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幕 魔法竞技

    更新时间:2018-04-02 21:58:27本章字数:5213字

    魔法竞技,在和瑶玲失去联系的这些日子,阴差阳错,江贤参加了魔法比赛,流浪汗江作家,出现在社会帮扶的机构那里。)

    1.城市中心花园前(海豚的雕像不停的喷着水,几只狐狸小孩子围在卖气球的阿姨的前面。)

    在城市内徘徊了有好几个钟头的蓝狐四处看着周围,满头都是汗,“大叔,您知道这城里那里住着一个叫做书里翁的人啊?”江贤问这个刚走过来满嘴还有这些一些油渍的大叔说道,(正面看来,这个满脸油渍的人,不正是带着狗头外套的江作家吗。)

    “爸爸”蓝狐看到这个大叔先是一惊然后说道,

    “你说什么,什么,这么大的孩子可不要乱说,我这年过20年,还是光棍呢,哈哈,哪来的孩子(突然的傻笑,)。小伙子你可不要乱说啊。”

    “奥,那可能是我认错了人了。”蓝狐有些惊慌失措,

    “对了,大叔你们知道城里有个叫做书里翁的爷爷吗?”

    “叫书里翁的爷爷我倒是没看到,但是叫做书里翁的富翁到时有一个。”

    “奥,那应该就是了,请问我该怎么走呢?”

    “你看到没,这个”说这满脸油渍的指着背后的大楼说道,

    “这就是那个富翁的房子。”

    说着蓝狐的视野顺着大叔指的方向看去。

    “那我知道了,谢谢大叔”

    “不客气小家伙,”说这满脸油渍的大叔退场。

    2.富翁的门前

    “嗯,小家伙,将军的府邸是你这个凡人能够随便进来的吗。”门卫说道(英式装扮的大个的巴迪)伸出了自己佩戴的剑挡住了正要进去门的蓝狐。

    “门卫大哥,我是来找书里翁,爷爷的麻烦您通报一个声。”

    “舒里翁老爷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见得吗?”门卫看了一眼这个满脸是灰和汗渍的蓝狐。

    “走开,我说你快点走开。”也能埋怨门卫是有这样的势力情况存在,及时是你来说也会这怎么认为。“要是什么人,想见舒里翁,那什么人都可以见,那我们的老爷岂不是要天天的接待客人了。”

    蓝狐只得离开,现在的他及时能够找到书里翁,可是又会有人能够认的出他就是江贤的那么,或者来说书里翁其实并不很认识江贤。

    蓝狐低下了头朝这来的方向走着(有时候确实会是又这样的感觉,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做的到,应该什么都该给自己开辟绿色通道才对,可真正面对现实的时候,你就会发现其实自己那么的无力。)门卫盯着蓝狐离开,直到小蓝狐走远了,才打开了门转身进屋关上了门。

    3.围墙外的走道上

    低着头慢走的蓝狐走在铺慢五彩石的街道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白色的小云点来。可能确实是有些累了,于是便在旁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这点小的挫折就难道我了吗?不,瑶玲怎么办。)江贤心理面想着一些事情。

    “好吧,那就重新的打起精神来。”说这蓝狐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

    (朋友可以骗你,女人可以骗你,但是饥饿的肚子却不会骗你的。)刚给自己打好气的蓝狐又蔫了下来,咕咕噜噜的是肚子的叫声。(一个苹果确实也是不当饥饿的。)“唉,还是饿啊,一个苹果怎么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蓝狐有叹了气体。蓝狐又在屋子的周围转了转,期望能够找到一个能进入屋子的办法。

    “这简直是无懈可击的建筑啊,另一个狗洞什么的都没有。”蓝狐再次的沮丧了起来。

    此时蓝狐又再一次的出现在大门的前面。

    门卫“怎么又是你?”

    “大叔求,你了我真的有很紧急的事情要找到书里翁。”

    “好吧,我服你了,小伙子,我们老爷叫做舒里不是书里翁,你可能找错地方了。”此时的蓝狐看到了门牌上的住户的名称,确实是姓舒。

    “这,可怎么办啊?”江贤喝了点树叶上的水,原本还在不停叫这肚子现在稍微安静了一会。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先去找瑶玲吧。”说着蓝狐从满脸污渍的男人的面前走过。

    4.农舍的屋子内

    “我得小祖宗啊,家里的粮食都让你给吃光了都,唉”说话的是村长爷爷,看着不停的虎喝海吃的狐狸围巾说道。

    “我这才吃多少啊,你啊,怎么这么小气呢。”还在不停往嘴里倒这食物的瑶玲撑着咀嚼食物的空当说道。

    “还说不多,我这秋5个仓的粮食都让你给吃完了。”“吼吼,我这该怎么活啊”说着村长爷爷坐在地上哭了起来。(这比家里遭了强盗还要惨。)

    “嗯,什么声音。”说着书里翁走进农舍的门来,看到哭泣的村长爷爷和还在不停的吃的瑶玲,惊的带着眼睛上的眼罩都掉了下来。

    “我说瑶玲啊,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能吃啦,这可不像样子。”

    “没有啊,就是觉得很饿吗?”瑶玲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就是停不下来。”

    “这可怎么办,该不会得了什么病。”说着书里翁摸了摸瑶玲的头又摸了摸自己的头。

    “没病啊,温度是一样的”

    “我就在吃这一个,就好了”说着瑶玲不知道从那里又抱着一个大的西瓜走了出来。

    瑶玲…………(书里翁的声音)

    5,城市内

    原本明亮的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城市被灯火照亮,白天和黑夜的转化是那样的快,万家灯火里,空气里弥漫这是各家烘培食物的味道,此时只有一只蓝狐在小巷子里漫步了。走着走着,孤单的影子,左边的一户人家,拉着自己贪玩的孩子,进来门插上了木门,蓝狐看了看那女人,想起了自己的妈妈。走着走着,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天空里突然飘起了雪花来,蓝狐紧紧了自己的围巾,突然踢到了一个东西。蓝狐低下了头传来了火光,持续捡起来一看,是一一盒火柴。蓝狐朝着角落的位置看去,次啦,次啦!角落了几秒又消失了,之后又亮了起来。“奶奶,是你来接我了吗?”这熟悉的场景,“啊,不要啊”说着蓝狐就跑向了光线的位置。

    6 角落里

    此时是一个只红色围裙的小狐狸在不停的划着火柴,她的双眼里泛着的是迷离的样子。火柴一根又一根的灭队又被重新的点起,蓝狐结下了自己的围巾披在了小红狐的身上。原本双眼空洞的红狐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此时的眼睛又变的清明了些。划火柴的手停了下来,看了看旁边陌生的狐狸。“终于我,我又见到你了。”说着小红狐一把扑向了蓝狐。激动的热泪从小红狐的眼角飘了出来。“铃铛,再也不要你离开了”此时的小红狐抱住蓝狐不停的哭啼着。此时的小蓝狐一脸茫然,“这到底是什么一个情况。”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此时从角落里走出了两只狐狸,半跪着的样子。“公主,公主殿下,”蓝狐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知道了,这就回去了。”说着小红狐就抓住蓝狐说道,“蓝狐哥哥,跟我一起到皇宫里面去吧。”“可是,可是我还要找瑶玲。”蓝狐紧张的说道

    “这个你放心铃铛会办好的,走啦,走啦”说着红狐孩子气的样子摇了摇蓝狐的胳膊。

    “这不行啊”蓝狐慌张的说道,

    “公主殿下”两个原本还是半蹲着的狐狸说道,

    “好吗,跟铃铛走吗,铃铛会让他们去找她的。”蓝狐看了眼地上了两个狐狸,与其中的一个狐狸冷冷的充满杀气的眼神相遇。

    “那好吧。”

    ----

    7.扶贫机构内

    如果每个人的角色是固定好的,那我们只是在尽力的演好我们现世所成演的角色,一个好的群众演员如果不好好好的躺着演一具尸体,那么整个剧来说绝对是不完美的。尽力做好自己的及时我只是一个路人甲,不留遗憾就好。

    天国时间10点此时的扶贫机构的大门被打开了,并没有太多了人走进这个机构。此时的工作人员(由古迪个暂饰)正在悠闲的吃着花生米。一个蓬头垢面的人到了工作人员的前面。

    “先生,你这边能帮我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吗?我现在很需要一份工作。”说话的人就是带着狗头装扮的江作家。

    “很抱歉,先生,我这个并不能给你提供一份合适的工作”古迪哥说道,紧接着又扔了一粒花生米到自己的嘴里。此时的江作家眼神跟着花生米的轨迹敏了敏自己的嘴。

    “先生知道的,我来说玉米国的货船在海上出了事故,我需要这份工作,当然如果能给我一些补助也是可以的。”

    “很不幸先生,法律并没有说道我们该怎么去救助您这些外国的流浪者的,实在抱歉我的先生。”江作家此时一脸无奈的看着工作人员,转身就要走,可是又转了过来看着转着花生米的袋子说道,“这个可以给我”江作家指着花生米的带子说道,

    “可以的,”古迪哥碰碰转花生米的袋子“实在抱歉,已经吃完了,先生。”

    “这,”紧接着江作家做出了一副无奈的表情走开了。

    江作家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走着,此时的江作家看了广场周围的人。推着婴儿车的妇人走过,(妇人由赖皮酥式,婴儿由瑶玲式)婴儿手中的一块没有吃完的草莓蛋糕掉在了地上。

    (旁白:此时的江作家将会如何做呢?看他的眼睛狠狠的盯着地上的那块蛋糕,是的他做了一次的尝试,似乎要将地上的东西捡起来,看他弯下了腰,奥天那,此时一个打着撑着伞的女人(顿顿猪氏)走了过来,他失败了。第二次他他又在一次的弯下了腰,奥我得天,我们的主角又失败,仅仅是因为两个富家的小姐路过。终于第三次,是的第三次,他弯下了腰)

    “先生,先生,”突然传来了声音,是门卫的声音。

    “是,叫我。”江作家直起了腰看着门卫指了指自己。

    “是的,先生,我们老爷有请。请您过来好吗?”

    说着江作家就在门卫的指引下来到了英式的书桌前面。

    8咘嘟三兄弟的讨论(2018.1.17)

    狐狸村森林

    咘嘟三兄弟围在篝火的前面,周围已经被雪盖,雪花还在不停的飘着,巴迪扔了块小木条到火堆里面去,

    “漫画师叔叔为了瑶玲简直就是在浪费颜料。”咘嘟说道

    “大哥听说现在都是用电脑画的不费颜料”巴迪小声的说道,

    “是啊,大哥,说最近在演什么百万英镑?”伸着手烤火的古迪说道,

    “什么?我怎么没听说,”咘嘟安静的烤着手

    “是啊,二哥,你是从哪里听说来。”

    “奥,是我得一个笔友告诉我的,你看你看”说着古迪哥从背带的兜里掏出了一张宣传画(旁白:这是瑶玲啊瑶玲之百万英镑的宣传画预计2022年上线)“说是瑶玲啊瑶玲在拍百万英镑……”

    “我看,拿过来”说着咘嘟哥一把抢过了古迪手中的宣传画

    “古迪哥,你是从那里得到这个宣传画的”巴迪说道,

    “是我得一个笔友告诉寄给我的”古迪

    “笔友,二哥快告诉我这是怎么玩的啊,”巴迪说道

    “我就听说的有人又别针换了套别墅,我也想住别墅啊”

    巴迪和古迪闲聊着,

    “不可饶恕,怎么,怎么可以这样。”看着宣传画的咘嘟发起来火来,将手中的宣传画揉成了纸团,同时不停的在手中揉来揉去。“大哥,你怎么啦。”巴迪说道

    “这么大的事情做为主角的我们尽然没有得到通告,这实在太可恶了。”说着咘嘟将手中还在揉成了团的画扔进了火里。

    “来吧兄弟们,让他在见识一个我们三剑客吧。”此时的咘嘟三兄弟又开始了自己恶党出场是的站牌动作。

    “好久没这么爽过了,”咘嘟哭着说道,

    “是啊,呜呜”巴迪和古迪也哭了起来。

    “十多年了,十多年了,我们等了十多年承诺的咘嘟啊咘嘟没拍,现在,现在连新的片也没我们的通告,难道真的是要封杀我们吗。”此时的咘嘟三兄弟哭的更加的伤心了。

    “不过我们,还是要坚强,更何况我们现在,我们又有了这么强大的魔法。”咘嘟说着,咘嘟幻觉术,巴迪强光炮弹,古迪绷带摇滚,“特种合成光束”只听见碰的一声。画面变成了黑色(旁白:大哥咘嘟兄弟把摄影用的打光灯给弄坏了。什么?导演)

    无画面的对白:

    “大哥我们就这样看着不动手了吗?”巴迪的声音

    “哈哈,怎么可能,我可不符合我们恶党的身份。”咘嘟的声音

    “大哥说的在理,可是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古迪的声音

    “恶党,就是恶党,说道的事情必须做到,”咘嘟的声音,显然是咘嘟并没有想到合适方法来处理现在的状况。

    “咳咳,是什么味道,巴迪,你又往火堆里加了什么东西,”咘嘟哥,“咳咳,怎么会又怎么多的烟的。”

    “咳咳,大哥不是说过了吗,不能往火堆里加湿的材火的吗。”

    “大哥,不知道啊。”巴迪带着哭腔说道,

    “大哥,你说,这么大冷的天,我们干嘛要在这里烤火,不找个树洞来暖身体呢。”是古迪的声音

    “额,古迪的见解很在理,走吧兄弟们。”咘嘟的声音

    “大哥这堆火可怎么办。”

    “盖点雪,弄灭的我们走。”咘嘟说道,“要是整个林子都烧了,会让人以为我们是坏蛋的。”

    “都别愣着了,快点干活。”

    9 英式书桌的前面

    此时书里翁正在跟着将军讨论着些问题,

    执拗门被打开了,门卫带着流浪汗江作家到了屋子里面。

    书里翁和将军转头看了看进来的人,

    “大人,您要找的人,已经请了上来呢。”卫兵躬身的说道,

    “嗯,”书里翁点了下头然后又摆了下手示意卫兵下去,“是的,老爷。”说着卫兵就走了出去。

    此时的江作家谨慎的出现在书里翁和将军的面前,同时印入眼帘的是摆在书桌上的餐盘里面的一只烤的油晃晃的烤鸡。江作家眼睛不时的看着桌子上的食物。

    “小伙子,小伙子”将军说道,手在江作家的眼前晃了晃,

    “呃,是的先生。”

    “你是一个有钱人吗?”

    “先生你看我这身装扮就知道了,显然不是”

    “那你现在又稳定的工作和收入吗?”将军继续问道

    “先生我来自玉米国,就在上个月我的船遇到了一个场很大的风暴”江作家说道,“当然如果您能慷慨的给我一些援助的话,我将感激不尽。”

    “人品正直,一所无所有的流浪汗”将军对着书里翁说道,“这不正式我们要寻找的吗?书里翁。”将军对着书里翁摆了摆姿势。

    “是的,将军,正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将军书里翁相望笑着说道。

    “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先生们如果可能的话,我真心的希望你们能给我介绍份工作。”

    “小伙子,是这样的。”说着书里翁拉开一个抽屉,并从中拿出了一个信封。

    “这个你拿着,”说着书里翁将信封递给了江作家,

    “这是”江作家接过的信封惊异的问道。

    “仅仅我们对你这个玉米国绅士的一点帮助。”

    (旁白:这个玉米国的绅士在得到富翁的帮助后,并跟这两个富翁共进了晚餐。)镜头转到屋子外边,屋内传来了碰杯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