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紫光

    更新时间:2018-04-08 17:14:01本章字数:3086字

    “陈公安同志,我真的没有注意,我回头好好想想,想到什么了我就告诉你。”卖水工唯唯诺诺的说着。眼神卑微的看着自己的脚下。

    “唉”陈小芳叹了一口气,她从小在南正上街长大,小时候不止一次看见卖水工挂着黑五类的牌子在游街,每年到了重点时间,这些被打上坏人标签的人就必须到公安局去报道。可能他是真的没有注意吧。陈小芳忽然觉得一阵无力,没有任何线索,她很想靠在什么地方休息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那次被徐老师背着从江水中一步一步走上岸的情景,那步伐是那样的坚定。

    她转过身,拉着陈小红准备先去101,在那里汇合其他公安同事,再想想办法。在她身后的卖水工忽然松了一口气,虽然没动,但是眼神不由的瞟向自己的黑屋子,他刚刚看到那个被打晕的人似乎醒了过来,身体扭动了一下。

    “姐,我想起来了”陈小红忽然插了一句,“我和李弟娃儿他们去江边时,看到一个戴草帽的人蹲在路边看我们,一直盯着我们看,现在想起来,他的眼神是应该是盯着向阳在看。我还跟李弟娃儿他们说了一声的。”

    卖水工闻言心里猛地一紧,心想,这下糟了,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只要她们一进我这屋子,就马上全部玩完。

    ”是吗?这可是重大线索,那后来这个草帽去了哪里?” 陈小芳没有怎么多想,正打算走的,忽然又转过身来,问道:“水叔,那个戴草帽的你应该见到了吧?”

    “这个,陈同志,我胆子小,天黑就关了水房的门,在里面听听收音机,睡的也早,外面什么情况真的没有太注意啊。”卖水工知道现在只能一问三不知。

    陈小芳点点头,拉着陈小红走了,她准备找人盘查一下这条线索,说不定这条线索能带来一些转机。

    卖水工气急败坏的钻进自己的小黑屋,心神不定,眼神闪烁,现在种种迹象表明他已经不再安全,也许是这30多年的平安无事,让他们最终在一些细节的处理上变的粗糙,从而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后果。现在他该怎么办?现在立功交人的想法是肯定行不通了,而孩子是带不走了,这个人也带不走,自己如果再不走,恐怕也走不了了。

    本次任务开始前,他和草帽就使用意识密码,由草帽使用意识联络的方式,与神鼎会联系上了,对方听到有图腾显现的消息之后非常震惊,也非常满意,承诺在24小时之内赶到,并且承诺他们会带他们去海外,并给一笔钱。对于这个,卖水工没有丝毫怀疑,因为据他了解神鼎会不在乎金银财物。

    大不了,等他们到了之后再带他们来抢人吧。卖水工心中一定,就准备立即走人。在床底下有一只大木盆,还有一个大黑胎,把木盆放进黑胎的内部,就成了一个渡河的工具。收拾完这一切,他拍了拍地上的人说:“我知道你已经醒了,老哥我不得已打晕了你,但是我不打算杀你,现在我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况,你如果发出一点动静,我就杀了你。”

    说完,卖水工就决定出去。但是当他走到外面,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群公安包围了。刘峰和陈小芳站在前面,向阳从红儿背后钻出来说:“我当时回头看了好几次,看到那个戴草帽的去水房门口蹲下了。”

    面对着面前亮晃晃的手铐,卖水工不由得一阵惨笑。很快,刘峰率先钻进了水房里,他惊异的发现地上还躺着个头破血流的人......

    夜已经深了,在江南卷桥河的滩涂上一个黑影从水里一步一步的走上岸边,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看江对岸杨泗庙一带相对明亮的城市,此时的卷桥河一片漆黑,几乎是身手不见五指。草帽在地上坐了一会儿,确定四周无人,就开始凝神静气,只见他双目紧闭,过了一会儿他站了起来,眼睛却是闭着的,仿佛有第三只眼在指引他前进。现在只能根据与神鼎会沟通的情况,在卷桥河这一带找一个山林之地等待了。原来,在意识沟通的时候,神鼎会告诉草帽和卖水工,宜昌有一处意识世界的薄弱区域,会在江南卷桥河一带游动,这里会是神鼎会人来临的坐标。

    草帽在黑夜中肆无忌惮的使用非五感来行夜路,夜色就像浓墨笼罩,完全没有任何视觉的触碰,可是这对草帽来说似乎是没有障碍,他轻松的绕开前面的坑坑洼洼,大树和灌木,径直走向朱市街镇背面的山里,他准备先躲在那里。边走,他开始边回忆今晚发生的一切,对于失利他有点愤怒,“这不是我的错”,他忿忿的想着。本来他跟卖水工说完话,就迅速启动了那一枚任务金属片,不知道什么金属材料制成,却可以使用意识能力激活。之后他和卖水工商量好分工,卖水工准备渡河工具,他决定先去捕捉向阳,至于那个更小的孩子,可以引导神鼎会来抓人。

    开头还挺顺利,那帮小青年在路灯下玩了一会儿,才决定去庙里搬蛐蛐儿,更完美的是向阳居然留在外面,所以他当机立断使用了意识催眠的能力,很快就将陈小红与向阳控制在深度睡眠中。就在他准备跳出来带走向阳的时候,发现自己直接跳进了长江里,他第一反应就是转身往岸上游,却无法游到岸上,就一直在距离岸边的地方游,最诡异的是,他不能停,因为一旦停下来就会被水流冲向远方,于是他就保持着游向无法抵达的岸边这样一个态势。直到他看到一道绿光闪过,才发现那一切原来是一个幻觉。而那个时候他的意识能力已经消耗殆尽,只能本能的拔出匕首扑向一个发出尖叫的女人,他还想不顾一切的摧毁阻碍他的人,很快他就发现任务已经不可能完成了。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停了下来,黑夜里一个人影闭着眼睛在叹息,画面显得非常诡异。

    在朱市街镇的招待所里,徐老师正手放在头下面躺着,闭目养神,忽然他坐了起来,微微感应着外面。“有一阵意识波动,能力很弱,这股波动的位置从卷桥河往这边移动。”徐老师想着。虽然他对昆虫的驱使已经被紫阳村的那股神秘力量驱散,但是他散布的范围已经形成了简单的感应区间,只要在这个区间内有意识波动或者能量波动就会被他感知到。

    是先去看看这个力量波动还是先去紫阳村呢?就在徐老师犹豫不定的时候,紫阳村的神秘能量波动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发生了什么情况?”他觉得现在要立即赶往紫阳村去一探究竟,否则会错失重大的机遇。略一感知那股微弱的意识波动,那股波动停留在了朱市街镇北面的一座山林里,看来暂时不会有变化了。他当机立断,立即去紫阳村。这是二楼,徐老师推开窗直接跳了下去,在夜晚就像一只灵猫,悄无声息的落地,脚上的解放鞋甚至连在地面摩擦的声音都没有发出。

    和草帽不一样的是,徐老师在黑夜中疾行,却不需要闭上双眼,而是非常随意的往前走去。可见草帽需要先封闭五感,然后才能激发隐藏在五感之下的第六意识,徐老师则已经超越了这一层次,控制要自如的多。

    很快,前方就是紫阳村了。徐老师以前并没有来过这里,但是他听说过文安之的第三任夫人就是紫阳村人,再加上明朝嘉靖年间,官至少宰、吏部侍郎的王篆也是紫阳村人,所以这里很可能有与之相对应的遗迹存在。

    走到距离村子还有一两里路的地方,徐老师抬头向天上望去,只见一道紫色的微光,从无穷的天际照射下来,落入下面的一块湖面,原本一片漆黑的夜晚,在这道微微紫光的照耀下显得非常神秘而动人,不过一般人可能是无法感受这样的美景的。在徐老师的意识感知下,这块琥珀般晶莹的湖面连通着 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湖泊的背后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小村落,村民的房子错落有致,三三两两从一个小山包上分布而下。可以确定的是刚刚他感受到的那阵能量剧烈波动,就来自于这道紫色微光的照耀。村子里面的人应该都睡觉了,没有一盏灯火点燃,但是在散布着民居的山坡上,此时忽然开满了白色的死亡之花--水晶兰。一边是充满生气的紫色微光一边是充满死亡气息的水晶兰,这里完全符合文安之“山河重振阵”的阵眼条件,在隐藏了300年之后,徐老师再一次见到了他得到的那本古代笔记中提到的这座大阵。

    如果再走近一点,看看这座村子,你就会发现,在空气中还弥漫着一丝丝闪烁的意识能量体。徐老师停了下来,不再继续前进,因为他知道,这个意识能量体如果不妥善处理,就会烧毁原本保留的信息和物质,这让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