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篇 人

    更新时间:2018-04-06 15:49:47本章字数:6595字

    第一篇人

    第一章:人从哪里来,因何而来

    - 广义的圣子,地球的管家

    「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运动的,运动是有规律的,规律是可以认识的,认识是发展变化的」,这是我们耳熟能详的高中课本的知识。我们不妨进一步想一想「物质是怎么来的?规律是谁设计并维护的?」为了不让您觉得枯燥,我们先从《圣经》中上帝造人的故事讲起。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象、按着我们的样子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象造男造女。

    ------《圣经》(《创世纪》第1章26节)

    这是《圣经》中关于上帝造人目的的描述。我们知道,上帝在造人之前先创造了自然,也就是说,在上帝眼里,他花了五天时间创造的自然比人更加宝贵,在第六天造人之后他就休息了,所以说人只是作为一个管理者而被造,管理地球是人类的宿命。

    人和自然的这种关系在世界各民族的创世神话中有相似的描述,很多提到了「上帝的形象」,比如中国的「盘古开天地」和印度的「梵天」,巨人倒下后,他们的各个器官就成了山河湖泊的自然世界。中国也直接有「人生于天」的论述,董仲舒的「天人同类」认为:「人有小的关节366个与一年366天相应;人有大的关节12个与一年12个月相应;人的五脏与五行相应;人的四肢与四季相应;人睁眼闭眼与白天黑夜相应。」(摘自道客巴巴《浅谈董仲舒的天人感应》)

    冰河时期古人类的大迁徙现在好像成为科普知识了,但我们有没有想过,他们为什么会迁徙?在那时其他州都还没有人类,不像现在这样,出国是因为有好多先驱者在各个地方呼朋引伴。另一种说法是,当时非洲已经人满为患,只有那些强壮的部落能够生存下来,而其他一些老弱病残的部落,则不得不迁徙,去寻找新的更好的生存环境。但我们想一下,那些孱弱的部族,怎么会跋山涉水,穿越冰冻的白令海峡到达美洲;另一部分则漂洋过海到达澳洲?我想,他们都是在执行上帝的命令,就是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创世纪》第1章28节)。

    我在这里说人是地球的管家,但鲜花青草狮子老虎,他们同意了吗?这看上去好像是个很可笑的问题,但是让我们先来看一下日本江本胜博士所做的水的结晶体实验:「事先看过「爱和感谢」字样的水,形成了华美庄严的结晶,看到「浑蛋」之类伤人的字眼的水,则馄饨一片丑陋不堪,听到巴赫作品的水如同乐曲结晶成相互连接的奇妙结构,若是听到嘈杂愤怒的重金属音乐,水结晶的效果则与骂他混蛋相似……,122幅水结晶照片都在试图说明,天然水总能形成美丽的结晶,而人工处理过的自来水和放置在电视、电脑、手机旁边的水都无法形成结晶。更有甚者,水对人类创造的语言文字,图像都有所感应,水对善意的信号都报之以独具特色的美丽结晶,对恶意的诅咒则惊恐沮丧,水竟然具有复制,记忆,感受,传达信息的能力。」(摘自互联网,作者王冰)。我们都知道,水在这个世界上是最神奇的物质,《圣经》开篇第一句话就说,「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在后面章节中我还会谈到轴心时代泰勒斯和老子对水的研究,但从这个实验上看,也许可以把它作为「人是地球管家」的一个佐证。

    我们再看一下上帝造人的细节:

    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

    ------《圣经》(《创世纪》第2章7节)

    也就是说,人从泥土中被创造,而且区别于其他生物,因为人有灵魂。再联系上面提到的,人是上帝按照他自己的形象造的,所以说:人就是上帝的孩子。我是怀着敬畏之心写这本书的,我叫他「广义的圣子」(区别于基督教中,耶稣是圣子的说法)。

    「民贵君轻」与天子

    中国自古就有「民贵君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思想,也就是说,辛勤劳作的人民才是上帝真正的孩子。而部族首领后来垄断了「敬天」仪式,撒了弥天大谎,说皇帝才是天子,因而假借「奉天承运」来欺骗大众,维护皇权的统治。

    「君权神授」与「君权人授」

    在西方,特别是政教合一的时代,「君权神授」也是对人类文明的蒙蔽。在启蒙时代后,人民的思想终于从宗教的桎梏中解放出来,恢复了作为上帝之子的平等和自由。

    当今中国「阶级固化论」甚嚣尘上,我做这样的比较,就是希望国人能够更深的理解「人人生而平等」,不管你是官僚阶级或者富二代,从你开始呼吸的时候你就融入了这个自然世界的循环之中。比如粪便以及将来你入土的肉体,微生物会把他们分解成简单化合物,为植物提供养分,使其长出新的叶和果,之后进入到新的食物链中……。当代最流行的词儿是「获得感」,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也确确实实提高了我们的获得感;但「获得感」首先要跟劳动最光荣、多劳多得联系起来,而并不是被施舍或者占了谁的光而得到的赏赐。所以还应该提倡一个更加严肃的、更加切实的流行词,那就是「尊严感」,从而更深刻地体现人本主义思想。

    士、农、工、商表面上都在各个岗位上忙碌着,「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但自然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的最终成果都要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代,直接或者间接地作用于自然界。人类一代代地前仆后继,带不走什么,却给世界带来了广阔的良田、舒适的居室、更蓝的天、更清的水……,就好像一群辛勤劳作的蜜蜂,主观上是为了生活而奔波,但客观上却留下了香醇甜美的蜂蜜。

    「为谁辛苦为谁忙?」 实际上我们都在为上帝打工,「为人民(包括自己)服务」只是这个大前提的自然要求;我们正在、而且终将担负起「管理地球」的光荣使命。

    「让地球再次伟大!」- 马克龙

    第二章:人有哪些天赋责任 

    - 管理地球→平→治→齐→修→劳

    上帝造人的目的是管理地球,说得好听一点,人是地球的管家,说的实际一点,人就是上帝的奴隶。但从这种宿命论出发,我们就可以感受到人的天赋责任:

    这里我借用儒家的「修齐治平」,来进行逆向的推导:

    首先,管理地球要有一个和平的环境,(我这里的「平」单指和平,而不是「修齐治平」中那个动词。)其次,由于现在的世界是由不同的国家管理着,所以第二就是治国;接下去,由于国家的最小单位是家庭,所以就要求我们齐家,再接下去就是每个人自己,修身。而最后一点就是为以上这些责任而付出的劳动。

    说到修身,联想到最近朋友圈很流行的一个小故事,是说一个渔人早上去打鱼,然后到市场上卖完鱼后,下午就喝茶休闲,享受生活。有人问他为什么不去开一个公司,生产渔网渔船,再将公司上市…总之是兢兢业业奋斗一圈,然后退休之后就可以回来喝茶、休闲了。渔人说:「你有病啊,我现在不正在休闲喝茶吗?」 我想这位渔人老兄的修身原则一定是老子的「道法自然」,对他自己来讲可能是正确的,但如何去「齐家」呢?怎样去教育他的孩子呢?另外,如果他真的开了公司,至少是给比他贫穷的渔人朋友提供了就业机会吧。我想,人一出生就有了天赋责任,甚至是每一口呼吸:如果你奋斗到北京,你呼出的二氧化碳,植物将之变成氧气之后,是不是它进到习大大鼻孔里的机会,比你在家里窝着概率更高呢?

    说到「齐家」也算天赋责任,一些「丁克」家庭一定不以为然。但试想一下,如果都不要孩子,那么人类是否终将会灭绝?家庭不但上要孝敬父母,下要教育儿女,就是夫妻之间也要尽到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这样社会才能够稳定。就拿我父母来说,他们是在文革中因为成份都不好凑合着走在一起的,但从我有记忆开始,他们就一直吵架,而且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就是:「如果不是为了两个孩子,早跟你离婚了!」 在他们步入老年的时候,我有时甚至想让他们分开,各自去寻找自己的幸福,但突然发现,吵吵闹闹好像成了他们必须的功课,不吵不闹反而觉得不舒服了。我猜想,他们心中一定有「老了老了还闹离婚让人笑话」的想法,但正是这种朴素的甚至是痛苦的责任感,才使中国社会稳定,繁荣兴盛。

    身为屌丝对「治国、平天下」就不敢奢谈了,这里想借用张维为教授关于责任的观点来说明我们应该紧密地团结在党的周围,增强向心力: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政党相比,中国共产党是唯一一个代表人民整体利益的政党,(而其他国家的政党都只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因而在轮流执政的斗争中互相否定,以至于效率低下、空谈误国。)它忠实地践行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自觉地肩负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责任。因而从我的天赋责任来讲,它也是带领我们完成上帝使命,实现个人价值的最好集体。

    这里我还想分析一个让老外百思不得其解的现象,那就是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勤奋?在重农轻商的古代,我想主要有两点:第一是对「齐家」有切身的责任感,以养家糊口为起点,再好一点就要光宗耀祖。第二就是因为中国选贤任能的科举制度,以及「君子当自强不息」的儒家传统教育。在拜金主义盛行的当代,网上有一篇文章说,中国人努力奋斗的目的是在于摆脱焦虑,比如房子、车子的压力和对金钱、权力、威望的奢求。而海外华人奋斗的动力几乎全部只想「发财」, 没有对于知识、创造、公正、关爱等永恒性价值的追求,甚至只是摆脱「被别人(他国)看不起」等低级目标。对网上的这些分析,我是不得不表示赞同的。但我提出「天赋责任」之后,我想给中国人添加一个奋斗的理由,那就是:我们是上帝快乐的奴隶,我们就应该这样勤奋!在世界民族之林,想到法国就想到浪漫,想到德国就想到严谨,想到中国当之无愧的就是勤奋,我们最应该得到上帝的佑护!

    老婆常说我好高骛远,自己也深以为然,修身、齐家都做得不怎么好,却天天想着平天下。而中国传统的儒家对修齐治平也有程序上的要求。「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先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 但在我看来,修身的人很多,比如道士、隐士、和尚,齐家的更是千家万户,但如果没有一个和平的环境,这一切都将化为乌有。比如弘一大法师,他的修身和齐家都达到了相当的境界,但生逢乱世却没有治国平天下的机会。很庆幸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沸腾着中国梦的好时代,修齐治平都可以并行不悖。

    从我的天赋责任理论来说,逆向推导的结果,修身才是最重要的责任。从小的方面讲,就是修身养性,心平气和;从大的方面讲,就是提高整个中华民族的素质。我每隔几年都要回国一次,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比方说上一次,自己拿着身份证在机器上买高铁票的时候,就有几个年轻人过来说:「大叔,我帮帮你吧。」这和当初我愤懑于税务局小公务员的那种傲慢态度而愤然出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近又有一批中国游客在日本大闹成田机场,而这一次,中国官方的媒体却含蓄地批评了本国的游客,认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而且高唱国歌、挑起民族矛盾更没有必要,更不是一个大国公民所应该有的态度。可见从下到上,我们都在继承和传扬着老一辈教育家启迪民智、提高素养的精神。中国有福了!

    第三章 人管理地球的工具

    – 科学创造及其副作用

    这方面我不用在这里累述,现代人我想没人会不知道科学的意义,但也同时会感受到科学的副作用。

    但我想说的是,人和自然的关系是本源的,是第一位的关系,其它人和人、人和上帝的关系都是次要的。这也是为什么梁漱溟先生在他的著作中说,西方研究的是人和自然的关系,这也是中国人之所以在近代被西方人赶超的重要原因。

    另外,科学的发展应该也有一个「度」的问题,就好像人类制定法律之后,如果一件事发生了,法律上程序正确,但是却与道德相违背,那么最终还是应该以道德做出裁判。同理,如果说古代的宗教阻碍了科学的发展,那么现代科学则像一匹脱缰的野马,我们是否应该给它套上某种约束的缰绳,让它慢下来?而这个约束我认为就应该是老子所说的「无为」,无为实际上并不是无所作为,而是不肆意妄为。从我上面「人是地球管家」的观点出发,我觉得科学达到管理地球的目的就可以适可而止了,如果一定要征服自然、驾驭自然,崇尚「科学万能」、「科学至上」、「科学=正确」的「科学教条主义」,挟科技以制天,那必然是夜郎自大,最终一定会受到上帝的惩罚。

    第四章 奴隶的幸福 

    - 未知生

    你能来到这个世界上,本身就很幸福了,不信你去查一查精子的数量!

    上帝在造人之后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青草赐给他们作食物」(《圣经•创世纪》第1章29节)。我们能吃到蔬菜和果子,而其他生物只能吃草,是不是我们也很幸福呢?这也是一些素食主义者的理论基础。

    人不孤独也是一种幸福。上帝在造出亚当之后,怕她孤单,拿出他一根肋骨造成女人。在中国的创世神话中,女娲造人的目的是因为女娲自己本身觉得很孤独,造出一些小泥人陪伴她。也就是说,即使将来我们没有任何亲人和朋友,只要我们与神同在就不孤单,这也是一种幸福。

    对于知识分子,张潮在《幽梦录》中说,「有功夫读书;有力量济人;有学问著书;无是非到耳;有多闻直谅之友,谓之福。」

    其他的幸福,我想您可以参照一下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但在我看来,这种理论误导我们从人的角度,以追求幸福为目的,去拼命地追求更高的幸福。而实际上我们应该反过来,从奴隶的角度,也就是说,从为上帝做出多少贡献而得到多少相应的回报来衡量我们的幸福。比如,科学家因为研究的是人与自然的关系,所以工资应该最高;在人和人的关系中,律师维护的是上帝的公平和正义,而医生则维护人的身体健康,所以他们也应该得到更高的报酬。从佛家的业报理论讲,我们只管去做好的「业」,至于上帝什么时候给「报」,那就是他老人家的事了。

    幸福是每个人的心灵体验,每种层次的幸福也不能够互相比较,但它的反义词「痛苦」却实实在在的是一种负能量。从现在流行的吸引力法则来说,如果总想着痛苦,就会永远在痛苦之中。如果我们把幸福和痛苦归集在一个太极图中,那么痛苦的存在,就是为了彰显我们幸福时刻的可贵。佛家的「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实际上就是当初人类偷食禁果,上帝对人类个体的一种惩罚。但从中国古籍中「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来说,既然人类肩负管理地球的重任,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把痛苦当作天赋责任的一种,把它作为一种修身的必然路径呢?

    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 我身为奴隶却为生而庆幸,而且好像也参透了生命的意义……。我们不如怀着一种阿Q精神,想象着自己很幸福,想着想着,我们就真的幸福了。

    第五章 奴隶的受罚与人到哪里去 

    - 焉知死?

    翻开《圣经》,当亚当夏娃偷吃禁果之后,整个就是一部罪恶史了。上面我说过,在上帝眼中自然是比人类更重要的,所以人类没有完成职责,就应该受到惩罚。人犯罪后上帝是怎样惩罚人类的,我想大家也都知道:先是洪水灭世,只留下了义人诺亚;诺亚的后代「欲与天公试比高」,上帝又在巴别塔变乱了他们的语言。在《圣经》最后一篇《启示录》中,又明确表示,上帝会再来进行最后的审判。之后,该上天堂的上天堂,该下地狱的下地狱,一切都终将结束。

    翻开比《圣经》更古老的,中国最早的文献《山海经》,我们看到的是另外一种景象:钻木取火,是上帝为了奖赏华夏始祖的聪明智慧,而将火种赐给了人间;大禹治水,不是灭世,而是应龙(一种有翼的龙)以尾划地,为禹指出疏导洪水的路线。可见我们的华夏始祖在人和自然的关系上也是成绩斐然,再加上之后的四大发明,所以天佑中华一直5000多年。但是不是上帝对华夏没有任何惩罚呢?这里,人祸我就不谈了,我只想分析一下天灾:

    雾霾的原因是因为环境污染,我想这已经是大家的共识了。按照董仲舒的天人感应,老天不能说话,但当它发现不对头时,先是「出灾害以谴告之」,之后是「出怪异以惊骇之」,若「尚不知畏恐,则殃咎乃至。」 还好,我们及时感应了上天的警示,吸取了当年伦敦成为雾都的教训,对环境污染「零容忍」。

    前一阵子,网上流传的「汶川地震与三峡大坝有关」,我就不能苟同了,在三峡建设之前,不是也发生了70年的通海大地震和76年的唐山大地震吗?从我「奴隶论」的角度,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在上帝眼中,自然更加重要,也许它在平衡地心内部的岩浆,或者是其他的暗物质暗能量什么的,而人类只能是不得不作为一个牺牲品了。也许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人类管理地球的能力还不够。

    孔子「敬鬼神而远之」告诉我们要积极入世、尽职尽责,但「远之」并不是一种正确的态度。我们身在上帝所创造的「江湖」之中,是如此的卑微,如此的身不由己,我们要充分地认识到苍天不只是仁爱也会有惩罚。所以说,当我们完成使命时,灵魂是上天堂还是入地狱并不那么重要,也许尘归尘、土归土才是我们最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