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木子

    更新时间:2018-03-31 23:10:05本章字数:2332字

    “吱~~兹~~”

    车外壳的金属与地面摩擦急速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

    “天啊!快报警!”

    “孩子!孩子还活着!”

    “快抱出来!”

    “……”

    再一次,木子出现在那个混乱的场面中——在那场惨烈的车祸中,她不再是车里面那个满是鲜血的婴儿,而是作为旁观者,冷眼地站在旁边。

    车子撞到栏杆几度翻转,里面一对夫妻早已血肉模糊,毫无生者气息。

    她看到有人将她抱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

    是谁在说话?在和谁说话?

    木子从梦中惊醒,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百回了。

    梦里,她总是能梦到一个男人在说“对不起”的声音。身为婴儿的她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这是个未解之谜。

    她没有关于父母的记忆,那场车祸的场面几乎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使她好可以在梦中辗转,折磨自己。

    唯独那声音是那么真实。

    那就是所谓的,心结。

    名字是孤儿院给她起的。

    院长指着园子里的那棵橘子树……

    “就叫木子吧。”

    连姓都没有,只是木子。

    没有姓的木子,有个不为人知的能力。

    那便是,能见到鬼魂。

    没错,木子是通灵体质。

    可能是出生开始就这样了,也可能是经过了那场车祸之后,总之,在她有记忆以来,对她来说,世界就是分成两部分的。

    木子凭借完美的演技,努力地过着正常人的生活。

    她并不会对鬼魂们产生排斥心理,但也不会主动和他们搭话。

    可人生事事难料,有的时候千防万防还是有漏网之鱼。

    例如:

    她所住的这栋楼内,曾经发生过命案。

    一个小三被正室从现在家的阳台下推了下去,虽然正室已经伏法,但是小三的阴魂不散。

    所以,她带着她那份执念,倒挂在木子家的阳台外!每天就瞪着个满是鲜红的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木子。

    “你不累吗?”

    “不害怕吗?”

    “这里可是14楼啊,你不恐高吗?”

    “看来你真的很舍不得这个房子……”

    木子曾经站在窗边,看着她这么感叹道。

    她在心里亲切地称呼她为小三姐姐。

    有时候难免会觉得那张倒挂着的脸不太吉祥,不过拉上窗帘,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其实木子在心里很感谢她,要不是她一直在这里闹,这儿也不会换那么多租客,也不会让她用市价一半的租金租到这栋好房子。

    又或者:

    正应了那句歌词,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只是一个在平常不过的星期天,木子走在街上,遇到了她的男神。

    那长相,那气质,迷得她颠三倒四,一路尾随着人家。心里还在演练着怎么要电话号码的时候,打起精神来,跟到了墓地……

    等她真正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和那位帅气的鬼魂对上眼了。

    结果……

    他成了她的专属护卫。

    每天双手抱胸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站在门,连自己的坟都不回去了。

    站累了就蹲着,蹲累了就躺着。

    木子怎么劝也劝不动,只能任由着他站在那儿。怎么说呢,反正权当他是空气罢了,每天能看到他那张赏心悦目的小脸,木子心里也是蛮开心的。

    她还养了两只鬼魂宠物,狗叫杰瑞,猫叫汤姆。名字的来源,是她小时候最愿意看的神作,猫和老鼠。

    只不过现在主人公变成猫和老狗。

    汤姆和杰瑞的最大优点就是不吃饭,不上厕所,不用遛弯,不用照顾……说实话,木子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对于他们来说有没有主人的作用。

    上周,她刚刚被辞,结束了为期不到一年的默默无名小职员生涯。

    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都很简单。

    木子在公司的女厕里看到了一只死相惨烈的上吊女鬼,在经历了残酷的视觉冲击后,一秒、两秒……

    木子抑制住了自己想要大叫的欲望,猛地转身向外狂奔。可惊吓之余哪儿还有时间看前面,结果不小心将对面走来的,前来视察的老板的母亲大人,撞成了空中飞人。

    百口莫辩,看不到鬼魂的老板都丝毫不留情,直接当着所有员工的面炒了她。

    最后还用了她最后两个月的工资抵了医药费。

    木子只能暗叹一句,凡人就是烦人。

    现在的就业趋势如此严峻,多少普通大学的本科毕业生都是高的上不去,低的瞧不起,进退两难。

    木子将自己的简历投给了各中小型企业,但一个回复都没有收到。

    偏偏她还是个穷的叮咣响的月光族,如果这个月末再找不到工作的话,她估计就要加入小三姐姐倒挂窗户的阵营了。

    她刚刚就是抱着电脑睡着的。

    “怎么办?怎么办?”木子把厚重的电脑扔到一旁,躺在沙发上,叠着腿,晃来晃去。

    她用食指木怔怔地敲打着身边电脑上的刷新键,一次一念,“怎、么、还、没、有、回、复?”

    肚子空空,脑袋空空,无念无想。

    屋内也安静地要命,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木子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自己的呼吸声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粗犷了?

    还是说家里太安静的缘故?

    思考这种问题也不枉为是一种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她如此想着,盯住天花板。

    总感觉哪儿怪怪的?是错觉吗?说不上哪里奇怪,但就是很奇怪。好像多了什么,但又好像没什么不同,有种说不上来的奇特感。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

    正疑惑着,天花板上突然掉落一颗水珠,精准地掉落在木子的眉心上,凉凉的,有一种被人点了一下的触感。

    “什么情况?”

    终于反应过来了!

    木子猛起身,迟迟才发现,自己家的天花板上出现了一大片巨大的阴影。那不是壁纸的图案,是水渍!

    楼上漏水了?

    木子惊奇地张大了嘴巴,真是倒霉的时候连楼上的邻居都抽风。

    “楼上的,你今天完了!”木子抓起钥匙,夺门而出。在门口鬼美男的疑惑注视下,顺着安全通道便跑上了15楼,1505室。

    “砰!砰!砰!”似乎是要破门而入的气势,木子没好气地用拳头砸门。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不可忍!

    “开门!快开门!有没有人啊?开门!”

    明明敲门之前听到门里面有动静的,木子一个冷笑,装不在家是吧?哈!她加大了手劲儿,“我说!都知道你在家,能不能别装了?我是楼下的!您在家弄游泳池呢?把我家天花板都淹了!”

    “开门!咱们得谈谈!”

    里面还是丝毫动静都没有,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奇怪,木子心想着不会出什么事吧,然后把脸悄悄地贴在门上。

    门突然打开。

    撞到了木子的头。

    她吓得急忙缩回来,一个踉跄后故作镇定。

    “我说,你们家……”

    开门的是一个满脸胡子的大叔,他正用满是杀气的眼神打量着木子,活生生地把木子接下来要说的话给吓咽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