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更新时间:2018-03-31 21:16:15本章字数:1557字

    “立秋,上!”

    每天走在上学的路上,立秋都好象在等那一刻——一个声音和一辆墨绿色的邮政自行车。听到清明的声音后,人和车也就逼过来了,立秋一下就窜到车座上了。

    当他们以同一种速度在前行时,立秋感到他们如同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那一刻只有他和清明的后背是静止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在一种速度中,行人、汽车、街道、高楼、城市-----而此刻这种速度与他和清明无关了。清明究竟带我去哪里?他总是那么快,他总是最快的。

    那一次是星期天,清明骑车带着立秋顺着河堤飞起来。阳光下,立秋看到他那粗壮的脖子后面流下了汗水,他甚至闻到了那种味道。他贴上去,他抬眼就能看到汗滴,他想那汗滴最好能流下来,流到他的脸上来,甚至他的唇上、他的舌尖上,他喜欢这味道。 

    “如果我们能达到光速,你想会是怎样?” 

    “那我们就会进入另一个时空了。”

    立秋这时闭上眼睛,他总在想有一天他们会进入另一个时空。

    睁开眼睛时,他们就躺在了河堤的草地上了,天空是蓝天与白云。嫩黄的小蝴蝶,飞来飞去,不去采油菜花,却在这结着雪絮的柳枝中嬉戏追逐。

    “多好!时间要是在这一刻永远地停下就好了!”

    “为什么?”

    “你看到这些树了吗?你仔细地看那些枝条与树叶的摇摆,你真以为仅仅是因为风吗?你看哪!你没看到绿色的生命在舞动吗?”清明从没仔细地看过这在风里舞动的树叶,他感到立秋的心底放着什么了,是他自己的。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棵树,而我是哪一年的秋风吹来的?我是哪一只飞鸟衔来的呢?清明,你知道吗?”

    “你真有诗意!”

    立秋不说话了,过一会儿,传来这么一句:

    “其实我是被父母丢下来的,我还没见过他们!”清明心里一惊,他看了一眼立秋:他还是在望着那片云。与其说他是对另一个人在诉说,不如说他是在自言自语。清明明白了这个不太爱说话的男孩子了。他侧过身体,一只手肘撑着地面,他看到立秋不说话了,是不想再提了,还是睡了?他轻轻地触了他的脸,轻得不被察觉。他看着这个男孩子,他想抱着他,就一下。

    可能是白天太累了,晚上立秋做了一个梦,他第一次做这样的梦。早上醒来,立秋用手摸了一下棉被里那湿湿的一处,他知道这些是什么。这还是第一次,早在生理卫生的课本上看过,可还没有过,可能是自己------自已用手做得太多了。他想他的脸红了吧!

    躺在病床上,睁开眼就是窗外正在抽芽出叶的树,这时立秋就想起他家的那棵洋槐树,清明第一天来他家,不就是想看看那棵老树吗?

    那天放学,清明跟着立秋身后拐进了槐花巷。他是在大院长大的,一直对这小巷人家好奇。而立秋说姥姥是染衣服的,他也就更想来看看了。

    “瞧,就是这棵树,要不怎么叫槐花巷!”

    “这是棵老树了,不知有多少岁了。”

    刚踏进门,迎面就是一件一件的扎染衣服在晾晒着,小院里扯起的两三根麻绳上全都是,飘着、荡着,这里成了藏青兰花的海洋了。

    “姥姥好!”清明看着这一缸浸在染料中的衣服,“这全是染出来的?”

    “这不,煮了一个下午。老腰板都要断了!”姥姥伸了伸腰,才看了一眼清明。

    “近来活多吗?”

    “我这,来做活儿的也都是这一片的街坊,染个旧衣服什么的,到夏天穿裙子的时候,活儿就多了。”

    清明正看着这晾晒的花布,立秋就来牵他的手,“你来,你来。”他拉着清明来到墙角,手一指: 

    “你看!就是这棵小泡桐树,正好长在这墙角上!看见了吗?它的根啊,就扎在我那小屋的墙拐处。姥姥说它要是长大了,能把我这屋给掀翻。说是要给拔掉,可我说什么也不答应!” 

    清明也是觉得好奇怪,这种子怎么能在墙角上就发了芽、生了根?这要是长大了,是不得了。

    “你不知道种子的力吗?可根的力量,也不能小看了!”

    “你说这奇不奇?姥姥说是风吹来的,又说是只鸟衔过来的。我就是要看它长大,就是我没住的,也不能让它死了。”

    立秋眼睛直直地望着这棵树,一脸的亲切,那股劲头,倒象是介绍了一个亲兄弟给清明。

    清明看看树,又看看立秋,谁才是这棵屋上的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