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赤血石碑

    更新时间:2018-06-12 16:54:55本章字数:3679字

    徐正义看到飞鸽,忽然有了一个念头,他说:"叶青,等一下我带你去医院,但是你能不能把车借给我用一下?就一个中午,下午我再骑车带你回学校." 

    叶青看到徐正义难得的有求于自己了,心里顿时有了点小骄傲,不过她本质上是一个热心的小公举性格,所以很爽快地说:“ 我下午没事儿,就在医院陪一陪小芳姐吧,晚上点名之前你回来带我就行了。”

    徐正义先骑上车去,叶青一手拧着饭盒,一手拽着徐正义外套的衣角,轻盈的跳上后座,侧坐在飞鸽车的后面。自行车哗哗的滚动着,两个人都没有怎么说话,就默默地从桂子山上面滑行下去,就像一阵风,疾驰而过的时候还带起了一阵枯黄的落叶。

    叶青换了一身米黄色的套头毛衣,粗线编织,半长,延伸到纤细的腰部,裤子是时髦的细腿牛仔,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旅游鞋,整个打扮很港气,如果放眼到整个大武汉,在这个时代那也是引导潮流的。而徐正义则是土得掉渣,上身是漫大街的蓝色春装,下身是蓝色工作裤,脚上穿的是解放鞋。这还是他专门回了一趟寝室换的衣服,上午他跟西陵螟的战斗可谓是惊心动魄,身上的衣服早就被弄的脏兮兮的。

    叶青坐在他身后,一路上的行人回头率颇高,但是一看到前面的徐正义,都摇摇头,心想怎么这两人这么不搭呢?风一般的单车,带着风一般的人,像一道欢快飞奔的影子,在校园的林荫大道中一闪而过。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军区总医院。

    在特护病房的外面,几个人坐在长椅上,陈小芳大口的吃着徐正义的饭盒,她是真的饿了,由于心里惦记着家人,早餐几乎没吃什么,然后又经历了一次几乎死去,意识感知重建,现在她食物的摄入量本来就大增,再加上是徐正义打来的饭盒,她心里特别的开心,所以吃起来也很有胃口。

    徐正义也饿了,但是他还没有吃饭,看见陈小芳这么狼吞虎咽,他就寻思着是不是把自己这一盒也让给她吃。他看见叶青在旁边,就问道:“叶青,你吃了吗?”说罢,他打开饭盒,一股豆芽炒肉丝的香味儿就飘了出来,熟话说‘吃在武工’,这是徐正义专门到隔壁的武汉工学院食堂打来的饭菜。他想,叶青肯定是吃过了,他再给陈小芳,这样才能照顾女孩子的面子吧。

    叶青还真的没有吃饭,她平时吃的都不多,今天早上又吃的晚,所以到现在也不太饿。可是陈小芳吃的太好看了,一大口一大口的,却又保持了女孩的矜持,饭不露齿,吞咽时也不发出什么声音,却在吃的时候给人食欲大开的感觉,看着陈小芳吃饭,让叶青也口舌生津,有了很强的食欲。她看见徐正义递过来的饭盒,犹豫了一下,还是用自以为矜持的语气说道:“谢谢你徐老师,嗯,我吃不了这么多,那个,我给小芳姐留一半儿吧。”

    徐正义一愣,剧本不对呀。不过也不好再说什么,把饭盒和勺子递给叶青。叶青见状忙接过来,把其中一半儿赶给了陈小芳,然后就有滋有味的吃起来,边吃边瞅徐正义,心想:“这徐老师人真的很好啊, 不但有正义感,还很体贴呢,虽然是个大叔了,但是很成熟啊。”想着,又忍不住提醒自己,“叶青,你想到哪儿去了。这大叔真的是太没品味了,以后想个办法报答他就行了,别走太近啊。”

    陈小芳刚开始只顾着吃饭,没有想太多,直到叶青把饭菜赶给自己,她才反应过来,她一看就知道徐正义没吃饭,忙问道:“徐老师,你吃了没有呀。”人多的时候陈小芳改口叫回了徐老师。

    “我早上吃的太晚了,不是很饿,你们吃吧,我等一下饿了的话就去医院的食堂买点儿吃的。”徐正义笑着摇摇头,在他的意识感应里,造化铁盒已经蜕变成了一朵紫莲的样子,正在把蜾赢的纯正能量不断的反馈给他的身体,他的确不饿。

    但是面前的两个姑娘听起来感觉可就不一样了,陈小芳听徐正义这么一说,鼻子不禁一酸,眼泪差点儿掉出来,在她心目中,徐正义这是把自己的饭菜让出来给她吃,而且她很了解徐正义,猜到了他是因为自己刚开始吃的很开心,所以想让自己多吃一点儿,但是又怕自己难为情,才把叶青也拉进来的。可是这样一来,徐正义就要饿肚子了,他哪能不饿呢?早上一连串的事件,那么巨大的消耗,不饿才怪呢。

    而叶青那边呢,也是进一步加深了对自己的指责,“叶青啊叶青,你真是以自我为中心习惯了啊,人家‘徐大叔’肯定是看出来你饿了,才问你要不要吃的,可你呢,根本没有想过人家自己吃过饭没有,你毫不客气的就拿了过来,自己吃一半也就算了,另一半你好歹留给人家啊,还自作主张的给了小芳姐。难道就因为小芳姐正好有一个碗,所以方便是吗?你就这么饿吗?去找一个空碗来不行吗?”边想,叶青的愧疚就越深,她心目中徐正义的大叔形象就越高大。真是一个体贴人、会照顾人、还有正义感的好‘大叔’啊。

    叶青边想,边瞅着徐正义,正好看到徐正义朝她微笑着,她赶紧把头低下来,往嘴巴里扒拉几口饭,也不知道这武工的豆芽炒肉丝是什么滋味了。其实徐正义是因为要找她借飞鸽自行车,正好准备开口呢。叶青从小就生活在部队的大院子里,几乎没有什么和异性交往的经验,所以很多时候的想法都很天真,这一点陈小芳就成熟多了。

    徐正义要是知道这两个姑娘各自的想法,估计要笑死了。

    “徐老师,我爸爸想当面感谢你,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请你去我家做客。”叶青把嘴里的饭菜吃完,又喝了口水,让自己从愧疚中冷静下来,想起了爸爸的叮嘱,跟徐正义说道。其实她自己也隐隐的有些期待,希望徐正义能去自己家里吃饭,她还有一种期待,想把自己擅长的钢琴和小提琴都演练给徐正义看看呢。

    徐正义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想过去接受别人的谢意,多年来的意识修炼,让他整个人变的比较随意,他觉得救人是一种随心,所以叶青专门提出来感谢他,反而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他正准备拒绝,坐在一边的陈小芳却说话了:“徐老师,这太好了,我正好也要保护叶青,有你在我们还可以互相照应呢,我们可以一起去,你说呢叶青。”

    叶青和徐正义都有点诧异的看着陈小芳,徐正义心想:“小芳这是唱哪出啊?她难道不知道我最怕麻烦嘛。”而叶青则想:“小芳姐还真是厉害,她肯定是看出我特别想请‘徐大叔’,直接就把徐老师给下了通牒了,这下徐老师怎么也得去了吧。”

    其实徐正义也是了解陈小芳的,但是他以前只是朦朦胧胧的和肖淑珍相处过,那是一些还没有完全生根发芽的感情,所以他了解陈小芳,却真的不了解女生。

    陈小芳此时暗自有些郁闷,她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叶青身上在起着某种化学反应,这让她隐隐的有些烦燥。其实她自己也没有经历过完整的感情,刘峰对她的追求是炽热的,加上刘峰是自己父亲的学生,又在周围环境的推波助澜下,让她一度认为这就是在恋爱。其实那不是,特别是在这一系列的事情经过之后,她可以为徐正义毫不犹豫的去放弃生命,可是她会为刘峰区放弃生命吗?

    徐正义空有强大的意识感应,却对此时略显尴尬的局面无能为力。他问陈小芳道:“小芳,你舅舅醒过来了没有?他说的那块石碑,我刚才去查看过,那个位置并没有石碑啊。”

    陈小芳也从刚刚的情绪中反应过来,她放下手里的饭盒,说道:“我舅舅已经醒了,龙平也醒了,两个人都说那块石碑是突然出现的,就是说,本来是没有石碑的,可是忽然就出现了。龙平是三个月前看到过一次,我舅舅是三个月里看到过多次,都是在暴雨打雷闪电的时候出现。等到风雨过后,那石碑就没有了。”陈小芳顺手拿出一块手绢,擦了擦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总是想把最好的一面留给徐正义。

    然后她接着说,“前几次,我舅舅他们还没注意到石碑的出现,也没有注意到石碑的内容,因为干休所的院子还有点大,下大雨时很少有人去注意这个,可能也看不太清楚。昨天的时候,我舅舅直接跑到那块石碑面前,看到两个字‘西陵’,还有红色的血冒出来。”

    叶青在旁边听到“西陵”两个字,顺口说道:“我知道‘西陵’。”

    徐正义和陈小芳齐刷刷的转过头来,看着叶青,这两个字可不一般啊。“你们怎么这么看我啊,我爸爸以前就在宜昌的西陵峡工作过啊,我当时也跟着他们的部队呢。”叶青好奇的看着这两人。

    徐正义这时站起来,他看时间不早了,就打算借飞鸽去一趟司门口,从总医院到司门口起码要骑一个小时。“叶青,我现在借你的车出门一趟,等一下来接你回学校。”

    “嗯,这是钥匙,你不用急的,我等一下和小芳姐一起待着。对了,徐老师,你能把你的衣服和鞋子的尺码给我吗?”叶青问道。

    “我是42的鞋子,衣服是52的,裤子好像是33的。怎么啦?”徐正义到底是感情经历太少,加上这些年沉溺在意识修炼之中,太嫩,所以他直接就把自己的尺码说了,在他看来,这都是一眼能看出来的吧。

    陈小芳心里唉了一下,她马上就知道叶青为什么要问这个了,真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啊。她忍不住说道:“怎么,叶青,你要给徐老师武装一下啊?”不过一说完她就后悔了,陈小芳啊陈小芳,你就不能冷静一点吗?你义哥都是同生共死的人了。

    叶青也没有否认,但是她也有些脸红,自顾自说道:“我想感谢一下徐老师,也没想到别的,徐老师人很英俊啊,但是穿的这么土,我想帮他买几套衣服。”不过她也马上就后悔了,哪有说别人土的?

    徐正义倒是没有介意土这个字,他忽然感到呆在这里有些麻烦,就冲两个姑娘点点头,下楼走了。叶青一看,心里暗叫糟糕,她觉得自己又一次伤害了徐老师,一想到徐正义为自己和坏人搏斗,自己还屡次三番的刺激他伤害他,骂他是坏人,还说他土,就觉得后悔不已。

    楼下的飞鸽一溜烟的离开了医院,留下叶青和陈小芳在楼上各自发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