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十五、忧郁症

    更新时间:2018-05-07 22:16:00本章字数:3823字

    四十五、忧郁症

    考公务员是提升社会地位的一条捷径。

    公务员职业稳固,收入不错,交通发达,前程有望,还是被浣城市人认同的。

    其实许梦露和欧万程大学毕业前后一段时间,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准备公务员考试的,但那个时候,他们耽于情爱之乐,学业荒废,自信心不足,没上战场之前先吓破胆。

    现在不同了,许梦露在移动公司的招工考试中独占鳌头,这给了她很大的自信心,超越自卑,自己就是神。许梦露仿佛发现了自己隐藏在大脑深处、连自己都一直没察觉到的巨大潜能。她要把这种神奇的潜能在最需要的时刻充分发挥出来。

    既然有欧万程的收入做保障,不用担心饿死冻死流落街头,那就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吧!

    许梦露辞去了移动公司的职务,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公务员考试中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许梦露如愿以偿,考上了浣城市的政府公务员,被分配在浣城市的普阳街道办事处,成了一名响当当的妇女干部。

    一夜之间,许梦露把以前在浣城市里生活的所有邻居、朋友、熟人、同事远远抛在了身后,其实她在浣城市生活的圈子很小,加上男朋友欧万程的生活圈子,就认识那么十、廿个人。但就这几个人,对许梦露来说就像是大半个世界,以后,确实没人再敢称呼她为安徽婆了。

    浣城市很现实,公务员是不能得罪的,只可以用来认真结交。在如今这个人际关系可以当钱用的时代,说不定你什么时候突然会求着她。

    欧万程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夫以妻荣,没人敢叫他湖北佬,至少是当面没人叫。

    许梦露凭着自己的努力终于心想事成,品尝到了人生成功的果实,这种成功的果实有些人可能一辈子没尝到过!而许梦露那年才二十五岁。按理说已经功成名就,应该开始安下心来和心爱的另一半结婚生子共享幸福的人生,可惜很不幸,人生一帆风顺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不然怎么会有哲人说“人生多磨难”呢?不然这个世界怎么会有如此众多救苦救难的菩萨被人顶礼膜拜呢?

    故事发生了逆转。

    就在许梦露到普阳街道上班的,就在她将要升职的关键时刻,她突然患上了忧郁症。起先只是烦躁不安、紧张心慌;后来是晚上睡不了觉,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到最后经常无缘无故对同居的男友欧万程大发脾气,张口乱骂,等脾气过去,平静下来,又觉得万分后悔,恨不得跪倒在欧万程脚下道歉求得谅解。发脾气以后就是道歉,道歉不到三五天,接着发脾气。如此周而复始,简直就是恶性循环。

    欧万程束手无策,又不敢声张,这事要是被单位领导甚至同事知道了,许梦露的前程一定到此为止。欧万程为了许梦露的事业,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忍受。

    可是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绕绕不断,何处是头?

    忧郁症像病毒一样,是要传染的,

    后来,欧万程发现自己也患上了轻度抑郁症。

    ……

    欧万程对许梦露的一段生活经历的描述,和葛二敏根据掌握的资料对许梦露做出的心理侧写基本吻合,甚至许梦露患有忧郁症这件事葛二敏也不觉得意外,根据当时的现场分析,这样整洁的现场明显说明主人公精神上肯定出了出了问题。

    葛二敏:许梦露的忧郁症去看过医生吗?

    葛二敏需要的是实物证据,许梦露有忧郁症,虽然不是她自杀很直接的证据,但,还是不失为证据。如果看过医生,在医院里一定会留下记录。

    欧万程:开始时到市人民医院诸森海医师这里看过几次,也吃过抗抑郁药。但一方面效果不明显,另一方面也是怕她看病的事情被单位的人知道,浣城市也就巴掌大一点地方,常往医院跑,是瞒不住别人的,所以就放弃了。

    葛二敏:你们都是有知识的人,有病怎么可能放弃看医生?

    欧万程:有段时间她每当周末就往省城跑,我估计她是去省城看医生了。但她一直瞒着我,也不许我陪她一起去。

    葛二敏:你是她的男朋友,是她最亲密的人,为什么要瞒着你去看病?

    欧万程:这个时候她已经在考虑到我们分手的事情了吧。

    葛二敏有点惊讶,从欧万程的叙述中可以知道欧万程和许梦露感情从大学校园开始一直到走进社会,都是很稳固的。许梦露可以放弃一切,跟着欧万程到浣城市这种小地方来安家落户,对一个姑娘家来说,等于是把终身都付托给了对方。而对欧万程来说,可以容忍许梦露辞掉稳固的职业,去考公务员,一个人的收入去承担两个人的生活开支,无怨无悔,说明也是把人家姑娘当宝贝捧着。本来就是患难之交,感情突然出现裂缝,定然有外因加入。

    葛二敏:她当时提出来分手了吗?

    欧万程沉默片刻,摇摇头。

    欧万程:她虽然没有直接提出来,但已经有了这种暗示。

    葛二敏:她怎么暗示的?

    欧万程见葛二敏这样紧盯着他问,有点不高兴起来。这不仅是他的隐私,更是他的隐痛,欧万程在任何人面前不曾提起过,虽然已经过去一年,许梦露也已经到了另一个世界,但一旦想起往事,内心的痛感依旧存在。

    欧万程:你们需要了解得这样仔细吗?对你们侦查的案件有关系吗?

    葛二敏:当然有关系。我今天想问得仔细一点,希望你也能配合一点,免得到时候又要不断麻烦你。

    葛二敏知道欧万程惧内,不想让他和许梦露的往日恋情的阴影带进现在和妻子看似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中去,所以用这一招吓吓他。果然奏效,欧万程很配合地点点头,同意葛二敏的观点。

    欧万程:那次是她又对我又无缘无故发脾气之后吧,她平静下来,后悔万分,流着泪对我说,其实凭我们各自的条件,我们都可以找到更理想的异性朋友,过上更美满的夫妻生活。现在我们被对方困死,妨碍了各自的发展。有人说,我们是郎才女貌天下绝配,全错了。正因为我们都很优秀,所以我们是不能走在一起的。我们两个做情人不错,但不能谈婚姻,因为婚姻是不能强强联手的,只能靠优劣互补才能紧紧结合,天长地久的。

    葛二敏皱紧眉头,有些迷惑。

    葛二敏:许梦露说这话,是不是给跟你分手、她另攀高枝找个借口?

    欧万程摇摇头。

    欧万程:她说这话时很真诚。我知道她说这话的深层意含义,她和我都是外地来的,在一块陌生的地方奋斗实在不容易。我如果能找一个富有但不太优秀的富家女最妻子,她如果能找一个有权势的成熟男做老公,或许才是最现实的。她甚至劝我,真要遇上这样的富家女,我可以不用考虑她的存在。

    葛二敏睁大了眼睛。

    葛二敏:这么说,她心中其实已经另有所恋,所恋对象是一个离过婚的、甚至根本没有离婚的成熟男人,有权有势,可以帮助她不断上进。是不是这样?

    欧万程:我不知道。关于她在单位里和事业上的事情,只要她不主动说,我绝对不主动去探问。所以她在单位的人际关系我一律不知。就算她在自己圈子里里跟某位有权有势的人有纠葛不清的暧昧关系,我有什么办法?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私营企业的技术人员,我改变不了什么,我挖根刨底去把事情去搞清楚,反而会惹得大家都难受。我也知道她一定比我更难受,因为她从本质上来讲,不是这样的人。一个人要干自己违心的事情,心里有多痛苦,不只是当事人知道,我是她最亲近的人,我应该了解她。她已经做的够好了,每天晚上回家,只要我不上夜班,总是陪着我,就算偶尔有同事约她出去玩一把,她也一定找到理由,千方百计推脱。她说过,只要我们还是恋人,她的每个晚上都是属于我的。

    欧万程说着这些的时候,已经动了感情,看得出眼角上出现泪光。

    葛二敏叹了口气。

    葛二敏:她的忧郁症的起因应该在这里吧?

    欧万程:或许吧!

    欧万程擦了擦眼角,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盯着葛二敏一脸疑惑。

    欧万程:她的案子不是已经结了吗?我今天早上听人说,罪犯已经被抓,而且对杀人的罪行供认不讳。不就是一起入室强奸杀人案吗?难道还有什么内幕?

    葛二敏:这是我们侦破人员必须保护的秘密,现在还不宜向社会公开。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还是希望你暂时别问,但以后一定会告诉你。现在可以让你知道的是,罪犯确实被抓了,但是有许多疑点还没有解释清楚。在没有搞清楚所有疑点之前,我们执法人员要对头上的帽徽负责,要对老百姓负责,要对自己的誓言负责,不会轻易结案。

    欧万程点点头,他似乎听出了葛二敏话中的另一种意思,有种隐隐的愤慨。

    欧万程:那就太谢谢葛队长了。葛队长是个好人,你一定会让许梦露死个明白。只要是对你们查案有帮助,我一定全力配合。我已经豁出去了,人活着不就是这么回事嘛!许梦露年纪轻轻,前程无量,就这么突然走了,谁会料到?人生无常呀,说不定我今天站在这里,明天就躺在太平间里,谁能对自己的活着和死去打包票?只要活着开心就是……

    欧万程说得有点激动,有点要跑题,葛二敏赶紧阻止。

    葛二敏:你和许梦露的接触中,有没有发现她有过自杀倾向?

    欧万程陡然被问措手不及,吃了一惊。

    欧万程:你是怎么知道她有自杀倾向的?

    葛二敏淡淡一笑。

    葛二敏:我是浣城市公安局的刑警队长,侦破的案件已经不少。要想瞒过我的眼睛,有点不太容易。

    葛二敏此时已经根据欧万程流露出的那一份愤慨中看出来,欧万程在有意无意引导自己侦查案件的方向

    欧万程看似文质彬彬,但还是有心计的。

    欧万程深爱着自己的前女友,这是十分明显的,虽然欧万程现在另有新欢,要隐瞒自己对前女友许梦露的感情,但他逃不出葛二敏的眼睛。

    欧万程因爱生恨,对许梦露生活、工作圈子十分憎恨,认为是这些圈子里的某些人毁了自己的爱情。他要借机报复。就算警察查不出什么来,但一旦被查,总有些不光彩的事情暴露出来,就算不能让这些伤害过自己的人身败名裂,也至少留给他们一些丑陋的伤疤。

    所以他把许梦露的忧郁症说得特别详细,目的就是让警察去追究许梦露忧郁症的根源。

    葛二敏自然不会放过追查许梦露忧郁症的原因,这是他必须解开的案件疑点之一。

    但葛二敏还要看得更远,干得更彻底。,还有更重大的使命。

    如果许梦露真是自杀,甚至不能把曾经深爱过她,今天也深爱着她的欧万程排除出嫌疑人之列。

    不能因为自己的爱憎去侦查案件,这是他葛二敏作为刑警队长的职责。

    他必须无牵无挂、不偏不倚地去工作,不能背上感情的包裹走在之字形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