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西陵螟

    更新时间:2018-06-12 16:49:38本章字数:3437字

    徐正义看到地面上的六具尸体,准确的说是五具半,因为第六个人还没有完全死去,他正在挣扎着,努力想摆脱着什么。可是用肉眼来看,视觉上根本看不到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但是其实有事物正在置他于死地。对于意识感知来说,一切都‘看’的那么的清晰:有一只浑身蓝紫色的飞虫正牢牢的吸附在那个垂死的人背上,用一根硕大的口器从他的脊椎吸取意识能量,随着他的不断吸取,这个人的生机也在悄悄的逝去。

    这是一只很大的飞虫,如果直立起来应该有一米二高,这个身高已经接近一个人类的小学生了。飞虫对徐正义的到来迟疑了一下,但是完全没有任何的放弃的意思,被它吸附的人具有较强的身体素质和意识能力,应该是一个进化者,徐正义甚至已经确定,这个人就是劫持刘所长的人,也是刚刚和龙平激烈战斗的人。这个虫子,显然就是充当了黄雀在后的角色,它一口气把龙平和赵明剑都带走了。

    地上的人这时叫了出来:“朋友,救救我,神鼎会必有厚报,我知道你看得见这个虫子,你只要......“,话还没有说完,那只虫子猛的加大了吸收的强度,只见这人迅速的干瘪下去,他的超弦振动迅速被终止,死去。

    徐正义对六具尸体进行了一些分析,刚刚死去的人应该就是劫持刘所长夫妇的人,果然是神鼎会的;除此之外,有一个女性应该是陈小芳的舅妈;还有四人不知道是什么人,剩下的两个疑似活人是刘所长和色狼,他们现在都处于无意识状态,但是还活着。

    徐正义叹了一口气,他承诺过陈小芳,要带回她的舅舅和舅妈,然而现在舅妈已经死了,而且死去的情景让人毛骨悚然-6位死者全部都变成了人皮。本来,一个物质世界的活人,应该是超弦振动决定意识的强弱,身体的素质决定肉体的强弱。但是每个人在出生之后,肉体的积累就和意识息息相关,所以如果意识变弱的情况下,实际上燃烧身体能量也能补充意识的消耗,也就是说,刚刚这只意识虫子在抽取这些人的意识能量时,是故意在后来放缓了吸食的速度,就是为了让这些人燃烧肉体能量去补充。

    这实在是世界上最残酷的刑罚,而主持这个刑罚的,就是眼前的这个怪虫。

    “西陵螟......“徐正义认出了这种虫,它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所应该存在的东西。面对这种来自其它世界的诡异物种,让人感觉到发自灵魂的一股寒意。

    南明最后一任首辅文安之留下来的文稿中,详细的介绍过“西陵”这个地方,结合后来徐正义自己找到的文献,他得出一个结论:中国的西陵和西方文明的大西洲极有可能是一个地方。

    文安之遗迹里发现的文稿里说,中国的华夏始祖轩辕黄帝时代,黄帝始祖以追溯万物起源的伟力,意识感知深入宇宙中获取九鼎图谱,随之而来还有一位绝色女子嫘祖,她自称来自西陵,与轩辕黄帝形成意识共鸣并结为夫妇,可是始终没有人知道这西陵到底在何处。华夏文明的九鼎,是九个图谱,前不久夺取造化铁盒之后,他才知道这九个图谱可能是九个方程式,神鼎会就是千年前获得了九鼎中的一个之后发展起来的,九鼎实际上也是一种硬盘,只是到目前为止不管是哪个组织都没有办法制造出联通这个硬盘的计算机。

    大西洲在西方文明中第一次出现是公元前310年的记载中,造化旗和神鼎会目前都是全球化的组织,他们提出了不同的看法。造化铁盒中的信息说,他们认为大西洲是进化文明,西陵是高维度文明,西陵毁灭了大西洲,把人类进化的中转站截断了。所以不管是造化旗还是神鼎会,都认为只有不断进化,才有可能再次联通西陵。

    只是,徐正义自己知道,他们说的不对。因为文安之的弟子,进入过一个叫做西陵宫的地方,根据他的描述,这个西陵宫的庞大的叹为观止,根本就是一个未知的空间。文安之的弟子局限于时代,所以描述中使用的词语都是神话用语,徐正义知道,这个西陵宫极有可能就是大西洲。也就是说,华夏的西陵和古希腊的大西洲并不是真正的西陵,而只是“西陵宫”。那是一个半显性意识世界,而我们现实的世界是物质世界,无显性意识,所以西陵宫是衔接真正“西陵”的重要中转空间,量子作用显化。

    西陵螟就是西陵宫的独有物种,是意识物种,在物质世界是不显性的,如果没有开启意识感知,根本就“看”不到。问题是,怎么会在这里出现如此可怕的物种?因为西陵螟是高维度的物种,地球上的普通物种完全是任其宰割的,它现在已经轻易的杀死了6个人,其中一个还是进化者。

    徐正义的寒毛一下子炸立起来,一股灵魂上的风扑面而来,那只西陵螟动了,如同一根点燃的线香,化作了一层层波动的纹路,向徐正义波动着传播而来。这是意识风,也是意识物种的本能攻击方式,只要这股风沾上猎物的意识,就会逐渐同化,形成一根牢不可破的意识锁链,然后就像金庸小说里的吸星大法一样,把猎物的意识源源不断的同化过来。

    “镇!”徐正义发出了第一个意念术,这是来自造化铁盒的基础意念术,不过却很有用,尤其是针对西陵螟这样的虫类。六股巨大的压迫力从六个面外围向内收缩而来,将西陵螟连同它的意识风全部框在其中,形成一个标准的正方体,并且这个正方体还在继续向内压缩。

    西陵螟站立在虚空中,全身开始拟态,它的背部纹理逐渐显现出一个人脸的形状,更加诡异的事,随着西陵螟的波动,人脸开始讲话:“救救我!”

    徐正义一下子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他决定先禁锢住西陵螟,然后解救刘所长等人。六面体开始停止压缩,不过每一个面都在巩固强度,层层叠加,很快就如同包裹了一个立方体的粽子,把西陵螟牢牢地控制在里面。

    整个紫光空间一下子沉寂下来,地上躺着6个皮囊状的死者,还有两个丧失意识的昏迷者,徐正义小心翼翼的看着面前不远处的虚空,这时异变突地再起,西陵螟背部纹理再次发生变化,那个人脸的眼睛睁开了。那是一双无比邪恶的眼睛,徐正义敢发誓这辈子没有见过如此残忍无情的目光,他的意识就像接触到了液氮,那种急速的剧烈冰冻感一下子就涌了过来。

    六面体包裹的情况下没有任何声音,那张人脸的嘴巴作了一个嘴形,好像在说一个词:“崩!”,紧接着,就看到西陵螟翅膀一展,包裹他的立方体纷纷碎裂,在虚空中如粉尘般四下爆射。以西陵螟为球体中心,一道紫色的波纹再次呈球体四散震荡开来,又是一个无差别的攻击方式。

    徐正义来不及多想,只是他还没做出反应,攻击波就转瞬即至,这不是西陵螟的气息,而是超越西陵螟百倍千倍的一道攻击波。徐正义完全失去了呼吸的能力,他感觉自己像是被开天辟地的盘古一斧头劈中,先是造化铁盒发出的蓝色光芒迸裂,然后是他的意识随之被搅得粉碎,无穷的巨力像是一座大山罩着他的面门直接压下来。

    无尽的黑暗。

    陈小芳在龙平的家门口站着,众多的公安已经赶到,张局长和陈处长和勘查人员在交换意见。她则有些心神不灵,甚至有一些烦乱,徐正义已经离开了有一段时间了,自从他从她的意识里消失,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反馈回来。

    ”陈小芳同志,你说徐正义去找另一个地点,你知道大致的方向吗?”张局长这时也走过来,问道。

    陈小芳恍恍然,她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这里了。

    “陈小芳?陈队长?你怎么了?”其他的几个公安同事在一旁提醒着她。

    “哦,哦。抱歉啊张局长,我在想问题,您刚刚说什么?”陈小芳如梦初醒。

    “小芳同志啊,我们现在勘查的结果,和你们的判断一致,这一户的居民龙平具有极大的犯罪嫌疑,我们刚刚彻底搜查了整个房子,找到了一些物证和他自己的笔记,他的照片我们也提取了,你看看是不是你见过的那人?”张局长拿过来一张照片。

    陈小芳看了一眼,她马上就认出这个人,就是早上去413寝室还“伞”的那个。“是的,就是这个人。”陈小芳看着照片,忽然从这张照片上察觉到了一丝波动,她的意识顺着这个波动,慢慢延伸向了某处民居,这她感到惊诧不已。其实她不知道的是,由于龙平成为了意识元的载体,他的照片会起到衔接意识元频道的作用。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给犬类嗅过某人使用的物品,就会产生嗅觉的衔接是一样的。现在陈小芳实际上已经通过意识元,再次找到了徐正义的位置,因为此时徐正义、龙平、意识元全部都在一起。

    她发觉徐正义已经危在旦夕,陈小芳霎时间手脚一片冰凉,她没有顾得上再说什么,就向徐正义的方向跑过去。周围的几个人吃惊的看着她跑远,张局长把烟头一扔,果断的说:“我们跟过去!”,带着几个骨干一起过去了。

    陈小芳很快就赶到那个入口,她站在门口只停留了几秒钟,就毫不犹豫地进去了,虽然这个地方的诡异让她心惊肉跳,可是徐正义的安危却更让她决绝。

    紧跟在后面而来的张局长等人,却没有进去,因为进不去。“局长,刚刚的陈队长怎么一下就不见了?“跟来的一个干警迷惑不解的问道。他们几个人跟来之后,就发现陈小芳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而他们几个转来转去四周都很正常,只有陈小芳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