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 演技

    更新时间:2018-04-02 20:43:26本章字数:1879字

    木子闭上眼睛,迎接着这一刻的到来。

    想着,如果自己变成了鬼魂之后家里的帅鬼魂看到后会是神马反应,小三姐姐又会是什么反应?

    到头来,能让她思念的,还真的只剩下鬼魂了……

    对了,父母!

    还有那梦里的声音,那一声“对不起”,到底是谁说的?

    就算是能见到鬼的木子,可她也从来未见过自己的父母。可能他们早就去投胎了,就像玩笑一般,最想见的人偏偏却见不到了。

    “大叔,是不是有点被我吓到了?是不是第一次见到我这样的人?”不知怎么的,木子现在突然不想死了。

    暂时的,想跟眼前这个杀人犯谈谈心。

    因为想到了只在梦中见过的父母,那对血肉模糊之躯。

    “什么意思?”

    “一般人的话,遇到这种事情,大概都会一边哭着大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这才是正常的反应吧?”

    木子不知道,这其实也是那位手提匕首的大叔希望的反应。

    “的确,你不太正常。”

    大叔点点头。

    “大叔啊,其实我不是不正常,只不过,相比于其他人而言,我的牵挂太少了……少的,就只剩下我自己。”木子低下头。

    “就算今天我被你杀了,被弃尸在这栋公寓里,也不会有人发现的。所以,大叔,你超级走运的!唯一的目击证人不但死掉了,而且根本就没有人会在意她。没有人会在意她。没有人会在意她为什么这么多天没有出现?是不是出事了?我觉得大叔你可以潜逃好一阵子了……”

    “我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不行?我明明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不行?为什么所有人都要避开我?为什么我总是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的世上,多孤独,大叔你知道吗?”

    “这25年的人生,一无所有的人生,浑浑噩噩的人生,走到人生,终于可以画上句号了……我想,大概开心的只有我一个人,不开心的,也只有我一个人了吧……”

    话说到这儿,木子真心为自己感到心酸。

    她冷笑,死都要死了,怎么还要死的这么多愁善感?这不是她平时的风格啊……

    “如果你还想说的话,我可以听着。”

    大叔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木子可以感觉到他背后,散发着聆听的光芒。

    等了25年终于等到有人愿意听她说话了,这也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吗?可偏偏是一个要杀死她的人。

    这是代价吗?

    “不用了,不浪费您时间了,快点动手,早点逃之夭夭吧……”

    这回,木子是真的下定了离开的决心。

    镇定心情,安静地等着那把匕首降临,穿过她的心脏,然后她的灵魂与身体分开。

    “小姑娘,再见了……”

    不知为何,大叔的声音听起来不再嘶哑,而是多了几分莫名的温柔。

    “咳咳!”

    呛水的声音。

    “咳咳!咳咳咳!”

    越来越剧烈的咳嗽声。

    没等到心脏那阵急促的刺痛感,木子睁开一个眼缝,发现地上躺着的那个人居然在动。

    “他!他他他!”木子瞪大眼睛指着地上不停咳嗽的人,“他他他他!”

    大叔一把把匕首扔在地上,对着趴在地上咳嗽的那个人埋怨地说:“你搞什么?”

    “咳咳……鼻子里呛水了!X的!”

    木子后背贴在椅子上,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慢慢站起来,尖叫道:“起死回生?”

    为什么大叔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

    “算了,今天就到这儿吧!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有用的了。”躺在地上的那个人起身,向窗边走去。

    “你要是再不停,我都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了!素材收集到了?”杀人犯大叔转头问装死大叔。

    “收集个屁!就没见过她这么无聊的人,都要死了还一堆有的没的的废话,一点恐怖的情绪都没有,白白浪费我们的时间。”

    装死大叔这么说着,将窗帘拉开。

    刺眼的阳光投进房间内。

    三人同时别过头去,闭着眼。

    “你小子!提前说一声啊!”杀人犯大叔吼道。

    木子比他们两个人的适应性好一点,依稀能看清东西的时候,她望向窗边的装死大叔。

    长时间躺在水中他的衣服和头发都湿透了,发梢还在不停地滴着水滴。身材是偏瘦高型的,胡子将脸遮住,看不清什么样子。不过从衬衫未扣上的纽扣空隙中,有意无意间能见到他白皙的皮肤。修长的手指轻微地遮在眼前,亮光在他的背后,光线从他的身旁擦身而过,洒落房间。房间里的水是清澈的,在干净的水面的反射下,装死大叔的倒影在水面上,随着不平静的水纹微微摆动着。

    什么啊……那种和形象不符的温暖?

    只看背影,他确实是木子喜欢的类型。

    杀人犯大叔突然出现在木子身后,好声好气地解释道:“哈哈!吓到了吧?我们刚刚是在玩角色模拟,我是杀人犯,他是受害者,而你,来的真巧,正好帮我们凑了一个目击者。”

    哈?哈?

    木子站起身,什么话都没说,径直向门口走去,悄无声息地离开,回到了自己的家。

    她已经什么都不想去想了!她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什么都没发生过……

    依在她温馨的小床上,机械性地拽过床边的枕头将它放在蜷缩的双腿之间,将下巴枕在上面盯着在屋子里玩耍的汤姆和杰瑞。

    没错,这都是梦!是她做了一个荒唐的梦!一觉醒来就好了!

    木子念叨着,安慰自己。

    渐渐合上双眼,连自己的意识是什么时候飘离的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