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进化公敌

    更新时间:2018-06-20 15:55:47本章字数:3799字

    “小兄弟,你觉得这两个自私自利的组织说的话能相信?”实验员把两只手拢在袖筒里,箍着手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面带嘲讽的对徐正义说道。

    徐正义没有说话,他也在思索这个问题,现在在现场的实际上有五方:神鼎会、造化旗、老谢、实验员、还有自己包括陈小芳和叶青。这五方里面神鼎会和造化旗以及老谢看上去都是实验员的敌人,而这三方恰恰也都和自己这一方处于微妙的敌对状态,神鼎会那是老冤家了,造化旗这边是杀弟之仇,老谢看起来就是那个袭击叶青的黑影,倒是实验员本身对自己这边没有任何危害,还救过叶青和叶主任。

    想到这里,徐正义朗声说道:“实验员老同志,至少你曾经救过叶青一家人,所以我相信其中必有隐情。”

    另外三方一听这话,脸色不禁为之一变,目前李强和明语都处于伤重的阶段,战斗力大打折扣,老谢实力不明,而且这三方本来就心思各异,如果徐正义也划清界线的话,那么面对实验员简直是毫无机会。

    实验员赞许的点点头,哈哈说道:“小徐同志,不愧是搞物理的,用科学的态度来看待事物,用利益的权重来判断走向。我承认,我的确是进化捕食者,这三百年来死在我手上的进化者怎么也有好几百个吧。但是我有我的原则,别的先不说,就说说神鼎会的,300年前你们协助满清入关,几个进化者为了收集意识数据,引发那的几次大屠杀,可以说是罪恶滔天,那几个人该不该杀?我用这几个人来做实验,他们还算是为人类的进化事业做出了贡献呢。”

    实验员把自己的手从袖筒里抽出来,指向天空,就像一个幻灯机在半空中投影出了一个图像,看上去似乎是一封毛笔写成的信件,古代的竖排版右向左书写格式,内容是邀请实验员与他一起伏击神鼎会,落款人是云帆。然后实验员对李强说道:“你们造化旗的老祖宗的笔迹,你不会不认识吧?”

    李强的眼神十分复杂,叹了一口气,说道:“就算是云帆创始人和你曾并肩作战,也改变不了你曾经抓捕并杀害我造化旗数十名精英的事实!”

    实验员冷哼了一声,继续说道:“我抓的人都是败类,徐小同志干掉的那个小旗官,自从来到武汉,短短几天就祸害了好几个小姑娘,可见有多卑劣,他来到这个引力场范围内,如果小徐同志没有干掉他,我也不会让他活着走!”

    李强手指着实验员,气极喊着:“你! ......”

    “所以,我当年的人性实验园,压根就是你们这些人的污蔑叫法,我们自己的名字叫做‘心理疏导室’。”实验员说完,关闭了那个幻灯般的影像。

    徐正义听着心里直摇头,他感觉这位实验员虽然正义感十足,可是太偏激了一些。

    “至于你嘛,谢团长,你这些年一直都在谋划要劫持叶青,从而取代她成为唯一的幸存者,当年和你一样的一次感染存活者,其实有三个,叶青的爸爸不算,你是第一个力量觉醒的,但是你不是潜力最大的那一个。我没有说错吧?”实验员说着说着,从怀里掏出来一根烟斗,像福尔摩斯办案里面的那种洋烟斗,手指一捻就点燃了烟丝,他深深吸了一口,然后悠然的吐出烟雾来。

    然后实验员继续说道:“但是你居然在觉醒的第一时刻就去杀死了另外两个人呢,这也算了,可是你使用的是绿色液体传承的吸食意识的方式,你把人吸成了人干。这使我明白了,这个绿色液体果然是西陵螟留下来的培养液。你现在空有人的外表,内心早就是禽兽不如。”

    徐正义听的目瞪口呆,实验员提到了西陵螟,这个虫子不是已经死了吗?而且他是十分清楚蜾赢当时吃人的情景的,但是那毕竟是一只虫子,他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人要去吸食另一个人,是个什么情景。

    “实验员,说起来我还是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16年前来抓我逼我逃走,我也不会有机会在香港发展自己的实力,现在你已经为了这个丫头耗费了两次聚变力量,而我却是以逸待劳,胜负的天平其实已经变化了。”老谢盯着实验员的眼睛说道。

    “你不用试探我,我现在尽管是老朽了,可是对付你还是没有问题的,今天我来这里,也是要善始善终。”实验员慢条斯理的把烟灰倒了一点出来,然后继续抽了一口。

    李强、明语、老谢三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动,他们又不约而同的看向了徐正义,在这个时候徐正义的举动就显得十分的微妙。

    “原来那天叶青遇袭时,真正赶走黑影的人是老同志啊。”徐正义说完这句话,又转向叶青解释道:“我当时虽然也跑了过去,可以由于引力场的存在,我并没有第一时间开启进化能量,可是那个黑影立马就逃走了,我还挺纳闷的,要知道我原本就打算假装普通人冲过去,然后再抓住袭击者的。可是那个黑影在逃跑的一瞬间,我察觉到周围还有一股能量同时消失了,现在想起来那应该是老同志在叶青旁边惊退了黑影。”

    叶青闻言,向实验员鞠了一躬,说道:“老伯伯,谢谢你几次救了我和我爸爸!”

    实验员没有说话,只是对叶青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然后他对徐正义说:“小同志,你现在应该知道袭击叶青的人是谁了吧?”

    徐正义笑了一下,他扭头说道:“小芳,你是第二次袭击的经历者,你来说吧!张局长,你和专案组的同事们也听听。”

    陈小芳闻言,说道:“老同志,我知道是老谢干的,第一次他是安排手下来的,目的是来找那个斜月三星锁,第二次则是意识体,目的是直接杀害叶青。因为意识体毕竟不是人体,用来杀人还可以,要是用来寻找小物件那就效率很低了。只是在我和他的意识体战斗的时候,叶青的斜月三星锁意外饿暴露出来了,所以意识体没有下杀手,而是改为抢夺,这样反而给了我和叶青机会。”陈小芳推断说道。

    “这丫头真伶俐,徐小同志,你运气真不错。”实验员嘿嘿一笑。陈小芳脸一红,而叶青却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她有些茫然,没有想到自己卷入了这么深的一个漩涡。

    “老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小芳她是无辜的!枉我们这么多年的战友!”叶主任气急的说道。

    “老叶,你是不是太幼稚了?这16年你能做到大军区政治部主任这个级别,我真有点怀疑你是怎么混上来的。我和叶青要争夺唯一的利益,你说怎么办?”老谢阴沉的说道,他心里还是有一些愧疚的,叶青是老战友的唯一孩子,也没有主动来加害自己,可是自己为了进化的机会,要去杀死她。

    “可是叶青她根本就不会和你争!”叶主任愤怒了。

    老谢摇摇头,说道:“不是她要和我争, 是命运要我跟她之间只能存在一个。”

    “老谢,你处心积虑的把儿子派到武汉来,目的就是为了接近和监控叶青,好制造机会。今晚为什么沉不住气了?是不是因为今晚是叶青的盛衰周期再启动的时候?我想问问你,这么大的脉冲阵仗,你是怎么搞出来的?”徐正义好奇的问道。

    “不是我搞出来的,是这个实验员,他疯了!”老谢忿忿的说道。

    徐正义头又大了,他有点没反应过来,因为按照刚才的表述,老谢16年前就开始杀人,杀了另外两个通过绿液测试的幸存者,掠夺了他们的力量、天赋、还有生存的机会。由于开墓的当天,所有来到现场的人员基本上都是附近的人,实验员并不需要离开引力场范围就可以去干预,所以在老谢杀死并吸食第一个人的时候,实验员可能还没反应过来,等到老谢干掉第二个幸存者之后,实验员才赶到,当时的实验员实力依然强大,所以老谢只能逃跑,他发现只要逃离这个宝通禅寺到卓刀泉的区域,实验员就不会再追击了,经过几次测试,他放心的离开了武汉。之后他慢慢了解了进化者组织的情况,也知道了实验员的身份,可是他没有向任何一个进化者组织透露实验员的所在。

    一来,他需要安心的发展自己的实力;二来,他也害怕惊动了其他大型组织之后,叶青被带走或者有别的机遇,这样他就有可能永远错失夺取叶青的机会。他把自己的儿子派来武汉做生意,还刻意接近叶家,是因为他本人是一次感染者,而叶青是二次感染者,当他接近时极有可能产生共鸣。第一次袭击叶青,他安排了自己的一个手下,可能是具有初步意识感知的手下,他一直以为那个斜月三星锁是实物,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实验员布下的是个意识物品。小谢哥送的那个手镯是专门制作的,使用的是纯科技,可以定位并用次声波抓捕叶青,最重要是极有可能屏蔽掉斜月三星锁一点时间,由于是纯科技那么用意识查看反而查不出什么。

    按道理,老谢才有动机去发动脉冲,这个脉冲的后果是灾难性的,不是应该只有坏人才会这么干吗?在徐正义的设想里,实验员已经被他划为好人这一边了,好人怎么会搞这么灾难的事情?

    陈小芳仿佛看懂了徐正义的想法,她说道:“如果是为了争夺,是不需要开启这么恐怖的脉冲的。”徐正义瞬间就明白了陈小芳的意思,如果是为了毁灭,就会开启这个恐怖的脉冲了。老谢和几个进化者组织都是为了争夺机会,显然是不会轻易来毁灭的,那么实验员竟然是为了毁灭?毁灭什么?

    事情还没有完全想明白,徐正义的心头警兆忽然大起,周围的旋转气流逐渐变的猛烈起来,这是有人在利用空间坐标凿穿这一处重叠空间。徐正义连忙冲着一群普通人喊道:“大家赶紧趴在地上!”,他想起了神鼎会在宜昌出现的那一次,由于空间漩涡的撕扯,导致刘峰牺牲的一幕。

    人们闻言纷纷趴到地上,陈小芳也拉着叶青照做。根据徐正义的观察,这一次的空间漩涡是在半空中,离地面越近就越安全,所以就目前而言,普通人只能采取这个方式来避祸。

    实验员冷冷的看着周围的气流变化,一言不发,老谢则是不动声色;而李强和明语则面色激动起来,他们很清楚这是有大量的组织成员在降临。

    “实验员,你这个进化公敌,我看你这次往哪里跑!”明语哈哈大笑起来,神鼎会成员自从三百年前就被实验员捕杀,双方的仇恨可谓是根深蒂固。

    “你们呢?造化旗的成员怎么说?”实验员抽了一口烟头,吐出烟雾问李强。

    李强冷哼一声,毫不犹豫的说道:“你是进化者公敌,人人得而诛之!”

    话音未落,只见二十多个人影刷刷刷的从空间旋流中跳出来,自然而然的分成三拨人,站到了实验员的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