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恶念

    更新时间:2018-04-23 10:37:58本章字数:2802字

    龙平躲在黑暗的树林中,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幕,他有些庆幸自己今晚的运气,因为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原本是他的目标。连续三天时间,他一直在玉兰园一带的树林里徘徊,摸清了叶青的宿舍地点,还有她平时的一些活动规律,今晚本来是天赐良机,又是打雷下雨,叶青又急冲冲的从玉兰园旁边走过,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但是就在他准备冲过去时,看到那个黑影先是一把捂住叶青的面部,然后叶青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接着人就被拖进了树林里。一切来的那么突然,让龙平有些无所适从。他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但是却发现有一团火在脑海中燃烧,根本就平息不了,那团火让龙平像是着了魔一样,他需要一个发泄的对象。

    徐正义和徐北峰还有马庆三人被带到了学校公安处,保卫干事在分别对他们进行笔录,叶青则是第一时间被学校安排专车送到了军区总医院,叶青的背景有些不寻常,居然连学校领导都惊动了。这下子公安处的压力就陡然增大了许多,处长和副处长也赶忙从各自家里赶了过来。

    “你说的都属实吗?你的意思是你不但不是施害者,反而是见义勇为喽?”一位戴着红袖章的保卫干事对着徐正义说。

    “见义勇为什么的谈不上,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互相帮助而已了。”顿了一下,徐正义又补充了一句:“发扬阶级友爱嘛,我作为一个男生,总要挺身而出。”

    红袖章点点头,这一点他倒是非常赞同,可是这个徐正义讲的话又有多少可信的呢?于是他又说道:“我们跟着徐北峰后面,听到叶青喊了一句‘救命’。她为什么要喊?”

    “我不知道,也许她是被吓坏了吧。”徐正义实在是没办法回答这句话。这句话多少显得有一些苍白无力,他现在必须要找到证明自己不是罪犯的证据,这年头可不是疑罪从无,学校的保卫干事如果不能提交合理的证据,就要把他移交给校外的公安机关了。

    与此同时,另外两个人也在接受询问。“徐北峰同学,你作为广播台台长,带着新播音员去喝酒,你觉得合适吗?还有,你说说事情的经过吧”说话的是那个穿着公安制服的保卫干事,当然,他并不是公安。

    “同志,我们广播台成员一起聚个餐,这也不是什么大毛病吧。其实这件事并不复杂,今天播音完毕大概7:30分,我们三个人去西区食堂聚了一下餐,叶师妹看见我和马庆喝啤酒,也闹着倒了一杯,结果她真的是第一次喝啤酒,觉得头晕,就先回宿舍去了。我们当时也没太在意,因为她就住在西四,走回去才几分钟。结果我们吃完饭,发现师妹的包忘了拿走,就给她送回寝室,但是在楼下门房喊她时,她的室友说她压根就没有回来,我们就觉得不太对了。一个喝了酒的女孩,走路回寝室只需要2、3分钟,却已经20分钟还没到。您知道,这段时间附近的高校都在流传有流氓出没,我们就都警惕了起来,叫了几个同学开始在校园里找。后面您就都知道了。”徐北峰仔细回忆着今晚的过程,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另外一边的马庆此时也在述说,内容基本上和徐北峰的没有什么出入,唯一一点就是讲了一下关于徐正义的情况:“这个徐正义老师是物理系的研究生,为人挺从容的,感觉是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而且他的声音条件很好,我建议他考广播台的播音员,他也没有一点利用关系的意思,我觉得这样的人不太可能去做这么麻烦的事情,他很认真学习的。”马庆的话,虽然不能完全洗脱徐正义的嫌疑,但是却很大程度上为徐正义带来了一些松缓的局面。

    徐正义忽然想到了在亭子里遇到的那一对情侣,那个男生叫孙强,是中文系的,只要找到他,应该就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龙平穿着一双解放鞋,他悄无声息的跟在前面的一对情侣后面,手里拿着一块砖头。现在的时间已经不早了,天气也不太好,大部分学生应该都回寝室了,龙平大脑里作恶的念头像是一个诅咒,在不断的念叨着,快要把他逼疯了,他必须要抓住这个女生,一想到他等一会儿会触碰到一个年轻的异性身体,他就抑制不住的兴奋起来。

    孙强现在正陶醉在和女友的温存之中,他刚刚拉着女友离开玉兰园,就慢慢散步来到了露天电影场,这里雨后的空气特别清新。他把自己的书包打开,拿出两个笔记本垫在地上,拉着女友坐在广播台旁边的台阶上。此刻的电影场已经没有其他的学生了,不少萤火虫在四处飘飞,顿时引起了孙强的诗意,他清了清嗓子,念道:“我热爱这月朗星稀的夜晚,和身边美丽动人的姑娘,萤火将你我温暖,映出生活的向往......”就在孙强即兴朗诵的时候,啪的一声,一块砖头直接从侧面拍到了他的脑门子上,孙强还没来得及喊一声,就直接被拍的晕死了过去。

    可怜的姑娘上一秒钟还沉浸在美好的诗意里,下一秒钟就迎来了地狱的恶魔。她长大了嘴巴,却刹那间大脑一片空白,喊不出一点声音。龙平在拍出这一砖头之后,反而平静了,他脑海里的恶魔的诅咒也仿佛随着那一砖头被释放了出来,没有那么逼迫他,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扔掉手里的砖头,还拍了拍手,然后在姑娘大眼睛恐惧的注视下,伸向了她的脖子。他一把用胳膊从后面勒住了女孩的脖子,女孩完全被抽取了所有的力量和勇气,两手无力的挥舞着,在黑暗的电影场,在飞舞的萤火虫之间挥舞着。远远的,只能看到一副无声的图案,在悄悄的移动。

    龙平舔了舔女孩的脸,他觉得一阵冰凉嫩滑,甚至还有些苦涩的液体,应该是女孩在无声的哭泣,可是这反而激起了他肆虐的欲望。这几个月来,他不知道为什么,每天晚上都觉得内心浮躁,刚开始他一直在抑制自己,可是后来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意念。在他的意识里,他感觉到一种饥饿,仿佛只要触碰到年轻的女孩,就能抑制这种饥饿。于是他开始在附近的大学出没,刚开始他只需要摸到女孩的身体,就能抑制这种饥饿,到后来他要抱着那些惊慌的女生才行,前几天他已经发展到需要用嘴唇去触碰女孩才有用。今晚他的意识里那个诅咒,让他做一些更大胆的事情。他紧紧箍住姑娘,倒着往后腿,他是准备把女孩拖入电影场最上面的角落里面,再进行下一步的打算。

    “搞什么的!”一声大吼从广播台台方向传来,龙平像是一个被戳破的气球一样,刚才妖异和镇定迅速飞向了外星球,只留下一个满心恐惧的懦夫。他下意识的抛下手里的姑娘,没有做任何的停顿,一个箭步的翻越过电影场侧面的栏杆,跳入体育场的,往华师南门的方向跑走了。

    “齐老师,这里有一个人倒下了。”

    “齐老师,后面还有个女同学坐在地上。”

    好几个学生的声音在争相说着什么。他们都是广播台的见习同学,刚刚接受完主管齐老师的培训,今天晚上台长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所以齐老师临时来给大家讲课,拖了一会儿时间讨论。也正好是这个讨论的时间,才让龙平准备实施犯罪的时候巧合的碰到了见习学生们离台,否则后果真是难以预料。

    “同学们,我们兵分两路,这两个遇害的同学要送往医院,校医院不行,要送到军区总医院去。另外要有人去学校公安处报案。”齐老师迅速做出了安排,这时广播台里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齐老师皱了皱眉头,让同学们按照安排先去处理,然后自己走进广播台接通了电话,听完,他不禁气的笑了起来:“北峰和马庆这两个小子,还带着叶青去喝酒,幸好没出大事,看我不好好收拾他们!”说罢,他又叹了一口气,还是要去公安处接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