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店

    更新时间:2018-03-31 23:56:37本章字数:3433字

    “有测验你就不用来了!”徐可薇说,“妈没事,手术都做了,还能有什么事?以后好好上课,不用管我。老是耽搁不好,明年就要高考了,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

    “嗯。”宛情点头。

    徐可薇沉默一阵,问:“手术费哪来的?”虽然宛情一直不让她知道住院的花销,但她明白,那一定是笔不小的数目,更何况是换肾?

    “是……”宛情轻咬下唇,“是爸爸……”

    徐可薇一愣,想着负心的前夫,脸色有些不好。

    宛情安慰道:“本来就是他该给的!妈你不用再为钱的事担心了,安心住院。他给的钱……够你把身子养好。”

    徐可薇没说话,片刻后问她关于学习上的事。说着说着,突然问:“你吃饭了吗?”

    “还没,我们一起吃——”

    “我现在不能吃。”徐可薇说,“护士有给我输营养液,喂专门的东西,你不用管我,自己去吃吧。”

    宛情摇头:“那我再陪你一会儿,我回去的路上吃。”

    “饿坏了怎么办?”徐可薇不同意。

    宛情撒娇地说:“你就让我再陪陪你嘛!回了学校,不知道哪天才要来了……”说着又忍不住想哭。

    “好好好,再一会儿,不要哭了。”徐可薇叹气,“这么大人了,还哭……”

    宛情回到别墅,见一辆宜家的送货车停在车道上,几个工人在往楼上搬家具。她问张美凤:“张妈,他们在干什么?”

    张妈说:“先生给你买的衣橱和鞋柜!衣服和鞋子已经送来了,先生刚刚打电话来,让我帮你整理。”

    “哦……谢谢。”宛情往楼上走,到房间一看,床上和地上堆满了装衣服和鞋子的袋子。

    衣帽间的门开着,里面传来挪动家具的声音。宛情在床上坐下,随手打开一个袋子,拿出里面的紫色连衣裙……标价8888,从前,她一年都花不了这么多。

    紧紧握住裙子,她有一股将它撕毁的冲动。突然想起穆天阳让她去买内衣,她身子一寒,决定不予理会。她要整理这些衣服,等他问起,她就说她忘了!

    很快,送货的工作人员从衣帽间出来,阿华跟在他们身后,对宛情说:“小姐我先下去了,有什么需要请叫我。”

    不等宛情答应,他就出去了,轻轻地带上了门。

    张妈一见,起身跑去衣帽间,叹道:“好大啊!有钱人就是好,装衣服的地方都这么宽。” 

    宛情走过去一看,的确很大,比她家的客厅还大一半不止。四周都是柜子,中间有沙发,布局美观,一点也不拥挤,反而很凸显品味。

    宛情打开其中一间衣柜,看到清一色的西装,吓了一跳。

    这是穆天阳的!

    她赶紧把门关上,走向另一边。另一边的衣柜色彩不那么冷硬,是工人刚刚组装好的,构成了一个额外的小空间,旁边还有梳妆台。

    这才是她的了……她打开柜门,果然空空如也。

    张妈已经提着袋子进来,拿起衣架一件一件地挂衣服,顺手用剪刀把吊牌剪掉。虽然价格很吓人,但她没有出声,毕竟在家政公司培训过,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她都知道。

    整理完衣服和鞋子,张妈就去做饭了,宛情将为数不多的化妆品和珠宝摆在梳妆台上。看着这华丽的空间,她很茫然。这就是她将来的生活吗?豢养在笼中的金丝雀?

    叩叩叩——

    门外传来声音。

    宛情快步走出开门,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门口。

    “你好,我是内衣店的。”女人说,“穆先生叫我给小姐送内衣来。”

    宛情第一反应是不能让陌生人进门,接着想起这是穆天阳的家,外面门卫森严,没他同意根本进不来,于是开门让她进来。

    内衣?穆天阳是猜到她不会听话,所以叫人亲自送上门吗?

    “有更衣室吗?”送内衣的问,“内衣和其他衣服一样,也要穿上身试了才知道效果,不然不但不好看,还可能会破坏胸型。”

    宛情有些不自在,但还是领她进了衣帽间。

    女人带了两个行李箱,进去后将其中一个打开,整整齐齐的都是内衣。

    她拿起一件,对宛情说:“听说这是小姐的尺码?你不要害羞,我们经常给客人试内衣的。有些客人不会穿,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小女生,还得我们亲自教……你要在哪里换?”

    宛情冷着脸说:“我去浴室!”

    “好吧。”女人也没有坚持,只给她说了内衣穿戴的注意事项,然后说,“你穿好后让我看一下,万一效果不好就换一种。”

    宛情胡乱点了一下头,心想她真是敬业……

    最后留下了几十套内衣,效果都不错,各色都有。女人将内衣整整齐齐地摆进她的衣橱,又打开另一个箱子,里面是睡衣和浴袍之类。

    “这些就不用试了,你看看颜色和样式,喜欢的都留下。这是穆先生交代的。”

    一句穆先生交代的,就像无形的命令,宛情只能一件一件“欣赏”。样式和花样很多,棉质的、保守的,宛情全部留下;丝质的、半透明的、甚至情趣的,她统统不想要。

    女人微笑道:“留下吧,穆先生会喜欢的。”

    宛情愣了愣,有些愤怒:“你不是说喜欢的才留下。”

    女人仍然微笑着:“留下也不一定要穿,但穿了穆先生肯定高兴。我想穆先生回来,看到你衣柜里没这些,会生气的。”

    宛情想到穆天阳这两天的行为,不得不承认她可能是对的。

    女人见她不再坚持,就给她挂起来,顺口说:“男人都喜欢稀罕的东西。你天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哪天换一件风情万种的,他自然喜欢得不行,被你收得服服帖帖的……反正收服男人是件大学问,一直顺着不行,一直反抗也不行……”

    宛情听了,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告辞了。宛情好像懂了什么,打开衣柜,拿了浴袍去洗澡,然后选了一套新衣服换上。抹了一点粉,喷了一点香水,点了一下唇彩,穿上新买的高跟鞋,到楼下客厅看书。

    穆天阳回来时,就见她赤脚横坐在沙发上,凉鞋摆在前面的地摊上。她手捧一本杂志,头发垂在胸口,遮住私有若有的春光。

    他笑了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顺手将她抱到自己腿上。

    “你……”宛情吓了一跳,有些不自在,想要下去。

    “坐好。”他命令,拉开她领口瞧了一眼,笑道,“白色的?”

    宛情满脸通红,低着头不说话。

    他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又嗅了嗅:“不错……有香味。”

    宛情抬头看了他一眼,怯怯地问:“你喜欢吗?”

    穆天阳一愣,她在讨好自己?他看着她,这感觉还不赖,笑道:“喜欢。你这么懂事,我当然喜欢。”

    宛情松了一口气,怯生生地说:“我想求你一件事——”

    穆天阳瞪她一眼:“这就和我交换条件了?穿成这样还不够!交换条件,你还得做更多来取悦我!”

    “我不是……”宛情委屈地说,“我要回学校!”

    “回学校?”

    “我要去上课!”宛情望着他,“我明年该高考了——”

    他沉下脸,挥手道:“我养你还没问题,你还考什么考?不就为了找份好工作,多赚钱,然后买好看的衣服吗?你不需要了!”

    “我不读书,我妈妈会伤心的——”

    “你不是休学了吗?”他想起她前天晚上说的。

    “我妈妈不知道,我瞒着她的。她现在做了手术,过一阵就会出院了,如果我不赶快回学校,会被她发现的。要是最后被她知道我和你……我和你……我就死定了!”宛情说着,大哭起来。

    宛情愣了愣,有些愤怒:“你不是说喜欢的才留下。”

    女人仍然微笑着:“留下也不一定要穿,但穿了穆先生肯定高兴。我想穆先生回来,看到你衣柜里没这些,会生气的。”

    宛情想到穆天阳这两天的行为,不得不承认她可能是对的。

    女人见她不再坚持,就给她挂起来,顺口说:“男人都喜欢稀罕的东西。你天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哪天换一件风情万种的,他自然喜欢得不行,被你收得服服帖帖的……反正收服男人是件大学问,一直顺着不行,一直反抗也不行……”

    宛情听了,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告辞了。宛情好像懂了什么,打开衣柜,拿了浴袍去洗澡,然后选了一套新衣服换上。抹了一点粉,喷了一点香水,点了一下唇彩,穿上新买的高跟鞋,到楼下客厅看书。

    穆天阳回来时,就见她赤脚横坐在沙发上,凉鞋摆在前面的地摊上。她手捧一本杂志,头发垂在胸口,遮住私有若有的春光。

    他笑了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顺手将她抱到自己腿上。

    “你……”宛情吓了一跳,有些不自在,想要下去。

    “坐好。”他命令,拉开她领口瞧了一眼,笑道,“白色的?”

    宛情满脸通红,低着头不说话。

    他在她脸上吻了一下,又嗅了嗅:“不错……有香味。”

    宛情抬头看了他一眼,怯怯地问:“你喜欢吗?”

    穆天阳一愣,她在讨好自己?他看着她,这感觉还不赖,笑道:“喜欢。你这么懂事,我当然喜欢。”

    宛情松了一口气,怯生生地说:“我想求你一件事——”

    穆天阳瞪她一眼:“这就和我交换条件了?穿成这样还不够!交换条件,你还得做更多来取悦我!”

    “我不是……”宛情委屈地说,“我要回学校!”

    “回学校?”

    “我要去上课!”宛情望着他,“我明年该高考了——”

    他沉下脸,挥手道:“我养你还没问题,你还考什么考?不就为了找份好工作,多赚钱,然后买好看的衣服吗?你不需要了!”

    “我不读书,我妈妈会伤心的——”

    “你不是休学了吗?”他想起她前天晚上说的。

    “我妈妈不知道,我瞒着她的。她现在做了手术,过一阵就会出院了,如果我不赶快回学校,会被她发现的。要是最后被她知道我和你……我和你……我就死定了!”宛情说着,大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