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蓝莲花

    更新时间:2018-06-12 16:50:35本章字数:3297字

    陈小芳看到了遍地的尸体,还有颓然坐在地上的徐正义,他的身上发出蓝色的光芒,嘴唇冻得发青,那是造化铁盒在苦苦支撑,她不知不觉地就进入了意识感知,马上就发现了那只恐怖的虫子,正悬浮在徐正义的头顶,不断发出紫色的波动,冲击着蓝色光芒里的徐正义,那拟态出来的人脸忽然朝着陈小芳看了一眼。陈小芳瞬间就有被冰冻的感觉,这是多么邪恶的眼神啊,她体会到了这只虫子对自己的蔑视,也知道它在处理掉徐正义之后就会来对付自己。

    造化铁盒本来即将崩溃,可是自从陈小芳进来之后,它却好像在欢呼雀跃,似乎来了救兵,它传递给陈小芳一个信息:徐正义需要温暖。陈小芳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一点,她走到徐正义的身后,跪在地上,把双手从身后环抱住徐正义,这是她第四次抱着徐正义,只不过前三次都是他救她,而这一次是她要救他。

    后继乏力的蓝色荧光风雨飘摇,在陈小芳加入之后,马上变得生机勃勃,徐正义这时也逐渐从无尽的黑暗中挣扎回来,他的意识开始清醒,可是还无法有效运转。造化铁盒提示陈小芳,徐正义需要更多温暖的能量来尝试强化,要么强化到战胜对手,要么就死在这里。

    可是什么是温暖的能量?陈小芳完全不知道,如果徐正义是清醒的,他就会明白,所谓的温暖能量,就是长波能量,只要在意识开启的状态下,把自身的意识波以长波的波长来环绕对方,就能引发对方的意识共鸣,从而带动对方的强化。

    陈小芳哪里懂得这些呢?她一下子有些六神无主,看着好不容易遏制的死亡气息重新压迫过来,徐正义又开始变的奄奄一息,陈小芳的眼眶一下就红了。情急之中她忽然想到,人体里最温暖的就是沸腾的血液,而血液也应该是具有能量的。所以,来不及再细想什么,陈小芳把自己的左手腕放到嘴边,直接咬了下去,女孩鲜嫩的血液,带着蓬勃的气息顿时洒了出来,陈小芳从徐正义身后把手腕直接对准他的嘴唇,鲜红的血液就这么流了进去。

    强烈的长波能量一下子涌入了徐正义的躯体,造化铁盒再次发出欢呼雀跃的信号,这么做有用!误打误撞的,陈小芳反而使用了最为有效的办法,用自身的血液来传递温暖的能量,是最有效果的。

    因为血液会吸收大量短波,所以才会呈现出长波的红色,随着陈小芳血液的不断涌入,短波攻击被大量吸收,一方面阻止了情况的进一步恶化,另一方面也加快了徐正义的强化。

    西陵螟后来的攻击之所以如此可怕,就是因为它爆发了极为强大的紫色短波,造化铁盒原本有一次紫外线攻击的手段,可是在前面破除阵法时已经消耗掉了,现在的实际防御手段是蓝色荧光,在可见光谱上紫光是波长最短的,所以紫色攻击可以肆无忌惮的钻入蓝光防御中破坏。除非徐正义可以强化,从而带动造化铁盒强化,这样就能发出更强的防御,只要防御住了西陵螟的攻击,就可以反击。

    昨天晚上的时候,造化旗旗官李进带着造化铁盒去抓陈小芳,当时就分析出了陈小芳的血液十分特殊。其实,每个人血液的可见波长都不一样,哪怕是同一血型的亲人,都会有不同的波长,造化铁盒当时是在李进手里的,它分析的结果,是陈小芳的血液可见波长与众不同,非常适合辅助进化者。如果是情感上的愉悦和身体的交融,能够极大的推动意识层面的提高,这也是为什么李进要去同化陈小芳的原因,这样可以最大限度的让陈小芳没有反感,以提高成功率。

    现在的情况,则是陈小芳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鲜血送到徐正义的嘴里,人的血液里包含着各种情绪和意识,这种奋不顾身的付出,也让徐正义的周身细胞不断共鸣。整个输送过程对于陈小芳来说是极为痛苦的,伴随着血液的失去,更多的是她灵魂的撕裂,还有意识能量的散失,这让陈小芳刚刚开启的意识感知变的风雨飘摇,就像一根随时会熄灭的火柴。

    徐正义无法开口,此时的他正在强化的关键时刻,现在的局面让三方都非常被动,西陵螟的最强攻击就是开始那一下,现在长久不能击溃对手,让它已经难以为继;徐正义还没有强化到可以反败为胜的地步,所以还在苦苦挣扎;而陈小芳已经接近油尽灯枯的时刻,她的身体已经快要承受不住,剧烈的疼痛她已经无法承受,嘴唇都无法闭拢,但是嘴角却依然挂着微笑,她很满足。

    陈小芳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死在这里,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开开心心的上完学,所以特别珍惜在大学里的这些时光,只是她没有想到灾难就这样降临了。在学校里的每一个下午,她都喜欢独自走出去看看汉江,如果有夕阳那就更美好了,武汉的汉江江段比较清澈,江面也不太宽,和宜昌的长江江段很像,她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起两次在江边与徐正义见面的样子。

    前不久她给表哥建东打了一个电话,建东告诉她徐老师已经离开了环北小学,徐老师一直都是代课教师,所以走了也就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当时陈小芳的心都凉了,也充满了苦涩,她问过自己很多次,想要分辨清楚自己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可是都无法想清楚,因为刘峰始终压在心里的某个地方。

    直到昨天晚上,当徐正义奇迹一样降临到她身前时,她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徐正义再一次在最关键的时候拯救了她。这一次她觉得十分的安心,这种感觉也让陈小芳无比的留恋,就在那一瞬间她的内心不再有一丝苦涩,尽管当时的情景十分危急,可是她却一点也不在乎了。

    她在那一刻彻底的明白了自己的情感,那是给她温暖的臂弯,是她的依赖和依恋。由于开启了意识感知,她也能敏锐的感觉到徐正义的徘徊,直到今天早上,两个人很有默契的走在桂子山上,品味着金桂飘香,欣赏着金色的秋晨,她忽然感觉到徐正义的真诚和通透,和她相处时也很轻松。

    付出没有任何理由,就像是飞蛾扑火,可是徐正义会允许吗?造化铁盒会干涉吗?西陵螟会阻止吗?

    造化铁盒只是一个机器,他的程序安排他必须完成徐正义的进化过程;西陵螟却必须要阻止,因为它要吸收掉这个猎物;徐正义,他必须要挽救陈小芳的生命,他不能允许陈小芳出任何纰漏,因为在他的生命磁场里,陈小芳的陈小芳已经留下了深刻的烙印,更何况这个女孩为了挽救他居然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

    带着微笑,陈小芳的最后一点意识还是随着她的鲜血一起枯竭了,整个人由于血液的大量流失,变的没有血色,陈小芳面容安详,她静静地趴在徐正义的背上,就像前几次一样,但是这一次,徐正义无法把她背出危险了。陈小芳努力的把自己的意识点燃,她想挽留住徐正义肩膀上的那一丝温暖,可是这温暖就像手指缝隙的水,一点一滴的流逝了,飞走了,甚至没有说一句什么,陈小芳失望的停止了呼吸。

    徐正义的心狂乱的跳动着,在呐喊着,不、这不是真的,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失去了方寸,一阵剧痛从心里面袭来,疼到不能呼吸。

    徐正义终于可以动了,他的进化即将完成,可是他已经不能安心的等待了,他觉得陈小芳越来越冰冷;而西陵螟则欣喜的看着徐正义自己终止了进化,它知道自己赢定了,只需要继续磨下去,就可以把这个猎物最终磨死。

    徐正义转身抱住了陈小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尝到了自己眼泪落入嘴里的滋味,无尽的空虚感袭来,徐正义浑身冰冷。西陵螟不会给什么机会了,随着它的调动,能量再一次向徐正义冲来,新的进攻即将展开。徐正义忽然觉得一切都不在乎了,他没有调动防御,反而用自己的意识发出长波能量,环绕着陈小芳,他希望用温暖的能量去围绕陈小芳。至于西陵螟,他已经不在乎了。

    造化铁盒传递给徐正义一个信息,陈小芳的意识还未死去。徐正义一愣,他随机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陈小芳正处于物质死亡的阶段,却由于她开启了意识感知,所以在意识上她还没有完全死去。

    徐正义决定燃烧自己的意识,再反灌回陈小芳的意识里,这是一场赌博,造化铁盒非常难以理解,可是它毕竟只是个机器,只能按照徐正义的思路去做。

    一团接近紫色的意识火直接开始燃烧,把温暖直接灌入到陈小芳的身体里,这一举动让陈小芳的灵魂有了一丝颤抖,这个颤抖又加强了她的超弦振动。忽然,一个完美的循环在两人之间展开了,这是一个被包裹着意识的再次进化。

    “意识之莲!”西陵螟拟态的人脸忽然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在黑暗的虚空之中,一朵肉眼可见的莲花在悄然绽放,这是造化铁盒储存的一枚意识之莲,在最关键的时刻,两人的互相循环恰好满足了它绽放的条件,它绽放出造化铁盒的蓝色,蓝色莲花孕育出的紫色意识完美的弥补了最后的进化过程,而陈小芳的意识也在这个过程中再次开始聚集。她获得了重生。

    如果没有陈小芳的血液,和徐正义的反哺,都没有可能出现“意识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