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楼上

    更新时间:2018-04-01 20:33:10本章字数:2140字

    什么啊……这已经不是毛骨悚然可以形容的了。

    木子心里打着怵,但还是确认了眼前的这个是人的事实。

    他让她想起了她喜欢看的那些美剧中的那些变态啊,杀人狂啊,精神病患者之类的角色。

    木子腿好像被钉在了原地,想跑也跑不了,被那个人像拎小鸡一样拎进了屋子里。

    “进来说话。”那大叔哑着嗓子,把门关上。

    本来就阴暗的屋子里失去了好不容易重回的光明。木子像一个瞎子一样摸索着。

    “喂!喂!你干嘛?”她装作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其实心里早就在喊妈妈了。

    刚踏进屋内,就踩进了没过脚脖子的积水。定睛一瞧,1505号房间里已经满是积水了。

    怪不得……木子暗想。

    “咳咳!”木子清嗓,“我说大叔,你们家真是在做游泳池吗?要是水管坏了,你得修啊!这一大屋子的水……不是,你知不知道,你们家的水从地板透到我们家的天花板上……再过一会儿,估计我们家就变成水帘洞了!”

    木子一边抱怨着,一边趟着水,进到了屋内。

    无意之间,脚尖踢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木子的心一揪。

    由于房内的窗帘紧拉着,一丝光线都没有。昏暗之中,视野自然不好,雪上加霜的是,屋子里还散发着一丝怪味。

    她整个人僵在软软物体的旁边,双手攥拳,咽了口唾沫,紧张地缓缓低头……

    那是一个人,一动不动,倒在积水中。

    她总不会傻到以为是他自愿躺在水中的……

    忽然用双手从木子的身后伸过来,下一秒,她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化学药品味道。

    她预想到自己会遭受到什么了,瞪大了眼睛,刚想要掰住那人的肩膀挣脱他的束缚,可浑身就是使不上力气,最后,失去了意识。

    所有的求救声都被堵在喉咙中,“啊……原来我就是那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傻子啊……”

    木子被自己蠢哭。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被死死地绑在了一把椅子上。从头到脚,捆的严严实实的,完全动弹不得。

    木子心凉了大半截,还真是倒霉,居然到被杀人灭口……

    药劲儿还没缓过来,头昏昏沉沉的。大叔坐在木子的面前,像一副蜡像样盯着他。眸子里平静如水。

    他们两个互相凝视着对方,大概沉默了两分钟左右,大叔忍不住了,用沙哑的嗓音率先开口道:“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对你吧?”

    木子淡定地点点头,经过刚刚那两分钟的人生思考,她发现,自己这25年的人生,居然连一点有意义的走马灯都没有。

    她人生的全部,只不过是家里那四只连声都出不了的鬼。

    再仔细想想,死活对于自己真的那么重要吗?

    就像是每天挂在窗户外的小三姐姐一样,没准自己死后也能在天上飞来飞去呢?会有特异功能吗?不用再为工作的事担心,也不用再为钱的事犯愁,而且严格意义上,对她来说,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

    想到这里,木子整个人明朗了起来,向着大叔展现了一个有史以来最灿烂的笑容。

    不过大叔那嫌弃和质疑的眼神深深地伤害了木子这颗将死之人的心。

    “你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吧?”大叔怕她没明白,特意又提醒了一遍她现在的处境。

    “我知道,你是要杀人灭口嘛,我理解……”木子淡然地说道,那模样,仿佛看尽了人间沧桑,“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大叔你可以答应我。”

    “什么?”

    “我这个人吧,特别怕疼,所以希望您能给我个痛快!”

    大叔皱眉,捏起木子的下巴,恶狠狠地说:“这就是你的遗言?”

    木子总觉得这个奇怪的大叔貌似有点接受不了对于她这么快就接受被灭口的事实。

    她郑重地点点头,“拜托您了。”

    “那个……你就没有其他想说的话了吗?感想?此刻的心情?不想发表点啥?这可是你人生的最后一刻了?”

    大叔说话的瞬间,木子有一种错觉,她以为见到了自己的大学教授,想起了当年被催交论文的时光。

    这么一想,她还是有些可以用来回想的走马灯。

    “好吧,看你也不着急的样子,你先把手放开,我还有个要求。”

    听了木子的话,大叔将手松开。

    不知这样会不会伤害到他,但是秉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人道主义,木子横下心来,“麻烦您能离我远一点吗?您身上的味道,有点,那个,不是那么好……”

    说罢,木子做了一个屏住呼吸的表情。

    “哈?”大叔楞了一下,想必是木子的话对他造成了一万点的伤害。

    “本来想委婉一点说的,但是实在是找不到委婉的说辞,对不起了……”

    木子话音刚落,头皮处一阵剧痛。

    大叔大手扯住她的头发,拉的她头皮生疼,他那张脏兮兮地脸靠近过来:“你要说的就只有这些废话?”

    “额……”

    木子痛得龇牙咧嘴。

    “小姑娘!你变成了孤魂野鬼后可千万别来找我啊!要怪,就怪你自己倒霉,偏偏这个时候……”

    木子实在是受不了他的唠唠叨叨了,“大叔!你能不能别废话了?要杀就杀吧!你说你这么多废话,我要是求救或者有心逃跑的话,你早就完蛋了!”

    说着,木子给他看自己逃脱出来的手。

    “你这个绳结太不专业了,才几下就被挣脱了……”木子一脸鄙视,大叔则是一脸懵逼。

    “电视剧没看过吗?电影没看过吗?不知道坏人总是磨磨唧唧,废话连篇的时候就被主角KO了吗?”

    “你……”大叔语塞。

    木子摇摇头,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道:“还有大叔,我刚刚说过什么?你就不能尊重一下我的遗言吗?离我远点!你身上的味道真的……天啊!你有枪吗?有枪的话离我远点后痛痛快快地给我一枪好不好?干净利落地!别离我这么近了,真的,求你了!”

    木子说道激动处,跺着脚,一下子,脚上的束缚也解开了。

    两个人都对现在的这个状况不知所措。

    现在木子成了一个只是坐在椅子上的人……

    “你别动!动的话就杀了你!”大叔拿起身边的匕首,架在木子的脖子上,“你就和地上的那个家伙一起走吧!”

    啊……终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