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蜈蚣

    更新时间:2018-04-19 10:34:45本章字数:2987字

    “呵呵,你想知道什么?”那人停了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徐老师。他准备先去找到那个通知他们的人,那个34年前发布的任务终于有结果了,这对他来说太过于重要,至于眼前的这个威胁,根本就跑不掉,等他回去至少有100种方式可以收拾掉,君子不立危墙,只要这个蝼蚁不插手,他也可以先不管他。

    “我明白了,你是被引来的,看来草帽抓那两个孩子是因为你们了?”徐老师站着没动,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而当这句话说完,就在这一瞬间,他的意识感应出对面青年的强烈意识波动,这是杀气四溢。

    青年定定的看着徐老师,脑海中激烈的推算着各种结果。他刚刚负责这一个事务部门的时候,就翻看过这个快要尘封的任务,在这个任务中神鼎会要寻找的是具有毕兹卡(真正土人)基因序列的人,他们要用这个基因序列来完成一项生物工程的进化实验。但是对于他自己来说,却是自己开启真正进化的关键,只要他意识“吞噬”掉这个任务的血脉,就马上能开启真正进化。虽然现在他总是以进化者自居,可是那要配合神鼎会开发的辅助工具,充其量他只是一个半步进化者。

    他看着徐老师,脸上阴晴不定,这次他是隐瞒了任务出来的,由于这个任务太过久远,本来就没有人注意到,他是偷偷跑过来的,所以使用的是非制式的空间连通装置,造成极不稳定的通道,差点引发大问题。他原本打算接受到任务目标之后就杀掉申报任务的人,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兑换奖励的能力。所以他才想第一时间先去找到申报的人,接收任务目标再说,眼前这个蝼蚁如果什么都不知道,他也不需要和他鱼死网破。

    想到这里,他又转向了徐老师:“人有时候需要傻一点,想太多了会命不好。”话音未落,他就漂浮起来,这是进化者的一项标志,可以在物质世界实现意识世界的现象。他打算直接飞过去,把申报者马上控制起来,对于完成进化,他已经不想再等待了。

    “神鼎会真的是那么好骗的?你以为......"徐老师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说着,只是他还没说完,那青年就从半空冲了过来,一拳轰过来喊着:“你找死!”。徐老师双手叠加,挡在面前接住了那一拳重击,他依然没有发动身体的各项能力,身体随着这股力量往后飘去。

    如果这个青年保持冷静,就会发现徐老师的飘动不太寻常,是进化者的能力溢出,徐老师由于开启反应堆时间很短,所以对于能力遮掩还不太熟练。不过此时这个神鼎会的青年显然已经很不冷静了,他打完这一拳,问道:“你还知道什么?”

    徐老师笑了笑,“事情很容易推理出来,你们的衣着制式装备就是神鼎会的,这个是看出来的。你的同伴死了,你的表现却告诉我,你想私了这件事,这说明你不是来执行神鼎会公务的。而那个等你们的人,显然不是你们会中的人,所以他也是为了奖励才联络的你们,而你显然是想吞了这个奖励。”

    只要制服对方,就什么都知道了, 所以双方根本就不需要进行任何谈话,徐老师这么说,也是上次在和陈小芳合作时,他们的对手说的一句话:“现扰乱心神,再予以重击!”

    青年果然也不再说话了,他身上配搭了一个蓄电池盒子私的仪器,只见那个仪器迅速闪光,他把手按在地面上,物质世界迅速切换到意识世界,神鼎会的传送空间具有这样的功能,可以利用工具马上形成空间压迫。一股强大的电磁能量被激发了出来,恰好此时在附近的闪电也越来越密集,远远看去,这个青年就像一个雷神,他“抱”起一捆高密度的闪电能量,掷向徐老师。徐老师不敢托大,这次他终于运转起意识反应堆,只是在一瞬间,他就远远超越了那个青年的能力层次,只见徐老师的周围泛起了光的涟漪,这涟漪把气势汹汹而来的这一连串闪电一根根的束缚住,再一根根的扼住喉咙,如果这闪电有喉咙的话。

    那青年显然被吓呆了,他没有想到,在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居然还有进化到高级阶段的人。他口口声声说别人是蝼蚁,殊不知他自己才是蝼蚁,他连进化都没有完全开启。想到这里,他满嘴的苦涩,浑身的力量就像是被抽空了一样,坐到了地上。

    强大的电能被徐老师的涟漪一根接一根的直接捏爆,如果从小表弟所在的南正上街这个距离看过去,就是一道道密集的闪电在山间炸起,却没有声音传出来,人们以为是距离太远的缘故,其实是因为空间叠加的原因。徐老师封住青年的五感,再用意识枷锁困住对方的思维,才长出了一口气,他胜利了,但是非常侥幸。

    他虽然因为山河重振阵的原因获得了意识“反应堆”的能力,但是完全不会应用,它就像一个挥舞手枪的儿童,对手是神鼎会的强者,虽然能力层次不如他,可是经验和处理思路都远远不是他能比拟的。如果不是因为他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在关键时刻突然爆发,结果还未可知。

    这一番对撞,大家没有太多的华丽的表现,但是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那两个先行的神鼎会前锋就是最好的例子。徐老师看了看一片狼籍的现场,准备去朱市街找到草帽,彻底结束这一个晚上的混乱。

    还没有走两步,就发现一道紫光在紫阳方向升起,引动了自己饿意识反应堆,毕竟它们是同源的。难道是刚才的大战引发了能量紊乱?徐老师有些琢磨不定,随着紫光的升起,原本稀疏的闪电又开始密集起来,这一次还伴随着剧烈的暴雨,集中在紫阳村那道紫光的区域附近。徐老师没有浪费力量去屏蔽雨水,而是站在这倾盆大雨里遥望着江对岸的杨泗庙,他已经感知到了那里的绝缘感应体的波动,江南的紫光在呼唤着那边。杨泗庙里的绝缘感应体却显得有些犹豫,徐老师觉得不对,他的意识延伸而去,发现那绝缘感应体并不是能量体的形式,而是一条一米多长的大蜈蚣。

    感觉到徐老师,这条大蜈蚣下意识的表现出了强烈的不安,它很害怕徐老师,这是它想象不到的层次。徐老师略做了一点安抚,让这条蜈蚣平静下来。然后他开始探查,发现这条蜈蚣已经远远超出了它本身的寿命,在它的记忆里,徐老师找到了一些来龙去脉。

    当年文安之打下杨泗庙的地基,隐藏了绝缘感应体,也就是土灵在里面。由于土灵的环境并不封闭,所以在经过50多年以后有一条蜈蚣靠近了它。恰好是清代康熙年间修建镇江阁,两者的地基重合了,这条蜈蚣受了惊吓,从康熙地基逃向文安之地基,蜈蚣是土属性,天然与土灵亲近,所以在靠近土灵以后就把卵产在了土灵旁边。最后这个蜈蚣卵孵化后就成了土灵的伴生物,这么多年来它一直在地基里伴随着土灵,履行着镇川的本能,在过去经常会有溺水的人们在土灵的帮助下获救。

    然而300多年过去了,现在它的寿命已经到头,作为伴生物它可以和土灵融为一体,也就是它的意识可以进入土灵,但是这意味着能量的巨大冲突,正是基于此,紫阳的电磁感应体也被激活。此时文安之的山河重振阵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这三者如果融合,就意味着告别,他们会在物质世界湮灭,但是会在意识世界重生。

    正在徐老师解读蜈蚣记忆的时候,三者的融合也在闪电中达到了最后关头,因为能量的巨大对撞,伴随着闪电的激烈打击,杨泗庙的屋檐已经被数次击中,最后的时刻来临,一道闪电准确的打在蜈蚣的身体上,这给它也带来了足够的能量,一道绿光闪过蜈蚣的寿命结束,它的额头裂开来,绝缘感应体飞快的升入虚空,与蜈蚣意识和电磁感应体发生融合,最后一起湮灭在暴雨之中。

    陈小芳坐在朱市街派出所的办公室里,看着天空中激烈的闪电轰鸣,她已经从刚刚的情况中冷静了下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安静的等待徐老师的归来。

    小表弟趴在窗台,看着闪电劈中了杨泗庙,冒起了一阵青烟,他对着向阳喊道:“向阳哥,有绿光,杨泗庙有绿光!”

    陈局长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等待着电话那边传来好消息。

    这是一个不眠的夜晚,特大的暴雨,密集的闪电,英勇的牺牲,凶险的交战,还有最后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