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紫光

    更新时间:2018-06-08 17:06:50本章字数:3512字

    徐正义和陈小芳赶到龙家湾时,留给他们两人的只是一屋子的狼藉,什么人都没有,他皱着眉头说:“看来我们来晚了一点。”

    陈小芳拉住刚要进去的徐正义,说:“义哥,要保护现场,我们先通知专案组吧,等他们来了一起勘查。”

    徐正义摇摇头,说“我们先进去勘察一下,所有现场保持不动,我怕等一下人多会遗漏什么。”,边说就边走进去了。陈小芳只好跟着进去,她是公安,处理现场比较有经验,边走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双白手套,刚要问徐正义要不要时,徐正义一把拉住了她。

    “这里就是最剧烈的冲突地点。地面上的金属残渣你看看是什么?”徐正义问道。陈小芳也蹲下身来观察,“看这个残渣的样子,我觉得像是钢笔的笔尖,你看旁边还有破裂的笔身碎片。”陈小芳看了一会儿,说道。

    “嗯,是一支钢笔的笔尖,看成分应该是英雄铱金笔,碎成这个样子,应该是外力压爆的。”徐正义蹲下身去观测了一下,又转向陈小芳说:“小芳,你顺着我说的方向,尝试着闭上眼睛去推想一下,这个钢笔是怎么被外力压爆的。”徐正义想让陈小芳逐渐的学会使用意识感知的方法。

    陈小芳点点头站起身来,她按照徐正义的要求闭着眼睛,双手放空,顺着徐正义的思路去展开想象。这期间,徐正义还特别用自己的意识来帮助她,加以引导和纠正。

    “我感受到了一股冲撞的力量,就在这里,那只笔尖是被人捏爆的,但是这个力量不是手的力量,而是一种引入的力量。在玄关那里,发生过一次剧烈的爆炸,但是没有直接作用在人身上,爆炸的力量把人掀起来,撞塌了玄关墙。”陈小芳渐渐摸到了一丝脉络。

    “不对,这里不只是两个人的气息,还有第三个‘人’。咦,这不是人......“陈小芳似乎感受到了别的什么,让她不安并且害怕,她一把抓住了徐正义的胳膊。突然”啪“的一声,徐正义一拳点在虚空,那个虚空的地方稍微闪了一下,徐正义和陈小芳都看到了一道细小的红色光线轨迹,在虚空湮灭前一闪而过。

    “义哥,怎么回事?我刚刚正好感觉到有一个冰冷的影子在靠近冲突的两个人。但是又觉得这个影子不像是一个人,怎么说呢,就像是一个纯粹的影子。”陈小芳睁开双眼问道。

    “是的,你前面的感觉都没有问题,我也探查到了,只是后来那个突如其来的影子,究竟是什么呢?......看来,这里是有两个人发生冲突,一个是色狼,另外一个的气息与昨晚你舅舅病房里的气息很接近,我觉得应该是同一个人。”徐正义拉着陈小芳退出房间,这里已经勘察的差不多了。

    “我先通知专案组过来吧,抓走我舅舅的那个人,我能感觉到他是从另一个民房走过来的。”陈小芳对徐正义说。

    “好的,把这个地址告诉专案组,我们现在马上去另一处地点,看看你舅舅在不在。”,新的不明力量的出现,让徐正义感觉到事情越来越复杂了。陈小芳掏出对讲机,通知了张局长,并且简单把这里的情况说了一下,专案组马上决定派人过来勘察现场。

    “小芳,你先等在这里,我们兵分两路,你保护现场,我赶紧去新地点。”徐正义临时改变了主意,他刚刚探查到不远处有极其异常的意识波动,这让他心中陡然升起了危机感。

    陈小芳觉得很有道理,这个现场还是需要看守的,就点点头,说:“义哥,你去吧。”

    徐正义独自走了过去,他刚才探查到的信息非常不好,那是浓烈的死亡气息,这意味着就在刚刚已经有人死了。谁死了?谁干的?刚刚的第三个影子究竟是谁?三个巨大的问号环绕在徐正义的脑海里。他一边快速接近那所房子,一边思索着。就刚刚的情况来看,两人激斗,结果隐藏的第三个人渔翁得利了。这第三个人来不及处理现场,就匆匆离开了,临行前留下一个影子,可能是用于观察或者用于善后的。如果不是徐正义刚刚一直在观察周围,还很难发现,那个影子藏匿的十分巧妙,最后是准备偷袭陈小芳的。可是被徐正义一拳击中之后就解体了,说明接受到了解体的指令,拿到指令越空而来,极有可能就是最后徐正义看到的那道红光轨迹。

    一切都扑朔迷离起来。

    陈小芳看着徐正义远去的身影,忽然打了个冷战,她有些茫然,很想叫住徐正义,可是喏喏的张了张嘴,却发现徐正义已经消失在视线中了。她按照徐正义的指点,尝试着用感觉去追寻他的踪迹,很快就真的隐隐感觉到了徐正义的模糊影子,正当她欣喜不已时,却有一个沉重的压力自天而降,把她的感觉打得粉碎,再也找不到徐正义的方向了。

    在这一带的引力场面前,陈小芳还太弱小了。

    徐正义悄悄出现在赵明剑栖身的民房门口,这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臭味儿,就像夏日里的南湖边那种淡淡的水腥气,地面上全是水渍,徐正义知道,这里已经形成了一处与世隔绝的洞穴,就像他夺取的造化铁盒一样的功能,有人在这里制造了一个意识世界的投影,进入这里之后就实际上和屋子外面的物质世界形成了隔绝。进还是不进?徐正义非常纠结。

    事情已经超出他的想象,有能力制造这样一个洞天的存在,肯定具有难以想象的实力;除此之外,造化旗和神鼎会已经卷入其中了,很快就会有更厉害的进化者过来;徐正义自己在此次事件中,并没有什么战略目标,他一直是在保护自己周围的朋友,没有什么欲望卷进去,综合起来看他不管这事其实更好。但是他知道陈小芳的舅舅和舅妈很有可能就在里面,他在刚刚打斗的现场已经得到了相关信息,和劫持刘所长的人很吻合,这个位置也正是劫持者的栖身之所。咬了咬牙,徐正义钻进了这个房子,他有必须要进去的理由,不管是陈小芳,还是找寻那个引力场。

    一片紫光。

    踏进这座房子,就如同置身于一片紫色的空间,徐正义知道这是视觉让他“看到”的光的颜色。可见光里波长最短的紫色光,意味着什么?徐正义短暂的思考了一下,波长越短,意味着视觉上的频率越高,频率越高,就意味着......

    刹那间,徐正义的眼光中那一整片的紫光都破碎了,光线居然能够破碎,这是徐正义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奇景。但是他知道,光线不会破碎,尽管光具有波粒二象性,但是光线是不会‘破碎’的。他一进来就遭受了视觉攻击,非常猛烈。

    紫光的波长最短,让紫光具有极强的频率波动,可以迅速在视觉范围内发生能量缠绕,从而直接延伸至人的视觉神经,对人体大脑的视觉反射区域进行直接攻击。现在徐正义的视觉里已经充满了紫光,说明这个房子发起的是无差别进攻,而不是针对性的特别攻击。造化铁盒的作用得到了展现,徐正义的意识感知到了一阵“更紫”的波动凭空的出现,从头到脚将他过滤了一遍,或者说照射了一遍。紧接着,徐正义就看见周围的紫色光区开始燃烧,这是真的燃烧,纳米级别的。

    造化铁盒自己启动了紫外线照射,紫外线的光谱在可见光之外,波长更短,频率更高,紫外线发射过去,像是蚂蚁群撕咬过去,把视觉攻击的波动全部粉碎。如果没有造化铁盒,徐正义可能要重复上次应对听觉攻击的老路,那一次他只能用意识燃烧这种自我毁灭的方法,结果换来了的结果是自己的身体差点被摧毁。

    武器的重要性得到了印证,这个是在宇宙各级斗争中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造化铁盒缓缓消失,与徐正义的意识联通之后,造化铁盒的默契度越来越高。徐正义决定回头给自己的造化铁盒起个名字,这几次如果没有它的帮助,可能他要吃大亏。

    周围再次恢复了一片紫色,只是这一次,不再具有任何的攻击性。徐正义的冷汗冒了出来,刚才实际上非常凶险,如果他不得不再次发动意识燃烧,即使是破除了视觉攻击,也会付出身体损耗的代价。是的,上次他的进化内核因此获得聚变的效果,可是也差点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次的对手实力太过惊人,徐正义一但身体受创,将会面临万劫不复之地,最关键的问题是,他都被这么厉害的手段攻击了,对手是谁依然不得而知。

    “这是一个触发型的无差别攻击”,徐正义自言自语道。就像是古代的阵法,其作用是为了保护里面的人或者事情不受打扰,一般人要是闯进来,大脑的视觉反射区域会直接迸裂,人肯定是会马上死去。这完全不是造化旗和神鼎会的作风,这两个组织在怎么样也不会无缘无故杀人,而且经常为了避免麻烦,会自己躲到一边去。

    视觉攻击结束了,但是留给徐正义视觉反射区域的印记却还在,他没有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没有任何的犹豫,启动了进化内核的“裂变反应”,一股强大的意识能力席卷了整个紫色的区域,并加以分析和吸收。徐正义本身的实力就已经强大的离谱了,再加上造化铁盒的辅助,很快,这一部分“意识理解”就被用来加强“进化内核”,如果此时要在裂变的基础上进一步爆发,威力会更大一些,也就是说徐正义在真正迈向“意识聚变”,这有可能是地球文明中最高等级的意识能力。

    徐正义轻轻一点面前的紫色隔膜,伴随着哗啦一声的碎裂,刚刚他为了防止惊动对手,在紫色攻击阵里使用了造化铁盒,也形成了一个封闭空间。紫色大阵 这时才算是真正的破裂了,显然里面的对手也是第一时间知道了情况,整个房子的气氛变了,变得冰冷、凝重。徐正义走进内屋,眼前的景象让他先是悚然惊诧,紧接着就出离的愤怒。

    里面有六具疑似尸体,还有两个疑似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