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与雪妍的合谋

    更新时间:2018-04-10 09:23:51本章字数:1913字

    “超哥,你寒假有什么打算没有?”

    “我应该会继续找工作吧,毕竟都快期末了我还没找到工作。但是我又想先找个兼职,等翻了年,找工作的旺季,我再好好找一个工作。”

    “我也想找个寒假工做着,不想回家过年,回去又要做饭!但是我在这边住宿又是个问题,租房子的话,可能一个月工资就全给了房东了。”

    雪妍这样说,让纠结的我有了个主意。“诶,我有个想法。我妈在三环路那边租了一个单间,那种房子特别小特别便宜,也不算太偏,我可以去让我妈问问房东,还有没有空房,我们挤一挤,将就一下,这样我们一人一半估计就一百多的房租。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兼职,一起在成都过年啦。”

    “听起来好像不错,你快让阿姨帮我们问问看。”

    “好像那边楼顶有一个房间,一直空着的,我们去收拾一下,应该也会住的比较舒服,我去问问我妈,楼顶的房间租出去没有。”

    “好啊,如果有房间的话,我就不回去过年了。”我也特别兴奋,有雪妍陪我,我就不用纠结了。我给妈妈打了电话,妈妈说楼顶的房间没有人租,于是期末一结束我就和雪妍收拾东西去我妈的出租屋那边。

    本来只是想简单带些东西的,没想到分分钟装满了两个行李箱,还装不下,只好喊个滴滴送我们啦。到了地方,是爸爸来接的我们,爸爸看到我们这么多东西,也惊呆了一瞬间。回家正好遇到房东在家,妈妈也从外面赶回来,带我们看了楼顶的房间。

    房间还算宽敞,但是没有一堵厚实的墙,都透着风,门也是摇摇欲坠、歪歪斜斜。房东带我们看完两个房间以后告诉我们:“你们来得真不凑巧,前两天楼下本来有个空房间的,你们家旁边的石太太来了几个亲戚,住不下,就在那个房间住两天,都是我的老住户了,我也没有收钱的。就这两个房间了,你们看看住哪一个吧。”然后房东又补充到:“要不这样吧,你们先在这里将就两天,等他们一走,你们就搬下去。”

    我和雪妍都挂着勉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我看房东这么热情,楼顶房间都带我们看了,就是没有去看我早就看上那间。我把妈妈拉到一边,“妈,那个房间已经租出去了吗?”

    “这个房间早就租出去了,他们住不下,专门租了这间房子放东西,其实那个房间挺好的,可惜已经租出去了。”我妈转过身问了问房东,确定那间房间不能租给我们了。

    房东奶奶也很热情,表示如果住楼顶的话,住几天也不会收我们的房租。我们也没有其他选择了,学校已经封校了,我们也没有钱住酒店,只好在这楼顶住下了。我从来没有想过会住在这么破旧的房间,连风都挡不住。爸爸妈妈为了让整个房间看起来好一点,忙活了一晚上。爸爸用钉子木板固定墙,用砖把床脚垫到一样高,妈妈烧热水把椅子凳子都擦干净。经过打扫整理,房间还算有点温馨。夜里下着雪,风刮得猛,就好像屋顶和四周都会被风刮走,最后剩下我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白天我们就去周围找兼职,我们去过肯德基,反正可能招兼职的我们都去问问,但是肯德基不能马上给回复,最后在一家面馆找到了兼职。说到全职工作,我姐也正值换工作,于是还是希望我以实习工作为主。面馆的工作时间长,如果我在面馆上班的话,就意味着没有时间去面试了。我又是一番纠结,最后决定告诉面馆老板我不去了。当然,雪妍还要继续这一份兼职,她主要是在等考研成绩,等待总是难熬的。

    那天阳光明媚,即使是在冬天,那阳光也是会把人晒得热乎乎的。房东太太把钥匙给了我,并且带我看了那间屋子,告诉我一些注意事项。太好啦,我想马上把东西搬进这间暖和的屋子,即使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在家。我用着奔小康的步伐,滴滴答答从楼顶到三楼来回跑。在这个楼里,很容易丢东西,所以我不能停下来,我要赶紧把楼顶所有的东西搬下来,锁好楼顶的房间,然后再把三楼的房间打扫清洗,整理。一切都如同我计划的一样,一步一步走着。

    我烧了一壶热水,准备好了桶和盆子,准备把三楼的房间打扫干净。这时,雪妍正好回家午休。看着这屋子,两个人都欣慰多了,雪妍也卷起袖子,帮忙一起收拾,房间变得舒适整洁了。两个小姐妹那个小板凳坐在一起吃着小零食,消磨最后一点午休时间。

    雪妍问我:“工作找的怎么样了?”

    “还没什么人叫我去面试呢。”

    “是这样的,都快过年了,没什么公司在招人了。”

    “既然有我这样的人在找工作,也有这样的公司在招人吧。来吃根辣条。”

    “我有个朋友在建筑项目上工作,好像说在招人,你想不想去嘛,工资还可以,就是离家远了些。可以去积累经验。”

    “当然可以啦,我现在好缺工作,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愿意去项目上,包吃包住还可以存钱,多好的。”

    “那好,我帮你问问,你手机好像响了。”

    “哦,我出去接个电话。”

    我从一大堆东西底下摸出手机,在学校的时候习惯了把手机调成震动,都忘记自己的铃声是什么样的了。对方是邀请面试的,约好了面试时间,挂掉了电话,我想,第一个给我offer的公司我就会去,我已经准备好了妥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