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篇 天人合一的途径

    更新时间:2018-04-06 15:47:42本章字数:7408字

    第二篇天人合一的途径

    第一章人怎么了? 

    - 「原罪」新解

    我们先比较一下《圣经》和中国的《三字经》中的两段话:

    亚当和夏娃在偷吃禁果之后,「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

    ------《圣经•创世纪》第3章7节)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子不孝,父之过;……

    ------《三字经》

    我们知道,夏娃偷吃禁果是受了蛇的引诱,告诉他们说,「你们不一定死,而且能如神一样知道善恶。」事情发生后,他们第一个善恶判断就是认为,赤身露体是不好的。三字经在阐述人性本善之后,马上就进入了判断,认为子不孝是父之过。可见二者的共同点就是,运用逻辑分析形成了自己的判断。然而事实上,在上帝眼中,亚当夏娃的赤身裸体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因为他们不需要生殖,听得懂自然的语言,能够轻轻松松地管理地球;而孩子的不孝完全归责于父亲教育的过错也有些武断。因而从根本上讲,是因为人产生了的意识,然后出现了逻辑思维,而最终形成了理性的个人判断。

    我们再看一下《易经》和《道德经》中的论述和后人的研究:《易经》中说,「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也就是「一阴一阳之谓道」;《道德经》第41章和第42章说,「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结合着现在科技,我的理解是这样的:「无」相当于大爆炸之前的状态,「有」和「道」就是大爆炸之后,自然的宇宙形成了(其运行规律就是说不清的「道」)。由道而生出的「一」,我把它理解为「太极」,也就是阴阳合体,就是伏羲开天地的「一画」。但我这里的「一」是指在辩证法之前,一包含着二,也就是包含着阴阳两极的太极的整体。这个「一」如此之重要,以至于我们在《道德经》第39章可以看到,「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

    我们再从当代最新科技的成果做一点探讨:从量子力学的「波粒二象性」以及「量子纠缠」的研究中,科学家已经得出了惊人的结论:意识是物质的一种属性!世界本来是物质的,也就是物质和意识本来是高度融合的(假设把太极图中的阴阳换作物质和意识),而人人为地把意识从物质整体中分离出来,经过逻辑思维进而发展成为哲学……,现在证明意识只是物质的一种属性,不是对立而是从属关系,那么由意识推导出来的、与物质相矛盾的一切都将寿终正寝了,所以霍金说「哲学死了」。 我们把前面我所理解的太极图中的阴阳换作圣灵和邪灵,而这个整体的太极状态叫做「天道」,也就是伊甸园中亚当和夏娃过着永恒幸福生活的状态,但当人类发明了语言,并受到毒蛇的蛊惑,用自己的标准判断善恶时,邪灵就跑了出来,人类就万劫不复了。

    我们也可以用「人」这个汉字做一个形象的比喻,「人」字的一撇代表善,至上通天;一捺代表恶,支撑着善,也就是说恶是为了彰显善的存在。当善恶同时存在于亚当夏娃身体里时,就是「一」的状态,也就是撇和捺不分家时才能称谓「人」。当始祖偷吃禁果,自以为分出善恶时,就进入了「一生二」的状态,撇和捺分了家,即有了「罪人」。

    「是非之彰也,道之所以亏也。」(《庄子》)

    「原罪」其实没有那么可怕,用简单通俗的话解释就是:当人类发明了是非、善恶、好坏、真假、美丑这些反义词时,本身就犯了最原始的「罪」,也就是发明「罪」这个反义词的过程就是「原罪」,它的根源就是从物质中抽出了意识,而意识形成了个人相对的主观判断。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讲,「原罪」就是辩证法。

    第二章圣灵与上帝的「圆锥体」控制

    上帝造人的时候「将生气吹到他的鼻孔里」,使人有了灵魂,这里我把这「生气」就当做「圣灵」,它区别于降临在五旬节的基督教中的「圣灵」。也就是说,我所认为的「圣灵」就存在于呼吸,只要人一出生开始了呼吸,就有了「圣灵」,这也是「人之初性本善」的缘由。

    再借用一下「三位一体」的理论,基督教认为,圣父、圣子、圣灵是上帝的三种表现形态,就好像水的液态固态气态一样,实际上为同一本体,三个不同的位格(圣父预备救恩;圣子成全救恩;圣灵施行救恩)。基督徒的受洗是在已有的人性上加上神性,洗去「原罪」活出新人;但对圣灵何时进入基督徒的身体,并没有统一的说法,有的说是先受洗,才得圣灵;有的说是先得圣灵,再受洗,因为圣灵会降到一切听道的基督徒或者非基督徒身上。我把人类说成是广义的圣子,也许是对耶稣基督的大不敬,而且人是否会成神我会在下一章探讨,而在这里,我主要想说明的是上帝造人时吹的那口「仙气」,它和三位一体论中的圣灵是完全一致的,也担负着「上传下达」和「施行救恩」的重要责任。在道家,我把它等同于「浩然之气」;在儒家,我把它等同于「至善」;在吸引力法则上,我把它等同于「正能量」。

    我想借用「圆锥体」的模型,来探讨一下上帝是怎样通过圣灵来掌控一切的:

    圆锥的顶点当然是上帝了,他高高在上,俯瞰着他所创造的一切。

    从上到下我们进行水平的分割,就会有大小不同的圆,我把它当作层次和级别,最上面靠近上帝的部分,把它当作天使圆。这里我要说明的是,魔鬼撒旦也在其中,因为他本来就是天使长,他的堕落我想是上帝故意而为之,是为了彰显其他好的天使。他如果诚心向善,也终会得到上帝的宽宥。接下来的一个圆,我把它命名为「圣人圈」,孔子、老子、耶稣(是指道成肉身的状态)、释迦摩尼、穆罕默德都在这个圈内;接下来的是人类圈,再接下来的是鬼圈,等等等等。从竖向看,那些对自己的信仰没有深刻认识的人,常常只能看到上面小圈中的某一位,进行自然崇拜或者偶像崇拜,比如邪教只崇拜他们的教主。但实际上,世界主要宗教都是一神教,他们也教导信徒说:「不要看我,要仰望天空,敬拜唯一的造世主」。当然这里有一个例外就是佛教,实际上真正的佛教是无神论,讲究的是轮回。如果把圆锥进行斜向的切割,它的剖面是一个椭圆,这就是我对轮回的理解:人死后可能到下一层变成猪狗,也可能上升到另一个层次变成圣人。但真正的高僧大德会告诉你,实际的涅槃状态,就是挣脱轮回,以达到虚极守静、梵我合一,实际上我想就是上升到更高层次,跟上帝更接近了。

    但这一圈一圈是不能构成圆锥这个立体的,那么「穿越」的责任就落在「圣灵」的肩上。一群人手拉手围成一个圈,我们就可以看到十字架的真正含义:我们的双手互相连接,就表示友爱,而爱连接起了横向的世界;那么竖向就是圣灵,就是十字架中比横更长的那一竖,就是人类与上帝沟通的桥梁。前面讲到我所理解的轮回,那么怎样挣脱轮回达到「佛」的境界呢?学佛的人都知道,「佛」就是真心和真如本性,人没有成佛就是被「贪嗔痴慢」的妄心所污染,常念阿弥陀佛就是去除这些污染,以达到「真诚、清静、平等、正觉和慈悲」的佛心,那么这个「佛心」就和「圣灵」是同样意思了。

    不但人类,我想其他层级的「朋友圈」也是同样的道理,都可以通过「圣灵」直接与上帝沟通。就比如中国的鬼故事,如果好鬼越过了人类直接变成了天使也没有什么奇怪的。而且,我特别希望「圣人圈」的大佬们也能够团结友爱,那样,「五教合一,世界大同」就真的不是梦想了!

    第三章邪灵与「人类是否会成为宇宙的癌细胞」

    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在上一篇中我把魔鬼撒旦也请进了天使圈,希望他一心向善,最终得到上帝的宽宥,但回到残酷的现实,让我们审视一下这个混乱的世界:原子弹能将地球毁灭无数次,艾滋病泛滥,同性恋盛行,地球变暖,恐怖主义……

    有时候在想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把宇宙比喻成一个有机体,那么人类会不会成为这个有机体的癌细胞呢?借着所谓的科学,我们克隆羊克隆牛,甚至克隆我们人类自己;嫌上帝给我们的食品不好吃,我们用转基因生产各种连上帝都造不出来的东西;把地球糟蹋够了,再跑到火星上去折腾?我们是不是在撒旦的指引下,一直奋斗,一直想要跟上帝平起平坐呢?我们人类这种癌细胞,是不是终将毁灭宇宙?

    有时候真想回到茹毛饮血的远古时代,或者至少去终南山隐居。但仰望天空,岁月静好,彩虹还是出现了……

    洪水灭世之后,上帝与人类立约,「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灭绝,也不再有洪水毁坏地了」,「虹必现在云彩中,我看见,就要纪念我与地上各种有血肉的活物所立的永约」。

    那么,是不是人类的罪恶还不够,是不是我们非要等到彩虹不在的时候才绝望呢?

    感谢天启!当我读到下面这句老子的名言时,我却豁然开朗了: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

    ------《道德经》第四十章

    老子之所以是伟大的思想家,就是因为他善于运用逆向思维,你看,四季在交替,太阳照常升起,也就是说,人类社会还在不停的向前发展,那么前进的动力是什么呢?老子告诉我们,那就是「反」。按我的智商,我目前只能把「反」理解为反义词,那么圣灵的反义词就是邪灵,也就是说,邪灵是人类自己造的,是想出来的。传说中撒旦会在审判之日最终被天使米迦勒打败,被投入硫磺之火中永受煎熬,正是为了荣耀上帝最终的胜利!再看一下科学:我们知道,「道」就是客观规律,而研究客观规律的方法就是科学,再套用太极图的话,客观规律里面包含着科学和非道义科学,如果把非道义科学分出来,那么他的研究成果就是克隆人类和制造转基因食品。就像阴阳相辅相成、缺一而不能向前发展一样,非道义科学的出现,正是激励着我们去发展真正的科学、正能量的科学,从而最终达到战胜邪恶,归于至善。

    看来一切都没那么可怕……,如果把人类比作孙猴子,把科学比作金箍棒……,如来呵呵地笑着说:「你尽管折腾好了!」

    生物钟提醒该睡觉了,好!依道而行。 

    第四章追求至善与天下大同

    在序言中我希望这本书能成为中西方文化交流的桥梁,那么就在此斗胆,也进行一点中西方文化的比较:

    在轴心时代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就是,古希腊的哲学家泰勒斯研究水,同时东方的老子也在研究水。泰勒斯向埃及人学习观察洪水,很有心得,又在尼罗河每年涨落的时候记录,还观察到洪水退后,不但留下肥沃的淤泥,还在淤泥里留下无数微小的胚芽和幼虫,因此他得出结论「水生万物,万物复归于水」。这是他在研究人与自然的关系中得出的直接结论。而老子观察水,虽然以偏概全,但却略胜一筹:不但从自然的角度,而且赋水以精神,「上善若水」,「避高趋下是一种谦逊,奔流到海是一种追求,刚柔相济是一种能力,海纳百川是一种大度,滴水穿石是一种毅力,洗涤污浊是一种奉献」(摘自百度百科),而对黄河泛滥,洪水肆虐却只字不提。可见,中国的古文化不但研究人与自然的关系,同时也借物言志,把自己关于人与人、人与上帝的研究成果附加上去,从而提高了档次。

    从地域角度来分析文化,我很赞同独立学者王东岳老师的观点,我的理解是这样的,中华文明起源于封闭的农耕文明,在与黄河泛滥作斗争的过程中,逐渐研究自然的阴阳变化,形成了「易」的学问;但同时更加重视太极总体的「天道」,而不只是阴阳本身;进而推广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虽然形成了中庸的处世方法,但也更加重视协调配合,整体划一。而起源于地中海的西方文化,承受着希腊「乱伦神话」的迫害,经商的传统更加强调了个人的作用,每个人互相算计、互相提防着来做生意;而「上帝的选民」犹太人,由于总是被迫害,因而怀疑自己是否偏离了上帝,从而有一种「悔罪」的情结,那么他们发展出来的文化就是一种「恶」或者是「罪」的文化。

    从人性是本善还是本恶的辩论上来看,我觉得「性本善」只是存在于伊甸园中,也就是亚当和夏娃那种理想状态。当始祖偷吃禁果之后,「恶」便随着遗传进入了人间。就像荀子所分析的,「人饥而欲饱,寒而欲暖,劳而欲休」,这种原始的欲望就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如果不加以节制,必将泛滥成灾。例如母亲和她的孩子同时「饥而欲饱」,若母亲不抑制挨饿,那会有怎样的结果?在《圣经》中,始祖的孩子该隐和亚伯,一个是种地的,一个是牧羊的,当他们同时献祭时,上帝选择了荤菜,这样该隐就从最初的羡慕、以至于嫉妒,最后发展为恨,并杀死了他的哥哥。但千万别忘记了,当初上帝造人的时候,吹了一口「仙气」,而这个「仙气」就是善的种子。正像孟子所分析的,当人长大之后,这颗种子自然萌发,从而形成「恻隐之心、羞恶之心、恭敬之心、是非之心」,而这「四端」是在人进行思考、判断之前就会自然发生的,因而「尽其心者,知其性也。知其性,则知天矣」,从而形成了人之初性本善的观点。然而,跟自然相同,世间万物总是一阴一阳平衡发展,那么人体内的善和恶也终将同时存在。但邪不压正,种子终将会开花结果,人可能并不一定需要一位像耶稣那样的圣子来为我们洗去罪恶,只要诚心忏悔,去除邪灵,人人皆可成圣。

    综上所诉,中国文化表面上是「辩证法」的文化,但骨子里却是「本善」。如果把善恶归集在「天道」这样一个太极图中,那么中国人掌握了太极的整体,而且弘扬了其中的善,吸收「恶」就是可能的,也就是说中华文化吸收西方文化本身就有理论根据,孔子「天下大同」的理想就很可能实现。

    前面我们分析了,恶和罪都分离于「天道」,都是为了彰显善的存在,而实际上,西方的人类也同样是「广义的圣子」,他们的宗教,最终目的都是启迪灵魂、追求至善。比如基督教的「摩西十诫」和伊斯兰教的「五大功修」;虽然在形式上有少许的不同,但像「孝敬父母,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等,都是真正的普世价值。所以我说的吸收并不是文化的扩张甚至侵略,而是积极对话、互相包容,以便共同敬天,完成管理地球的使命。

    第五章感恩悔罪是修身的第一要务

    中国人对修身的论著可谓是汗牛充栋,最近一篇「跟道家学想得开,跟儒家学拿得起,跟佛家学放得下」,可谓是精辟的总结。但「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这里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国人比较欠缺的、源自于基督教的修身法门。

    感恩

    我在总纲中引用了康德的名言,「如果要真正能做到有道德,我就必须假设有上帝的存在,假设生命结束后并不是一切都结束了。」 基督徒的感恩首先来自于坚信上帝的存在,并且坚信人是上帝创造的,而且人本身就有上帝的形象。但不同的是,基督徒比较重视来世,他们非常希望死后能够上天堂。感恩上帝是因为上帝在芸芸众生中拣选了他们,成全了他们与上帝的缘分。我不太关心来世,但我前面提到的「人类就是上帝广义的圣子」,上帝在创造我们的时候并没有掷股子,而是在五天造自然之后,非常郑重地、有目的的、精心地完成了他最后的杰作,否则,恐龙、大象为什么不进化?为什么没有选择他们作为地球的管家呢?所以,首先我们就应该感谢生命。其次,前面我提到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那些最基础的生理需求,比如,眼睛让我们看到美丽的大千世界;耳朵能听到美妙的音乐,鼻子能闻到诱人的味道……,还有更高级的,读书,爱情……,哪一样不值得我们感恩呢?

    基督徒更重要的感恩是来自于耶稣,他道成肉身,尝尽人间疾苦,甘愿被钉在十字架上,以自己的宝血洗净世人的罪。我绞尽脑汁地研究了儒释道,还真没有在中国历史上找到这样一位救世主。然而,每个人对罪都有深刻的认识,而且耶稣的宝血也是为全世界的人类而流的,有这样一位「圣子」为我们背负了沉重的十字架,我们为什么不感激呢?

    我感恩耶稣曾经来过,但不希望他再来,因为那将是最后审判的日子;但我坚信,我将会驾着彩虹,去到他的身边。

    悔罪

    前面我谈到对原罪的理解,是人类开始用自己的判断标准妄分善恶。但这只是上帝将人类赶出伊甸园的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它恼怒于奴隶不听话、不顺服并且犯了「偷窃」的大忌,而且互相推诿。上帝在责问亚当时他说是夏娃让他吃的,在责问夏娃时夏娃又说是蛇引诱她的。看来原罪的内容也包括失去了「勇于承担责任的美德」。

    始祖偷食禁果是受到很多惩罚的,如女人十月怀胎、男人躬耕劳作。但他们对伊甸园还保留着美好的回忆,而且继续辛勤工作,不忘初心、持续献祭,并体会着悔罪的心路历程……

    悔罪其实就是一种净化心灵的方式,和《论语》中的「吾日三省吾身」是同样的道理。这方面推荐读一读百度文库中《谈谈忏悔》这篇文章,非常深刻。这里我想对悔罪的根源做一点分析。

    悔罪首先来自于恐惧感。这个恐惧感一方面来自于对罪的认识,意识到始祖犯罪给人类带来了多么大的灾难:前面提到《圣经》中第一宗罪就是该隐因为嫉妒而杀了她的哥哥,之后「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地上满了强暴」。另一方面,恐惧感来自于意识到上帝并不总是仁慈的,他的惩罚经常会特别的严厉,比如洪水灭世以及降下自然灾害。

    前面我提到上帝在造人之后,「把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赐给我们作食物。但从什么时候开始,上帝允许人类吃荤了呢?查一查《圣经》,原来是在洪水灭世之后,神与诺亚重新立约「凡活着的动物都可以作你们的食物。」 我们再重新审视一下上帝创造自然的过程:他在第五日创造了水里的鱼类以及天上的鸟类;第六日在造人之前,先创造了陆地上的生物。现代科学已经发现,蚂蚁和蜜蜂的社会是多么复杂,蛇能够感受到地震而人却感受不到。其实它们某些方面可能比人类更加高级,而人类不过是一个管理者,至少从自然的角度,人和其他生命体是平等的。那么现在人类因为犯罪受到上帝洪水灭世的惩罚,而上帝竟大发慈悲,把其他生命的肉供给人类做食物,这样人类首先就产生了「负罪感」和「歉疚感」,因而在打猎时都要举行仪式,向动物表示歉意,可见忏悔的根源也来自于自责和对上帝的敬畏。

    西方人在研究中国神话故事的时候,觉得华夏民族好像是一个特别具有反抗精神的民族,比如夸父追日,比如后羿射日。但过犹不及,比如「美猴王」就给老外留下这样的印象:从龙王那里巧取豪夺,弄到定海神针和一身漂亮的行头;自命不凡、不安心本职工作,天马放跑了、蟠桃吃光了;战天斗地、欲与天齐,「皇帝轮流坐,明年到我家」。

    中国人继承和发扬了愚公移山的精神,发明了「人定胜天」等豪言壮语,作为一种奋斗精神的传扬,我觉得是难能可贵的,但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我就不敢恭维了。我觉得中国人的信仰危机,最主要的源头就是缺少一种敬畏精神。结合前面的奴隶论,我在这里宣扬的是一种成为上帝「顺民」的意思,就好像孝顺的顺,父母年纪大了,就算他们有些不对的地方,我们顺着就是了。同理,我们的上帝也有很多我们认为不正确的事情,但它有它的苦衷,它在做着我们无法理解的,比如创造另外一个星球的大事情。

    「反为道之动」,常存敬畏、不断忏悔就是要不断地吸取反面教育,增强我们趋于「至善」的能力。我想那近乎中国人民民族英雄的美猴王在五行山下压了五百年,取经路上尽职尽责,应该是翻然悔悟修成正果了。但我们每个人还是要常常念念自己的紧箍咒,以去除心魔、明心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