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黎元洪之墓

    更新时间:2018-06-12 17:00:35本章字数:4081字

    徐正义回到医院时,已经差不多14:30了,叶青和她家里人一起走了,留下口信说单车就借给他骑,什么时候还都可以。不过徐正义还是决定晚上就还给叶青,他知道这是叶青想感谢他,可是长久不还那不就相当于接受了别人的礼物吗,这和他的初心相违背。

    刘所长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只是因为体力透支,所以还在酣睡。徐正义一看时间还早,就还想回到图书馆自习一下,他放下刚买的礼物,就准备离开。

    “义哥,你还给我舅舅买了礼物吗?你太细心了。”陈小芳笑着说,她是很高兴的,因为徐正义如果连她舅舅都用心对待,那么对陈小芳只可能更好。

    徐正义一愣,随即笑了,说道:“小芳,你今天生日吧,我给你买了点礼物,等一下你拆开看看,不喜欢我就去换。”

    徐正义很平静也很朴实的话,让陈小芳内心翻起了滔天巨浪,她一瞬间觉得温暖像热水把自己包裹了起来,这一次她义无反顾的割脉放血,是很冲动,本就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事后想起来也是后怕不已。她并不后悔,只是一想到可能会与亲人永别,就感到浑身冰凉,徐正义的简单话语,把她从寒冬拯救到了暖春。

    “义哥......我......你怎么会知道我今天的生日,你刚刚是专门出去给我买礼物去了吗?”陈小芳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

    “额......是的,你等一下拆开看看吧,我先走了。”徐正义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慌乱,他把东西一一摊开放在桌上,却忽略了桌上还有一个包装袋与那顶帽子的包装袋差不多。他放下之后,都没仔细看一眼陈小芳,就呼啦啦的出门了。

    陈小芳会心的一笑,也跟着追了出去,可是徐正义已经下楼了,她连忙跑到窗子口喊道:“义哥,你等我一下,还有个东西要给你。”说完,她跑回房间,拿起桌上的一个包装袋,也冲了下去。徐正义有些脸红,但是还是推着单车等在楼下,他不知道陈小芳要给他什么。

    “这是叶青给你的,他说是别人送给他哥哥的,还是新的,让你试试。”陈小芳,递给他一个包装袋,徐正义一听就打算推辞,可是叶青又不在这儿。陈小芳看出了徐正义的想法就自顾自把包装袋夹在了后座上,说道:“义哥,我觉得你可以要,你别想太多了。”

    本来叶青临走前把这个交给陈小芳时,陈小芳内心是有些焦虑的,她说不上来原因,就是觉得叶青在招惹徐正义。可是当徐正义给她准备了生日礼物之后,她的心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她甚至觉得叶青要是再多送点东西也不错啊。

    徐正义见状,也没说什么,他打算自己去给叶青还自行车时,一并把这个礼物也还过去,所以他没有触碰这个礼物袋,当然也就不会去用意识探查了。骑上自行车,他也离开了医院。

    徐小芳回到病房,她打开了装蛋糕的纸盒,这不是她第一次看到生日蛋糕,但是却是真正属于她自己一个人的生日蛋糕。一颗滚烫的泪珠,不争气的从她的眼眶里滑落下来,她暗自想着“陈小芳啊陈小芳,你现在怎么如此脆弱呢,你可是一名公安啊”,可是心中的温暖和甜蜜却是像一波又一波的潮水,在一阵阵的拍打着心房,让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控制,只能让情绪在意识的海洋里肆意的攀升。她没有发现,在她的意识深处,有一颗萤火般的光芒,在冉冉的亮起,这是进化内核,而且至少是具有裂变效应的进化内核--意识反应堆。

    天然的血液波长,重生完美的奠基,徐正义强大意识的梳理,意识之莲的反馈,还有愉悦的精神层面,也许这就是这一颗‘萤火’诞生的原因吧。

    徐正义回到校园,先回寝室拿了书本,然后就到叶青寝室去找她,叶青本来在睡下午觉,听说是徐正义来了,连忙睡眼惺忪的就跑下楼来,她自己可能都没有意识到,不知不觉之中,她对徐正义的反应已经显得比较主动了,这个和她平时可是不一样的。

    “徐老师,你是来还车的吗?其实不用这么急还给我,你拿去用呗,我平时用的很少。”叶青觉得自己没有梳妆打扮一下,感到有些害羞。

    “叶青,谢谢你的车,我暂时不用了,对了,还有你的东西,我也放在车后座了。你拿回去吧,千万别搞丢了。”徐正义说完就走了,他这两天自习的时间都特别短,心里很着急,就没有多寒暄什么。

    “哎,徐老师...... 徐正义,大坏蛋!”叶青真的有些郁闷了,她哪儿遇到过这样的愣子啊,真是没有品位的书呆子。她从车上把包装盒拿下来,腾腾腾的上了楼,看着精美的纸袋,她不知哪儿来的一股气,哗哗哗的就把包装给撕了。但是撕着撕着,她停了下来,看着手里拿着的一顶精美的八角帽,她呼吸开始急促了起来。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帽子啊,前一阵子听说这一款从香港到货之后,在武汉的几个大商场被一抢而空,她因为忙着开学进广播台的事情,所以没有去买,这几天她还在托人想去买呢。叶青的气质很文艺,长相甚至比庐山恋的女主角还要漂亮一点,她美滋滋的把帽子戴在头上,对着镜子看了半天,自言自语道:“帽子真不错,但是要换一身衣服才好看。这个徐正义,明明是有这么好的眼光和品味啊,每天装的什么经啊,搞这么低调很好玩吗?”

    可是他为什么要给自己送帽子呢?叶青有些不理解,她把包装袋又抖开一看,一张小纸条飘落下来,四个镌秀有力的钢笔字:生日快乐。这下叶青确定这真的是徐正义送给自己的礼物了,因为她明天就是生日,她还打算请徐正义去家里吃个饭呢,顺便感谢一下他。

    想到这里,叶青越发的愧疚了,她心里百感交集,自己第一次见到徐正义时,其实就觉得这个大叔很酷,可是后来她发现徐正义不怎么搭理她,这让她骄傲的心有一些挫败,再然后徐正义把她救了出来,她却反咬一口,说他是坏人。想起当时徐正义无辜的眼神,那样的纯真无邪,她却一再伤害拯救自己的人,叶青忽然一下流泪了,她把这顶帽子抱在胸前,悔恨的情绪再一次充满心间。

    陈小芳没有动蛋糕,她想留着晚上和徐正义一起分享,也想把幸福的快乐分享给周围的人,想着想着,她看到病床上的刘所长动了,“舅舅,你醒了,”陈小芳连忙过去按动按钮,叫医生过来看看......

    徐正义在图书馆里自习到下午17:40,夕阳已经西下,这一次2个多小时的连续学习,让他的头脑变得更加清晰,摄动理论计算出来的结果显示出在元宝山旁边应该有一个引力场存在,经纬度都计算的非常清楚。徐正义正好打算去东区食堂打两个饭盒,好给陈小芳带去,于是他就动身出发过去看看。

    走到东区食堂后面,绕过开水房,只有一条小路通往后面的湖北林业勘察设计院,这里已经是华师以外了。徐正义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他站在一人宽的小路前面,这里是完全南北向的走向,但是两侧都是高大的院墙,光线基本上被格挡住了,到了下午时分就开始阴暗,因为西晒的光线完全无法照过来。这样的一条小路,由于隐藏在开水房后面,开水房积聚了热能,所以造成这里的热能十分稀薄,换句话说就是阴风阵阵。

    徐正义站在路口就看到了不止一个灵体,要是谁火眼低一点的话,是万万不敢从这里经过的,灵体会在火眼低的人视觉和听觉中被投射出来,那还不得要吓死人嘛。这条路就像是一条分界线,把华师和林业勘察设计院分割开来,他这才有点明白,原来这个被掩盖的地点,根本就不在学校里面,难怪他想不到。

    他自然是无所畏惧的,而且由于他的强大,在他一踏进小路的一瞬间,四周的灵体就如鸟兽散。一路走过去,他踏入了荒草丛生的林业勘察设计院,这里的人瞬间就少了很多,两层高的家属楼有两排,前面是朝向设计院的大门,后面的窗子则是朝向华师。徐正义准确的找到了计算出来的地点,一拐弯,就突兀的出现了一个荒草四溢的大坟堆,四周都是民居的情况下,出现这么一个大坟堆,确实是有些出人意料,坟前有一块一人高的花岗岩石碑,上面写着:大总统黎元洪之墓。

    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天空像宝石一样湛蓝,清澈的犹如孩子的眼睛,一尘不染。秋天的武汉清冽的夜风开始吹拂,摇曳着细草和灌木,这里依然是完全背光的地形,所以显得特别的阴暗。徐正义站在这里,细细感悟着这里的细节,还不时和一些散落的意识体进行信息交互,关于黎元洪墓过往画面在意识里一一展现。

    1967年的某一天,大批来自武大和华师的造反派开进了这里,两派红卫兵为了争夺胜利果实,都疯狂的进行了挖掘。然而,原本还算平静的挖掘,随着有人死亡,开始变得阴云密布。原来,两名同时下墓挖掘的双方人员,竟然一起死在了墓穴里,没有任何伤痕,据后来的法医鉴定判定为心脏猝停。双方都指责对方下黑手,群情汹涌之下,眼看一场武斗即将发生,当地驻军及时介入阻止了这一切。这时有一个中间人建议,去华师物理系拆掉楼顶的天文望远镜,把望远镜改造成聚光器,从而把正午的阳光笔直的射入墓穴。华师这边的人非常高兴,因为这样一来,挖掘坟墓的功劳就和武大切割开来。当一缕正午的阳光射入墓穴的时候,黎元洪的夫人同葬棺木发生了令人的震惊的变化。一股绿色的水状液体从棺木中炸起,将整个坟墓四分五裂,伴随着熏天的腥臭,而一旁的黎元洪棺木却一切正常,异常干燥。这是典型的阴阳和合墓,如果假以时日,阴阳聚合,会提供完整的正负离子势能。徐正义了解了这些历史细节,他疑问更深了,究竟是谁把黎元洪墓地选址在这里的?他还看到了西陵螟的半意识卵,就是从炸裂的棺木中被抛离了墓穴,而黎元洪的手里似乎还有一把剑,阴棺里有一颗玉珠,都在混乱中被人带走了。由于此地后来被人为修建了一座建筑,直接盖在了墓穴之上,所以实际上破坏了地磁记录的信息,徐正义已经感受不到具体是什么人带走了这些物品。

    隔着设计院的家属楼,朝向设计院门口的一边还是霞光染红的欣欣向荣,而对着坟墓的一边,则是黑暗的让人压抑。在风水格局中平衡非常重要,一般都不推荐出现这样的极致格局,这个格局往往会造成极端的阴阳时刻,也就是物理学中的正负离子势能场,就好像是在自然界中形成了一个大型直流电池。

    这个和发电机切割磁力线产生的交流电完全不同,在这种天然直流电池形成之后,由于完全符合麦克斯韦方程中对于电磁场的描述,所以这里以黎元洪坟墓为中心,实际上就形成了一个超大型的电磁场,如果有合适的回路,就可以有类似串联电路的作用,那么电路中如果有不同的电阻,就会做电功消耗电功率。

    徐正义想到了桂子山的那个强大引力场,那个引力场显然就是这个天然回路的一部分,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有可能是一个并联电路,黎元洪墓充当的可能就是一个能量源泉。徐正义已经知道,西陵螟就是从这个墓里面爬出来的,可是西陵螟怎么会没有伤害这里的人呢?无数个新的谜团又开始萦绕在他的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