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更新时间:2018-03-31 21:38:50本章字数:1595字

    几天之后,白露送立秋回了家。然后就把这个单身汉的家,上上下下给彻底打扫一遍。之后,她上街去买了菜,回来后一刻没闲着,洗、蒸、炒、煮。立秋听她喊道吃饭时,只见桌上摆上了四个菜、一个热汤,两碗米饭。

    “我现在也是个‘单身汉’,一个人吃饭总是不香,来尝尝我的手艺!”白露就这么看着立秋。立秋挪过来,望了一眼这桌上的菜饭,一看他的表情就是一脸的厌烦。 

    “医生说了,吃一口是一口。你就为我扒上一口吧!”白露想想自己也只能这么说了。立秋坐下来,想不管胃口怎样,也要吃几口。他扒上这一口米饭时,白露那可是一脸的欣喜了。

    “我一休息,就来给你烧上一顿,你说你都爱吃些什么?”

    “白姐姐,你吃过洋槐花吗?”立秋放下了筷子,指了指窗外,“就是这棵树每年春天开的花。姥姥每年都给我做。”

    白露回头望了望窗外那棵老洋槐树。

    “立秋,你知道你妈妈还在吗?”

    “姥姥从没说过,就怕我问这。我也不问,她说我是从乡下表舅家里抱来的。”

    “你现在还想找妈妈吗?”

    “想当然想,其实也就是想见一面,都二十多年了,她可能也有一个家了。”立秋低下头,低下了一脸的无奈。

    今天又是星期五,清明在想小寒会不会再来看电影,他走到电影院门口,买了一张九点钟的票。影院的上座率不到一半,他环望四周后,找个位置就坐下了。他坚持看完了这部电影,大厅开灯后,他站起来,可转身之时,他突然看见了小寒――在他的座位后几排的位置上。小寒头靠着,脚搭着,在忍着笑。两人又走在了大街上,除了心中的那份喜悦,话反而不多了。

    “流星!快许个愿!”小寒说着就双手合十,虔诚地闭上了双眼,“你笑我吗?”

    “哦,我只是想知道你许的是个什么愿望。”

    “嗯-----不告诉你!”

    “那我也知道!”

    “谁说的?”

    “不信,你看这星星的眼睛。”

    小寒扬起头:

    “哪一颗?哪一颗?”他的眼睛成了最亮的星星了。

    立秋送白露出巷口时,看到西天里划过一颗流星。 

    “流星!”象是不约而同,两人脱口而出。

    “看见流星许个愿,姥姥说就能实现。你也信吗?” 

    “有梦想,就能实现。”

    “那你会许个什么愿?”

    “家,我想有一个家!”

    “你不是有家了吗?”

    “我要一个完整的家,有一个妈妈、一个爸爸,还有一个孩子。等你病好了,找个好女孩,也该成个家了。”这一下立秋是没话回她了。

    “回去吧,当心着凉!”白露突然想起来,“对了,你说你明天吃什么,我给你做。”

    “做什么都行,我也吃不了几口。白姐姐,最近我又失眠了,你明天给我带些安眠药好吗?” 

    白露答应了并摆摆手叫他快回去。白露想到了家,她也是有些日子没回家了。她总会时不时地记起父亲临终前对她说的那些话:小露,有时候人是要想着自己的,因为人必须靠自己!孩子,你爸我给你的家就到这了------等你大了,有自己的家,我也就放心了!白露那一刻只是哭,她有些害怕。现在她已经有自己的家了,可这个家对她又意味着什么呢?

    拐角处那小杂货店正准备打烊,店中一个女子喊道:

    “立秋哥!那是白露护士吧!”

    立秋迎了上去。 

    “我刚回家就听爸妈说你又病了,这两天怎么样了。早说你了,一个人多注意。”

    这时厉叔厉姨抱着宝宝从内屋里出来,也问起立秋的身体来。

    立秋一直惦着小夏:

    “你们俩个怎么样了?” 

    “先凑和过呗!别跟我提他!你安心养病吧。”

    “还是赌!我跟小夏说了,还了帐就跟他离!”厉姨说着就把小宝让到小夏怀里。

    厉叔也接着说:“宝宝都一岁了,也是做了父亲的人了。怎么还是这样!”

    立秋看到小夏抱着小宝,低着头。

    “孩子,等你病好了。姨给你说一个,你也得成家,找个伴,好歹也有个依靠。”厉姨总是会劝着立秋。

    立秋点着头,也就回了。

    “这孩子,也挺可怜的!”厉叔说到,“其实那时要是和小夏,也不能摊上这个赌博鬼!”

    “孩子是个老实人,还聪明。”

    “他姥姥不也有这意思吗?”

    “那时我看这孩子身体不大好!也就------而且这孩子有点古怪!------”

    这老俩口一扯起来就没完,小夏坐在一旁,泪水就在眼眶里打着转,“你们就别烦我了!”抱着小宝,她奔回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