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电磁感应

    更新时间:2018-04-09 15:16:23本章字数:3018字

    草帽在朱市街北面的山林里坐着休息,这整整一个晚上的折腾对他来说已经非常吃力。黑暗中安宁却并不静谧,仲夏夜有一种独有的魅力,让这山间此起彼伏的响着自然的奏鸣曲。远处有一片蛙声传来,草帽略一感应,知道那儿是一块池塘,他悄悄走了过去,想捞一点干净的塘水喝一喝。

    饥渴交加,此时的他不禁想起了34年前的那一幕幕场景。那时他还只有20岁,精力充沛且常常幻想着未来可以叱咤风云,作为军统组织着力培养的新一代意识能力的开发者,他已经拥有了超越普通人的能力。可是有一天上级领导找到他,让他留在宜昌就地潜伏,并且发挥这一能力,协助特派员做好情报整合工作。“三年后,最多三年后,第三次世界大战就会爆发,那时候你们就会成为改变世界命运的人。”他还记得那一天站长这样拍着他的肩膀说着。

    现在都11个三年过去了,他从期盼到绝望,从愤怒到麻木,他知道,他们已经被彻底的遗弃了。没有未来,没有家人,甚至没有生死的权利,就像行尸走肉一般活着。只是,在最心底的深处,还有一个柔软的地方,在小心翼翼的散发着光芒,在给他树立着信仰和方向。那是她,当年的她,还在吗?

    草帽已经54岁了,已经不复年轻时候的力量、精力,他只是无数次默默的给自己定下目标,要在完成这次的任务之后,去找她,哪怕只是去找她的坟墓,也要为当年的紧急离开道个歉。他无数次在梦中惊醒,泪流满面,在梦里,她忽然找不到他了,她在山上喊,在田野里奔跑,在大路上淋着大雨,在小路上踯躅。草帽知道,他的意识感知下这一切不一定是假的,可是他却一点都没有改变这一切的能力,在这巨大的变革中,人有多么的渺小,哪怕是一个开启了意识能力的人。

    他不知道,自己早就已经被徐老师发现了,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他想,等到神鼎会的人一到,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到时候,带着他们去抓走那两个小孩,就可以换取自己的要求......正想着,一阵波动从远处传来,他非常清晰的感受到了这种波动的特殊性,这是非显性意识波动。草帽马上站了起来,这是他34年来第一次感知到自己以外的非显性意识波动,“难道是神鼎会的人?这么快就到了?”草帽猜测,他不相信除了神鼎会还有谁具有这么强大的能力,而且这34年来虽然他一直蛰伏,自身能力没有点点进步,可是他认为整个宜昌应该没有其他的人具备意识能力。所以尽管他面对公安时小心翼翼,可是打心眼里他看不起这些“凡人”,他小心的只是那个强力的国家机器而已。

    草帽感觉到的那一阵波动,就是徐老师弄出来的,他开始时打算用自己的意识控制来抓住空中游走的意识能量体,可是大意之下有一个区域的意识能量发生了湮灭,这个湮灭的原因是发生了类似能量燃烧的情况。从物理学的角度来说,当某种可燃物受热,它不仅会汽化,而且该可燃物的分子会发生热解作用从而产生自由基,这个自由基会导致---链式反应。徐老师很早之前就发现,意识能量中也会发生链式反应,这种链式反应如果投射在物质世界,那将会是翻江倒海的巨变。

    在刚刚捕捉能量体的过程中,徐老师反应十分及时,他撕裂了自己的意识空间,把那一块即将产生链式反应的湮灭区域包裹起来,并迅速与大面积的意识能量体拉开距离,虽然阻止了全面的大爆炸,可是却没有能阻止小型的爆炸,草帽感受到的就是那个小型爆炸。就好像在万籁静寂的时刻,忽然有人扔出一个爆竹炸响,那必然会被所有人听到。而且,那块原本应该湮灭的区域,居然没有消失,而是以死为生,又以生为死,在徐老师意识控制之中形成了一个循环,就像徐老师刚刚看到的紫阳村那一幕一样,死亡之花与紫色微光相互交织,形成一个平衡。

    这个循环让徐老师想起了一个现代的物理学名词:反应堆。因为那类似链式反应的过程并没有消失,而是在意识包裹的区域内循环着,湮灭和诞生在不断的重复,而期间蕴含着巨大的能量,这种意识世界的能量投射到物质世界,就让人体的每一个细胞充满了喜悦的活力。

    徐老师的五感被完全封闭了起来,这是“反应堆”形成之后物质世界暂时关闭的结果,在他的意识感知中,天地之间仿佛充满了介质,而他就好像介质中闪光的小点在做着布朗运动。这其实就是他刚刚看到的那一幕,他现在就跟紫阳村空气里的意识能量体相同的存在。与此同时,那些意识能量体对他不再排斥,而是融合与接受,继而产生共振,在共振频率的作用之下,双方的周期振动已经产生了很大的振动同步系统,这个系统储存了动能,就好像徐老师融进了一个更大的反应堆里。

    意识信息在传递,如同黑夜里打开了一扇光明之门,徐老师看到了“山河重振阵”的全部阵眼,那是在紫阳村的地下,有一座洞穴,一个状态处于休眠的意识能量体正在洞穴空间漂浮。“电磁感应体!”这个洞穴里面是一个完美的麦克斯韦电磁空间,变化的电磁场以波的形式向空间传播。在340年前,文安之是断然不可能使用麦克斯韦方程组来计算电磁场空间的数据的,但是这却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了,早在340年前,明朝已经有能力记录自然界的数据,来建立一个完全电磁场空间,而这一切却又完美解释了麦克斯韦方程的准确性。

    这是一个麦克斯韦妖,蕴含着强大的电磁力量。

    但是现在,徐老师已经掌控了这里,他的“反应堆”成功的接管了”山河重振阵“的核心,他可以读取关于这个大阵所记录的一切内容:“崇祯十六年李逆攻陷承天,迫近夷陵,刀兵至则苍泽受其害矣,局势糜烂至此,余数日苦算窥得天数,方知这天外有天......“原来这是南明最后一任首辅文安之的信息,记录了他在崇祯十六年(1643年)于宜昌修建天然塔和镇江阁地基,并在紫阳村寻觅一处溶洞,引天地雷电场形成麦克斯韦完美电磁空间的前因后果。

    在记载里,他耗费了几天几夜的时间来进入意识感知,但是天外有天的意思就是说当时他的感知是有一股力量故意设定好的,并不是真正的天数(也就是意识世界的真实数据)。经过调查,他发现有一个神鼎会的组织,似乎与此有关,而他无奈之下,只能联络当时大明最后的绝世武将和绝榜高手,白杆兵统帅秦良玉,请她前往刺杀李自成、张献忠、皇太极等人;同时他计算出最后的大帅孙传庭已经油尽灯枯,于是毅然单人出夷陵,前往潼关为孙传庭续命。这个大阵就是在这一切进行之前搭建的,此阵无法改变天数,却能为日后的山河重振留下一丝生机,按照气运的显示,神鼎会抽取神州气运的过程,会被”山河重振阵“打破,这个和大阵运转的时间有很大的关系,大阵运转时间越长,则神鼎会的时间就越短。徐老师知道,文安之最后坚持了16年,而他组织的夔东十三家则在他去世后又坚持了5年,合计21年。这21年最大的贡献,就是让紫阳村的这个大阵顺利运转了26年8个月,因为是封闭空间,最终还是符合了热力学第二定律,在孤立系统中实际发生的过程,总是使系统的熵增加,而终后进入热寂状态。

    徐老师进入的这个时候, 就是这里的热寂状态。沉默无言之中,他甚至感受到了文安之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的那种悲愤和无助,在三峡地区离自己的家乡已经不远,但是山河故人均已沦落敌手,华夏衣冠不再,父母惠赠的身体发肤却要饱受金钱鼠尾的诅咒与践踏;在一个个鲜红的残阳里,他唯有换上大明一品朝服,在夔东的群山之巅遥望神州故土,期待着光复的那一天。然而最终他在这场较量中输了,“神鼎会”组织下的满清势力一路破绝,强势而上,李定国灭、郑氏灭、夔东灭;文安之饱含着对故土的一片深情,和对268年之后的期待,阖然长辞。他内心愧对先祖文天祥,也愧对9岁时给他启蒙的少宰王篆,所以没有能留下那些脍炙人口的诗句来留取丹心照汗青。

    徐老师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冲着那道死寂般的电磁感应体鞠了一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