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紫莲

    更新时间:2018-06-12 16:56:38本章字数:3742字

    秋日的午后,蓝天上飘着朵朵白云,飞鸽自行车轻便而迅捷,徐正义匆匆的骑着车子,就好像一只真正的飞鸽,往司门口过去。大街上行人不多,骑着自行车飞奔是徐正义难得轻松的时光,他想起了在环北小学的那些学生们,这次走的匆忙,开学前他买了一批作业本,给每个学生写了一段话,没有见面道别就来到了武汉,寒假的时候,是不是也要回宜昌去看看他们呢。

    徐正义平时不怎么用钱,当老师的10年里攒了不少的粮票和存款,上了研究生之后,刘教授给他安排的是有研究资金的项目,加上每个月的研究生生活补助,他现在一个月能有80元左右的收入,算是手头还比较宽裕,所以他也在想是不是去买一辆自行车,这样武汉三镇都可以去得,生活半径扩大了,对于自己的成长也会很有帮助。现在他已经通过研究生的一些理论,解决了近一步提高自己进化能力的数据,可是未来所需要的数据更多,对学术水平的依赖也会加大,他必须要两头兼顾,这样时间和效率就显得更为重要。

    正在想着,他的意识之莲忽然发出了一阵共鸣,他连忙停下来,环顾四周,发现正好来到宝通禅寺门口,难道这个寺院有什么蹊跷?他看看时间还早,又想起中午没有吃饭,就决定去捐一碗斋饭吃,顺便看看寺里的情况。越往里走,意识之莲的反应越发明显,徐正义进了斋堂,给老和尚捐了一斤粮票和1元钱,说:“师父,我想吃点斋饭。”老和尚慈眉善目,示意徐正义坐下,给他倒了一杯素茶,又盛了一份斋饭来,说:“施主,你是来看黎黄陂超度事的吧?你等一下吃完饭之后,就顺着山道往前,到无影塔前就可以了。”

    徐正义心中讶异,不过还是点点头,他接过老和尚递过来的斋饭,道谢之后就扒拉着米饭下肚。这宝通禅诗的斋菜十分有名,相传有1500年的历史了,到现在都还是按照老菜谱制作的,味道很不错,徐正义还真的饱了口福。他夺取造化铁盒(已经蜕变为“超级工具”-‘紫莲’)之后,对于意识感知的一些规矩还是了解了不少,其中有一条,是在宗教场所切忌胡乱使用意识感知,所以尽管他已经离开了学校的那个引力场范围,可是在这里还是小心翼翼的。

    等他吃完饭,就沿着老和尚的指引,去了黎黄陂的超度仪式。黎黄陂就是黎元洪,民国第二任大总统,辛亥期间他就任鄂军大都督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来宝通禅寺祈福。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搞超度仪式呢?徐正义打听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原来,黎元洪的墓要重建,传说他他的墓出现过一次灵异事件,所以要再做一次超度仪式。徐正义听后暗自思量,他的紫莲发出丝状的意识波,把整个宝通禅寺的上上下下梳理了一遍,发现引起波动的点居然有三个:一个是黎元洪衣冠棺木,二是无影塔本身,三是叶青的自行车;刚刚他经过寺庙门口时,其实是自行车和另外两点波动产生了共鸣。

    这下子徐正义有点糊涂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呢?这几个事物看上去完全是八杆子打不着的关系。但是这三者之间肯定有些关联,否则又不会产生共鸣。徐正义大概了解了情况,便悄悄退了出来,他心目中已经把无影塔列为重点考察对象,想着是不是晚上来看看。

    离开宝通禅寺,徐正义继续往司门口骑过去,他来到武汉也有两个月了,可是很少出门逛街,但是他经常听校园的学生和老师们提起司门口,知道这里是武昌购物的中心,如果要买到他想要的东西,多半是要来这里的。凭借着意识感知的能力,结合平时看过的地图,很快就找到了正确的方向,骑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到。

    司门口很热闹,各种商铺林立,其中有一个红旗商场门口人来人往,徐正义看了一会儿,觉得这里应该是品类比较齐全,所以就把飞鸽一锁,兴冲冲的跟着川流不息的人群走进了商场。走走逛逛,徐正义很快就被商场里琳琅满目的商品吸引住了,他60年代在京城生活了几年,现在也感觉物资和产品比以前要丰富很多,甚至很多香港开始流行的衣服也能找到。

    徐正义挤到女装柜前,他一眼就看到了柜台前张贴的一张海报,上面写着庐山恋三个大字,女主角戴着一顶八角帽,柜台上的说明有着香港进货的字样。他马上就看中了这个帽子,“同志,我要买一顶这个咖啡色的帽子。”徐正义高兴的说道。

    “好的,这位同志,这个帽子可不便宜啊。”售货员打量了一下徐正义,她倒不是看不起人,只是这帽子一顶要15块钱,而售货员一个月才30块工资,她觉得徐正义看起来不像是会在衣着上花钱的人。

    “没问题的,麻烦你帮我包装一下,我是要送人的。”徐正义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也没有计较,很通情达理的解释着。

    售货员一听,就明白了这估计是要送给那个女孩子吧,也笑了说:“哎呀,同志你的女朋友可有福气了。这个帽子一顶15元,这就是这一批的最后一顶了呢。下一次进货还不知道要等多久。”说着,她拿出包装盒和购物袋,把货品装好,又开了个单子给徐正义。这个时代,大部分货品是没有什么包装的,如果要送人,都是自己买个塑料袋草草的装进去,可是这一顶帽子由于是香港的产品,所以从包装到购物袋都很有层次,显得十分细致。

    徐正义去收银柜台交了款,拿着单子兴冲冲的走回来,却发现有人在对服务员说话:“ 这顶帽子我要了,你去跟那个顾客说一下,就说没货了。”,是一个穿着的确良长袖衬衫的中年男人,他身边还站着一个穿着夹克的年轻人。

    徐正义没有多说什么,他趁售货员还没有反应过来,走过去直接拿走了包装盒,再把一张收据复印连放到了柜台上,冲售货员微笑了一下,转身就要离去。那个中年人一看着急了,连忙转身到徐正义面前来,说道:“同志,我是商场的负责人,这个货物你不能拿走,我们不卖了。”

    徐正义笑了,说:“哎,您早点说啊,现在我已经完成了缴费,这货物已经不再属于商场,所以你已经没有权利不卖了。”

    中年人一看着急了,他作为这个商场的中层干部,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干不好,那以后也不用混了。他连忙跟身后的年轻人解释了一下,又把徐正义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同志,我姓汪,是女装部的经理,我看你买这个帽子也是为了图个时髦,我保证下一批货到了第一时间给你留一顶,今天这个就让给我吧,其实你可能也看出来了,不是我要,是别人要。有些人我们也惹不起,你说呢?”

    徐正义一愣,说道:“汪经理,要是在平时,我真的让给你了,可是今天我要送人,别人生日,你说改天送还有意义吗?我是华师的研究生,你惹不起的人,可以让他来找我。”在这个时代,每个大学生都是天之骄子,在社会上享受到了足够的羡慕和尊重,更何况是一个研究生呢。所以徐正义为了减少麻烦,反而要提前把自己的身份说一下,这样反而可以把一些潜在的问题消弭掉。

    汪经理一听,面前这个土的掉渣的人居然是华中师范学院的研究生,立即就觉得事情麻烦了,可是他也需要向别人交代,不核实一下又不好交差。徐正义看出了汪经理的尴尬,把自己的学生证掏了出来,结果那个汪经理一看吓坏了,连忙把身边的年轻人拉走了。徐正义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拿错了,把公安局办的地工作证拿出来了,上面写的是市公安局刑侦副大队长,这得要给汪经理造成多大的心里阴影面积啊。

    不过麻烦解决了,总归是好的,徐正义收起包装盒,又去食品副食柜台买了一个生日蛋糕。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生日蛋糕,雪白的奶油,金黄的蛋糕底子,上面用红色奶油写着四个大字:生日快乐!

    汪经理把年轻人拉走,在一边不住地道歉,说:“小谢哥,这个是我工作没做好,我马上安排人去汉口的几个商场联系货源。”他把徐正义的情况也说了一下,那个青年皱了皱眉说:“你帮我赶紧去联系货源,市局的刑侦副队长?那又怎么样,他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吧。你放心,我不会怎么样,但是不出出气也是说不过去的。”

    小谢哥看着徐正义买了蛋糕,就叫来几个小青年耳语了一番。

    殊不知他和汪经理的所有对话,都在徐正义的控制范围之内,徐正义作为进化者,有着无比敏锐的感知,他一看小谢哥就知道他在打坏主意,所以一直在用意识监控着。

    出了商场的大门,他就看到有人在尾随着他,徐正义胸有成竹的提着蛋糕和帽子的包装盒,轻轻的用一根绳子穿起来,固定在自行车的后座上。然后他就预测到侧后方5点钟方向有个人,那人会在10秒钟后向他冲过来,意图撞翻他的自行车,并趁乱抢走帽子的包装盒。

    悄无声音的,他用意念把一颗尖锐的硬石子儿移动过来,正好放置在那人将要踏出第三步的位置,根据力学的简单计算,那人的动量方向将会发生变化,导致那人将会直接扑向旁边的消防栓,而那只消防栓的阀门,会被他的牙齿以冲量撞开,牙齿会直接崩碎,消防龙头会喷出水压为1.4兆帕斯卡,这足以把躲在大约10米远的一伙小青年全部冲翻在地,当然,这里面也包含了那位小谢哥。

    就在徐正义正准备把车推走时,一个人从侧后方冲了出来,还喊着:“开水啊,开水啊。”,可是那速度和架势根本就没有打算让徐正义有机会躲闪,径直撞了过去。可是就在他为了积蓄力量而重重踏出第三步的时候,一颗尖锐的石子儿顶在了他的鞋底,整个人立即发生了动量的改变,同时脚底传来了尖锐的疼痛感,让这个人几乎没有做出任何保护动作,小谢哥和其他一干人等就这样直直的看着这个人飞向了旁边的消防栓,啪的一声,那人的牙齿被直接撞裂了。小谢哥看的自己牙都疼了,徐正义也是看得腮帮子一阵发凉。紧接着就看到巨大的水柱被喷了出来,飙向了躲在远处的小谢哥一群人,猝不及防之下,这帮平时优哉游哉的小青年立马被冲了个人仰马翻,稀里哗啦。浑身上下全部在瞬间湿透了不说,还被这巨大的冲击力掀倒在地,滚来滚去。

    徐正义潇洒的微笑了一下,转身踏上单车踏板,一溜烟的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