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我属于哪里?

    更新时间:2018-04-08 19:26:10本章字数:1459字

    早上,当清晨的第一束阳光透过云层照在我的脸上时,我感到无比的温暖。此刻的我,感觉生活是美好的,是充满希望的。而只有每天的这个时候,是我最开心、最舒服的时候,因为有那么一点点的阳光照到了我心里。

    这家电子厂是台资企业,主要做线路板,厂里唯一的好处就是环境优美,老板是个很有活力的人,所以工厂里的人都很年轻,加上工装是文案很漂亮的白色T恤,乍一看上去,一个个洋溢着青春、活力四射。

    每天早上7:40,是做操时间,一大群人站在车间前的空地上,做着学校里的广播操。刚来的时候,我甚至有一种错觉,上班也跟学校一样。后来慢慢才知道,台湾人只要满18岁就必须参军,所以服过兵役的老板对厂里也进行了军事化管理。

    8:00各个车间进行早会,组长对每个人昨天的工作进行评比,谁的板子做的好?谁的板子质量有问题?谁的产量没达到或者一点点微小的失误,也会让你受到无边的指责。 

    我的组长是个很严肃的人,在这里工作了8年,从一个工厂到技术员,再到组长,他付出了很多。也许出于对现在的珍惜,对我们组特别严格。我来了大年,从没见他的笑容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一直以为他不会笑,直到有一天,看到他在课长面前笑得跟花儿一样,我才改变了我原来的想法:“他原来也会笑啊?”

    今天,他本来就红的脸上显得更红,拉得跟李咏有得一拼,他指着我说:

    “韩梦荷,你到底是个什么人?这个月的工资你还要不要?、、、、、、”我一脸无辜的站在那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对于我们这个组来说,每天的早会批评我,跟每天吃饭一样正常。

    我们组就我一个女孩,偏巧我又是一个见着谁都笑得像花儿一样的女孩,又偏巧组长从来不笑,所以我总结出来:对于一个从来不笑的人来说,我的笑容应该算是一根刺吧。组长每天对我横眉冷对,时不时有他那根刺“划”我一下。而我应该是不怕刺的人,对他的说道与指责,从来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其实曾经,我也因为他的一句话哭泣过,也曾想在他的面前证明自己,可后来才发现,我的眼泪和证明,都是无用功,所以我彻底放弃了。

    看着他在面前激情飞扬的说道,今天的他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越说越激动,嘴里的唾液都撒向了地面,像下过雨一样,我见他的嘴一上一下的,满有节奏的,想起了电视剧一个镜头,不由地笑了。

    “韩梦荷,你笑什么?你还好意思笑?我发现你的脸皮越来厚、、、、、”组长大声叫起来,接着又是一顿更激情的“演讲”。这个“演讲”进行了40分钟,终于在课长的到来时,宣告结束。我长长的嘘了一口气。

    我所在的课叫钻孔课,一共有8个车间。我在A组,组里加我一共有8个人。我们每天做的工作就是,把电路板放在机器上,等机器钻好孔后,又拿下来用磨机打磨。你必须每天都提着心,做的电路板不能有任何质量和损伤。要不然,你半个月的辛苦将付之东流。

    组里的人都很团结,当然除了组长,因为他从不跟我们一列。在往机器上下板子的时候,大家都会一起来帮忙。平常谁忙一点,大家都会伸出援助之手。因为我的年龄最小,他们都叫我“丫头”,再加我一副瘦弱的身体,他们都很特别的照顾我,让我从心眼里感谢他们,其实他们也比我大不了几岁,每天的工作也常常让他们吃不消。

    为了不给他们增加负担,每一个程序,我都尽量、尽快做好,大半年下来,我的速度己跟他们差不多。

    “老黄牛”是我的师傅,也是我们组里的技术员,因为他的眼睛太大,让我想起了家里的老黄牛,所以我就叫他“老黄牛”。“老黄牛”跟我关系最好,他常常在组长说我的时候,站出来为我说话,在我哭的时候,安慰我。他常常跟我说:“丫头,你不属于这里。这里太累了。”

    “我不属于这里,我属于那呢?”我也常常这样问自己。