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阴兵

    更新时间:2018-06-20 16:00:36本章字数:3313字

    徐正义没有动,他的进化内核也就是意识反应堆已经接近聚变的等级,而此时的李强和明语两位高级负责人,才刚刚触摸到进化内核的门槛,不过徐正义的能力像六脉神剑一样,不能灵活运用,他也不是很熟悉,所以面对“枯叶”的进攻,徐正义依然很被动。

    但是不要忘记了徐正义的好伙伴--紫莲,在紫莲的帮助下,徐正义利用了自己强大的感知能力和运算能力,他发现在这个空间里面有一处特殊的波源,非常隐秘。这一处波源悄悄移动到了枯叶的附近,似乎在蓄势待发,所以在这一刻徐正义收摄了自己准备出手的冲动,他决定再等一等。

    明语此时也感到非常奇怪,因为根据神鼎会的资料分析,徐正义应该已经处于临界点了,他如果再不有所反应就极有可能被“枯叶”的攻击粉碎,明语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管徐正义的死活了,在判断出明剑的死与徐正义无关之后,他认为徐正义已经没有了价值。

    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正在肆掠发威的枯叶骤然停止了运转,紧接着所有人的听觉都接受到了防空警报一般的呜呜声,再然后就是枯叶的四分五裂,伴随着剧烈的引力波动,把暴虐的能量在极短时间内爆炸了出去。

    造化旗引以为傲的大工具-“枯叶”爆炸了!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电扇,被一根粗铁棒直接插了进去,这个后果就是电扇被立即打断运转并且四分五裂,此时的“枯叶”遇到的情况与这个高度相似。在场的所有人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有一个强烈的波动,悄悄移动到了“枯叶”旁边,然后爆起发难,形成了一股强大的能量棍子,暴力打断了“枯叶”的运转,巨大的能量在极小的空间和极短的时间里爆发,直接造成了“枯叶”的完结。

    相比桂子山的那一阵脉冲,枯叶的爆炸冲击力小多了,所以徐正义和叶青都很淡定。但是大旗官李强,和明字堂口负责人明语两位,都被吓坏了,如此近距离的剧烈爆炸,让他们两人首当其冲,本来已经是强弩之末的两人瞬间被冲击波掀翻在地,口吐鲜血。

    徐正义盯着那个波动发生的地方,一颗冷汗在他的额头聚集起来,然后又顺着发际边缘从脸上滚落下来,但是他一动也不敢动,全身的寒毛突的炸起,随着心跳一起一伏。可能只有他看清了刚才的真相,那一刹那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根手指从虚空中的波动里突兀的伸出来,然后点在了高速振动的“枯叶”上面,然后就随着那一点发生的荡漾,消失了,紧接着才是“枯叶”的崩溃。一根可以随意穿越空间进行攻击的手指!

    一轮弯钩斜月远远的夜空中熠熠生辉,华中师范学院的校园静谧而安详,金秋的桂子在深夜悄悄的绽放,释放出迷人的清香。第一波脉冲发生时,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不过在1983年电子设备很少,所以对于刚刚经历了假期返校的学生们而言,并没有太多别的感觉。第二波和第三波脉冲全部因为空间重叠的关系,不再是散射,而是全部方向都指向了元宝山的石碑空间,所以对周围并没有造成近一步的破坏,反而因为靠近暴风眼的缘故整个校园显得更加的安静。

    已经接近凌晨24:00了,但是十四栋的学生并没有全部睡觉,有一些犯了烟瘾的人,跑到阳台走廊上去抽烟,借着月光,他们一边抽烟一边随意的看着校园的夜景,月色洁白,大面积停电的影响下就像一层白色轻纱静静覆盖在整个东区。只是今晚很奇怪,没有一只萤火虫,反倒是这几个燃烧的烟头在一闪一烁着。

    “快看,又是元宝山方向,我上次跟你们说的黑影又来了!”一个抽烟的学生忽然拉住周围的人说道。一个学生的烟都从嘴巴里掉了下来,但是他已经顾不得了,因为前几次他都是在电闪雷鸣的时候,看见元宝山方向的黑影,非常模糊,每次还被寝室的同学嘲笑为火眼低,这一次他说什么也要拉几个人真切的看一看。

    定睛一看之下,几个人吓得魂不附体,在清晰的月光照耀下,树影重重之中,一大队穿着辛亥革命时期黑色军装的人,正在一步一趋的定点摸索前进。他们从山脚的一个角落里走出来,绕过元宝山,又走进了干休所的那个院子,最诡异的事情就是那个院子散发着绿莹莹的微光。

    这几个学生揉了揉眼睛,又互相对视了一眼,对方的眼睛里分明在说着一句话:“我看到了!”,可是当他们再回头看过去时,只看到那一片绿色荧光逐渐遮盖了那一片山脚,就好像有一群萤火虫在那里一样。这几个学生疑神疑鬼的走回了寝室,心里不约而同的想着:“难道真的产生了幻觉?”......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石碑空间里,那些军人已经出现在了徐正义几个人的面前。伴随着这些军人来临的,还有第四波脉冲。

    如果说第三波脉冲来临时,徐正义感觉自己是15级狂风中的一片树叶,那么第四波脉冲带来的,就是沧海中的一粟面对着万丈海啸的冲击。脉冲刚刚发起的时候,徐正义就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压迫感。没有人还能说话,在极短的时间里,明语和李强都明白了即将发生的事情,叶青扶到一旁的普通人也都逐渐醒了过来,可是对他们来说,这种即将来临的命运也被感知,人人都想挣扎,然而就像人们逗弄的蚂蚁一样,在命运的逗弄面前无能为力。

    徐正义一个箭步跳到叶青和陈小芳旁边,他决定完全燃烧自己和紫莲,尽管他觉得这样做意义不大,可是这是他唯一的办法。

    陈小芳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背影,又在这样的时刻,又是这个背影,只是陈小芳已经无悲无喜,她站起来,站在徐正义身旁。叶青看着挡在面前的徐正义,淡淡的叹息了一声,说:“你还不来帮我们,是想看着我们死掉吗?”

    徐正义和陈小芳一呆,在众人面前出现了一个荡漾的波源,那一根手指从里面点出,与正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来的第四道脉冲直接相撞,就像在脉冲的巨潮里面钉下了一根定海神针,狂暴的脉冲全部被挡开,这根手指的后面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扇形区域,里面所有的人都避免了脉冲的直接冲击。

    就是这根手指,叶青是从哪里呼唤出来的?徐正义心里有些复杂,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有些看不透眼前的这个美丽的少女,从刚才开始,她就一直在施展令人费解的能力。

    这一次明语和李强也明白了刚才击溃“枯叶”的力量是来自哪里,在这个石碑空间里,力量才是话语权,所有人一下子变的沉默下来。

    ”两位,你们见多识广,能不鞥发表一下看法?关于刚刚这个脉冲。”徐正义问了一句,在经过了第四次脉冲之后,那些古老军人暂时停了下来。

    “徐正义,你听说过阴兵过境吗?”瘫坐在地上的明语说道。

    徐正义和陈小芳互相看了一眼,又摇摇头。

    “阴兵过境本来是四氧化三铁的一种特定能力,在自然条件下记录下来过去的人或物,有时还伴随有声音发出。这块石碑就是四氧化三铁,你看它在冒血对吧,那其实是转化为了三氧化二铁的缘故,在这个转化过程中,就把以前的影像释放了出来。”明语挣扎着盘膝坐好,说道。

    “我知道,可是这个脉冲我觉得十分不同寻常,我想它的来历两位都已经知道了,它是阴阳面的电容放电引起的,但是问题的核心是为什么。”徐正义又问道。

    “这个你可能要问一下你身边的这个姑娘,显然是她刚刚击溃了”枯叶“,因为‘枯叶’的震动可能会让这个空间的力场发生变量,所以她不能允许。”李强这时候也补充道。

    徐正义陷入了思考之中,无论是明语还是李强,说的都很道理。

    “徐兄弟,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这阴兵过境,你如果认为只是一种记录的话,那就错了,这是目前所能知道的唯一一种不会发生量子坍塌的显现。它在满足某些特定的条件下,这些影像在现代就会变成真实的存在,也就是说,这些手持武器的士兵,会从影像变成实质,而且是行尸一样,会对正常生物展开杀戮。”明语短暂的恢复了一点元气,神鼎会肯定为他准备了不少药物来救命。

    徐正义心里一惊,一直以来他都以为这个影像只是四氧化三铁的一种记录而已,特别是在看到那块西陵石碑之后,更是心里明确了这个判断。但是现在明语的话,却给他破除了心里一直没有想明白的问题,那就是动机,为什么要激发这么猛烈的脉冲的动机。

    打通空间通道,释放阴兵过境,激活西陵石碑,其目的就是要把这一带区域直接变成适合修炼的空间,然后通过阴兵的力量控制住这个空间,西陵石碑被激活之后肯定是含有某些秘密,有可能是和高维度的“西陵宫”或者说“大西洲”有关系。至于这么做的后果,这个激发这一切的人,是根本就不会在意的。

    徐正义想到后果忽然不寒而栗,这个脉冲显然还会继续发生,最终这个空间的大小会从院子的范围扩大到从宝通禅寺到卓刀泉这一带,那时这里面的几十万普通人根本就没有能力逃离,极有可能被这些阴兵绞杀一空。那可是几十万条人命啊!

    徐正义的手心在出汗,他感觉到了事情已经失去了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