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见瑶玲啊瑶玲

    更新时间:2018-04-02 21:53:41本章字数:13880字

    狐狸村2月

    此时爸爸和佳银妈妈带这弟弟去了趟佳银妈妈的老家

    回忆

    “宝贝跟爸爸一起去吧,到了外婆家,外婆给你做好多好吃的。”

    “不了吧,爸爸,我今天肚子不舒服,哎呦疼死我了,你看我真的走不了。”

    “要爸爸,在家陪着你吗?”

    “不用了爸爸,吃点药,休息下就好了。”

    “那好吧,乖宝贝要俺是的吃药和休息啊。”

    虽然姐姐成为妈妈已经有2年了,但是小江贤,还是过不了这关。

    狐狸村江贤家

    江作家出门已经两天了,给江贤留了些伙食费放在了桌子上面,今天他约了瑶玲和它的伙伴们来家里做客。

    此时有些无赖的江贤正在看着爸爸新做的漫画故事,百万英镑

    “邪恶的巨龙,感受王子的愤怒吧!”江贤捏着腔调念这里面的台词。

    橱柜上的浴缸里的金鱼在欢快的游动着,窗台上摆着另一个晒着水的浴缸。

    碰碰,传来了敲门声。

    “奥,来了”此时江贤想起了和瑶玲他们的约定。

    执拗的一声,门开了,门口首先出现的是粉红色围巾的瑶玲,其次就是妇人装扮的赖皮酥当然还少不了帅气西服打扮的顿顿猪。

    只见赖皮酥的手里拿着两个蜂蜜,好么一种手已经在一个坛子上面吃了起来,顿顿猪手里提这一个篮子的柿子(汗,这个时间点怎么回有柿子呢。)不过显然已经吃了不少了。

    江贤将他们让到了客厅,哒哒谷们也经跟着飘了进来。

    “瑶玲,你们先做一会,我去菜市场买点菜去,家里的鸡蛋都没有了。”因为就在刚才江贤打开了冰箱的门里面除了空气真的什么都没有。

    “赶紧放下,赶紧放下,”此时瑶玲这个对这赖皮酥和顿顿猪说道,赖皮酥和顿顿猪分别做了否定的动作,摇了摇头。继续吃着蜂蜜和柿子

    “知道了,江贤你去吧。”瑶玲听到江贤的话回头说道。

    “那个,瑶玲,要我帮您带一个草莓蛋糕的吗。”此时的江贤拉开的柜子的抽屉,拿出了爸爸留给他的零用钱。

    “好的,瑶玲知道了,你去吧。”瑶玲这样说道,碰的一声是关门的声音,江贤跑了出去。“快给我留点,给我留点,听到了没,你们两个。”好吧瑶玲继续对着顿顿猪和赖皮酥,不停这蹦着,顿顿猪和赖皮酥则利用身高的优势将蜜坛子和篮子举的老高了。

    哒哒谷门此时飞到了赖皮酥的背后狠狠的吸了以后,赖皮酥吃痛,用手去抓背后,而手中的一个坛子顺势下落,此时只见瑶玲露出了激动的表情,就这瑶玲要接住坛子的一瞬间,赖皮酥很快的抓住了它,嘿嘿的对着瑶玲笑着,然后将另一个手中的坛子仍给了瑶玲。瑶玲满心欢喜将坛子倒过来,往子嘴里灌着蜂蜜,结果就飘出了一滴,就要滴到嘴边的时候,顿顿猪不知道那里来的长舌头直接将那滴蜂蜜卷走了。并对瑶玲露出了嘿嘿小的表情。

    “你们,你们,”瑶玲生气的说道,“瑶玲生气的,”说着就将坛子仍在地上。

    赖皮酥顿顿猪有点恐惧的样子,

    “瑶玲瑶玲玲,蜂蜜快出来吧。”说这瑶玲对这地上的坛子用了魔法。

    地上的坛子被瑶玲魔法的影响发出了嗡嗡的声音。“又弄错了”瑶玲额头上冒充了冷汗

    紧接着是赖皮酥和顿顿猪头上冒出了冷汗。因为,很快的功夫从坛子里涌出了成千上百的蜜蜂。得,所有的人都安静不下来了。

    狐狸村森林

    三剑客在慢行……

    “大哥,听说瑶玲去参加约会去了。”说话的是呆着眼罩的巴迪

    “什么?小孩子,这么小就学人约会,长大了还怎么得了”杀马特的咘嘟老大说道

    “大哥,不是约会听说是江贤那小子请他们到他家做客的。”说话的是古迪

    “不拍咘嘟啊咘嘟也就算了,请客这小子也不叫上我们,真没义气。枉费我们曾经,曾经还肝肠寸断的。”咘嘟故做哭腔说道了,

    “大哥,大哥什么是肝肠寸断啊。这两年不见都张这姿势啦。”带着眼罩的巴迪

    “就是,就是,怎么跟你们说呢?”咘嘟有点挠这头。突然晕了过去。(凡是遇到要动脑子的时候总是发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病。)

    “大哥到底什么意思啊,大哥你说的肝肠寸断,是不是说,大哥你快要死啦。”说着带眼罩的巴迪说道看着到在地上的咘嘟哭了起来“大哥你不要死啊,巴迪不要你死啊。”

    见巴迪哭了起来,古迪也哭了起来“大哥,古迪也不要你死啊。”

    于是……

    “我决定了,我要给我们的大哥报仇,”巴迪说道

    “是啊,是啊”古迪说着

    说着古迪和巴迪朝着村庄的放下跑去,跑了还没有10米,

    (我怎么会晕的呢?)咘嘟站起来饶了下头,看了看头上火着的太阳。(好吧,是晒晕了。)

    看见前面跑这的两个兄弟,喊道:“没义气的家伙,等等我。”

    古迪和巴迪,听到了喊声跑的更快了,

    “妈呀,咘嘟哥哥成鬼了,快跑呀!”

    狐狸街道

    此时穿着小棉袄待着手套的江贤走出来房间。

    “哟,这不是江贤吗?”是待着帽子玩着腰的铃铛的奶奶,“这是要哪里去啊。”

    江贤看了眼铃铛的奶奶说道到,“奶奶你好,家里的菜吃完了,所有要去市场。”小江贤笑嘻嘻的说道,

    “市场?”铃铛的奶奶突然眼睛一转视乎想起了什么。一溜烟的功夫,影子就就不见了,这到下了小江贤一跳,“奶奶,怎么啦?”

    “今天市场有打折限量的鸡蛋去晚了,可就没有啦!”铃铛的奶奶老远传来。

    “打折的鸡蛋,我最好也去看看”小江贤心里想到。

    就这小江贤思考的时候,突然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反射这光映入江贤的眼中,是在奶奶刚才站的位置的地方。

    “是一个玻璃球哎,好漂亮的一个球啊。”小江贤捡起了落在地上的玻璃珠拿起来看了看,会不会是奶奶的呢,小江贤这样想着。

    当当,狐狸村里的钟楼响了起来。(在这两年里小村也见起来了一座钟楼啦。)

    “哎呀,我得快点才行。!!”说到这里小江贤跑了起来。至少爸爸留给他的零钱还是需要几个便宜的鸡蛋来凑数的。(江作家表示,并不是每个作家都能赚大钱,至少现在的我还没有。无奈不好意思的微笑外加冷汗。)

    狐狸村溪水边

    一个捂着被子的人蹲在一个树桩的前面,准确的来说也不能用人这个词,因为他的个子来说只有咘嘟的身高而已。只见那人躲在树桩旁边的身体不停的抖着。

    此时三剑客出现,

    先事巴迪一惊

    “大哥,你看”巴迪用魔杖指了指蹲在树桩旁边的人说道,“那个人在干什么啊?”

    “我哪知道啊,去看看不就行了吗?”咘嘟说道,说着三人闪到了树桩旁边的那个人的旁边。

    只见是一只浣熊脸的动物在不停的嘻嘻笑着,

    “大哥,这人是怎么啦,你看他是不是有毛病啊,不是精神病吧”巴迪说道,

    “对啊,对啊,大哥,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乃。”古迪说道,

    “喂,你在傻笑什么呢?”咘嘟老大先是掐了腰,然后伸出了狐狸爪子拍在了那人的被子上面。

    “虚~~”那只披着被子的狐狸转过头来,用手在嘴边对着三剑客做了虚的的手势。

    然后探出了头朝着树桩的外边看去。谁之三剑客的眼神也跟这瞟了过去。

    只见在树桩的上面掉着一根萝卜,而树桩的下面一只兔子在不停的撞这树桩,砰砰的一下,兔子晕了过去。

    “嘿嘿,天下啥兔子还是很多的吗?”说这裹着棉被的人从棉被中闪了出来,拿出了一个大的背包,将已经撞的晕过去的兔子装了进去。

    “哇,不可思议啊,大哥。”三剑客都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啊。”古迪说道

    “这可比我们的咘嘟老大聪明多了。”巴迪说道,

    “你说什么?”咘嘟头上冒起了火,气愤的超这巴迪,“巴迪,你把刚才的话,在说一边。”

    “大哥,没什么,没什么,”巴迪表现出一副讨好求饶的样子。

    “这回能赚不少钱,嘿嘿”那个在装兔子的浣熊脸说道,

    “这不是咘嘟兄弟吗?”看到了咘嘟兄弟的争吵回过神说道。

    “呃”听到这个浣熊脸认出了他们三个,他们先是一呃,然后。

    “巴迪,你看我们三剑客的名声真是,真是”咘嘟说道,说道这里结结巴巴的了,说真的是因为突然想不起那个成语了。

    “是的大哥,没想到我们这也就成名人了。”巴迪哭着说道。

    “哈哈,一想到有人追着喊要签名我就莫名的开心,哈哈”古迪傻傻的笑着。

    ……

    浣熊脸的人看到这三个兄弟这样的表现,也只能表现出一副无语的样子。

    “你们还是以前的样子,不记得我了,我是乔笛,以前我们是邻居,你们忘记啦。”

    (回忆:

    噗,一盆满满的凉水从云彩树的二层泼了下拉,怔怔的全部都泼在了正在梳杀马特还带着奶嘴的咘嘟的身上。

    “该死的乔,你又在捣乱,你打不过我就偷袭我是不是?”二楼的乔不停的吐着舌头,向着地上的咘嘟做着鬼脸。当然嘴角的边上,还咬着奶嘴。

    “你看这的样子,一副浣熊的脸,那里一点像一只狐狸了,真是可恶。”树下的小咘嘟说道,

    “胆小鬼,有本事下来看我不打掉你的门呀,”咘嘟作者一副生气的样子,不过小孩子特别是门牙还在的时候特别的可爱就是的。

    就在两只狐狸争吵的时候,突然浣熊的乔从树枝上掉了下来,下面的小咘嘟一脸惊愕,怔怔的就压在了咘嘟的身上。这压的到时结实,就在二人反映过来的时候,一条褐色的是2狐3被体积的大蛇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大蛇不停的吐着性子,显然它是把他们两个当成自己的甜点了。此时的咘嘟和乔都有些害怕的抖了起来。

    “乔,我吸引它的注意里,你在偷袭它”首先说话的是咘嘟,然后将自己手中的棍子交给了乔。

    “大哥于是你们两个连手把,那只大蛇给打败了?”巴迪崇拜的说道

    “是的,是的,一定是这样的。”古迪说道

    呃,咘嘟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没有啊,结果是大蛇把我们都吐到了肚子里面去了。”咘嘟说道,“不知道怎么就把我们两给吐出来了。”

    (回忆:“古迪哥,你看大石头下这个软软的,滑滑的是什么东西啊。”说这咬这奶嘴的巴迪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古迪哥,你看是蹦蹦床啊,好好玩啊,快过来以前玩啊。”巴迪开心的跳了起来“哥哥这就来了,”说着从石头上掉了下来。“是挺软和的巴迪”两只小狐狸边跳这边笑这说着。突然软的垫子开始动了起来。哇哇的一声,巴迪和古迪都跳在了地上。软垫竖了起来,他们两个才看清。“蛇,是蛇”说着两只小狐狸邱的一下就跑来了,这速度赶上了百米冲刺了。两只小狐狸这一整的闹腾,刚吃过午饭的胃开始翻腾了起来。)

    ……

    “我想起来了,你是浣熊乔,”咘嘟说道,说着咘嘟做了一个故人相见恨晚的表情,就要从上去抱着浣熊脸的狐狸乔。

    古迪和巴迪也为他们老友相见的场景做出了羡慕的表情,可在下一秒。

    “该死的,乔,你这个小气鬼,快点把偷的我那块橡皮还我。”咘嘟牢牢的锁住了乔的腰。

    “喂,这都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怎么还记得。”乔有些慌张的说道“快,放开,快放开。”

    狐狸村 市场边理发店铺前

    “再次想起你,是我这样痴的不愿忘记!!”伴随歌声传来,前面的地方是吉他手刘艳海的宣传海报。此时理发店门前排满了人。

    “哇,还是那个帅气的大哥哥”此时小江贤走了过来。此时深巷里走出了一个人影,朝着江贤的方向走来。“嗨,江贤,你好啊。”对着江贤打着招呼,说话的是红头头发的辞铃铛。“你,你好”说着江贤转过头来看着说话的人。

    “鬼鬼祟祟的,在干什么?”此时铃铛穿到了江贤的旁边左右观瞧。看到了理发店前的长队,“哇,你是这个看着啊,嗨现在的人啊,真是的都跟风严重,一场普通的演唱会就弄出来这么多的花样出来。”此时视觉转到理发厅内,“对对,麻烦给我剪这样的发型,谢谢”一个蓝发的男人手里拿着柳艳海的宣传海报说道,哈哈的笑着(这个发型很合适的呢,要不你也做一个吧。)“嗯,好的,好的”旁边的负责剪发的姐姐赔笑到(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

    转回江贤场景,

    “现在很流行这种发型的”江贤说道,“是吗,奥对了江贤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找奶奶去了。”说辞铃铛跑开。(两年的时光里,对一个人的感觉也在渐渐的发生这改变,原本对小江贤的那种懵懂的感觉也变的清晰,回忆着这两年江贤和瑶兰在一起的场景,嫉妒心还是满的。)辞铃铛的快速跑开,江贤也向着市场里面走去。(市场内小江贤在挑选这萝卜和蔬菜,铃铛奶奶正在和超市的老板讨着价,老板一眼看来就是一样拍外星场的那个摄影师(两年前从编辑社辞职开始了百货的经营。))

    狐狸村2月

    此时爸爸和佳银妈妈带这弟弟去了趟佳银妈妈的老家

    回忆

    “宝贝跟爸爸一起去吧,到了外婆家,外婆给你做好多好吃的。”

    “不了吧,爸爸,我今天肚子不舒服,哎呦疼死我了,你看我真的走不了。”

    “要爸爸,在家陪着你吗?”

    “不用了爸爸,吃点药,休息下就好了。”

    “那好吧,乖宝贝要俺是的吃药和休息啊。”

    虽然姐姐成为妈妈已经有2年了,但是小江贤,还是过不了这关。

    狐狸村江贤家

    江作家出门已经两天了,给江贤留了些伙食费放在了桌子上面,今天他约了瑶玲和它的伙伴们来家里做客。

    此时有些无赖的江贤正在看着爸爸新做的漫画故事,百万英镑

    “邪恶的巨龙,感受王子的愤怒吧!”江贤捏着腔调念这里面的台词。

    橱柜上的浴缸里的金鱼在欢快的游动着,窗台上摆着另一个晒着水的浴缸。

    碰碰,传来了敲门声。

    “奥,来了”此时江贤想起了和瑶玲他们的约定。

    执拗的一声,门开了,门口首先出现的是粉红色围巾的瑶玲,其次就是妇人装扮的赖皮酥当然还少不了帅气西服打扮的顿顿猪。

    只见赖皮酥的手里拿着两个蜂蜜,好么一种手已经在一个坛子上面吃了起来,顿顿猪手里提这一个篮子的柿子(汗,这个时间点怎么回有柿子呢。)不过显然已经吃了不少了。

    江贤将他们让到了客厅,哒哒谷们也经跟着飘了进来。

    “瑶玲,你们先做一会,我去菜市场买点菜去,家里的鸡蛋都没有了。”因为就在刚才江贤打开了冰箱的门里面除了空气真的什么都没有。

    “赶紧放下,赶紧放下,”此时瑶玲这个对这赖皮酥和顿顿猪说道,赖皮酥和顿顿猪分别做了否定的动作,摇了摇头。继续吃着蜂蜜和柿子

    “知道了,江贤你去吧。”瑶玲听到江贤的话回头说道。

    “那个,瑶玲,要我帮您带一个草莓蛋糕的吗。”此时的江贤拉开的柜子的抽屉,拿出了爸爸留给他的零用钱。

    “好的,瑶玲知道了,你去吧。”瑶玲这样说道,碰的一声是关门的声音,江贤跑了出去。“快给我留点,给我留点,听到了没,你们两个。”好吧瑶玲继续对着顿顿猪和赖皮酥,不停这蹦着,顿顿猪和赖皮酥则利用身高的优势将蜜坛子和篮子举的老高了。

    哒哒谷门此时飞到了赖皮酥的背后狠狠的吸了以后,赖皮酥吃痛,用手去抓背后,而手中的一个坛子顺势下落,此时只见瑶玲露出了激动的表情,就这瑶玲要接住坛子的一瞬间,赖皮酥很快的抓住了它,嘿嘿的对着瑶玲笑着,然后将另一个手中的坛子仍给了瑶玲。瑶玲满心欢喜将坛子倒过来,往子嘴里灌着蜂蜜,结果就飘出了一滴,就要滴到嘴边的时候,顿顿猪不知道那里来的长舌头直接将那滴蜂蜜卷走了。并对瑶玲露出了嘿嘿小的表情。

    “你们,你们,”瑶玲生气的说道,“瑶玲生气的,”说着就将坛子仍在地上。

    赖皮酥顿顿猪有点恐惧的样子,

    “瑶玲瑶玲玲,蜂蜜快出来吧。”说这瑶玲对这地上的坛子用了魔法。

    地上的坛子被瑶玲魔法的影响发出了嗡嗡的声音。“又弄错了”瑶玲额头上冒充了冷汗

    紧接着是赖皮酥和顿顿猪头上冒出了冷汗。因为,很快的功夫从坛子里涌出了成千上百的蜜蜂。得,所有的人都安静不下来了。

    狐狸村森林

    三剑客在慢行……

    “大哥,听说瑶玲去参加约会去了。”说话的是呆着眼罩的巴迪

    “什么?小孩子,这么小就学人约会,长大了还怎么得了”杀马特的咘嘟老大说道

    “大哥,不是约会听说是江贤那小子请他们到他家做客的。”说话的是古迪

    “不拍咘嘟啊咘嘟也就算了,请客这小子也不叫上我们,真没义气。枉费我们曾经,曾经还肝肠寸断的。”咘嘟故做哭腔说道了,

    “大哥,大哥什么是肝肠寸断啊。这两年不见都张这姿势啦。”带着眼罩的巴迪

    “就是,就是,怎么跟你们说呢?”咘嘟有点挠这头。突然晕了过去。(凡是遇到要动脑子的时候总是发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病。)

    “大哥到底什么意思啊,大哥你说的肝肠寸断,是不是说,大哥你快要死啦。”说着带眼罩的巴迪说道看着到在地上的咘嘟哭了起来“大哥你不要死啊,巴迪不要你死啊。”

    见巴迪哭了起来,古迪也哭了起来“大哥,古迪也不要你死啊。”

    于是……

    “我决定了,我要给我们的大哥报仇,”巴迪说道

    “是啊,是啊”古迪说着

    说着古迪和巴迪朝着村庄的放下跑去,跑了还没有10米,

    (我怎么会晕的呢?)咘嘟站起来饶了下头,看了看头上火着的太阳。(好吧,是晒晕了。)

    看见前面跑这的两个兄弟,喊道:“没义气的家伙,等等我。”

    古迪和巴迪,听到了喊声跑的更快了,

    “妈呀,咘嘟哥哥成鬼了,快跑呀!”

    狐狸街道

    此时穿着小棉袄待着手套的江贤走出来房间。

    “哟,这不是江贤吗?”是待着帽子玩着腰的铃铛的奶奶,“这是要哪里去啊。”

    江贤看了眼铃铛的奶奶说道到,“奶奶你好,家里的菜吃完了,所有要去市场。”小江贤笑嘻嘻的说道,

    “市场?”铃铛的奶奶突然眼睛一转视乎想起了什么。一溜烟的功夫,影子就就不见了,这到下了小江贤一跳,“奶奶,怎么啦?”

    “今天市场有打折限量的鸡蛋去晚了,可就没有啦!”铃铛的奶奶老远传来。

    “打折的鸡蛋,我最好也去看看”小江贤心里想到。

    就这小江贤思考的时候,突然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反射这光映入江贤的眼中,是在奶奶刚才站的位置的地方。

    “是一个玻璃球哎,好漂亮的一个球啊。”小江贤捡起了落在地上的玻璃珠拿起来看了看,会不会是奶奶的呢,小江贤这样想着。

    当当,狐狸村里的钟楼响了起来。(在这两年里小村也见起来了一座钟楼啦。)

    “哎呀,我得快点才行。!!”说到这里小江贤跑了起来。至少爸爸留给他的零钱还是需要几个便宜的鸡蛋来凑数的。(江作家表示,并不是每个作家都能赚大钱,至少现在的我还没有。无奈不好意思的微笑外加冷汗。)

    狐狸村溪水边

    一个捂着被子的人蹲在一个树桩的前面,准确的来说也不能用人这个词,因为他的个子来说只有咘嘟的身高而已。只见那人躲在树桩旁边的身体不停的抖着。

    此时三剑客出现,

    先事巴迪一惊

    “大哥,你看”巴迪用魔杖指了指蹲在树桩旁边的人说道,“那个人在干什么啊?”

    “我哪知道啊,去看看不就行了吗?”咘嘟说道,说着三人闪到了树桩旁边的那个人的旁边。

    只见是一只浣熊脸的动物在不停的嘻嘻笑着,

    “大哥,这人是怎么啦,你看他是不是有毛病啊,不是精神病吧”巴迪说道,

    “对啊,对啊,大哥,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乃。”古迪说道,

    “喂,你在傻笑什么呢?”咘嘟老大先是掐了腰,然后伸出了狐狸爪子拍在了那人的被子上面。

    “虚~~”那只披着被子的狐狸转过头来,用手在嘴边对着三剑客做了虚的的手势。

    然后探出了头朝着树桩的外边看去。谁之三剑客的眼神也跟这瞟了过去。

    只见在树桩的上面掉着一根萝卜,而树桩的下面一只兔子在不停的撞这树桩,砰砰的一下,兔子晕了过去。

    “嘿嘿,天下啥兔子还是很多的吗?”说这裹着棉被的人从棉被中闪了出来,拿出了一个大的背包,将已经撞的晕过去的兔子装了进去。

    “哇,不可思议啊,大哥。”三剑客都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操作啊。”古迪说道

    “这可比我们的咘嘟老大聪明多了。”巴迪说道,

    “你说什么?”咘嘟头上冒起了火,气愤的超这巴迪,“巴迪,你把刚才的话,在说一边。”

    “大哥,没什么,没什么,”巴迪表现出一副讨好求饶的样子。

    “这回能赚不少钱,嘿嘿”那个在装兔子的浣熊脸说道,

    “这不是咘嘟兄弟吗?”看到了咘嘟兄弟的争吵回过神说道。

    “呃”听到这个浣熊脸认出了他们三个,他们先是一呃,然后。

    “巴迪,你看我们三剑客的名声真是,真是”咘嘟说道,说道这里结结巴巴的了,说真的是因为突然想不起那个成语了。

    “是的大哥,没想到我们这也就成名人了。”巴迪哭着说道。

    “哈哈,一想到有人追着喊要签名我就莫名的开心,哈哈”古迪傻傻的笑着。

    ……

    浣熊脸的人看到这三个兄弟这样的表现,也只能表现出一副无语的样子。

    “你们还是以前的样子,不记得我了,我是乔笛,以前我们是邻居,你们忘记啦。”

    (回忆:

    噗,一盆满满的凉水从云彩树的二层泼了下拉,怔怔的全部都泼在了正在梳杀马特还带着奶嘴的咘嘟的身上。

    “该死的乔,你又在捣乱,你打不过我就偷袭我是不是?”二楼的乔不停的吐着舌头,向着地上的咘嘟做着鬼脸。当然嘴角的边上,还咬着奶嘴。

    “你看这的样子,一副浣熊的脸,那里一点像一只狐狸了,真是可恶。”树下的小咘嘟说道,

    “胆小鬼,有本事下来看我不打掉你的门呀,”咘嘟作者一副生气的样子,不过小孩子特别是门牙还在的时候特别的可爱就是的。

    就在两只狐狸争吵的时候,突然浣熊的乔从树枝上掉了下来,下面的小咘嘟一脸惊愕,怔怔的就压在了咘嘟的身上。这压的到时结实,就在二人反映过来的时候,一条褐色的是2狐3被体积的大蛇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大蛇不停的吐着性子,显然它是把他们两个当成自己的甜点了。此时的咘嘟和乔都有些害怕的抖了起来。

    “乔,我吸引它的注意里,你在偷袭它”首先说话的是咘嘟,然后将自己手中的棍子交给了乔。

    “大哥于是你们两个连手把,那只大蛇给打败了?”巴迪崇拜的说道

    “是的,是的,一定是这样的。”古迪说道

    呃,咘嘟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没有啊,结果是大蛇把我们都吐到了肚子里面去了。”咘嘟说道,“不知道怎么就把我们两给吐出来了。”

    (回忆:“古迪哥,你看大石头下这个软软的,滑滑的是什么东西啊。”说这咬这奶嘴的巴迪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古迪哥,你看是蹦蹦床啊,好好玩啊,快过来以前玩啊。”巴迪开心的跳了起来“哥哥这就来了,”说着从石头上掉了下来。“是挺软和的巴迪”两只小狐狸边跳这边笑这说着。突然软的垫子开始动了起来。哇哇的一声,巴迪和古迪都跳在了地上。软垫竖了起来,他们两个才看清。“蛇,是蛇”说着两只小狐狸邱的一下就跑来了,这速度赶上了百米冲刺了。两只小狐狸这一整的闹腾,刚吃过午饭的胃开始翻腾了起来。)

    ……

    “我想起来了,你是浣熊乔,”咘嘟说道,说着咘嘟做了一个故人相见恨晚的表情,就要从上去抱着浣熊脸的狐狸乔。

    古迪和巴迪也为他们老友相见的场景做出了羡慕的表情,可在下一秒。

    “该死的,乔,你这个小气鬼,快点把偷的我那块橡皮还我。”咘嘟牢牢的锁住了乔的腰。

    “喂,这都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你怎么还记得。”乔有些慌张的说道“快,放开,快放开。”

    狐狸村 市场边理发店铺前

    “再次想起你,是我这样痴的不愿忘记!!”伴随歌声传来,前面的地方是吉他手刘艳海的宣传海报。此时理发店门前排满了人。

    “哇,还是那个帅气的大哥哥”此时小江贤走了过来。此时深巷里走出了一个人影,朝着江贤的方向走来。“嗨,江贤,你好啊。”对着江贤打着招呼,说话的是红头头发的辞铃铛。“你,你好”说着江贤转过头来看着说话的人。

    “鬼鬼祟祟的,在干什么?”此时铃铛穿到了江贤的旁边左右观瞧。看到了理发店前的长队,“哇,你是这个看着啊,嗨现在的人啊,真是的都跟风严重,一场普通的演唱会就弄出来这么多的花样出来。”此时视觉转到理发厅内,“对对,麻烦给我剪这样的发型,谢谢”一个蓝发的男人手里拿着柳艳海的宣传海报说道,哈哈的笑着(这个发型很合适的呢,要不你也做一个吧。)“嗯,好的,好的”旁边的负责剪发的姐姐赔笑到(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

    转回江贤场景,

    “现在很流行这种发型的”江贤说道,“是吗,奥对了江贤不跟你说了,我要去找奶奶去了。”说辞铃铛跑开。(两年的时光里,对一个人的感觉也在渐渐的发生这改变,原本对小江贤的那种懵懂的感觉也变的清晰,回忆着这两年江贤和瑶兰在一起的场景,嫉妒心还是满的。)辞铃铛的快速跑开,江贤也向着市场里面走去。(市场内小江贤在挑选这萝卜和蔬菜,铃铛奶奶正在和超市的老板讨着价,老板一眼看来就是一样拍外星场的那个摄影师(两年前从编辑社辞职开始了百货的经营。))狐狸村 后山洞前

    “我说的宝物就在这里面,”首先说话的是浣熊脸的乔。

    “确定就是这里吗?”杀马特的咘嘟朝着黑漆漆的洞口说道。此时古迪和巴迪也围了上来。

    “大哥里面好黑啊,万一有蛇可怎么办?”巴迪说道(巴迪想着自己本一条大蛇吐到肚子里面的场景。)“蛇,什么蛇,大哥有蛇的话,古迪不去了。”古迪跳起来说道“古迪讨厌蛇”

    “二哥,巴迪也不喜欢蛇。”

    “吵什么吵啊,烦死了啦,我说你们两个。”咘嘟愤怒的说道。

    “乔前面带路”咘嘟对着说道

    转身四人往着黑色的山洞内走去。

    山洞内四人分别点亮自己的魔术棒,谨慎的往前走

    “大哥是什么声音啊,”巴迪说着谨慎的用魔棒四下的照着。此时的丝丝更加的靠近,巴迪变的抖抖索索。

    “是啊,是什么声音”古迪

    “谁快出来”咘嘟朝着声音的方向说道,“不是真的是蛇吧。”咘嘟小声说道。

    “巴迪快使用魔法。”咘嘟对巴迪说道。

    “对,对着那里的?”巴迪说道可身体还在不停的抖着。

    “那就是那里,”咘嘟指着声音的方向。

    “巴迪,巴迪闪电炮弹”说这巴迪摆出了自己的招牌动作召唤出了一束魔法光束。

    “哎呦,是谁啊?”在闪电击中的地方传来了,一个苍翠的惨叫声音。乔和咘嘟三兄弟朝着那个声音的方向看去。魔法击中了一个人并路露出了黑色的影子。

    “唉唉,大哥,那是什么啊?”巴迪说道,

    “喂,我说你是谁啊?”咘嘟说道。

    “我说你们,是什么人,怎么随便跑到别人的家呢。”黑影慢慢了往着咘嘟的方向走了过来。

    吧嗒的一声,整个山洞都亮了起来。这个情况到吓了咘嘟们一跳。

    “我说你们是谁啊?”此时才看清了一个矮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个背着篓子的小矮人。

    “大哥是和我们一样高的人啊。”巴迪说道,

    “是的,一个多奇怪的人啊!”咕迪说道

    “啊,你们就是王后派来的杀手吧!”矮人说道,“嗯”咘嘟哥抬头一愣,用小而端的手碰了碰有些下滑的眼睛。

    “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说这那个矮人向咘嘟三兄弟跑了过来。“上吧,小清”丝丝的矮人胸前笼子里的小清蛇也冲了出来。

    “好吧,不管怎么说,兄弟们上。”咘嘟说道,“巴迪,古迪”

    “好勒,巴迪闪电炮弹。”巴迪先发出了攻击还是自己的招牌动作。之后是古迪,“古迪绷带摇滚。”“咘嘟幻觉术”说这三剑客想着矮人发动这攻击。绷带缠住了矮人,还打出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巴迪的闪电炮弹打中了了飞出来的小青蛇。幻觉术也同时打在了矮人的身上,背上被裹成蝴蝶结的矮人做在地上眼睛不停的冒着星和打着晕圈。

    “真是不堪一击。”咘嘟说道,“哈哈哈,我们三剑客果然是最厉害的。”

    “哈哈,是啊,大哥,”说着咘嘟蹑手蹑脚的想着矮人的方向走去。看着到在地上眼睛冒这圈的矮人,咘嘟突然一愣,视乎想起来什么?

    “乔,你这个胆小鬼跑那里去了。”三剑客回过神的来时候,那个叫做乔的浣熊脸的狐狸竟然不见了.(就在它们听到丝丝声的时候,“兄弟,帮我拿着这个”原来在前面的乔蹭着他们因为恐惧的时候,跑到了后面把一个东西交给了古迪,“好的”古迪接过了乔递过来的东西,然后,继续陷入正常的恐惧之中。)

    “咘嘟哥哥,咘嘟哥哥”古迪说道,接着递给了咘嘟一个东西,“大哥你看,这是那个乔给我。”所有的镜头集中在古迪张开的手上,是一块橡皮。

    “橡皮,是橡皮哎”巴迪说道,满眼充满了泪水这是一种特别的感觉。

    “嗯,”接着咘嘟拿起了这块橡皮,也是满眼的泪痕。(旁边,这是一块什么样的橡皮啊,竟然恶党三剑客如此的热泪盈眶呢。)阿奇阿奇,三剑客打起了喷嚏,“巴迪,巴迪我都给你说了多少边了,不要用香油和胡椒分来保养魔棒”接着咘嘟继续摸着眼泪。“大哥,大哥,三十六条品味有这样的菜肴的。忍不住流水呢。”

    “喂喂不要装死,好吗?”咘嘟用着自己的小短腿踹了踹了被蝴蝶结大把着的小矮人,(啊,多么可怜无祝的小矮人啊。旁白说道)“够啦!”此时的咘嘟有点爆屏的视觉感。

    歇歇,此时的矮人发出了类似于杰克博士的哭啼声。“啊,我这新片刚出场就受怎么大的伤,真是没天理,我们这配角就是天生给主角做陪衬的,就不能多我这个60集出场一次的老家伙轻一点吗?”

    “你是谁啊?”咘嘟对着刚刚还在哭着个矮人说道。“杰克博士,我是伟大的杰克博士啊”原来哭泣的矮人突然停止了哭泣,说道。(等等这个场景不是应该跟主人翁瑶玲对话了呢吧。杰克博士回忆起双面咘嘟那一幕场景。)杰克博士缕缕了自己的胡子,照了照镜子看看自己矮人的样子,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奥对了,可哈哈”矮人款的杰克博士突然笑了起来。

    “大哥这人是不是神经病啊,怎么突然笑的这么厉害”巴迪,

    “对啊。”古迪说道

    “喂,你是谁啊?不说话在那里傻笑个什么啊。”咘嘟说道。完全没有在意他的两个小兄弟在说些什么。

    咳咳,矮人轻了轻嗓子,然后故作哭腔的说道“完了完,终久还是被你们找了,不过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白雪公主在什么地方。”

    “白雪公主,什么白雪公主”咘嘟,

    “对啊,你说的是到底什么呀,那里有什么白雪公主啊。”巴迪说道;

    “你们不是王后派来的。”小矮人说道,

    “王后,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王后,不过你要是现在不说你是干什么的,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说着咘嘟做出了准备动手的样子。

    “别别,别这样,”小矮人说道。

    “你们这群矮人,怎么欺负一个老人家呢。”是一个有点沧桑的妇人的生意。

    “谁,”“那是谁?”三兄弟朝着声音的方向看起。

    “奥,奥,好好熟悉的样子啊。大哥”巴迪说道并做出了吃惊的样子。

    “是个熟悉的大婶呀”古迪说道。

    “我说,”当咘嘟看到来人的时候先是一惊,(这不是那个白雪公主那集的王后吗?)

    “城堡里最漂亮的是白雪公主。”王后的手中的墨镜发出了声音。“奥好好,我果然是最漂亮的。”王后说道。

    “雪雪,是你吗?”旁边的小矮人激动的喊道。

    “奥,亲爱的,我这就来了,你怎么啦,看着群没有礼貌的人多对你做了什么?”说这王后跑到了矮人的身边帮这矮人解身上的绷带。见如此的状态,咘嘟三兄弟赶紧闪到了边上。

    “不管怎么说道,咘嘟幻觉术”“巴迪闪电炮弹”“古迪绷带摇滚。”三兄弟向着王后的方向发动了攻击。“又想过招”接着三兄弟被王后给扔出了山洞外。“魔法不行啊。”王后拍了拍手上的灰。

    “亲爱的雪雪,快点帮我解开这绳子。”小矮人说道。

    奥,“来了来了,”

    “亲爱的你真漂亮,还是那样的迷人。”

    “啊豪豪(这是一种恐怖的笑声),你的眼光也还是不错的呢。”

    场景变暗渐转洞外,

    (白雪公主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墨镜的声音在空穴里回响。

    江贤家里

    此时被蜜蜂蜇了一头的包的狐狸熊野猪在沙发上面做着。

    “你,都是你干的好事,看到了吧。哎呦!”瑶玲教训这做在左边的赖皮酥,“送给别人当礼物的怎么能自己偷吃呢。”(也不给我留一点。)“哼,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哼,哎哟”说这瑶玲有挤了挤被蜇肿的眼睛。

    就在瑶玲好在准备教训赖皮酥和顿顿猪的时候,门突然开了。是江贤打开了门,此时一群蜜蜂正嗡嗡的从江贤的头顶飞过。“啊!”江贤先是一惊,看到满屋乱起八糟的样子,原本英俊的面容顿然失色,“瑶玲,瑶玲,怎么回事啊。”“江贤,你回来啦,”眼圈发肿的瑶玲走到了江贤的面前说道。“瑶玲家里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的。”

    “奥,没什么大的事情,就是一群蜜蜂”瑶玲挤这发肿的眼睛说道“我马上让赖皮酥门打扫一下,奥你买了青菜和萝卜啊,那你先去做饭吧,我肚子都有点饿了。”

    “好的,我这就去吧。”江贤拎这蔬菜就跑向了厨房。

    片刻……

    赖皮酥顿顿猪开始打扫这房间,而瑶玲做在沙发上,哒哒谷们怎在往瑶玲发肿的眼睛上涂着药水。在客厅的茶几上摆着江贤爸爸最近刚出的一本新书,百万英镑的漫画。令人惊奇的事情是这本书上竟然也有这一个蝴蝶结。瑶玲露出了惊喜的眼光,同时又是一阵的迷惑。这不是圆梦书的吧。我都收集齐了心里面想着,伸手准备去拿那本书。

    “瑶玲吃饭了可以吃饭了,”是江贤的声音,此时江贤正在餐桌的前面摆弄着。

    “可以吃饭了吗?瑶玲都快饿死了。”说这瑶玲就跑到了餐桌的前面跳上了椅子。

    赖皮酥和顿顿猪也做好了准备吃大餐的准备。看着直冒着气得的锅盖,顿顿猪赖皮酥和瑶玲不经的流出了口水。

    当江贤打开锅盖的时候,顿顿猪赖皮酥,瑶玲瞬间石化了。清水煮白萝卜(显然江贤并没有继承爸爸做菜的天赋。)江贤笑嘻嘻的挠了挠头,“要是爸爸和佳音姐姐在就好了。”

    “江贤,你做的这个怎么吃啊,”瑶玲说道,

    “对了还有我得蛋糕呢?”

    “蛋糕,这这,”小江贤结结巴巴的说道,“我出门的时候还是记得的,”江贤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一副犯了错的孩子的模样。(奇怪了,我刚才明明记得有买的。)

    大概是等的时间稍微有些长了,此时的顿顿猪和赖皮酥开始马不停蹄的吃着碗里的萝卜。

    “我本来是要煮火锅的,可却忘记了买火锅底料和配菜。”

    “不知道你想脑子你成天在想什么,这白白的怎么吃啊,哼。”瑶玲用叉子碰碰了盛在碗里的萝卜说道。“要求别人到你家做客,就吃这个啊。哼”瑶玲表现出了一副生气的样子。

    说实话江贤此时有些尴尬,心里面想着一些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子的呢,完全没有按照计划走的样子。)

    “下次,我不来你家了,你看你是怎么对带你的客人的,哼”江贤送瑶玲他们一行人出门瑶玲说道,“哼,哎,吃了一大碗的萝卜,我都快成兔子了。”说这瑶玲做成了一副兔子的样子。

    此时的江贤只好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实在不好意思,爸爸和佳银姐姐出去了。”“好了不好说了,江贤我们先走了。”

    送别了瑶玲之后,江贤走回了屋子里面。

    “我今天这是怎么啦?”小江贤自言自语到“哎呦我的头”江贤碰了碰自己的头并做出的痛苦的表情。”或许在睡一觉就会好的吧。”说着小江贤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十年前圆梦书里

    “这里是哪里啊?请问”一个年轻的女子的声音,准确的说不能全是因为她有这狐狸的外形。

    “请问有人吗?”女子说道,

    “奥,美丽的小姐,是你重找回了我。”空旷的环境里传来另个女人的声音。

    “是的”

    “很好,做为交换,我可以帮你实现一个愿望。”

    “我,我”女人支支吾吾的说到,

    “你想要什么呢?这位小姐。”

    “我想要我得的孩子复活,请我我得孩子复活吧。”(女人回忆起她的儿子在天国狐狸族大战中死亡的场景。“妈妈,如果有来世的话,我依然还是想做你的孩子。”)

    “美丽的女士我很抱歉,毕竟已经死去很久的人找已经开始了他新的轮回,我无法完成你的这个愿望。”

    “那,那,我还能在见到他吗?”女人流下眼泪,那是满腹悲伤的泪。

    “当然如果你的愿望是这样的。”

    “不,我还是先留着这个愿望吧。”

    (场景:云彩式魔法屋子,墙上贴着年轻的三尾白狐狸和蓝色狐狸抱在一起的照片。)

    说这原本打开的圆梦书合上了出现在了一个三尾白狐狸的面前。从圆梦书中飘出了一片闪着金光的书卡。飘向了人间。

    人间

    “今天儿子的生日,该买点什么生日礼物好呢”一个年轻的女人在货架文具的地方转来转去了。对于有这样一个好的老公和漂亮的儿子来说这个家庭应该算是幸福的。此时货架上有本画册在不停的闪着光,女人一下子就被这个画册吸引了。

    “给儿子的爱”女人拿起来,看了看这本空空的画册。

    “好吧,今年就送我家宝贝这个了,小家伙一定回很喜欢的。”

    江贤卧室

    “快跑,快跑,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此时的江贤不停的说这梦话,

    (“哈哈,我说江小蓝,都跟你说了多少边了,天国属于黑狐狸陛下的,你还不快点投降。”几个带着黑色眼罩的狐狸此时正围着一个蓝色的狐狸和一只红色围裙的狐狸。“天国,是狐狸上帝的绝不是你们这些恶党的。你们这样做是在逆天行事终究回失败了。”“失败,且不说结果如何,今天你和你的这个小兄弟是走不了”为首的恶狐首先说道,“兄弟们让他看看我们的厉害,来给他最后一击。看我们的超级融合致命光束”“快跑,快跑。”蓝狐狸举起了手中的光剑抵挡着他们的这一击。蓝色的狐狸将红围群的狐狸扔出了一段距离,嘴里不停的吐着鲜血,不停的喊着快跑,红色围裙的狐狸不停的跑着跑,当然也不停的飘着眼泪。最后的结果蓝色的狐狸和恶狐们同归于尽。(恶狐,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原本还在看着热闹的江贤突然出现在了深的进里面一条大青蛇不停的吐着性子,“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妈妈~~”于是小江贤就被吓醒了,身上不停的冒着汗,在也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