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真实身份

    更新时间:2018-04-27 18:57:44本章字数:3983字

    陈小芳对舅舅和舅母说:“我出去看看。”然后她不等回答,就直接推门出了走廊,却发现已经没有人了。她又跑到1号病房外面,听了一会儿,只听道叶青的爸爸说:“青儿,你刚才也听公安处的同志说了,那位徐正义同学还真的是救你的人,也有人证,你这样太不懂事了吧。”

    陈小芳忽然觉得内心放下了一颗石头,她觉得这个徐正义就是她认识那个人,默默的救人,这还真的就是他性格呢。可是这又是怎么回事呢?她默默思索着,却发现洪山公干分居的王同志也出来了,“陈队长,您先照顾亲人,我们还有个案件要处理,这边我们的同事也已经记录的差不多了,有后续的问题我们再来跟进。”说完,王同志就打算进1号病房去。

    陈小芳拦住他:“我认识她们说的徐正义,我想去看看可以吗?我知道公安的纪律原则,您放心,我现在也是武汉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的进修学员,组织关系也转到了武汉。”王同志闻言有些诧异,不过他想了想元宝山干休所和华师也很近,所以就点了点头。

    陈小芳抑制住自己的心情,跟王同志一起进去问了一下情况,原来洪山公安分局和华师公安处已经询问了孙强的情况,了解到徐正义确实是一直在亭子里,直到叶青获救前几分钟孙强和女友才离开,所以肯定不会是挟持叶青的人,那么徐正义就肯定是救叶青的人,这个身份的大反转让叶青有些反而不太适应。刚才徐正义来看了看叶青,还没沟通呢,叶青就生气了,所以公安和徐正义就下楼去医院会议室再去沟通案情了。

    陈小芳和王同志了解了情况之后,决定也一起过去。出门时,叶青仔细的看着陈小芳,她发现这个女公安一直在打量自己,叶青不但是个漂亮的女生,也是个敏锐的人,所以她也在打量陈小芳,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个女公安非常不简单,人长的漂亮不说,还颇有一股子果断和聪慧。

    陈小芳此时反而没想太多,离开特护病房后,她的心思就都在徐正义这三个字上面了。已经夜深了,走廊里再没有其他人,会议室在楼下的楼梯口,所以他们走楼梯反而更快。走着走着,陈小芳就发现走廊里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白色雾气,她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有多想,也许是晚上的水雾从外面进来了呢?但是进入楼梯间之后,她前面的王同志不见了。

    楼梯间只有一盏昏黄的电灯,而白色的迷雾却越来越多,陈小芳已经意识到了问题不对,这些年她也经历过好几次异常案件的处理,知道这种情况下首先不能慌乱,也不能急于摆脱现状而乱跑。所以她并没有踏向楼梯,而是仅仅背靠着墙壁,慢慢的蹲了下来,减少自己在雾气里的接触面积。

    脑海里又想起了徐老师背着她从水里走出来的画面,当时徐老师说:“遇到异常情况,一般都是意识受到影响,因为实际的物质空间用一般能量是改变不了的,你所见到的异常往往都是直接影响你的大脑所看见,也就是影响你的意识,这种影响不是只针对你的眼睛,而是你的全部身体表面,所以你在物质空间的接触面积越大,受到的影响就越大,你最好把身体蜷缩在一起,这样你受到的影响越小......”

    现在陈小芳就在这么做,她抱着自己的双膝靠着墙壁蹲坐在地上,连呼吸都开始控制着减弱。果然,在这么做之后,她的眼睛看到的情景有了一些变化,在她前面不远的地方,她看到王同志正在楼梯上原地踏步,已经满头的大汗。陈小芳准备喊他,却发现一个人影像是变出来一样出现在她面前,这是一个穿着海魂衫的青年,下身是一条军绿色的裤子,裤脚修剪的十分合理,穿着解放鞋,这身行头往往是厅级以上的干部子弟才弄得到的。

    陈小芳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人,慢慢的站起身来。“你比我想象的冷静多了,这让我既意外,又满意。”青年笑容可掬的向陈小芳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看上去是要陈小芳把手交给他。

    陈小芳忽然觉得十分气愤,以至于要气的笑出声来。这人脑子有病吗?但是能做出如此的动静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神经病,而是一个具有强大力量的神经病。还是尽量不要激怒他,陈小芳打定了主意。

    “你是要抓走我?这么肆意的决定了别人的自由?也没有原因,仅凭着自己的喜好,这是80年代了吧?”陈小芳身子微微侧向,全身开始绷紧,手里也开始握成拳头。

    “哧,”青年轻松的笑了笑,没有回答,收起自己的右手,然后拿起手里的一个圆盘状的物体,对着说道:“老杨,你去把1号病房的那个女孩也带出来。”

    “李旗官,今晚的行动已经超出我们的任务范畴太多了,而且这个陈小芳和那个叶青都不是普通背景 ,我们要花很大的精力才能做好安排,我怕大旗官那边......”老杨的声音非常犹豫。

    李旗官深深吸了一口气,对着陈小芳的那张英俊的脸忽然变的有些狰狞。“好吧,先完成这次的任务,我的奖励到时候自己来提。你现在先去把见过西陵石碑的人杀掉。”

    陈小芳听到这里不由得心中急怒之极,一记掌刀直接劈向李旗官,但是李旗官虽然是正面在前的,可是这一掌打过去却没有打中,就像陈小芳面前的李旗官是一个触手可及却永远触摸不到的目标。李旗官轻蔑的对着陈小芳笑了笑:“你很不懂事!”,接着一股巨力瞬间对着陈小芳压迫而来,狂暴的力量把陈小芳抵在墙上,并一寸寸的往上推举,陈小芳全身的骨骼被紧紧压住,发出咔咔的声响,她忽然什么都看不见了,也听不到,如同坠入无尽的黑暗之中,紧接着,她感到有一个人在抚摸她的脸,屈辱的泪水一下子就从陈小芳眼眶里涌了出来。

    “不错不错,我封闭你的五感,你还居然能感知到我的意识抚摸,这是超越五感的感知,看来我一定要好好和你玩玩。”李旗官看着陈小芳美丽的面容,如同看着一只卡在笼中的鸟雀,尽在他的掌控之中。

    陈小芳感觉自己被浸入了冰河一样,唯一的感知也在渐渐的失去,只有冰冷的寒意在包裹自己,把自己一步一步拖入无尽深渊。而那个笑容妖邪的李旗官,就像是幻化成了一个鬼魅的影子,在慢慢的向她侵袭而来,要溶解她。陈小芳忽然明白了,如果真的让这个妖邪的影子把自己溶解,也就意味着自己的意识完全放弃抵抗,自己也会被彻底奴化,也许到时侯自己还根本不会觉得自己是被奴化,而是完完全全的死心塌地。

    我绝不要这样,一个念头在陈小芳意识深处爆发出来,形成一股强烈的意识波动爆发开来。李旗官站在不远处忽然笑了,“有意思,在我的逼迫下能做到这个程度吗?这个意识波动有点麻烦了,刚刚好像突破了电磁场屏蔽仪的掩饰,向外传递了一个爆发的信息。不过,好在这附近没有我们组织的其他巡查人员,否则还真不好交代了。”

    李旗官想到这里,对陈小芳加大了压制的力度:“不跟你玩儿了,你以为你能反抗的了?乖乖的对我死心塌地吧。”只要压制完成,这个女人将会心甘情愿成为他的女人,并且完全不会有不利影响,会回到公安学校继续工作和学习。

    陈小芳绝望的感到巨大的压迫袭来,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命运,可是一点温暖却在她的心房燃起,并且迅速扩散到整个躯体,在她的前面有一个厚实的肩膀,把对她的压迫抵挡住,让她的灵魂从禁锢中得到了释放,她的意识像在飞翔一样袅袅升起,而那个温暖的肩膀则伴随在她的左右,相互缠绕。这种感觉一下子把她又拉回了很久之前,一个背着她从江水中走出来的肩膀。

    “义哥,是你吗?”陈小芳心里面第一次把对徐正义的称呼,变成了义哥,尽管没有说出口,可是这个意识已经形成了。“小芳,你别怕,我没想到是你,不过幸好我来的及时,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徐正义背对着陈小芳,站在李旗官的对面。这时已经完全解除了压迫的陈小芳,被徐正义的意识力量缓缓放倒在地面上,沉沉睡去。

    “你很好,关键时刻跳出来耍我的混蛋”,李旗官阴沉着脸对着徐正义说道。刚才他即将完全同化陈小芳,这是一个刚刚开启意识波动的完美女人,很符合他进化所需要的愉悦感觉,而且他正是因为探测到陈小芳的完美体质,才会冒险来干涉世俗人群的。

    徐正义之回答了两个字:“人渣!”

    李旗官身边忽然出现一个急匆匆的人影,是老杨,有点疑惑的看了徐正义一眼,然后对李旗官说:“旗官,那个刘所长被人带走了。”

    “什么?怎么回事?老杨,你为什么不出手?”李旗官怒了。

    “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那人还没有使用进化工具,我估计他是进化者,能力完全开启了。如果不是因为他要急于带走刘所长,我估计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死我。”老杨心有余悸的说道。

    “难道是神鼎会的人?” 李旗官自言自语的说道,徐正义听到神鼎会三个字不禁心神一紧。李旗官又说:“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掉,你的情报不准确啊,不是说整个武汉市就只有你一个意识开启的人吗?现在接二连三跑出来?眼前这个混蛋交给你了,他属于初级水平,你速战速决吧!我继续去同化这个女人的意志。”

    李旗官完全没有把徐正义放在眼里,而这种轻蔑的态度往往是悲剧的伏笔。

    “我叫杨肖,今年46岁,世俗身份是武汉市书画协会秘书长,实际身份是造化旗巡查,负责武汉市范围的造化旗管理监控工作,我是武汉唯一的意识感知开启的人,目前在三级水平,距离开启进化还有一步之遥。这位叫李进,是我的上级,担任造化旗旗官,没有世俗身份。这一次是来和我完成一个任务.....”老杨呆呆的对着徐正义说话,却在说到任务两个字时,嘴巴里忽然冒出了蓝色火焰,整个人瞬间被包裹在由内而发的火团里,而这一切仿佛无声电影一样,只看见一个人在火种狰狞的狂喊,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哪怕是意识感知也无法感知到。

    “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小看你了,想不到你居然是进化者,还隐藏的这么深,真的是一直在耍我啊。但是现在你觉得再隐瞒下去还有意义吗?”李进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愤怒,他知道不能再让情绪影响自己的能力。作为一个进化者,他可不是那种半吊子的半步开启,而是真正进入进化阶段的强者,手里还有一整套加强能力的工具,他有理由相信很快就能把一切纠正回来,不过狮子搏兔亦用全力,他还是知道再不可以掉以轻心的。

    “老杨的意识深处有我们组织的意识死印,你刚刚让他提到任务二字,让他的死印爆发,引发全身能量内爆,死于非命......”刚说道这里,李进忽然停了下来,他看着对他微笑的徐正义,忽然冷汗直冒了出来。他不应该讲话的,他对着敌人讲这些,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对面的这个人意识能力远远超过他,是敌人让他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