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超级电容

    更新时间:2018-06-15 18:53:33本章字数:3391字

    “小青,这是我爸爸从香港给你带来的,他说你刚上大学,意味着已经成了一个大姑娘了,这个玉镯是我们专供国内免税商店的,这是这种款式的第一支,很有纪念意义。”小谢哥没有理睬徐正义,自顾自的对着叶青说着。

    他看见叶青没有推辞,又走进一步说:“我帮你戴上吧。”

    叶青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她看着小谢哥有点失望的眼神,说:“这样啊,谢伯伯这次会来武汉吗?我爸爸说他有16年没有见过谢伯伯了,我都不记得谢伯伯的长相了,小谢哥,这个礼物真的是太贵重了,谢谢你们!我戴上去试试。”叶青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孩,虽然她很想顺着徐正义的意思,可是这一次面对的是爸爸战友的儿子,这一份盛情实在是难却,为了不扫兴,她还是把玉镯收下了。刚刚小谢哥说要给她戴上,她觉得不太好,就自己戴上给大家看看,周围的人都在称赞这个礼物的贵重。

    叶主任愤愤的看了一眼徐正义,没有再说什么,倒是徐正义这时陷入了沉思。老谢16年没有见过面了?他觉得这里面似乎蕴含着什么,小谢哥的绿色液体气息,16年没有见面,都是小谢哥在出面打理?

    “叶主任,我想请问你一个事情,这件事对叶青很重要。”徐正义看到叶青戴上了玉镯,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把叶主任拉到一边,小声问他。叶主任横了一眼徐正义,因为涉及到叶青,他还是忍住脾气说:”你问吧。“

    “16年前,老谢有没有去掘墓的现场?”徐正义盯住叶主任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

    叶主任一听,下意识的说:“有啊,老谢当时是我的副手,也在现场。”说完之后,叶主任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然的转过来,看着徐正义说:“你的意思是?”

    徐正义微微笑了一下,他觉得极有可能是他猜的那样,说道:“你懂的。”他觉得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而是要想办法去预防可能对叶青的伤害,叶主任如果想通了自然会来跟他沟通。陈小芳看到徐正义没时间过来,拉着叶青的手走到一边去,静静地靠着墙壁,看着徐正义和其他专案组的人说话,她知道徐正义有一些发现。小谢哥没有再走过来,他点燃一支烟,走到张局长那边,有说有笑,看起来和张局长也是认识的。

    叶主任这时也走了过来,他追问道:“小徐,你刚刚一说,结合你之前的分析,老谢我真的从那以后就没有见过面了。当时很多人感染绿色液体之后发狂,部队镇压之后,一片混乱,我自己又被感染了,所以当时我就把现场指挥权交给老谢了。回去之后我因为那个高人的原因,在医院里疗养了三个月时间,回到部队之后,人们却告诉我老谢退役了,我们当时都是正团级干部,他的退役让我十分不解,后来他来信说是去香港继承了一个亲戚的遗产,我才恍然大悟,这的确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徐正义说:“叶主任,老谢后来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你,换句话说就是再也没有出现在叶青面前过,对吧?小谢哥难道没有去香港吗?他为什么会在武汉呢?”

    叶主任点点头,说:“是的,如果他没有离开,我们肯定会天天见面,见到叶青也是顺利成章的事情。至于小谢哥嘛”,叶主任瞟了一眼远处的小谢哥,接着说道:“他大概是6年前回到武汉来的,他跟他爸走的时候8岁,长相还是可以看出来的,另外他还有他爸的照片什么的,我找人调查过,他是真的老谢的儿子。”

    徐正义皱了皱眉头,这事情还是哪里不太对。

    如果小谢哥只是个普通人,他能怎么样威胁到叶青呢?可是经过他和“紫莲”的反复扫描,可以确定小谢哥就是一个普通人,绿色液体在他身上的气息很淡,不像是二次感染,也许是他带着老谢的某种物品?是什么物品?

    徐正义猛地想到了那个玉镯!他猛地抬起头来,看向墙角的叶青禾陈小芳。平安无事,他稍稍放下心来,然后走向叶青,他一定要把这个玉镯拿过来好好看看。

    但是他没有来得及走到叶青身边,一阵剧烈的波动就从石碑处传来,一瞬间所有人的对讲机和其他电子设备全部因为过载,而引燃了内部器件,而具备意识感知的徐正义和陈小芳更是首当其冲,剧烈的意识震荡直接冲向了两人的感知,徐正义和意识里的‘紫莲’的关联在刹那间就被切断,他来不及多想,只能先抓住陈小芳的手,一瞬间就爆发了自己的进化内核,让意识反应堆迅速启动起来,从而阻止了这个冲击的继续,不过身体的超强度负载,让徐正义吐出一口鲜血,他的神情先是变的颓然,不过又马上振作起来。

    这个冲击只持续了不到一秒钟,却对冲击范围内的所有人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所有人的电子设备都被摧毁了,虽然普通人没有开启意识感知,所以反而身体上没有受到太大伤害,可是在每个人的神经元都都被冲击到了,只是不像意识开启的人那样感觉明显。

    ”义哥,你怎么样了?你别吓我啊义哥!”陈小芳一看徐正义吐血了,马上就有点慌乱起来。她紧紧扶住徐正义的胳膊,眼神里满是紧张的关切。

    “小芳,你别担心,这是电磁脉冲,时间很短。“徐正义嘴角还留有血迹。他刚刚站稳,就发现所有人都在看着自己,那意思很明显,是希望这个物理系的研究生来给大家解答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芳你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吗?”徐正义严肃的问道。

    “嗯!”陈小芳重重的的点点头,这一系列事情已经让她头脑发晕了。其他的人也都点点头,是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都让人很费解。

    “从明天开始,我教你物理基本知识。”徐正义又严肃的对陈小芳说道。

    “义哥!”陈小芳怒了,大家做足了表情,徐正义却来了这么一出,周围的人们也怒了。

    “哎,大家别生气啊,我是真的认为大家应该学一点物理知识,这样你们能理解到很多事情,而我在解释的时候也不会太费劲,哈哈!”徐正义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边笑边有鲜血从嘴角流下来。

    “义哥,你......”陈小芳真有点生气了,都吐血了还在开玩笑,这个徐正义还真是思维跳跃。

    “刚刚这是一个超级电容在放电,造成了一定范围内的电磁脉冲,又叫EMP,我肯定这个范围是在宝通禅寺到桂子山一带,这种程度的电磁脉中对一般人还不会造成直接伤害,但是如果再加强的话,就难说了,现在影响最大的是附近的几个医院,刚刚那一下,如果有手术在进行的话,肯定会造成中断。而我估计这个放电才刚刚开始,所以要立即通知周边的医院还有一些单位,进行防范。”徐正义说道。

    大家都没太明白这个原理,可是基本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叶主任叫来一个随员,让他立即骑车去进行通知,因为现场的汽车也都损坏了,凡是电子元器件的物品,目前看上去都已经爆了。

    叶青看着手里冒烟的对讲机,连忙把它扔到地上,怦的一声摔了个四分五裂,元器件四处奔放。“大叔,你看这个石碑。”叶青忽然喊了一声。

    众人又都把目光看向了那块石碑,发现的确是发生了变化,一片鲜红的血液开始从石碑里渗出来,在黑暗的院子里灯光本来就不明显,可是众人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这块石碑上的鲜红。而刚刚摔坏的对讲机的几个含铁的部件,此时都吸附在石碑上面。

    徐正义和张局长对视了一眼,他明白这时候需要他进行一下科学的分析,而且事情正在朝着龙平他们描述的样子发展。他走了过去,为了以防万一,他把陈小芳给他的手套掏了出来,用意识能量在手套内层形成了一个绝缘层,这才伸手去拿那几个元器件,试了试之后,他说:“这不是石碑,而应该是一块矿铁碑,四氧化三铁,也就是我们说的磁铁,这些元器件全部都被吸引过来的。而这些红色的,应该也不是鲜血,我推测是三氧化二铁,四氧化三铁如果发生化学反应,可能会变成鲜红色的三氧化二铁,就跟鲜血的颜色一样。”

    众人恍然大悟,这个解释合情合理。可是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还是有哪里不对。”徐正义对张局长说道。“张局长,我觉得事情正在向龙平他们描述的情况发展,可是条件却又是不同的。所以我觉得应该重点关注14栋、林业勘察设计院、干休所这三个地方。但是我们现在没有办法进行联络,所以我建议先派人去把这些区域隔离开来,以免无辜的群众和学生卷入进来。”

    张局长点点头,他很赞同徐正义的看法,马上就安排其他的公安人员去处理。

    事情还没有结束,起风了,随着夜幕的加深,在第一波电磁脉冲之后,强大的电势能带动了空气的流动,这种变化是逐渐加强的,张局长看情况没有进展,就跟专案组其他成员商量,是不是先撤回分局,徐正义也准备让陈小芳陪叶青一起回家去休息,他自己决定去一趟黎元洪的墓地看看。

    但是,他们一个人都走不了。

    迷雾开始出现在院子的周围,专案组有几个骑车的公安,骑了半天还是回到了石碑旁边,绕不出去了。徐正义也发现了这一点,他不确定这到底是幻觉,还是布置的迷魂阵,还是人们被催眠了,亦或者是空间本身就发生了问题,他判断刚刚的那一波EMP电磁脉冲,让他的意识感知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到现在紫莲都还没有沟通上,这让他有些缺乏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