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绿光

    更新时间:2018-04-08 17:01:06本章字数:3805字

    陈小芳没有办法抓到逃跑的黑影,只好掏出手帕在黑暗的滩涂上找到那把匕首,包好了带回来。刚回到众人所在的地方,就发现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期间几个片警和居委会的老太婆在现场维持次序,。陈小芳跟其中一个片警说:“于师傅,麻烦你去101一趟,这里需要更多的公安来,刚刚发生了杀人未遂的重大案件,还有...“犹豫了一下之后陈小芳说:”还有请陈局长找一下徐老师一起来。”

    于片警闻言忙点点头,跑着离开了现场。看着他的离去,陈小芳吐了一口气,又转过身来,问陈小红等人道:“你给我说说,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神更半夜的你拉着一个滴噶儿跑来杨泗庙发什么疯?还有嫂子,你刚刚为什么尖叫?李弟娃儿你们咧?一个二个跟个神经病一样鬼喊?这位老伯,你又是什么人?虽然你扔石头救了建东哥,但是希望你能把自己交代清楚。今天一切都要讲清楚,要不然就去101讲。”

    众人一听“101”头都是大的,向阳立刻说道:“小芳爹小芳爹,我不去军馆,我告诉你。刚刚儿我和红儿爹她们一起过来,然后我就觉得非常困,红儿爹说让我坐下休息一下,我就坐下了,红儿爹也坐着陪我,舅舅他们去搬蛐蛐儿,先进去庙里面了。然后我好像睡着了,最后被这个阿姨喊醒了。”

    红儿补充道:“我情况差不多,但是是我觉得很困,然后向阳说他陪我坐一下,结果我就睡着了,后来我被嫂子的尖叫喊醒了。”

    李弟娃儿几个人的回答比较匪夷所思:“我们先进来杨泗庙,进来以后就听到有蛐蛐儿叫,一听就晓得是“棺材头”,我们就在里面翻,结果翻到一个井盖,我们一掀开,是一个个的台阶,而且看到有一只“棺材头”在里面。我们几个人一个个挨着进去,那个蛐蛐儿一路往下跳,我们也不晓得为什马儿,就像抓到它,一直在往台阶下面走,走了不晓得好长时间都没有见底,这时我们才有点儿慌了,手里的电筒也快没得电哒,就决定往回走,但是往回走了半天也没有见到头。你说是不是蛮黑人?”顿了顿,几个人心有余悸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又接着说:“然后我们听到有人喊了一声,接着就发现这个台阶通道里面闪了一道光,就像扯闪一样,闪了一下,我们就看到了井盖,出来之前我们看到底下的台阶上好像站了一个人,脸是绿的...就像...聊斋里头...滴鬼"边说,李弟娃儿边看陈小芳,生怕这大姐头一巴掌呼过来。

    陈小芳现在显然是没有什么心情呼人,她心里头忽然变得紧绷绷的,这些年她自己干刑警见过不少凶案,但是再凶残的杀人案也是人为的,她在古老背也遇到过一件非常规的案件,当时幸亏了老爸叫了一个徐老师过来帮她解决了问题,想起徐老师的当天背着她从江里一步一步走上岸来的情景,那厚实的背影让她忽然觉得有些安定。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陈小芳转向秦晓琴和建东,这几个答案的焦点显然集中于秦晓琴那一声尖叫,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那一声尖叫打破了某种平衡,而这种平衡的破坏恰好将一群人从一种诡异的状态下解救出来了。陈小红看向庙门口一口破水缸,脑筋里灵机一动,想起了小时候课文里的故事,这就像司马光砸缸,如果说红儿、向阳、还有李弟娃儿一群人都是缸里的鱼,那么秦晓琴那一声尖叫毫无疑问就砸破了这个缸,让大家流了出来。

    “嫂子,你和建东哥又发现了些什么,为什么会尖叫一声呢?”陈小芳蹲下来,在秦晓琴耳边问道。“你别怕,我们这么多人都在这里,我还是警察呢!”,看着紧张的两口子,陈小芳放缓了语气,半开玩笑的说着。

    “我最近觉得火眼有点儿低,就和你哥哥晚上来烧点儿纸钱。”秦晓琴有点儿不好意思,顿了一下才接着说:“我们刚烧完就准备回去,走到杨泗庙这边来,看见红儿带着这个小孩坐在这里,建东觉得很奇怪,喊了几声也没有反应,所以我们就打算走过来看看。“咳,咳......“秦晓琴有点儿疲惫的咳嗽起来。

    ”你嫂子有点儿虚,她靠着我走过来的,我越走越觉得奇怪,因为红儿明明睁着眼睛,但是她却好香看不见我,只是呆呆坐在路边,这个孩子也差不多的情况,我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反应。“建东接过话茬补充道,陈小芳听着点点头,这一切她在窗口也看见了。”接下来我就听到你嫂子尖叫了,我还没搞清楚什么情况,那位练气功的老师傅就跟我喊要我趴下来,刚才他告诉我后面有人呢拿着一把刀要捅我......对了,他说就是你追过去的那个人,那个人呢?你没抓住他啊?“建东忽然想起了这一茬。

    陈小红摇摇头,想把这些思绪整理一下,现在所有的焦点都在秦晓琴身上,显然要搞清楚她的情况,才能解决这些线头。她究竟发现了什么?陈小红的目光再次转向了秦晓琴,“嫂子,你后来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秦晓琴又定了定心神,说道:”我看到陈婆婆儿就站在红儿的旁边,她拉着红儿和这个孩子的手,好像在不断的跟他们说话,我听不清说的什么。还有这个庙,庙里面有一阵绿色的光,面门前有一个人,长的很凶,但是我看不清他的面部,只知道他很凶,他就一直看着陈婆婆儿,好像是不准她进去庙里面。然后我就看到陈婆婆儿手里有一条绳子,要往红儿脖子上套,我吓坏了,就尖叫了起来,我叫的时候,陈婆婆儿好像很不舒服,她就不见了。”

    “嫂子,你说陈婆婆儿?哪个陈婆婆儿啊?”陈小芳忽然觉得一阵发寒,因为她想起了前几年刚刚当警察时,经手 的第一个案子,嘴巴上问着,心里却想着不要是猜的那个情况吧。

    ”就是前几年死的那个陈婆婆儿,以前住在肖家巷的那个。”秦晓琴说道。

    陈小芳心里咯噔一下,真的就是那个上吊自杀的额陈婆婆儿。她当时是第一次去命案现场,那种压抑和阴气逼人是她后来的噩梦之一,陈婆婆儿的样子她一直都还记得。上吊而离世的人,脖子基本上已经断了,因为长时间的阻碍供血,整个头部是青色的。陈小芳这几年刑警干下来,基本上已经没什么害怕的了,可是陈婆婆儿的现场一直是她心底最大的梦魇。

    正在大家咀嚼着这席话的内容时,一辆吉普车嘎吱一声停在众人面前,一位身着警服的年轻人先从副驾驶跳下车来,看都没看注视着他的陈小芳,径直跑到后面为后排的人打开车门。“小刘,我们不兴这个,以后别给领导开车门了知道吗,都是人民公安。”后排下来的人正是陈局长,刑警大队的队长赵剑在旁陪同。

    “陈局长,您说的对,但是我给您开车门不是因为您是领导,而是因为您是长辈。”小刘忙笑着说。陈小芳听着忽然觉得一阵不舒服,这个刘峰,跟我说话都没这么肉麻。

    “哈哈,小刘,你呀。”陈局长没有深究,打着哈哈,然后下车走到陈小芳和陈小红旁边,关切的问:“小芳,红儿,大家情况怎么样,有没有人受伤?“

    陈小红疲惫的摇摇头,她只觉得头痛欲裂。

    陈小芳把情况介绍了一下,问:”陈局长,那个徐老师呢?他没来吗?我觉得这事儿可能需要他来看看。现在的情况来看,已经非常复杂,我到现在还没有想清楚,那个手持匕首的人是谁。”

    陈局长紧皱着眉头,想了会儿,说:“小徐我去找了,不在,他们学校说下午他打过电话,在江南那边的招待所办入住核实身份,所以现在他应该在江对岸,晚上没办法渡江了。明天我们再找他来核实案情吧。先安排所有人去二医院吧,比较近一点,查查看有没有损伤,现场请刑警大队的同志们来继续勘察,小芳你和刘峰一起上吉普车来讨论一下案情。”

    想到这里,陈局长补充道:“请刑警队的同志先搜索长江沿岸,并通知西坝和点军派出所,搜索江对岸的,各个江这边的沿岸辖区派出所也要抽调人员,沿岸布控,这个案犯持有凶器,而且身手敏捷,企图刺杀两人,十分凶恶。”赵剑听完后点点头,跑出去安排。

    现场的片警和居委会干部纷纷走来,带着一干人去医院,片警手里都拿着个小本子,准备在医院把经过在书面记录一遍。过了一会儿,安排完工作细节的赵剑、陈小芳则和刘峰还有陈局长回到吉普车上,大家坐在车上开始讨论案情。陈局长结合刚刚陈小芳介绍的情况, 稍微思考了一下,又问了几个问题,才说道:“我估计小红和向阳应该是被催眠了,他们互相以为对方是清醒的,所以潜意识里面放松了对自我意识的控制,导致迅速进入被催眠的状态;而李弟娃儿他们几个人,在庙里面可能是产生了幻觉,以至于在幻觉中不断做着重复的动作,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幻觉,还有待调查;最后是晓琴的尖叫,她的尖叫打破了催眠和幻觉,所以那个持匕首的人是准备向她下手的,可是建东抱着晓琴,所以黑影临时改变了目标变成了建东。“

    刘峰补充道:”我和局长没有看到第一案发现场,小芳,你看到了,还和那个黑影有过直接冲突,我觉得黑影可能是引发催眠和幻觉的人,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秦晓琴的尖叫声怎么会打破催眠的,这也是一个疑问。”

    陈小芳摇摇头,她说:“结合我在第一时间看的情况,他们都提到了绿光,这时间上是有差异的。小表弟在窗台上看的时候说,他看到了绿光一闪,然后才是红儿和向阳的清醒,以及李弟娃儿一行人的脱困。我看到那个黑影刺杀建东哥也是在小表弟说到绿光之后。另外李弟娃儿他们是因为看到绿光一闪才脱的困,我嫂子是先尖叫,然后看到绿光。”

    赵剑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这么说,黑影有可能并不是在外观察,他极有可能也是处于某种情况中,否则他不会等到大家解困后才行动,那个绿光一闪,相当于是把所有人同时解放了出来。那么有两个问题:1是这个黑影针对的原本目标究竟是谁,2是这个绿光如果是把黑影也困住的话,它是什么?”

    陈局长揉了揉眉头,下意识的掏出一根烟来,刚刚准备点燃,陈小芳就幽幽的说道:“陈局长,你是不是忘了医生怎么说的啦?”陈局长一愣,忙心慌的笑着说:“哎呀,就一根就一根,这不点根烟想不清楚问题啊。”周围的赵剑和刘峰都笑了。这一笑,反而把刚才推理的紧张气氛打消了一下,每个人心中异常沉重的压力也稍微得到了一些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