“,”宜昌市刑事侦缉大队",一辆边三轮摩托急匆匆地从路边急拐弯,吱溜一声就转进了这个院子,停在门口,车上的人冲站岗的警卫略一点头,呼啦啦的带起一阵风跑向院子中央一栋三层的红砖楼房。

    在小楼前亮着的那盏惨白的大白炽灯下,那道奔跑的身影显得清新而有力,这是一位穿着白色夏常制服的女警察,脚上是一双解放鞋,裤子是蓝色警裤,但是爱美的姑娘把它修的更贴身,裤脚也修的窄了些,看起来非常显身材。也许是跑得累了,她取下了头上的那顶无沿帽,满头的青丝此刻正编成一条辫子盘在头上,用一根长发夹别住,整个人显得十分精干。她走向二楼的第一个房间,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一位老年警察笑呵呵的看向她说道:“小芳你怎么来了?这人贩子的案件有进展啦?”

    “陈局长,我回来是听说二王从武汉逃跑后,极有可能已经流窜至宜昌境内,我自愿请战,你别让我去古老背守株待兔了吧。我想在这里抓捕二王,而且我也有点儿担心家里,这二王已经杀了不少人了。你知道的,红儿那个野性子......“女警察忙站定了说道。

    ”瞎胡闹,陈小芳啊陈小芳,你妹妹野性子,你就不野?那几个人贩子极有可能在这两天继续犯案,你擅自离开岗位,有没有组织性纪律性?我们是人民公安,是纪律部队,不是菜园子门,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啊?”陈局长一听脸就变了,他转身走进房间,陈小芳连忙跟着进去,低着头站在办公桌前,摆弄着手里的警帽,一声也不吭。

    陈局长也不看她,打了个电话出去:“老郑啊,我是市局老陈啊,你说陈小芳回来协查二王是你批准的?这个......人贩子的线索呢?正好也回到市区啦?好吧,以后你们别由着这个丫头的性子来啊,这事儿完了你还是得帮我把她看好!”

    看着陈局长悻悻的挂断电话,陈小芳眉毛和嘴角都扬了起来,嘿嘿直笑。陈局长鼻子重重哼了一声说:“ 就算是你的领导批准了,可是我这个公安局长也能给你否决喽,你明早就给我回虓亭去。“

    ”哎,你不带这样的啊,爸,我跟你说,抓捕二王这样的机会是我们公安干警不怕牺牲艰苦奋斗最好的经历,我是你女儿,更应该冲锋在前,我来都来了,地区领导也批准了,我最适合做市局和地区公安局的协调工作,您就别跟我抬杠啦吧?“陈小芳太了解自己的父亲了,她知道只要一提到以身作则,冲锋在前,这事儿就没问题了。

    陈局长这回真的没话说了,坐在桌前看了看文件,陈小芳给自己的父亲泡了一杯茶,端过来说:”爸,你这儿的茶叶不错啊,下次我回去古老背,给我带点儿走啊。”

    陈局长再也绷不住拿张脸了,不由得笑了,说:”你是给刘峰那个小子顺茶叶了吧?他没来?我跟你说,你还是别找警察了吧?你妹妹也想当警察,你想让我们一家子全都是警察啊?你回来就赶紧给我回家去看看你妹妹,她现在每天和一帮划二流的小子混在一起,不务正业......哎,我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跑了?“

    陈小芳早就把她爸丢在办公室里,一溜烟的往家里跑去了,她的家就在101的一墙之隔--南正上街。是的,101就是人们谈论中神秘的军馆,而陈小红就是军馆子弟,此时的她,正牵着向阳走在长江的滩涂上,走向那个黑夜中静静匍匐在江岸的杨泗庙。

    陈小芳回到家里,换下了警服,擦了擦汗,穿了一件干净的的确良白寸衫,觉的肚子有点饿,才想起自己忙着赶路,晚饭都没吃,骑了快两个小时的边三轮,这时还真有点无力了,而且这种饥饿的感觉一旦生根发芽就怎么也挥之不去。没人知道她今天要回来,这家里虽然有两个女人,却没有妈妈,这些年陈局长是又当爹又当妈的,带大她们姐妹两个。正想着,一个声音传来了:“小芳爹你回来了?奶奶,小芳爹回来了。”原来是小表弟站在家门口看见陈小芳了。他跟着向阳喊小红是红儿爹,所以连着小芳也变成”爹“了。

    ”小表弟,跟你说好多遍了,以后要喊小芳姐姐。“陈小芳蹲下身去,摸了摸小表弟的头。

    “小芳回来了?还没吃饭呢吧?正好,肖妈妈这里有好吃的,快过来吃。”这是小表弟的外婆。说着一把把陈小芳拉近了房间,按坐在桌前,端上来一盘烤的香喷喷的红薯,还有一盘腊肉,一盘节儿根。“好香,肖妈妈你的烤红薯最香了。”陈小芳由衷的说到,因为从小没有妈妈,这筒子楼里的各家各户做的饭她都如数家珍。说着她也忍不住直接掰开一个烤红薯,咬下嫩黄的薯肉,再夹了一筷子炒腊肉,嚼了嚼,又喝了一口一皮罐。吃着吃着,一种久违的家的感觉就绕上了心头,陈小芳不由得鼻头一酸。

    ”小芳爹,我看见红儿爹和向阳哥坐在杨泗庙前面好久了,一动不动,你说她们是不是在玩木头人?等你吃完了我们也来玩好不好?“小表弟一直坐在窗前,望着街对面的杨泗庙那边说着。

    陈小芳没怎么当回事,嘴里不停的在塞好吃的,一边含糊的应着:“好的,好的,姐姐待会儿陪你玩。“ 一边心里想道:‘这个小红,都大姑娘了,还拉着一个小屁孩玩木头人,真不省心,看来是要把她送去警校了。“

    这边吃着,陈小芳又灌了一口一皮罐,“真是舒服。“她一边站起来伸展伸展,一边也走到窗边,顺着小表弟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江边乌漆麻黑的,隐隐约约有几个烧纸钱的人点燃的火堆,江面上零零星星的有几个红色的信号灯船,江对面磨基山上的发射塔顶端有一盏大灯在亮起,一盏昏暗的路灯在离杨泗庙几十米的地方闪闪烁烁。

    “咦,那不是我表哥建东和嫂子晓琴吗?他们在江边干嘛?“陈小芳忽然看到两个人从长江的滩涂上走过来,而看样子他们是直接走向坐在杨泗庙前面的陈小红和向阳,边走建东似乎还在招呼陈小红。“不对劲,红儿和向阳两个人这么久都纹丝不动,这不像是在做游戏,这很不正常。”作为一名女警察,陈小芳自小就从父亲那里得到了熏陶,她已经发现了情况非同寻常。

    正当她准备下楼奔向江边的时候,小表弟说话了:“有绿光,有绿光。”边说边指着杨泗庙说道。陈小芳下意识的看过去,却没有发现什么绿光,反而看到嫂子秦晓琴和表哥建东快要走到陈小红她们跟前时,秦晓琴发出一声尖叫,这声音太尖锐,以至于夜空里完全掩盖不了,任凭着这声音撕裂晚上的静谧,划破长空。伴随着这一声尖叫,只见建东背后冒出一个人来,明晃晃的匕首就黑夜里看得十分真切,陈小芳心急如焚,却又无力施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持着匕首的人一刀捅向建东;而与此同时,小表弟又在喊:“舅舅,舅舅,舅舅他们从庙里出来了。”

    一个大石头从建东身侧的黑暗里被扔了过来,那把匕首最终没有来得及刺向他,为了躲避势头,拿着匕首的黑影躲向了一边,这时秦晓琴已经晕倒在地,建东还不知道自己刚刚躲过一劫,连忙蹲在去抱住自己的老婆;可能是那一声尖叫的缘故,红儿和向阳已经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李弟娃儿一群人则是看上去晕晕懵懵的从庙里面连滚带爬的跑出来,边跑还有人喊“有鬼啊。”

    昏暗的路灯侧面,阴森的杨泗庙前,一片混乱。

    陈小芳这才反应过来,来不及跟屋里的肖妈妈打一声招呼,就马上冲出门去,屋里忙家务的肖家妈妈还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小表弟吃吃的站在窗前,一时间也很茫然,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小芳爹是怎么啦,二话不说就跑的没有了踪影,还顺手拿走了舅舅给自己做的铁炸炮。在他的视野里,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了想象,他也理解不了,为什么当他听到尖叫声之后,就有又一道绿光闪过。这时几波人已经汇合到了一起,那一声尖叫还引来了更多的街坊,人们纷纷打开窗户和大门,互相询问着情况,还有的人干脆也走到江边去看陈小红她们到底怎么了。

    很快,陈小芳就冲到了那帮不省心的愣头青里面。此时的建东,正慢慢把秦晓琴扶起来,而秦晓琴则面色苍白,嘴唇都是青的;建东后面站着一个穿着白色汗衫的老头,手里还抓着另一个石头,看样子刚才扔石头救建东的人就是他;红儿和向阳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周围的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李弟娃儿一群人则是七嘴八舌的大喊着“有鬼,有妖怪”之类的胡话。

    “都给我闭嘴!”陈小芳非常不耐烦的吼了一声,瞬间整个场子都静了下来,开来这位大姐大的威力十足。但是紧接着更多的声音响了起来,“姐,你怎么来了?”这是陈小红,“小芳爹!”这个毫无疑问就是向阳了,“小芳,你吼什么,你嫂子还晕着呢。”这是建东,最后是一帮愣头青的亲切呼唤“女大兵”、“芳大姐”、“大姐大”不一而足。陈小芳正要再发作,却发现远处有个黑影在跑向江边,陈小芳立即追了上去,下意识的她摸向腰间,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带枪。

    这个黑影显然就是刚刚准备偷袭建东的人,因为没有得手,所以他可能躲了起来,但是没想到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他实在躲不下去了,也算是当机立断的跑开了。陈小芳猜测这个人就是持有凶器的人,加上不确定他有没有同伙,所以虽然跟了过去,却没有太大意。果然,在奔向滩涂的过程中,一声呼啸在夜幕的掩护下出现在陈小芳耳边,她连忙一低头,只见那把匕首从她的头顶飞了过去,把陈小芳的辫子正好打撒了,一头黑发像瀑布般笔直的倾泻下来。陈小芳吓出一身冷汗,连忙往地上卧倒,一边喊道:“我是警察,在不站住就要开抢了,说着她拿出手里的铁炸炮,抛向天空,此时的黑影根本不为所动,沿着江岸往三江方向逃窜。铁炸炮落在滩涂的石头上,发出一声巨响,把那黑影吓了一大跳。他慌不择路的一头扑向长江,只听到扑通扑通饿趟水声,跑向越来越深的地方。

    ”你站住,再不站住我要开枪啦。“陈小芳急了,因为她是南正上街著名的旱鸭子,每次陈小红在江水里舒展泳姿时,都会大声跟岸上的姐姐说,以后自己要考长航的警察,因为长航的警察首要条件就是会游泳。所以此时的她,只能眼睁睁看着逃犯越来越远,一直游向远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