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339年前

    更新时间:2018-06-20 16:01:11本章字数:3360字

    徐正义并不感到意外,这一处重叠空间虽然已经密闭,由于每个组织都有人在里面,所以要定位空间坐标并不困难,只要空间坐标确定了,使用穿透能力强大的工具,就有可能传送过来,这一次很明显是都有后手,传送来的全都是实力强悍的成员。

    力量的对比似乎有发生了大的变化,老谢身边有4个人,造化旗是9个人,神鼎会则是7人。徐正义稍微感知了一下,发现每个团队都被一股强大的力场笼罩,知道他们已经开启了新的防御系统,所以就放弃了探查,他只能隐隐约约感觉到这些人每个人实力都不在李强之下。

    老谢这16年显然做了充足的准备,人一到齐他就立即向徐正义这边走了过来,看那架势就是要一举抓住叶青,他神色冷酷对身边的四人说道:“除了叶青和我儿子,其余的人全部杀掉!”

    身边的四人穿着和老谢惊人的一致,全都是戴着棒球帽和夹克衫,穿着旅游鞋的高大身影,他们的棒球帽外面还罩着连体衣的帽子。几个人也不答话,直接冲了过来,这时徐正义看了个清楚,这是四个高大的黑人,每个人都拿着一根金属棍子,在他们眼中这些徐正义和陈小芳两个人是首当其冲。

    老谢一个箭步就率先冲到了徐正义面前,剩下的四人见状就一起冲向了叶青和陈小芳。徐正义心里暗叫一声不好,他明白老谢这是要速战速决,先亲自对付自己,同时强力消灭其他所有的人,再从容带走叶青。

    大脑里嗡的一声,一阵难以名状的撕扯感在徐正义意识深处迸发,老谢双手十指交叉对准徐正义,嘴里轻喊一声:“噬魂!”这是手印攻击,利用量子对称性由手印激发意识层面的量子对称,从而快速进攻。这是西陵螟的天赋攻击,就像螟虫在撕扯一片翠绿多汁的树叶,能够把意识扯成碎片。

    “老谢,你是螟蛉,而我是蜾赢,你说谁会赢?”徐正义的紫莲犹如虚空中的紫色明灯,在他的意识深处绽放开来,蜾赢的绝杀--‘紫光波纹’收缩在一个意识源点之中,徐正义轻哼一声:“崩!”,虚空中一个若有若无的拟态形象出现了,那是紫莲模拟的蜾赢振翅,一道紫色的波纹以徐正义为中心,呈球体四散震荡开来,这是一个无差别的攻击方式。

    老谢惊愕的看着扑面而来的震荡,噬魂的手印还伸在面前,他就看见自己的手臂寸寸碎裂,分崩离析,这道攻击对他来说就像是天敌,让他神经麻痹,只能目击自己的身体从手臂开始逐渐分解,他根本没有办法做出反应,攻击波就转瞬即至,这种压倒性的碾压,是超越了老谢“噬魂”百倍千倍的一道攻击波。老谢就像是站在山崩地裂面前,完全失去了呼吸的能力,他感觉自己像是面对着十万八千斤的金箍棒当头一棒,无穷的巨力像是一座大山罩着他的面门直接压下来。

    也许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但是对于老谢而言徐正义的这一波进攻是毁灭性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碾的粉碎,最后的黑暗覆盖之前,他想起了被自己一根手指碾死的蚂蚁。

    在这一切发生的同时,陈小芳正面临难以想象的危险。

    早在四个黑人向她和叶青冲过去时,她就充分燃烧了萤火,但是由于陈小芳并没有开启进化,虽然有萤火这么一个不符合常理的事物存在,可是摩托车再如何改造也不可能成为汽车。她只能拼命拉起叶青,迅速向后退去,在这个封闭空间里可以腾挪的区域是非常少的,陈小芳只能往更深的地方跑去,那里的有大量以行尸状态站立的辛亥士兵。

    四个黑人并没有对留在原地的普通人大开杀戒,他们第一时间就跟了过去,看样子是打算先抓住两个女孩,再回来杀人。

    造化旗和神鼎会的两拨人马正在和实验员对峙,徐正义泯灭老谢的时候,他们全都看见了,李强的眼神中闪烁着惊异,他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力量,暗自庆幸刚刚没有直接找徐正义报仇,因为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估计已经死在老谢前面了。

    “李旗官,你的人呢?”站在李强身边的一个造化旗官员问道。

    “铁队长,实在是抱歉,让你们执法队跑一趟,我会在报告里详细上报这件事的,我的人已经全部死了。”李强有些尴尬的说道。

    铁队长诧异的看了一眼李强,问道:“李旗官,你别开玩笑了,你弟弟带来了造化铁盒,你还带来了‘枯叶’,另外的10多名精英都是进化强者,就这么一晚上全死了?根据记录,除了云帆创始人和神鼎会那一场夔门决战,造化旗300年来还没有这么大的死亡率吧?这个实验员有这么强?”

    “铁队长,实验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和我们交过手,他们全都是死在九层无影塔里了。”李强越说越尴尬。

    铁队长正在问话,就听见旁边神鼎会的人在说:“实验员有动静!”于是一群人又定睛一看向对面看去,只见站立在西陵石碑旁边的实验员动了,他蜷缩在袖筒里的手伸了出来,在半空中握了一下拳头。紧接着一阵波动从远处传来,所有人都看到了被追逐的陈小芳和叶青已经跑到了行尸群之中,就在四个黑人也追过来的时候,辛亥军人们也动了。一阵密集的枪声迅速响了起来,陈小芳和叶青长大了嘴巴愣在了原地,那一群军人举枪射击的目标是那四个黑人。

    那四个黑人被一阵密集的枪击阻碍了一下,但是他们都是进化者,意识感知可以对普通枪弹的射击弹道有准确的预判,四个人简单的几个闪身就躲开了枪击,但是这么一阵时间已经足够徐正义从后面赶过来了。

    第一个黑人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口的血洞,徐正义人还未到热力针已经先至;第二个黑人来不及再闪开,就被意识牢笼从六面紧紧裹住,六面力场像六堵巨力墙壁,一寸寸的压缩进去,直到把这个黑人压成了肉饼,然后才消散。另外两个人大惊失色,转头就要逃跑,可是徐正义没有给他们机会,来自蜾赢的紫色波纹一闪而过,两个黑人保持着奔跑的姿势停在了路上,紧接着两个人就像抖动洗过的衣服振起的水雾一样,怦的一下化为了两团血雾。

    “你在控制这些行尸?”徐正义救下陈小芳和叶青,转头问实验员道。“为什么?还要引发脉冲这种具有毁灭的行为?”

    “呵呵,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实验员又把手缩回了袖筒里面,红光满面的笑着反问道。

    站在两旁的造化旗和神鼎会人马没有一个动的,刚刚徐正义瞬间就团灭了老谢一群人,爆发出来的能力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这些进化组织的精英们吓了一大跳。虽然老谢那群人在这些真正的进化组织面前,可以称为乌合之众,但是5个进化者的阵列这么快就覆灭,还是有些出乎意料。在实验员这边的局势不明朗之前,他们也没有贸然行动。

    “我不知道原因,但是我觉得事情应该很不简单。满清入关时期距今有339年,三三之数,九宫之格,虽然我是搞物理的,但是所有的科学中都有象限的概念,其实也就是九宫的极限。我刚刚查了一下你的第一次出现的时间,崇祯十七年九月初四,也就是1644年10月4日,那一天正好是满清正式迁都北京的日子。今天就是满清入关整整339年,也是你出现在这个世界339年,其中难道没有一点联系?”徐正义摇摇头,他跟‘紫莲’沟通,‘紫莲’本身就来自于造化旗,所以很容易就获得了实验员的相关信息。

    “徐小兄弟,我们神鼎会研究这个实验员也有339年了,当年他出现的十分诡异,我们一直怀疑他的来历十分有问题,另外有数据表明339年可能是他的极限值。”明语突然插了一句。

    “实验员,我们的创始人毕竟和你是并肩作战的朋友,只要你留下实验数据,我们造化旗保证会护着你,并且利用我们的进化科技来帮助你回归。”李强这时也说话了。

    “如果是当年的云帆来跟我说这个,我还就信了,至于现在的造化旗嘛,还是算了吧。”实验员摇摇头,“不多说了,这位徐小同志的推理我很欣赏,但是今天这里的所有人都没有办法回去了,尽管这339年我对这个世界也充满了感情,可是我的程序要求我,如果再找不到西陵螟,就只能把所有的人都杀掉。”说完这句话,实验员把右手抽了出来,伸向前方。

    “等一下!”徐正义喊了一句。

    实验员看着他,似乎在等他说话。

    “西陵螟已经死了,这一点我个小芳可以确定。”徐正义说道。

    “你们杀死的是蜾赢,不是西陵螟。”实验员摇摇头。

    “可是蜾赢不是先杀死了西陵螟吗?”徐正义有些不明白了。

    “那是西陵螟的一枚卵,蜾赢占据的只是一只卵而已。真正的西陵螟,作为高维世界的生物,它怎么可能轻易的被一只地球蜾赢控制?”实验员叹了一口气,他看向了叶青。

    “这么说叶青他们感染的绿液和西陵螟有关?”陈小芳拉着叶青走过来,也问道。

    “绿液实际上是西陵螟分泌的培养液,和那一枚卵都是我在追杀西陵螟的过程中得到的,我把卵和培养液都放进了黎元洪的墓里,就是想借用他的阴阳和合墓来培养西陵螟的这一枚卵,从而通过新孵化的卵来寻找西陵螟。”实验员说道。

    “大师,你告诉我,我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问题?那个手指是你在保护我对吗?”叶青再也忍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